2015年12月31日星期四

旧卡片



今天1231,这张卡有21年历史。明天0101,就是22年的旧卡。

我们那个时代,手机还没有很普遍。互通消息和思念,停留在写信件写卡片。

还有,在约定时间守候在电话旁的那一声 hello 。

因为不普遍,也因为不是随手可得的东西,所以格外珍惜。

在老家翻抽屉,挖到宝。如果不是当时收了起来,我真的完全忘了,在多年前曾经收过这一张卡片。

那个时候,他在KL,我在PG。

美好的记忆,那些年。

等待和期待,感觉折腾,同样感觉甜蜜。

你说是不是?

小蓝花的精神




1231,还在老家。

连续几天早上,帮妈妈的小忙,摘取长在前院篱笆的小蓝花(不好意思,忘了小蓝花的名字)。

今年的最后一天,成功摘取255 朵小蓝花。

每天早上都得摘取盛开的小蓝花,不摘取的话,下午它就自然凋谢。

小蓝花的精神,每一天都是崭新的一天。每一天都以崭新的面貌示人,充满朝气。

2015 即将落幕,希望大家犹如小蓝花的崭新精神,每一天都精神抖擞迎向 2016。


2015年12月30日星期三

没有遗憾

星期天早上,妈妈买了福建面(KL的人称虾面)回来给我和姐姐当早餐。

姐妹俩一边吃一边聊, 说起了槟城的小食。亚参叻沙和白咖喱面,我们都没有特别喜爱。姐姐比较爱炒粿条,我就偏向福建面。槟城有虾膏的猪肠粉,我们也同样喜欢。

忽然间姐姐说:“爸爸生病的时候,有一天早上,7点左右, 他说要吃云吞面,坡底(市中心)那间。我就驾车载他去。妈妈也一起去。”


嗯,爸爸患病期间,妈妈连早上晨运打太极的时间都“牺牲”了,所以早上7点她才会在家。

说起了爸爸兴起要吃云吞面,我又记起了弟弟曾经载着妈妈四周去找 apong-malek ,因为爸爸想吃。

那段日子,大家日夜轮流看顾他,都累,还是会尽力去完成他的心愿(要吃这个那个的心愿,爸爸就是嘴馋)。

他吃了想吃的,没有遗憾。

我们给他找了、买了,同样没有遗憾。

几年后,偶尔不经意地提起这些往事,挖起了记忆,我们~都会笑。

2015年12月27日星期日

100 分钟的成果


100 分钟的成果,比我想像中好。




2015年12月23日星期三

午睡


我,很少睡午觉。也不喜欢睡午觉。


刚刚睡醒了,断断续续睡了近两个小时。


生病了吗?不是。


老家的舒服和自在,不是盖的。


嗯~ 我的年终假期开始了。


2015年12月22日星期二

2015冬至碎碎念


今年还没有返乡,没有 tumpang 槟城老家妈妈搓汤圆。蒲种家里没有搓汤圆(今年也不能搓汤圆)。

一早去了趟菜市,买鲜花水果和两盒汤丸, 拜拜用的。回到家里,摆好简单的祭品,让刚睡醒不久的承懿,给爷爷和祖先们上香。

我顺便咔嚓一张,kakao一张给胖老爷, 问他老婆和孩子乖不乖?也whatsapp了一张 给在新城小姑家的家婆, 让她稍微宽心。

承懿吃汤圆。他不贪心。只要14粒。吃完了,我问他:“好吃吗?” 他答:“ok啦。。。“ 接下去一句:“还是婆婆的汤圆比较好吃。” (承懿外婆下午拨电话来闲聊,我告诉她,听筒传来了外婆呵呵呵的笑声)。

早上胖老爷出门时,我没有问他晚上几点回来。最近他太忙了。原本我计划今晚是打包,我和承懿先吃,承懿晚上有活动。

傍晚近六点,他kakao来说:“等我啊,今晚我们一起出去吃饭。” 真的是有点意外。从小他们家没有“做冬过节”的习惯, 不过他会尽量迁就他的广东老婆的习惯,真的是谢谢。

没有大鱼大肉,一家人可以在冬至的晚上,“齐齐整整”(广东话)地吃一顿饭,很好了。(然后是承懿去上课,胖爸爸在家里打开笔电继续开工)

2015年12月18日星期五

ZY的第一次参与

承懿、熙和、熙乐和阿择,结缘于4年前。主要是因为他们的妈妈,由网友变成了朋友,孩子们也就认识了。

几年以来,大家一年里总有两三次聚聚,孩子们相约一块玩一块疯,妈妈们谈天说地。

后来承懿和吕氏兄弟,因为一块练习篮球和打电玩,常常见面。大家熟悉彼此,程度是差不多熟到快要烂了。

洁玲家的之奕,今年农历新年在我家和几位男生初次见面。相隔十个月后,这一次三天两夜“居銮随便走”,再次相聚。

之奕是位慢热的男孩,有点害羞,开口说话对的都是妈妈。但他还是静静跟在一旁,看几位哥哥的动静。

走路的时候,他多拖着洁玲的手,随着我们几位妈妈在后头走(另四位男生在前面“闯”)。

吃饭的时候,我们故意分开,妈妈坐一桌,孩子坐一桌。他OK,和哥哥们一块坐、一块吃。虽然间中他会过来妈妈的桌子,和洁玲说话。

在旅馆里玩 card game 的时候,他也静静地在一边随着玩。他到底懂不懂得玩、会不会玩,我其实有点怀疑。但过程当中,他勇于尝试, 几位哥哥也帮助他参与其中,直接或间接的。

今天上午在 Kluang Mall, 孩子们起哄说要看刚上映的《星球大战》,其中有妈妈说不想看,之奕突然冒出一句话:“那你们几位女人去喝茶,我们去看戏”。我还着实被他吓了一小跳。

之奕第一次参与几位哥哥玩,他在学习,哥哥们也在学习。妈妈们乐见其成。

(我手机拍的几位男孩的合照,这一张是唯一之奕咧嘴笑的,所以po 上来)。







2015年12月15日星期二

腰豆


妈妈早前和太极班的朋友去Pdg Besar 一日游,买了几包腰豆。

两个星期前,她随弟弟来我家住了两天,给了我一包。

一天吃几粒,我们连吃了几天,吃完了。

吃剩几粒的时候,心血来潮用手机拍了这张照片。

现在看着照片也不错。

虽不至于望梅止渴(画饼充饥),但是在心情低落的时候,知道妈妈去游玩时都惦念着我,总有点慰藉的作用。

2015年12月13日星期日

他说不会辛苦

一路下雨。用了六个多小时回到蒲种。

胖老爷的“生日晚餐”,就一锅热腾腾的海鲜粥, 外加梅菜扣肉。

他说:“冷冷的雨天,吃些热热的东西下肚,最舒服了。”


刚才车子停在餐馆外面,大家正准备下车用餐。我对承懿说:“爸爸今天生日,却驾了大半天的车,他一定很累。真是辛苦他了。”

胖老爷马上答:“不会辛苦啊。我有我的老婆和儿子陪我。”

还可以说什么呢?

