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29日星期一

和宝贝看电影


昨天晚上进影院之前,两父子买爆谷,我偷偷拍的。

中午时分,胖老爷告诉我:“头先我问你个仔,爱睇Minions mo?佢话:【dad, 我长大了,不看 cartoon的戏了。】”

我听了马上哈哈哈笑了起来:“你个仔唔想睇cheh, 你老婆ok咖。” 胖老爷即刻行动,上网订戏票。结果我们不是看小黄人,而是去看了一部讲地震的灾难片(胖老爷想看)。承懿也说OK。


进场之前,一胖一瘦到零食部排队。看着他们的背影,想到去年有次承懿在排队买零食的时候。当时我有感而发对胖老爷说:“今年我们好像看了很多部电影。都是承懿要看的。”胖老爷嘻嘻一笑:“哎呀, 他要看, 要我们陪他看, 不是一起看咯。他再大一些,不会要我们陪了。要朋友或者是女朋友了。” 想想不无道理。早前和朋友一起吃早餐,她才说起她的老大最近不和她一块进影院看电影了。

一胖一瘦买零食, 也让我想起了三十几年前, 我小学时代,周末爸爸带我们一家看电影的往事。那时候我们几乎每个礼拜天晚上都会去邵氏影院“朝圣”。偶尔爸爸慈悲心大发, 会准许我们三姐弟买零食进场。几粒橙黄色的 Hacks 糖果、一支薄荷味很重的Mentos或者是一包裹成长长三角形的kacang puteh, 也够我们三个小瓜开心到不像话了。那天的电影肯定比平时好看很多。

那一刻没有人替我(们)的背影拍照留念,现在可以回想起来的都是仅存的回忆。和爸爸在一起的温馨时刻,花时间花钱带着我们们去影院,让我们奢侈地看电影买零食。这些都是爸爸爱孩子爱家庭的表现。我缅怀哦,也珍惜。谢谢爸爸。

拍下一胖一瘦的背影,希望承懿可以清晰记得爸爸对他的爱。爸爸给了他很多很多。


2015年6月24日星期三

宝贝的表现

星期一晚饭过后,我问承懿:“爷爷 passed away, 那几天在 Ipoh funeral,你有哭包吗?”

他摇摇头说 :“ No.” 

“那外公的 funeral 呢?”

他点点头说:“Yes."

承懿的反应是我预料中事。因为10岁之前,他的成长记录里有外公的陪伴~ 外公喂他喝 milo、外公陪他打羽球、外公和他一块结伴去旅游。

相反的,他14年成长的记忆里,爷爷是一个病者(帕金森病患)。行动不便,鲜少说话,很多时候都在睡觉。承懿和爷爷互动的机会几乎近于零。过去这三年的情况更甚,爷爷卧病在床,需要人服侍。

爷爷上个星期三凌晨5点往生, 星期五上午举殡。匆匆两天半, 我们大人要办的事情很多,没有什么时间理承懿。

爷爷的丧礼采取佛教徒仪式。家婆的莲友们来帮忙念经好几次,承懿每次都全程参与。他自动自发,站在胖爸爸身旁,一块为爷爷念经念佛号。问他为什么酱自动自发?他答:“因为我是爷爷的长孙。”

每次念经的时间大约是两小时,或盘腿或跪拜地念,背部会酸痛。承懿的脊椎向来有点小问题(back bone is weak), 几天下来,没听到他一声投诉或埋怨。

爷爷的”大屋“(棺木)里置有干冰,所以棺木外面每隔一段时间,会泛起一层冰冰的水珠。我吩咐承懿和他的两位12岁和10岁的堂弟,要他们分工合作,负责每隔一段时间,检查一下棺木外的水珠,拿纸巾抹干。第一天,三个小瓜争先恐后一起抹。第二天第三天,承懿独自在努力。

星期五一早,我和胖爸爸刚好买了早餐回来,承懿从楼上走下来。他刚刚睡醒。眼睛全是睡意蒙蒙胧胧的,竟然开口要求说他要和躺在棺木里的爷爷合照。胖爸爸就拿起手机啊帮他咔嚓。他说:“和爷爷拍最后一张照片。爷爷会在我的memory里面,for life time."

