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8月29日星期六

大家加油



828晚上11点。上街包包准备好了。是时间上楼冲凉睡觉。

刚才承懿睡前来抱我,他说:“妈咪, good night and ... Good luck." 我说OK。

我爱我的孩子。我爱我的胖老爷。我爱我的家人和朋友。

还有,我爱马来西亚。

大家加油!

2015年8月27日星期四

约定

今天除了洗衣晒衣,还有出去接孩子放学,一整天就是制作这三张大字报。


没有电脑打字,家里没printer打印。老公office很忙,不好意思麻烦他。

一手一脚剪剪贴贴兼涂涂写写。不pro 的C9是酱咯。 Apa lu mahu lagi? 哈哈!

还有,几个小时在家里的榻榻米上盘腿忙这个的后果是~右脚第四只脚趾起水泡,磨破皮。痛也!好像很夸张哦(希望不会影响后天上街走长长的路)。

或许你会笑说:“莎莎你养尊处优啦,十【趾】不沾阳春水。”

OK, 算你对,让你笑。想想,如果连养尊处优的C9都上街表态爱干净,你还等什么?

829,约定你!

(现在要去准备煮晚餐了啦)。

2015年8月26日星期三

走一步就多一步

Andrea 昨天下午托慧慧买夜报。

慧慧刚才在group chat里说她还没买。

我拿钥匙和钱包,在门口等派报uncle来。买了两份《中国报》。



是的,姐妹们接受采访上报了。连向来低调的慧慧都愿意在报上露面。

妈妈勇敢地表态,走一步就多一步。不走的话,就是原地踏步。

来~ 829,一起走。

2015年8月25日星期二

菜鸟的回顾


428那天我拍的一张照片。

菜鸟C9第一次上街。本来是join妈妈团的大队伍。结果和大队走散。高举这半点都不pro 的大字报,在烈日下跟着人群走。

一眨眼,三年多过去了。这个周末我们又因为爱护干净走上街头。

今天下午和428当天认识的一位朋友PM, 她说829想过来雪华堂大队join妈妈团。她有点感慨地说:“很久不见,想跟大家见过面。没想到每次要在这种场面见面。”

为什么是“这种场面”?

因为我们在乎。因为我们爱。因为我们抱着希望。

829, 街上见。

Try My Best


承懿今年14岁。

妈咪常对他说的一句话:"Boy, you don't have to be the best. BUT you have to always try your best."

829 上街妈咪也是在 try my best。

在尽力守护你,孩子。。。

2015年8月24日星期一

爱。我们的国家



505之前农历新年前几天收到南部朋友寄过来的包裹。

不是黄色。是红色的“新年【净】步”。HH特地到邮递公司跑了一趟拿回来。

三位小男生马上把衣服套上当“魔豆”, 扮酷扮可爱。

我们的孩子。我们很爱。

我们的国家。我们也很爱。

爱不要只是说出口 。爱不要只藏在心底。

爱要行动。爱要争取。

505之前的风风火火,我们没有成功。甘心就酱放弃吗? 

爱不言弃。爱是坚持。

默迪卡前的两天,一起上街说我们爱马来西亚。

干净的马来西亚。

2015年8月22日星期六

怕,还是要去

到珠心算班去接承懿。他一上车就报告:“妈咪,我和老师说了。下星期六我不会去上课。”

我点点头表示明白,因为那是上课前我请他记得告诉老师。一般上,承懿都不会无故缺席。

他继续说:“老师问我做么不来?我说我妈咪要去bersih4,没有人载我。老师又问我,你妈妈去bersih,你不怕你妈妈被mata捉吗?”


我只是轻轻“嗯”了一声, 眼睛看前面,继续驾车。

承懿看我没有什么反应,他把头转向右边,看着在驾车的我,试探:“妈咪,你不会被mata捉hor?” 不难察觉他语气里有担心。

“去bersih被不被捉很难讲啦。”

“那。。。妈咪你怕不怕?”

“妈咪很honest, 妈咪怕啊。但是怕还是要去。”

如果怕就不去,几时我们才会真正的干净?