2015年12月12日星期六

他44岁前夕

要不要猜猜3S在那里?

对,我们南下到新城,就一天半。临时的决定。

为什么?

1213,今天,是胖老爷的牛一。

妈妈(家婆)这阵子在新城妹妹家小住。在“母难日”前夕,我们特地去”吓”妈妈,给她一份礼物~惊喜一下下。

星期五晚上,我们已和小姑约好,要她保密,一起把妈妈蒙在鼓里。所以,刚才傍晚,我们出现在小姑的公寓里,承懿大声叫“嫲嫲”的时候,妈妈回应的那声“哇!”,还有惊愕的表情,真的好好笑!

我家胖老爷不是那种当着妈妈面说“我爱你”的孩子。他对妈妈的爱与疼惜,以行动表示。希望妈妈收到。

生日快乐,志炜。要健康哦!还有,少些为公事操劳。

妈咪(家婆),谢谢您生了这么胖(棒)的儿子给我,呵呵。真的谢谢您!

2015年12月5日星期六

一年四次的记录


FB 唤醒我,回忆一下六年前的今天。

那一天,在英国北部的一个小镇。风和日丽。蓝蓝的天。绿黄的地。爸爸拍妈妈。我拍他们(还好那时候心血来潮拍了,庆幸ing)。

上个周末,妈妈姐姐弟弟和依颜来我家住了两个晚上。

聊天的时候,不知怎的妈妈说起了那一年~2009年。她说那一年是记录,人生里的记录,她一年里出国游玩了四次。

先是二月我们去日本过个有雪花飘飘的农历新年。然后是六月我们去看了沙滩阳光的巴厘。再来是八月去了清迈看大象。十一月底就飞去英国卡莱尔参加弟弟的毕业典礼,还有顺便逗留个20天。

真的是记录!现在即使我想再破纪录,来个一年5次,也不可能了。因为,爸爸不在了

契仔, 要幸福哦!


认识他有三年了,扫街派报时几乎一星期见几次, 频密得很啊。他出钱出力出车油,连两位弟弟也带上了。

他是妈妈团公认的契仔。犹记得在Semenyih 夜市扫完街后,吃宵夜闲聊,他说:“如果换不成,我会在电视机前哭。” 当时我笑了。成绩揭晓那天晚上,他有没有哭我不懂。

之后,大家各忙各的,比较少联系。

过了一段日子,有人告诉我,契仔拍拖了。后来在临近电影院遇见他一次,算是见过他的女朋友,笑容很好的一位女生。

再后来是他南下新城工作。我还特地SMS他。之后好一阵子大家都没有互通消息, 当作是 no news means good news。

然后B4之前他PM我说他多两天,将在天后宫注册。听到消息当然是恭喜他啊。他还告诉我,既然已在KL,所以会出席B4。我说好啊,还叫他来雪华堂找我们。虽然最后没缘见面。

然后是一个月前他又PM我,说他在1205 这一天在家乡举行婚宴,请喝喜酒。他不打算请外地的朋友,因为路途遥远,不想麻烦大家。就通知我一声。

我说明白,也了解。我还说:“很高兴你告诉我。这种被通知的感觉,很好!”

今天你小登科,我在这里说:“大个仔啦,成家立室,恭喜晒!要幸福哦。”


2015年11月20日星期五

多少个A ?

这几天因为小六的检定考试成绩,很多帖都在讲多少个A。

有没有考A,重不重要,那是见仁见智(我不敢说不重要)。不过最重要的还是态度。

什么态度?

孩子对学习的态度~有尽责吗?有温习吗?有备考吗?

还有,爸爸妈妈家长们的态度~为什么要比较?

或许有人会说,考试根本不重要。但如果是处在这一个教育制度里面,考试就是其中一个游戏规则。要在这一个游戏里生存,学生得遵守游戏规则,面对考试(虽然不一定是要考A)。

孩子在小学时,我曾经是一个很努力的陪读妈妈,对孩子的考试范围什么的,也了解到一个程度。如果孩子一直以来用心温习、认真备考,考A不是难如登天的事。

所以孩子因为考不到A哭得稀里哗啦,或者垂头丧气的时候, 爸爸妈妈要知道的,是孩子有没有尽力备考。如果是尽力了,安慰少不了,打气更重要。这一次失败而已,那是成功的妈妈(失败为成功之母);从那里跌倒,在那里站起来,理应继续努力,重新出发,越战越勇。

如果孩子因为没有认真温习而没有拿A, 怪得了谁?这时候的打啊骂啊都于事无补了。应该晓以大义,好好引导才是。如果对孩子说:“考不考到A不重要,成绩不是一切 ”,不是不对,但下一句要接下去的应该是:“态度最重要”。

当然也有可能是其他原因孩子考不好,譬如说考试当天状态不好。这一些,爸爸妈妈应该去了解。

身为一名学生, 最大的责任就是学习和温习。负责就是一种态度, 最基本的态度。只要做到这一点,成绩A不A,真的不是那么重要了。

成绩不是一切, 但态度绝对是。Attitude counts!

(话说,我从小到大的政府考试还真没拿过全A , 小学检定考试=5A, SRP=6A, SPM =5A, STPM = 半粒A都没有。)

2015年11月16日星期一

谢谢~坚持和努力

两天前的分享会,其中一个环节,有位妈妈说:“我的孩子不肯做这些运动。他都不理我。我叫他做,他走开。”

“你孩子几岁?”

“八岁。”

"他几岁开始知道有问题?”

“四岁。”

我的心顿时凉了大半截,有点不晓得如何回应:“最明白孩子的是妈妈,最了解孩子的也是妈妈。要想办法让他去做啊。”

另外有位爸爸说他觉得在家里做“训练”有困难, 因为孩子不明白也不了解为什么要做这些运动。

“孩子几岁?”

“四岁。”

"That is the best time."

他有点疑惑地望着我。

我说:”四岁,孩子不可能明白,也不会了解。总之要为孩子好,就得想办法让他做。即使是用逼的方法,也要做啊。“

六岁之前,是感统训练的黄金时期啊!。。。

昨天早上,承懿睡醒后,洗刷一番,下楼先喝了一杯水。

胖爸爸也下楼来了, 对孩子说:“Sam, 记得去做 exercise。”

承懿“哦”了一声,到书房里去。

我坐在餐桌棒,眼睛在看报纸,耳朵在“听”他做运动的声音。

他在丢球,捉球(很小粒很小粒那种,弹力很好的球)。丢了几十下。

然后他抛豆袋。大概也是抛了几十下。

他走到客厅拿跳绳,开始跳(双脚并跳那种方式)。连续跳了两轮。每一轮大概也是几十下。

那一刻,我很多感触。所以拿起手机拍了这张照片(他在跳跃,所以画面是朦的)



已经是一种习惯吗?

从小被我念念念、被爸爸劝劝劝、他自己在练练练。我们都很努力地念、劝、练。

我们也曾经、或者应该说仍旧面对同样的问题,孩子偶尔会懒散,会“蛇”,得过且过。

爸爸妈妈的职责就是就是继续监督和引导。不是吗?