他没有忘记学校的功课。趁空档时间,会来告诉我:”妈咪,我上楼去做功课。”

看在眼里,他几天里的表现,着实令我欣慰。胖爸爸也觉得是。昨天爸爸还摸摸他的头说:“Thank you boy."

再次见证了孩子的成长。


2015年6月23日星期二

一个星期了

匆匆返乡。爸爸头七。原来,一个礼拜了。
爸爸的老伴。很用心地念佛号。


小姑在新国,没有回来。

她特地买了爸爸爱喝的可乐。

“阿公,想念你。”

我们大家都想念爸爸。

2015年6月21日星期日

2015 的父亲节

他说:“今年的父亲节,有点沉重。”

我说:“对你来说有点痛,那是肯定的。但对爸爸来说,他是解脱,离苦得乐。”

他点头。

承懿说:“dad, 我请你吃dinner。我们吃 vegetarian food."

他点头。微微笑。

吃饱了。回家途中。

他长长地呼了一口气:“OK。听日重新振作,投入工作。”

这次到我点点头。

爸爸听到他这一番话,一定也会点点头、微微笑。





2015年6月20日星期六

爸爸, 爱你

从怡保回来了。几天累计下来的疲惫,渐渐散发出来。

承懿刚才偷偷对我说:“妈咪,等下我赶完学校的功课, 我还要画一张卡。今天我迟一点睡, 可以吗?”

脑筋转不过来,我反问:“卡?什么卡?美术的功课吗?”

承懿答:“不是美术的功课。妈咪, 你不记得了吗?明天是六月的第三个星期日。所以我想画卡啦。” 说完还对我扬扬眉, 有一点点得瑟。

“哦~~~" 我如梦初醒, 对他点了点头, 表示他可以把卡画完才睡觉。

我四年前开始没有了父亲。今年,胖老爷在父亲节前的两天,给他爸爸举殡。

而今我和他,都是没爸的孩子了。唉~~~

几年前,我爸往生到举殡的那五天,我哭了好多次。因为那是养我育我的爸爸。

家翁几天前往生了, 我返乡给他念佛号、守夜、茹素。做我可以做的。但我没有想过会为他掉眼泪。

昨天在灵车徐徐而行,我拉着小姑8岁的女儿在后面跟着走,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视线开始模糊了。逼不得已之下,得掏出手帕来拭泪。

我想, 我是衷心感激他养育了他的大儿子,让他成了我的另一半。

爸爸,谢谢你。爱你。


2015年6月19日星期五

男儿有泪不轻弹


19-06-2015上午九时许

近十时

记下这一刻

认识胖子23年

从胖靓仔到胖老爷

今天第一次见他掉泪

因为那是送爸爸的最后一程

当时我跪在他背后右边

边按手机边陪他流泪

男儿有泪不轻弹

我终于明白

2015年6月17日星期三

他,第一次当工委

粉红团 = 工委。Camp结束了,大家都笑嘻嘻的。
【除了上面这张张 wefie 是承懿的手机拍的 ,其余的我都从 Teacher See FB 的墙上借来。谢谢他 / 他们。】

承懿在六月的第一个周末参与了“宝贝记画” (holiday camp)。这一次不是营员,是当工委。

入营前夕,他偷偷和胖爸爸说:“Dad, 我长大了。我要去camp 帮忙照顾小弟弟小妹妹。” 是不是有点好笑?这个在我眼中依赖性很强的孩子,居然大言不惭说这些话。

四月杪Teacher See 曾PM我,问承懿愿意去当宝贝长吗?当时我第一个反应是入营的星期五,承懿没有放假,是普通的上课天。Teacher See说承懿获准迟些入营。