2015年8月19日星期三

我的朋友


最近,心情有点蓝,也有点懒。好像有很多东西等着我做, 就是提不起劲。精神很“飘”,集中不起来。

几天前,收到朋友的短讯,她说:“Sam明天开学了。要吃早餐吗?” 虽然承懿是多两天才上课,但是朋友有心邀约,还是觉得很温暖。

我心里的蓝色,因为她的短讯淡化了一些。

今早去接朋友吃早餐。她一上车就对着我穿的短裤夸张地叫:“什么?粉红色?怎么酱少女?” 我觉得好笑,不服输地:“不可以穿咩?更粉红的我还有呢。” 她大惊小怪的这一叫,似乎把我叫醒了,当下“少女”了几分钟。(哈哈~有点夸张啦)。

这位朋友,就是有此能耐,让她周边的人,舒服自在地相处。

要在这里特别谢谢她,两个星期前,捱义气地帮我接送承懿去ICAS数学考试。因为她,我才可以放心地和胖老爷返乡一趟,为家翁的“尾七”拜拜仪式来个圆满的结束。

有这种朋友真好。被她“踢”两脚也心甘情愿。


2015年8月17日星期一

蓝色的饭

妈妈嗮干了很多朵紫蓝色的花,装在瓶子里,让它们坐飞机陪我回来。

今晚我们吃蓝色的饭。



刚才承懿看着我盛饭,大惊小怪地说:“妈咪,我们也吃【婆婆的饭】哦?”

是的~妈咪才从家乡回来,已经开始想你的外婆了。




2015年8月15日星期六

KC牛一


815。KC牛一。生日快乐!
今年他不寂寞了。有女朋友一块庆生。

但愿是真爱。有好结局。

C9 粉丝的小小希望。

2015年8月11日星期二

那面墙



槟城老家妈妈房里的一面墙

满满的我们

坐在床上望着一张一张的相片

感觉特温暖

突然间我~~~

想念爸爸


2015年8月8日星期六

骑嚤哆,载妈妈

Penang 很多嚤哆。我16岁开始骑嚤哆。妈妈教的。

结婚后南下都城就只是驾车,两个轮子的交通工具离我很远了。偶尔回槟城时会骑。

想不起多久没用嚤哆车载妈妈了。以前还不会驾车时,很多次骑着嚤哆载妈妈到超市去扫特价货。这种事情只有我会做,因为姐姐不会骑嚤哆,弟弟又不爱这种“贪便宜”的动作。所以我陪妈妈做。

姐姐昨天晚上有瑜伽课,上课之前不吃晚饭。弟弟带了承懿去看电影,顺便吃饭。家里剩下我和妈妈,就不用大费周章下厨了。载着妈妈去临近的茶室吃小食 ~猪肠粉和福建面。

锁好门后,妈妈按着我的肩膀,借力跨上嚤哆,坐在我身后。忽然兴起, 我说:“等阵,我地黎影张相啊。。。睇尼度,笑。”


妈妈很配合地完成了we-fie , 之后笑着说:“咁样都要影?都睇唔到头发,唔靓。有咩好影?” 我笑笑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说:“坐好未?行啦。”

那一刻的幸福,我要记下来。不只是在照片里,是在心里,一辈子。


2015年8月7日星期五

回家的温暖

回家。槟城老家。

弟弟专程驱车到怡保接我和他的外甥。温暖。

抵达家门,妈妈急不急待从屋里给我们开门。很温暖。

承懿把行李放好,走到神台拿香拿打火机。尤其温暖。

这些温暖足以抵销这几天的疲惫和严重缺乏睡眠。

(可能有点激动,手都不自觉地抖了,第二张照片很朦)


2015年8月5日星期三

他开始思考

(在FB的帖,星期一午餐之后很快写下的。趁着记忆犹新的时候,记下来。)

睡了大约四个小时。起床。冲去菜市。张罗明天家翁尾期七的所需。最后一分钟变成了我负责。没关系,可以帮到她就好了。

有气无力地在家里吃午餐。

承懿:"Mom, let me tell you something."

抬起眼皮看他, 对他耸耸肩。

“We are dying. Every one is dying. "

丈八金刚摸不着脑,弱弱地问, :”What? I don't understand."

“Not only we are dying. Even the plants outside our house is dying." 他伸手指了指窗外的竹树。

哇~讲什么?不明白。本来精神都不是很好,这孩子还来考我脑力?

“Boy,讲清楚一点,可以吗?妈咪听不明白。”

"Every single second, we are getting closer to the death. Hmmm... I mean every living things in the world will come to its end, then it will die."

妈咪有点被吓到, 呆了不会回答。

"Even though I am only 14, I am dying right now. My distance to the death is getting shorter."

妈咪的脑袋终于有些清醒了 :"Ya, you are right. 每个人都有面临死亡的一天。Make sure you live well, behave well and live the fullest in your life. So you don't regret when you face the death,"

他点点头 :"Hmmm, I agree with that."