曾经我们很积极地做(举例:豆袋至少抛两百下),为了要赶进度 。

后来功课多了, 那些复健运动逐渐减少。但他不会完全不做。总之尽量争取时间做一些,即使只是那么一点点。一个星期做两三次,好过什么都不做。

三四年前,承懿在返乡期间(老家槟城)曾经学习跳绳,需要协调力和专注力的运动。不容易。他试了几次,后来放弃了。

今年初,他又开始练习跳绳。过程当然不顺利,刚开始跳那一下两下卡住,或被绊住了。偶尔会听到他嘀嘀咕咕,但断断续续地在练。虽然也不是每天练。

后来,慢慢进步了。连续十下二十下也跳到了。

有时候他会自己报告。有时候是我在一旁,偷偷在心里数他跳跃的次数。

前不久的一个傍晚,我在厨房里准备晚饭,他跑进来很雀跃地对我说:“妈咪,new record!我可以continuously skip 一百下。”

“Wow! 进步料咯。Practice make perfect, see?"

他猛点头认同。

承懿今年14岁。这么多年了,我们还是一直在努力。现在,目的说不上是要乔正感统失调, 而是一种态度。

我真的很谢谢孩子一路来的努力。我也谢谢胖爸爸一路来的支持配合。我同样谢谢我自己一路来的碎碎念和”魔鬼“(虽然我酱说好像有点变态)。

【题外话~承懿现在很想学JH哥哥,跳绳时,在每一跃之间,手上的绳子可以连转两个圈。这个动作要超快、协调配合度超高。对他来说无疑是大挑战。但我鼓励他。我说你慢慢去研究和练习吧。我希望他有一天可以做到。】

2015年11月15日星期日

妈咪偷偷惊喜




分享承懿在 insta 的帖。星期六傍晚发的。
对巴黎恐怖袭击,他的有感而发。
妈咪有点意料之外, 有偷偷的惊喜。
只可以感触地说:“我的孩子长大了。”

2015年11月14日星期六

魔鬼的背后


今天收到的鸣谢卡,Susanna 说宝贝班的小朋友有份制作。别具意义。对~我又去讲“魔鬼训练”。(除了说魔鬼方法,莎莎还可以说什么?)

分享会的地点,路途遥远(36kmX2)。回家途中,独自在车龙里,不禁想 :“如果可以重来一次,我还会对孩子用同样的魔鬼训练法吗?”

答案是:”会。“ 很肯定。

想到承懿当主角“我最赞之星“(第一季第七集)的片段,他对着镜头说了一段话。

”我的妈妈,是魔鬼,又是天使。她是魔鬼,因为她一直逼我做这些动作。但是她也是天使,因为她要我做这些动作是为我好。魔鬼训练就包括了金鸡独立、单脚跳、拍手、丢球之类的东西。那时候我哭了,因为那些动作对我来说太难了!然后我的妈妈陪我哭了后,鼓励我~继续做。“

这一段话他不是在背之前写好的台词。而且,制作组采录制这段话的时候,我不在场。

第一次看节目的时候,因为这一段话,我的眼泪忍不住就掉了。现在回想,还是会很感概。

承懿说对了,魔鬼的背后,其实是天使。很多很多爱的天使。

2015年11月12日星期四

献丑咯

已经说过很多次,我不是手巧的煮妇,还要是一个懒惰的煮妇。
容易简单迅速的煮法最适合我了。


就好像这一块豆腐。
呵呵~不好意思,少了青色。
忘记买青葱。算了,照样吃。


天气热,煲汤。




2015年11月9日星期一

看007的小插曲

前天晚上我们去看007。进场的时候,戏未开映,但四周黑漆漆的,除了荧幕上播映着广告的光线。

根据票根,我们找到了座位,后面第三排的center corner。 胖老爷走进去先坐下,承懿夹在中间,然后我坐在最外面的位置。3S一贯的pattern。

承懿开始吃他的爆米花。然后有刚进场的观众在我身边停下,是坐在同一行的。三个人。我自然把腿往后缩,让人家方便走进去。相信身旁的承懿和胖老爷也一样。

荧幕上播的还是广告。七天里我第三次来看电影。都是很熟悉的广告。

又有人在我身旁停下来,是位穿短裤的男生。他身后有位女生。我再次把腿往后缩,准备让他们过。那位男生把身子往后移,让女生先进。

待女生走近,啊~原来是名孕妇。她的腹部微微隆起,有四五个月的身孕吧。我的第一个反应,是将腿再尽量往后缩。第二个反应,把左手隔着承懿的座位,伸过去轻轻拍胖老爷的右臂:转头对他说:“志炜志炜,企起身~企起身。” 

本来看着荧幕的胖老爷,自然把头转过来望着我,黑暗中依稀还是看得出他眼睛里的问号。不过,他还是一言不发地站了起来。

这个时候,那位男生刚好在我跟前,我的头顶传来一句:“Thank you." 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是可以感受到他声音里的感激之情。我礼貌地回了句:"Welcome." 

他经过胖老爷前面时也如是道谢。很客气的。

事后我问胖老爷:”头先响戏院我叫你企起身果阵,你知咩事mo?”

“唔知咖。你叫我起身梗系有理由geh,我米起身啦。“

呵呵~果然相信他老婆,听老婆话啊。

“收尾你知道点解哦?”

”我傻geh 咩?梗知啦。大肚婆嘛。我企起身,佢米容易D入去咯。"

“班耐咯。”

“我老婆班耐 D。”

2015年11月8日星期日

007的电影



演的人换了无数个,观众还是乐此不疲。

那天承懿说想看,胖爸爸订票。

星期六晚上我们来了。

突然间,我想到很多年前,爸爸带我们去看钢牙。我人生中第一部007。

那时候是爸爸想看。爸爸最喜欢看电影了。还要每次坐楼上的贵票。

。。。
。。



还是想爸爸

2015年11月7日星期六

天空的美丽


星期五傍晚 7:30 出门。夜幕低垂,天色暗了。
当中还有一抹蓝色,很美。
赶紧把手中的东西交给承懿,再叫他抬头望望天。
我快快拿手机咔嚓。




闲的时候做的事。。。
星期六傍晚出门去看电影。不是我驾车。
很有闲情地把美丽的晚霞拍下来。
我知道我渐渐老了。。。


生活小故事~孩子

有一个星期六,承懿连续两天做了很多小动作。我生气,念了他很多次。自己心情变很糟。

这小子也不打起精神一些,小动作不断,结果是连他胖爸爸也惹毛了。我们两个都被他气到不想和他说话。

傍晚时分,接他一块去吃晚饭。在车里就我和胖老爷说话。进了餐馆,点餐时点餐后也一样。

承懿静静在一旁看他的书。

然后我们点的菜上桌了~有蒸鱼、炒油麦和招牌豆腐。

他说了一声:“吃饭了”。眼看他夹了一些油麦, 但没有放在自己的碟子里,反而是送到我碟里。再来,他又把豆腐送到他胖爸爸的碟子里。

我和胖老爷很有默契地对望了一眼,轻轻摇了摇头,微微笑了。


========================================


忘了是那一天,总之是晚上。3S坐在车里,回家途中。

和胖老爷闲聊。不知道为什么话题扯到往生的爸爸和家翁身上。说他们在患病后期性格都变了,真的中了广东人口中说的那句话~“转死性”。

好像我爸,一辈子和我妈说话,从未i提高声量。但是在他往生前动不动就大声骂妈妈。

还有。我爸虽然嘴馋,但不会喜欢吃年糕。在他往生前的两个星期,竟然要妈妈煎年糕给他吃(年杪哪来的年糕啊?但妈妈就有本事找到一粒回来)。

我和胖老爷一边说一边笑。

忽地后座传来承懿的声音, 有点紧张:“妈咪,你记得要一直 nag 我啊, 要一直nag啊。你不要不 nag 我。”