后来问承懿,他雀雀欲试,也想叫熙和阿择一块去。

他还有另一个顾虑,怕入营那天功课多,接下去两天在营内,无法完成星期一要交的功课。折衷的方法是星期五下午赶完功课,晚上才入营。

另一方面,阿择和熙那几天另有节目,无法当工委。原先我以为承懿会因此作罢,岂知他在看到Teacher See 招募广告之后问我:“可以去吗?” “你一个人去?sure?” 他点头。

605那天放学一上车,他急不及待有点兴奋地:‘Mom, good news! NO homework today. 回家收拾一下就可以去 camp了。”

下午5点,我送他入营。当天晚上11点10分,他发短信道晚安, 说开会了就去睡觉。

星期六下午5点多,他拨了一个电话给我,简短地聊了两句。真的只是两句话。晚上11点他再次来电道晚安(胖爸爸接的), 说待会还要去巡房和开会。

星期天早上,他发短信说傍晚7点左右可以去营地接他,结果胖爸爸接他回家时才六点十五分,比原定的时间早了。

回到家他洗刷刷,吃饭,收拾从营地带回来的背包, 把脏衣服放进我们家的 laundry basket ,把带去营地用的餐具洗干净。他上楼找周公,晚上八点半左右。

我星期天晚上回到家近10点,承懿已进入梦乡。

第二天他约略诉说了camp里的经历。知道他开心 enjoy,虽然他说很累~他的一双脚跳舞跳到要抽筋了(很夸张)。

他说:“妈咪,当营长叫营员选 "the best 工委“的时候,有7个营员选我。虽然我不是最多那个啦。最多的是9个。” “哦, 有小朋友选你不错了。“他笑笑。

他又说:妈咪, 你知道吗?营员吃饭的时候,我帮忙盛饭。” “不是self service的咩?” “是~不过他们不够高。我帮一下。” 当时我心里暗笑, 盛饭也是帮忙哦?

今天,营长(Teacher See啦)上载相册,我一一看了。发现原来承懿说的盛饭是酱的。

来~看照片。

他在盛饭。很认真哦。

我看到这几张照片,心里有感动。不知道做么。

团康就是负责示范跳舞哦?很大动作。哈哈!

这一张临别依依的照片,又让我感动了(还没有落泪啦)。原来。。。承懿是大哥哥了。

我的宝贝愿意去照顾年纪比他小的弟弟妹妹,如果我说没有感慨是骗你的。

谢谢“宝贝记画”让承懿成为工委。谢谢你们让他学习、进步、成长。


2015年6月16日星期二

16年的不言而喻

昨天近乎一整天,太阳公公没露脸,天气阴阴暗暗的,似乎要下雨。

洗了两次的衣物只好吊在室内吹吹风。

下午四点多,终于有阳光照耀。赶快把衣物拿出屋外晾,趁太阳未西下,尽量吸收阳光的“味道”。

5:47pm 收到他的短信。

他下班了,回家途中,说要一块出去吃饭,因为今天是纪念日。他说要出去吃, 我没有可能说不。呵呵。

六点半左右,家里的自动门开了。他回来了。我从沙发弹了起来,拿钥匙开门。

我穿了拖鞋, 走向他泊好的车。他正打开车门,准备下车。

他微微笑。我也微微笑。

我说:“靓仔,今日好早喔。”

他答:“梗系。。。你行出黎做咩?”

我反问:“你话 leh ?。。。系米出黎接你?今日anniversary哦。 ”

他马上哈哈哈大笑 :“你~出黎收衫啦。” 一边指着墙边吊架上的衣服。

我也哈哈哈笑 :“好嘢!果然醒目啊。”

一起生活了16年的不言而喻大概就是酱。哈哈!

2015年6月15日星期一

蒜赢了(后记)~被宝贝吓到

接承懿放学,上车后他的第一句话:“hello, mom”。

接着检查了我带去的环保袋, 很满意的口气:“哦~有apple 和 莲蓉包。good!”