看来,短短一个半月里的两场白事,对14岁的他似乎也有了冲击。即使只是那么一点点。



2015年8月4日星期二

他是 master fry tofu

星期一。累。状态不是很好。晚饭还是要吃。就简单些。一锅熟的菜咖喱(咖喱料买现成包装的)。


赖小厨煎豆干煎出瘾来了。一边煎,一边用筷子翻翻锅中的豆干:"呃~not yet. Another 30 seconds." 懂得拿捏时间,有进步哦。妈咪心里偷偷欢喜。

他把煎好的豆干盛在碟里很满足地说:“嗯~ please call me master fry tofu." 我给他一个OMG的表情和我要吐的鬼脸。他哈哈笑。



以前从没想过在可以和孩子一起在厨房里煮食兼 we-fie。今天第一张。记录一下。(我样子很残,不好意思哦。)

2015年8月3日星期一

他和外婆

(今天凌晨在FB po 的照片和文字)


星期日。

五天前回怡保,为了给爸爸做7期。同时,我们匆匆去了医院一趟,探望他的外婆。(照片是我偷偷拍的)

他小时候,就读上小学之前,由外婆带大。在美丽的邦咯岛。

刚才下午近五点,外婆往生了。是的,老人病。体内器官在两星期内严重衰歇。

接到消息,他从工地赶返家里,冲个凉,我们启程回山城。短短47天里,两位至亲相继离世。

未来几天,我们得往返怡保和都城几趟。他工作很忙,分身乏术。爸爸的尾七大拜拜就在周二。

我深信他在邦咯岛生活那几年,外婆的养育和教导,对他性格的朔造有一定的影响。

谢谢外婆~感激您!


2015年8月1日星期六

半辈子

我大学四年级。他大学三年级的照片。
21年前的亲密照片。啊~~~那些年!
早安8月!

1992年的今天,那是他和我第一次见面(他说的)。我今年45岁。认识他23年了。哇~半辈子也。

想当年,相识见面日是他记在心上。不是我。那时候心有所属,我没有把他放在心上(不好意思)。他不过是众多junior里的其中一名,在中华文化组里我们一起搞活动、一起玩、一起疯, 偶尔他们也一起被我“欺负”。

后来,一年一次的大考来临前,和这班投契又爱闹的 junior 相约到图书馆温习。你帮我霸位, 我帮你霸位。你请我吃甜甜的糖果。我请你酸酸的无花果。夜里离开图书馆时会拉大队去嘛嘛档和杯拉茶吃块印度煎饼(那时候大家都是穷学生,这种宵夜算是相当奢侈)。

再后来,我的另两位室友(也是一块泡图书馆温习)“提醒”我,她们觉得胖靓仔对我“另眼相待”,要我“小心点”。我不以为意,因为根本没有察觉什么(呵呵~反应够迟钝),打哈哈叫她们“安啦!”

考完试,为了确认也为了解决,我直接约他出来。劈头一句:“你喜欢我?在追我吗?” 他当场傻了。只会点了点头。我很正经地:“你不要再喜欢我了。我不会接受你的。我在槟城有男朋友。我们继续做好朋友,OK?” 当时,他还有其他选择咩?只可以OK啦。Ah -boh -then ? 哈哈哈!

大学放假差不多三个月。没有手机的年代,电邮还不是很发达的时代,他给我写了几封信,就聊家常,说他在 TNB training的大小事。我也回信。

开学了,再次在校园碰面。被吓到。他比放假前瘦了很多 (认识23年,他最瘦就是那一次。很多年后他说他那期间瘦是因为情伤。我笑着反问:“真的假的?”很没有心肝哦!)。我们依然是好朋友。一样在学会里搞活动。

后来的后来,我和 ex BF分手了。校园生活依然继续精彩。一大班人还是一样泡图书馆,偷偷交换零食吃。胖靓仔一如往昔地待我,照顾我。甚至有办法将“我喜欢吃的咸煎饼”藏在裤袋里混进图书馆。

他没有外在美。但我欣赏他的内在美。有头脑。风趣幽默鬼马。成绩超好,但不是书呆子。可以吃苦。重情义。最最最重要一点是他可以忍受我的臭脾气。

再后来的后来,我们自然而然地在一起。。。然后,一眨眼23年就过去了。但很多事历历在目、言犹在耳,仿佛是昨天刚发生的事。

他很少说 “我爱你”, 也没有什么月光下沙滩漫步、山顶看日出日落、烛光晚餐之类的安排(那些在电视剧里看看就好)。

但出自他口中令我感动的话也不少: “老公响度。唔洗惊”、、“老婆系娶返黎锡geh纵geh”、“我娶老婆,唔系娶一个生仔机器”、“做工做到几kooi (累)都好, 我只要 num(想)下你同承懿,我就有精神继续咖啦。唔洗饮鸡精。你地两个就系我geh鸡精。”

还有机会另一个23年吗?很难说,我怕我没有酱长命(到时我68岁)。不过,有没有都好。要把握机会说谢谢他这一路来的爱与包容。

志炜,谢谢你!爱你哦!相识纪念日快乐。

今天一早在 Insta的po。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