愣了一下,还没回过神来, 他又说:“还有啊,你不要说你要吃巧克力蛋糕啊。你就吃你一直喜欢的curry好了。"

胖老爷:“做么?你怕妈咪死掉啊?” 然后他对着我笑:“你睇令郎几锡你,几乖~~~哈哈哈!”

嗯~真乖!

2015年11月6日星期五

还记得吗?

那天和朋友从电影院出来,差不多要分道扬镳了,她告诉我电影里最让她共鸣的一幕。她想起了中学时候发生的一件事。

听着她的故事,还真的有点感动和羡慕。原来她的年轻曾经如此“叛逆”和“猖狂”。(绝对看不出来)

想想自己,我的中学生涯平淡,应该没什么大事发生。

最“巴闭”不就是和同学一起写信给我们仰慕的学姐(我们读的是女校)。

还有就是被召去应征当学长的时候,直接对围着我的那群学长说:“不要选我。我不想当。我会偷偷讲方言。” 

啊~故意教巫裔老师读错中文的音调(我不乐意教他啊),也算坏蛋。

最不乖的事当然就是不听话的去谈恋爱。可初恋,恋出一辈子的事没发生在我身上。(不过,我身边好些人真的是酱的哦, 还真的是羡慕又妒忌)。

还记得属于你的少男/少女时代吗?


2015年11月1日星期日

谢谢相伴


这几年,看着他们仨一块长大。

一路相伴、一起玩乐、打电玩、看电影、说无聊话,是一件美好的事。

谢谢他们两兄弟。

我~尤其感谢他们的妈妈。


2015年10月31日星期六

想念爸爸

几个星期前的一个深夜,我坐在家里餐桌边,整理笔电里的照片存档。包括早前从弟弟dropbox下载的一系列照片。

弟弟分享了很多旧相册。我 一张一张照片click来看,要的就留,那些不要的就删。

忽然间,在署名 "family"的相册看到这一张照片。我,愣了一下。怎么我完全不知道弟弟拍了?之前没看过。他也从未提起。



差不多是四年前的照片。我很肯定。那是爸爸往生49天内在家设的灵位。跪在地上的那个背影是我。当时我和妈妈在做什么?不太确定。应该是供祭品后,给爸爸诵经念佛号。

那天晚上,我第一次看到这张照片。先是呆了两秒(因为不知道被拍了)。然后眼泪就跟着掉了。原来这么多年过去了, 看到有关爸爸的东西的那一刹那,依然会不自觉地流泪。虽然我知道他已经去了好的地方。奈何泪水不听话。

最近有一次去1U 逛街,抵不住 Rotiboy的面包香, 排队买了一个和承懿“公司”吃。咬了一口香脆好吃的面包,脑海里不是出现“yummy” , 而是想到爸爸吃着 Rotiboy的嘴馋模样。

女儿想爸爸,半点儿不为过。对吧?没想过承懿也会想外公。

上一次返乡的一个早上,我们送姐姐去上班(因为要用姐姐的车)。回家途中,经过车水路的一家台湾餐厅。承懿一看到那家店,就指着它对我说:“妈咪,公公和我们最后一次在外面吃饭的地方。” 我“嗯”了一声,心里其实有点黯然。

昨天晚上,承懿应同学们的“接龙”游戏的要求,在FB贴了一些Q&A(类似自问自答),是有点无聊的少年游戏。不过当我看到这一题:"Who Do I Miss : My grandfather (Mother's side) " 。还真的有点感动。外公没有白疼他的百事可乐。


2015年10月29日星期四

妈妈的药材汤


今天煲排骨药材汤。有无花果、茯苓、党参、玉竹、莲子、杞子、桂圆、红枣。

虽然是药材,但汤喝起来很甜。

想起小时候妈妈时常煲药材汤给我们喝。

我最不乖。时常偷偷不喝。要不然,就是一边喝一边嘀嘀咕咕,好像在喝毒药一样。

现在我是一名少年的妈妈。我也时常煲药材汤给他喝。

总觉得在那一刻,我特别像个良母(平日太像魔鬼的缘故)。

承懿比小时候的我乖。盛给他的汤,他都喝完。虽然有时候一边喝一边在皱眉。

从以前到现在(到未来),妈妈爱护孩子的心都一样,希望孩子吃得饱吃得健康,还有快高长大。

蓝天白云

哇!早上九点多在屋外看到久违的蓝天。
嗯~ 洗床单、晒被单的好日子。耶!




接承懿放学。 停在红绿灯前。窗外的蓝天白云。看了好生欢喜。
连那后知后觉的孩子都会感慨地说:"So good to see the blue sky again."




两个多月的烟霾天让我们学会了珍惜蓝天和白云。


2015年10月28日星期三

我弹开

刚才在客厅看报纸。传来了家里auto gate 开的声音。

两位爷回来了。

我继续看报纸。

隔了大约半分钟,还没听到门外有任何动静,有点奇怪。

唯有离开沙发,开抽屉拿门匙,“迎接”他们。

先开了木门,再开铁门。

探头望望胖老爷的车。父子俩还待在车里。

老公看到我探头探脑,他把车门开了一条缝,对着我喊:“ mo 嘢 mo 嘢, 我哋听紧 radio。一下落黎。”

承懿也在车里对着我挥了挥手。

不约而同的是,两人挂着四万咁geh 口的笑脸。

我, 很识趣地把木门关上。

Father and son 的亲子共乐时间,我快快弹开。呵呵。

2015年10月26日星期一

简单的福气


昨天他吃蛋糕。吃面 (生日他要吃面)。

三餐都和爸爸妈妈一起吃。

下午爸爸带他去看了场电影。

妈咪和老同学茶聚。

一个很简单的生日。

他自己也说了:"I am a simple man." 

孩子,简单就是一种福气。

妈咪喜欢你有这种福气。

2015年10月25日星期日

14 年,很快


1025。我家宝贝今天生日。

14 年就酱一晃而过。很快!

胖爸爸和妈咪的心愿与祝福,生日卡代劳了。就签个名,写上几句话。

刚才吃晚饭时,他问:“妈咪,明天我生日。如果我说我明天不去打高球可以吗?"

“可以。因为是你生日。。。你不去练高球,你有什么节目?”

“其实没有特别节目。我只是想和你,还有爸爸一块吃早餐。”

酱不贪心的愿望,就满足他呗。


2015年10月24日星期六

因为爱,我们同在




呼~ 讲完了。耶!

不好意思,机关抢的speed讲, 难为了出席的家长的耳朵。呵呵。

讲的时候,状况连连。忽然间麦克风没有电池、projector 没有电变成黑屏。不过酱也好,大家的注意力被分散了,不会全在"魔鬼”这里 (暗自高兴)。

总之,希望我们的分享可以或多或少对大家有些l帮助,至少有一点点参考的作用。

雪特~ 因为爱,我们同在。




2015年10月21日星期三

又见九月九



昨天下午接他放学。在车里。

他一边咬着苹果,一边说:“妈咪,明天早上,我是不是可以 expect 两粒红红的东西作早餐?” 

说完,他偷偷笑。

哇~妈咪有一点点被吓到。

竟然记得哦?妈咪以为这个“番鬼仔”性格的孩子只记得25号。

怎么连农历生日也会记在心上?还会开口要求红鸡蛋?

“哦~你记得啊。你要红鸡蛋是吗?”

他猛点头。

“当然可以。都不是很难。”

“嘻嘻!Thank you。”

“做么要跟妈咪要红鸡蛋?礼物是吗?。。。(很夸张地)Yer ~ please don't tell me that you open your mouth to ask for birthday gifts from your friends."

他呱呱叫抗议 :“没有啦!我才没有酱 cheap。”

“酱你现在又酱cheap?要红鸡蛋?”

“因为你是妈咪。”

多么有“力量”的一句话,【妈咪】两个字的含义。

今天,妈咪特地早起一点点,准备了笑脸的红鸡蛋让他当早餐。

重阳节诞生的你,期许你在生命中的每一天,有太阳般灿烂的光和热,还有笑容。

农历生日快乐,承懿。妈咪爱你哦!

2015年10月20日星期二

1020 碎碎念

今天的烟霾很严重。不是看到白茫茫一片。而是好像HH口中说的,眼前的景物,好像有点黄澄澄。

这种情景让我想起了很多年前看过的一部电影,如果没有记错的话,是梅艳芳张曼玉主演。

那部电影的故事细节我不太记得,总之整部戏的背景就是黄澄澄的沙尘和烟让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恐怖的印象)。还有,戏里他们努力在找干净的水源。

想当年,从电影院出来时,我还暗自庆幸当时的我们没有身处戏里那种“绝境”。时隔二十多年后的今天,我只可以说我太天真了。

2015年10月19日星期一

他看书我偷拍


那天在机场,广播说飞机延点。

他对我摇摇头,转身从背包掏出他的书。


在机场。。。
昨天傍晚我们从1U出来,回蒲种吃晚餐。


来到饭店,他要求从后车厢的购物袋拿出刚买的小说。


在饭店。。。

他阅读的时候,妈咪总有很大的满足感,而且喜欢玩“偷拍”。(OMG~ 这个妈咪是不是有点变态?)

最近他在看的书。。。

2015年10月18日星期日

他的笑容





烟霾天。到球场接他。

一看到我们的车缓缓驶向他,他马上咧开嘴,摆手势,扮作搭顺风车的人。

我开了车窗,用手机拍了下来。

下周满14岁了,还是一样爱玩,可能他知道爸爸妈妈可以接受他的好玩吧。

喜欢他的笑容,那灿烂可以淡化天空的灰、心中的蓝。

2015年10月17日星期六

我们继续。。。



星期六晚上,我们吃韩式烧烤。

忽然间,听到邻桌的女生对她的男伴说:“我不吃,我要减肥。”

胖老爷望了我一眼,没有作声。

他再对扬扬眉,嘴角向上牵。

我也没有答话, 牵牵嘴角笑一下。

然后我们很有默契地。。。继续大快朵颐。

2015年10月15日星期四

还是谢谢

我蒲种的家,有很多旧东西和杂物。朋友不只一次对我家的“囤货量” 叹为观止(其实是beh tahan到要喊话了)。

原来,我收藏旧物的“好习惯”学自妈妈。

昨天下午竟然让我发现,在老家妈妈房里,还收着这几本泛黄了的作文范文。姐姐买的,每一本她都写上了大名。


其中一本姐姐写上了年份,1978 。就是我小学二年级,姐姐小学五年级。三十几年前的参考书,我妈妈有本事收到今时今日。连她的百事可乐外孙也已经小学毕业两年了。是不是要拍手?

随意翻了翻这些范文本子,是《知识报》和《好学生》把一些学生的作品,收集成册。想当年,姐姐买来收买来看,我也跟着看。那时,她在小学高年级,我则在小学低年级。

小时候,姐姐就是我的榜样。看着她、学着她。她看的,我也看。虽然我不记得自己看得懂多少、明白了多少。

我一直跟着姐姐的屁股走。她看范文我也看。她看民间故事我也看。她看武侠小说我也看。如果说我的阅读习惯是间接被姐姐培养出来的,也不为过。

四年级,我开始看武侠小说。第一本读的好像是古龙的著作《小李飞刀》。第一次接触的爱情小说作者是严沁,至于是那一本作品,完全没有印象。

应该是看得多读得多,语文的程度在不知不觉中进步。从小学到中学到大学先修班,唯一可以拿出来见人的就只有中文(不过我也很不争气,就只会自动自发看中文书籍, 到现在还是这个“衰样”,是所谓的本性难移吗?)。

后来上中学了,一向不爱运动的我,逼着自己天天在上课前练习长跑、放学后练习跳远,因为姐姐的警告。姐姐说:“在这间学校,不可以光会读书考试,因为连体育和美术的分数都会被算总平均,决定名次和进那一班。你向来都不动,一定会很惨。”

后来上了高中,也因为姐姐读理科班的“痛苦”,让我却步。选择当文科生, 我没有犹豫。

因为姐姐,我少走了很多冤枉路。或者我应该说,我有机会抄捷径。

如果说对我人生中有影响力的人,比我年长三岁的姐姐,绝对占了一席之地。是真的。

除了谢谢她,还是谢谢她!


2015年10月14日星期三

只会感激

星期三。公众假期。

8:00。 发短讯给胖老爷:“早晨”。一会儿他回我:“Good morning. Just woke up. Now go breakfast." 我 :“令郎还未醒。” 他回了一个偷偷笑的卡通贴纸。

9:18 。他发了一张照片。是我们家的吸尘器。他写:“食饱。开工。”

10:06 。接到短讯:“吸尘完毕。第二阶段。mop floor。”

10:47 。收到照片。我们的卧室地上瓷砖。他写:“靓仔mo?”(意思是干净吗)我立马回了个竖起双手拇指“赞赞赞”的卡通贴纸。还写了:“地下靓仔。你仲靓仔。” 他回了个哈哈大笑的笑脸。

中午12:08 。照片又来了。他的笔电开着, 一看就知道是准备就绪绘图。写:“又开工咯。”

我没有回他的短讯。对着笔电打这一段文字。很感激他。真的。

2015年10月13日星期二

她~不会回话


今天早上在妈妈院子里摘的紫色小花。猜猜有多少朵?。。。265。

妈妈又打包早餐给我吃。经济炒米粉+粿条。素的。因为今天是农历九月初一。不论是素的还是荤的,我一样吃得香。

妈妈手中提着一小袋豆芽,对着我扬了扬:“尼度,以前三角钱都买到。而家要一蚊。”

“系咁咖啦。以前我地几岁,而家系几十岁咯。边度一样?”

妈妈笑了:“咁又系。”

我自动请缨说帮忙捻豆芽根,她说不用。我坚持,反正闲着。

我还在吃着最后几口炒米粉。妈妈经过我身后,摸了一下我的背,笑着说:“一早帮我摘花,身水身汗啊?慢慢啦,都唔紧张geh."

“我好惨咖。头先摘花,等阵食饱要 mit 豆芽。要做嘢咖,如果唔系,比人话我痴饮痴食, Moh D 贡献。”

她笑到咔咔声:“有Moh ? 边个?”

“你啦!边个?我惊咯。等阵你话【Moh 功者,饭餸不留】。”

她笑到不会回话。在房里准备上班的姐姐也跟着笑。

我? 当然也是笑啦。

2015年10月12日星期一

妈妈眼里

下午三点半。我对着笔电看讲稿。妈妈午睡了一会儿刚醒来。

她在我背后问:“秋华,我切苹果给你吃,要不要?”

我头也不回:“哦,好啊。”|

几分钟后, 妈妈把削好的一粒苹果递给我。

我接过说:“thank you。” 她转身出客厅开电视。

一边吃苹果,一边我在看笔电的屏幕。

忽然间觉得,这个情况很像在蒲种家里,我把削好的苹果递给在书桌埋头苦干的承懿。

孩子在妈妈眼中, 永远长不大。

回家的心情(1)


我的早餐。妈妈打包回来给我吃的。

槟城福建面。当然好吃。家乡的味道+妈妈的爱。

吃完早餐。在不大的厨房里,和妈妈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

帮忙洗菜、处理她从菜市买回来的食材。

她投诉四角豆很贵。但因为爱吃,还是买了。

我笑她几十岁怎么还要女儿教她煲药材汤?

她马上应我:“我都唔系药材铺geh新抱。” 话未说完,她就笑了。

我也笑,摇摇头。

可以和妈妈酱斗嘴,真好玩!



2015年10月11日星期日

回家的心情

"妈咪, 我这几天可以吃福建面、咖喱面、卤面。。。happy 咯。”



我不嗜甜食。不过,我喜欢买巧克力。尤其是在机场登机前买,感觉特兴奋。

买回老家给妈妈、姐姐和弟弟吃。是一种享受。



2015年10月9日星期五

步伐一样



去客家村那天被某人偷拍。过后她PM我。

谢谢某人。知道她留意我在FB说过的话。

照片里的胖老爷和我在做什么?应该是他在听我说话吧。嘿嘿。

OMG~ 没有手拉手?

还好,步伐是一样的。

打井水

去了文丁客家村一趟, 半日游。

都市长大的孩子,第一次尝试井里打水,觉得很新鲜。

其实觉得有点可怜啊!






2015年10月8日星期四

1008 晚餐



是日晚餐。很简单。

刚刚特地摆好,拍了一张照片,发给在办公室的胖老爷。

他最近超忙,而且有点烦。手上有项project,连续改了九次,还没敲定。

想让他知道,家里有爱心饭等他回来,让他补充元气,继续冲刺。

一个在外、一个在内,为我们的家,一起努力。


伤脑筋和麦克风恐惧症

在伤脑筋,写讲稿。莎莎自己的讲稿。

答应了雪特,参与一个分享会。

胖老爷昨天晚上还笑我,要写的咩?直接讲不就可以了吗?

我说我不能。对着一大群人,我会慌。头脑会空白。怕会不知所云。

所以还是事先准备比较好。(好很多~到时对着稿念)

【陪读的路需要魔鬼妈咪】

我曾经有多“魔鬼”?其实印象已经开始模糊了。

我现在还“魔鬼”吗?可能某些程度上承懿还觉得是。

“魔鬼”的方法可以帮助到孩子吗?承懿来说似乎管用。其他人我不知道。

去年类似的分享会,我去帮忙打杂,之后写了这篇感想

挖出来重温一下。顺便减减压。

真的对麦克风有恐惧症啊~~~

2015年10月6日星期二

爱的教育(续篇)

昨天一早站在门口送两位爷出门,今天承懿学校如常上课。

胖爸爸去开车门,准备把背包放进后车厢。

坐在矮凳上,刚系好鞋带的承懿站了起来,我在门边把书包递给他,他对着我把书包背好。

我再把他的水瓶和装着早餐的环保袋递过去,他一左一右接了。

没有即刻转身开步走,他对着我咧嘴一笑:“no huggie?"

我也咧嘴一笑, 轻轻拍了他的脸颊一下:“hug? 没有咯。slap 就一个。”

他作状一副很疼的样子,转身要走。我乘机迅速再拍了一拍他的屁股,没有很用力。

他“啊”的一声三步当两步走地逃离。

走到车旁,他准备开车门时抬头望着我, 用那种演戏的语调: "mother, why did you do this to meeeeeeeee...? " 一边说,他一边笑。

我笑了,很得瑟 :“打是疼,骂是爱。那天谁说的啊?”

他哈哈哈笑。胖爸爸也一样。

2015年10月5日星期一

满足

肚子饿,想吃点心。在给苏打饼抹上咖耶时,我用食指沾了一些咖耶,送到胖老爷唇边。

他在餐桌对着笔电绘图,摇摇头。

我不死心:“吃啦。很好吃的。没有骗你。”

他唯有顺从地开口。几秒后,他点了点头,笑了。

“好吃吧?很香,又不甜,是不是?”

他又点头:" 拿来涂面包加牛油就very good ."

“有面包,我搽给你吃。”

“又好。”

把一粒麦面包切开一半,涂上厚厚一层的牛油和咖耶,盛在一个碟子里,递给他。

然后我也把我的苏打饼和咖啡端到客厅,对着电视。

我咬了一口饼干,脆脆的。加上咖耶的香甜,好吃。

对着饭厅大声喊话:“老公,面包好食mo ?"

“梗系好食啦。”

这样生活化的下午茶, 满足。

知足~常乐

2015年10月3日星期六

爱的教育

几位雪特的理事一直接力sweet talk、鼓励,实在是不好意思 say no,唯有硬着头皮答应出席他们将举办的分享会, 当其中一位分享的家长。

我负责说陪伴承懿在华小学习六年的日子。

承懿小学毕业近两年了。说真的,要一一记起我当初如何“帮忙”,对我日渐衰退的记忆力实在是一个大考验。

昨天放学途中, 我们聊天。

“Boy, 妈咪要去一个 sharing session, 讲你小学读书时的东西, 就是 special kid 也可以在华小毕业 with flying colours ”

他合掌拍了一声, 欢呼 :“WOW!"

“Mom, I am so proud of you."

我笑了:“不是应该 proud of yourself 咩?”

他也笑 :"Of course."

妈咪来个顺水推舟 :“酱哦, 你觉得妈咪在你primary school时怎样帮到你啊?你帮妈咪 recall一下。妈咪要准备一些资料。“

他马上一脸正经回答:“妈咪 did help me, you know 爱的教育, right?”

我愣了一下,随之而生的是愧疚感 :“没有啦。妈咪哪里有爱的教育?”

“有!妈咪你不知道咩?打是疼,骂是爱。” 说完他哈哈大笑!

我~差一点当场吐血而亡!死不掉,唯有泪奔。。。呜呜呜!呜呜呜!(雪特的理事们,你们开始后悔了吗?)

2015年10月2日星期五

小动作的爱

早起的鸟儿有虫吃,不过今天我们是早起的人儿。一大早,我们两辆车一块去学校。今天是家长日。

上周预约时间,特意选了最早的 time slot,为了迁就胖爸爸。其实我不是100%确定他到时可以出席,不过还是抱着一线希望。只要没有客户last minute要他去开会或是赶着绘图,他应该可以和我一起去学校听老师说些什么。呼~如愿以偿,他真的做到了。

其实也是想让承懿知道,即使是那么一个配合时间的小动作,爸爸也是很努力去达成。因为爸爸和妈咪一样关心他的一切一切,即使平日工作忙碌。

见了老师 (我们比老师早到),大致上都是正面的评语,不过老师也同样觉得承懿在应对辩解方面需要提升能力(谢谢老师~妈咪好意提醒他可能不以为然,老师讲的效果会不一样哦)。哦~忘了说,家长日是老师、家长和 孩子一块参与。

下楼,几位高年级的学生请我们(已见老师的家长)做问卷(电子版问卷),回答两页的问题。这个需要一些时间“消化”,我请胖爸爸先走(回office办公办公),我会待下来搞掂。

想想,我其实是一位体贴的老婆,对不对?哈哈哈! (你们晕了吗?)

2015年10月1日星期四

原来他记得

那天早上,我们在外面的茶室吃早餐。

承懿和我先吃饱了。爸爸还在慢慢享用他的第二碗面(~不好意思,吐糟)。

承懿在看他从车上带下来的小说。无所事事的我,把玩着桌上装着牙签的小玻璃瓶。然后,我从瓶口倒出了一支牙签。


突然坐在身旁的承懿开口说:“妈咪,以前我小时候,你时常在餐馆和我玩牙签。”

啊哈~他竟然记得?应该是他六岁以前我们常做的事。

“哇~你酱厉害?你还记得咩?dad 和 mom时常和你玩牙签游戏, especially when we were waiting for the food."

"Of course“ 立马给我一副得瑟的嘴脸。

“那你还记得什么?除了玩牙签。”

“读故事书给我听。我们轮流读。。。还有玩剪刀石头布。。。还有玩嘟嘟,火车火车你要去哪里(数手指的游戏)。”

“真的记得的咯。忽然间 memory 很好料~” (故意“炸”他)

“嘻嘻~”

“妈咪和爸爸花时间陪你玩啊。。。”

“Ya , I know. Thank you mom....and dad." 说的时候,他把手中的书本放下,伸手抱了抱我的肩膀。

2015年9月29日星期二

容易满足

6:40pm。在厨房准备晚餐。

忽地背后一声:“老婆,我番黎啦。”

啊~ 酱早回到了?

他下午去工地开会途中,致电说开完会直接回家,预计八点左右。

看来是会议很有效率地提早结束了。也可能是回家路途上交通情况还可以。

他探头望了望锅里的菜:“好香啊, 芫菜,我钟意。我上楼换衫先。”

洗个脸他换了便服下楼,我也把菜盛到碟子了。

我说:“食得饭咔啦。”

“老婆,等阵食饱饭我洗碗洗镬。”

“好啊!”

小女人很容易满足。认了。

2015年9月27日星期日

中秋节, 我想到。。。

爸爸
想起我小学三年级时,他一边骂(也不算骂, 就大声些说话。他本来说话的声量就不小)一边示范如何把亮晶晶的金粉银粉,洒在我制作的手工灯笼上。之前我一直担心金粉银粉的份量不够粘帖在“中秋佳节“这四个字,担心到哭了起来。爸爸唯一帮忙我做的功课, 就是这一次。

还是爸爸
他用菱角给我们制作小玩意。在菱角上钉几个小洞,一根小竹签插进中间的洞里(方便我们握在手里),另外再用比较粗的线穿进左右两个洞里,可以活动地拉来拉去。坦白说,那个玩意实际上怎么玩,我不太记得了。但爸爸亲手用心地为我们几个小瓜付出,那份心意,到现在还记得。

除了爸爸,还是爸爸
从小的印象里,爸爸除了三餐,喜欢喝啤酒之外,不嗜甜食。我们爱吃的 kuih kapik他不爱。我们爱吃的榴莲他也不爱。我们爱吃的月饼他也同样不吃。在我长大了嫁人了南下都城了,逢年过节,姐姐开始告诉我爸爸吃榴莲、会主动切月饼来吃。还会像个食家般对榴莲、月饼评头论足。我终于明白,爸爸不是不爱甜食,但他更爱他的孩子,好的都让我们先吃。

阿嫲(爸爸的妈妈 = 祖母)
她会在每年中秋节晚上拜月亮。那一天我们家会把把芋头、菱角 (小时候我们叫“牛角”)·、月糕(我们叫“月光饼”)、月饼、公仔饼、柚子和一壶茶摆在 一张桌子上。而桌子就放在我们家院子里。每每看到皎洁明月,我们几个小瓜会“哇”的一声指着说“月光几圆啊”, 阿嫲即刻阻止:“唔准指月光啊,会割耳仔咔!”然后会朝天空的月亮拜两拜, 嘴里念念有词:“有怪莫怪, 细路仔唔识世界啊。”

ex- BF
从小到大, 我们家中秋节吃的月饼都是从巴刹买来的,一筒四粒装或五粒装,没有咸蛋黄那种。味道不是白豆蓉,就是红豆沙(想想我还是真的够38)。第一盒内含四粒独立包装的月饼,是他送的礼。那时候一盒的价钱也要差不多四十块钱吧。好贵!当然也很好吃!因为他的殷勤,我的眼界不只开了,嘴也馋了。呵呵。

胖老爷
几年前他自立门户开始,每年中秋节前,都会订月饼送给客户。其中一盒是送给他的ex-boss(胖老爷离职前, ex-boss已跳巢,目前退休了)。虽然每次送到前老板家门口,前老板都会客气地推辞说:“明年不要送啦。”胖老爷每次都唯唯诺诺说 ”Ok-Ok"。但隔年照送不误。我曾经问:“他都不是你的客户,你又送?”
胖老爷回答:“他比客户更重要,没有他教我带我出身,我哪会有今天?” 我暗自庆幸~我的老公是个“有情人”。

苏轼
对!就是他的【水调歌头】最后两句:“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2015年9月25日星期五

一起走

开学第二个星期,他报告说英文老师要他们分组就一个课题、一句话提问、讨论、分析、找出解决方法,学习 critical thinking。

上个月,他的其中一样功课,是要访问爸爸妈妈的成长生活和经历,再连接 global citizenship这个课题。

今天,他说老师花了三堂课和他们讨论联合国的17个目标。全班分组讨论, 三人一组。 他和两位同学负责 "sustainable cities & communities".

跟随他学习路上的步伐,一起走。


2015年9月23日星期三

太快了

星期三。送承懿到学校。这个学年的第一次。

到了校门口,我停车。他准备下车。

把头侧向左边,对他说:"Be good ya."

他一边下车,一边回答:"Of course!" 声音里有满满的朝气和信心。

他转身把车里的背包提起来,稍微弯下身对着车内的我,露齿一笑:“Bye mom."

"Bye boy. See you later."

他“啪”的一声把车门关上,我把车开走了。

承懿下车时的那个笑容和那把声音,妈咪好生喜欢。

啊~想到很多年前他入读小学的前面七个月,上课之前几乎天天与我泪别。

一幕一幕的往事清楚记得在我的脑里,仿佛就是昨天发生的事。

孩子长大,似乎太快了。

爸妈老去,也确实太快了。

2015年9月22日星期二

爸爸。他记得

920。星期日。我们回了山城一趟。清晨出门,傍晚抵达家门。一整天。

为什么又匆匆忙忙返乡?家翁往生100天的祭祀。

新国的小姑(胖老爷的妹妹),在星期六下午独自乘搭飞机回老家参与隔天的拜拜仪式。

星期六晚上,她在老家呆着,也闲着。陆陆续续把一些家翁留下来的旧照片用手机重拍,whatsapp过来给我。

几张是胖老爷小时候的照片。印象最深的是这一张。



小姑还写了:“只有哥哥(胖老爷啦)小时候有这种照片,爸爸牵着哥哥的手。我和二哥都没有。因为爸爸开始自己做生意, 太忙了。” 语气是又羡慕又妒忌。

收到 whatsapp时,我们一家在吃很迟的晚餐。我把手机递给胖老爷说:“你妹妹send过来的。”

他看了一眼,说·:“她只是没有照片而已。爸爸最疼她了。你问她记得没有?爸爸在店里一边吃饭, 一边抱着她。她才好意思,都差不多整10岁了。爸爸在吃饭,还要爸爸抱她。粘到半死。”

我如是回复。结果小姑给我回了个笑脸贴纸, 还说:“是咯。我记得。”

兄妹俩都记得爸爸的好。互相在揶揄。互相在安慰。

隔天赶返山城的清晨,和胖老爷有的没的在车里闲聊。话题不知怎的扯上了小学一年级入学。

胖老爷有点唏嘘:“我记得当时爸爸用motor载着我去三德小学(胖老爷的母校)附近的一个同行,拜托要用他们的地址来报名小学。当时还用中文书写了一分简单的租约,带着租约还有电单水单,才去三德报名。”

我问:“你们如果用兵如港的地址报读三德的话, 不能咩?”(原来几十年来华小报名的pattern一个样)

“不是很近。兵如港也有华小啊。不会派去三德。而且三德有直属中学,读三德小学就直接读三德中学。不用担心去马来学校。”

我点点头, 表示明白。

忽然间,他感慨地:“我爸爸已经尽了他最大的能力,给我最好的教育。” 说完他就静静了。

车里闲聊的气氛有些变了样。我没有作声,侧脸看着在驾车的他,然后用右手轻轻摸了摸他的左手臂。

爸爸为他做的,他记得。虽然他平日没说。

“爸爸, 你教了一个好儿子。”

2015年9月21日星期一

young and beautiful


去年11月买的一件花花衣。前后穿了不下十次。

有几次记得特清楚~胖老爷12月生日去吃韩国炸鸡时穿了。年杪去新加坡玩回来那天也穿了。农历新年HHYY来我家玩时也是。

昨天晚上又穿上了,出门去吃饭。一上车承懿就笑着说:"mom, I know you are young and beautiful."

我傻了一下 :“说什么?”

“妈咪,你不知道你穿的衣服上面写的是什么吗?那是法文。你知道我有学法文哦。”

啊~原来如此。

“那这些法文是什么意思?”

“Young and beautiful 啦。”

胖爸爸笑了:“哇! Boy 你班耐了咯。你比我们厉害,学法文。所以现在你明白哦多学一种语文的好处。”

后座的承懿一副得瑟模样,因为他赢了。

我开口说:“嗯,会法文是比妈咪厉害啦。不过妈咪都不是第一次穿这件衣服,穿了很多次。做么你之前没有发现这些字是法文的?唉~ 你的observation 。。。” 故意跨张地摇头。

他抗议:“mom..." 声音拖得很长。

胖爸爸 “哈哈哈” 笑得很大声。

嘿嘿~ 我赢!

(是,我认~ 我不是 young and beautiful。我是 young at heart and 曾经 beautiful :P)

2015年9月19日星期六

蓝宝石婚



第一次收到蓝玫瑰。嘿嘿!
刚刚谷歌,16周年结婚纪念日=蓝宝石婚。
他是不是想把蓝玫瑰充当蓝宝石哦?
有没有蓝宝石有没有蓝玫瑰都不重要。
我一样爱你。
还有~谢谢你爱我。

2015年9月18日星期五

先铺路。。。

一个多礼拜前, 承懿握在手中的苹果4S因为与人碰撞,摔坏了。

托他的“福”,胖爸爸给妈咪买了6+。 而妈咪原本用的5S顺理成章“过继”给他了。

这几天,他尝试用一些apps剪辑流行曲当手机铃声。

刚才在车上,有点炫耀地展示:“妈咪, 你听这个ringtone, 人家send message给我的时候是这样的。” (音乐响起)

我一边驾车一边“哦”。

他继续:“这个是你 call我的时候,ringtone是这样。”(音乐响起)

我听了就问:“one republic的那首歌啦?” 他点点头:"Yes."

“爸爸呢?“

他按了几个键后说 :“爸爸call我是这个~~~” (音乐响起)

“嗯~~那女朋友呢?”

“什么?”

“女朋友call你的话呢, 什么 ringtone?”

他笑着答:“我都没有女朋友。”

“没有咩?”

“现在没有。”

“那几时会有?”

“不知道。。。but soon."

"how soon?"

"no idea."

"有的话要告诉 mom and dad啊, 知道吗?"

他微微笑,露出了他的大板牙。

2015年9月16日星期三

我们都爱马来西亚


916。马来西亚日。

这张是承懿很多年前的画作。画得有点马虎。但三大民族的特色都有。最重要的是大家脸上都挂着大大的笑容。那是一个未满6岁孩子心中的马来西亚。

今年他14岁。他心中的马来西亚又是怎样的呢?坦白说,我没有问他,也不敢问他。

马来西亚日~ 我们要干净的马来西亚。不要烟霾、不要贪污。只因为我们都爱马来西亚。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