一边吃苹果一边说:“妈咪, 你知道吗?今天在学校有好几位老师祝贺我, 两天前的那个数学比赛。”

(去年虽然获得个人奖和团队奖, 但老师们都没什么表示。倒是学校的周刊一小篇报导。看来今年赢得全场总冠军的“常年杯”是关键。毕竟是第一次。)

我点点头, 笑着揶揄他:“哇~酱今天你在学校有一点点威风咯?”

他忙着澄清:“没有啦。我和老师说,也要祝贺和谢谢JH and BP, 我的队友。We are a team! I would not achieve this without them."

我平静地回答:“对~你说得对, 你们是一个团队。Teamwork来的。”

其实内心有点被吓到!怎么他可以应对得如此大器?是开窍了吗?谁教他的?

天啊!有点不相信我的耳朵呢。

615 。听歌。


今天, 我们听歌。《你的名字 我的姓氏》


一早我在FB的帖子。。。

我妈妈最喜欢我们拍的这张婚照。




2015年6月14日星期日

老朋友

昨天去赛场接承懿途中,朋友来电话,问我在家吗?我说我在外面。她说要来我家。我答应回到家会通知她。

四点左右回到家,发了短信给她。"i am back home" "Ok. On the way."

未几,她和两位千金按我家门铃了,还带来了满满一个纸袋的粽子。从家乡带回来的。有咸肉粽,也有碱水粽。


接过她递过来的纸袋,手指感觉到粽子收在冰箱里后散发的冻气,但和我心里盛装满满的温暖,根本是“蚊比同牛比”(广东话)

她说:“那个碱水粽子的黑糖酱,可能有些不够啊。”

我笑着说: “不够不是点白糖或者kaya 吃啦。” 其实心里面是觉得这些碱水粽已经甜到不用配酱料了。

我们是20多年的“老”朋友了。平日各忙各的,不常见面。她没有挂网的习惯。

偶尔,我们会互通电话。

譬如说上四月杪尼泊尔大地震发生后的两天,她拨电来说的第一句话:“好在你上个礼拜回来了。” 上两个星期,学校开始放假,我联系她,问她大千金入读小学后的半年进展如何?

老朋友~ 我心里有她,她心里有我,虽然不常见面,心里面的距离依然亲近。真好!

老朋友的心意,3S会蒸热,当午餐吃进肚子。
慢慢消化。
:)

2015年6月13日星期六

蒜~赢了


两父子“四万咁口”。哈哈~ “蒜”赢了。

一早送他去赛场。

参与了大半天的数学比赛 ,下午两点妈咪和爸爸才过去接他。

顺便观礼(颁奖典礼)。真的观了!

他得奖, 上上下下台三次 ~ Y8个人冠军、Y8团队亚军、全场总冠军。

他说有份出力帮学校捧了“常年杯” 回去(学校第一次有此荣誉),他说他觉得很光荣。

我看到孩子上台领奖后,主动和其他优胜者握手,开心也安慰。真难得!

他在不知不觉中,长大了。

2015年6月12日星期五

炒蒜



小时候,妈妈煮饭时如果有这一道菜肴,她一定会说:“要算数好(其实她是说数学)、要班耐算吗?就吃多多蒜。”

可惜我没有听话,就吃那一两块。也可能因为这样,我的数学从小到大就一个形容词~ 烂。

不过我的宝贝儿子倒是很buy 他外婆的这一套。他很小很小的时候,我们回槟城老家,外婆同一句台词,他很合作,大口大口地吃好多好多蒜。

不知道是不是酱,他的数学比他妈咪强太多了。

话说明天他和另外两位同学要代表学校出赛,当然是数学比赛, 呵呵。所以妈咪我昨天晚上就凑热闹煮了这一道“蒜”。他吃得很香

2015年6月11日星期四

朋友很痛

朋友告诉我, 她和丈夫分居了,在等着签字。

我被吓着了,愣住,不知如何反应。还好当时是晚上,站在家门口,街灯微弱的光线, 掩饰了我惊慌失色的脸。

认识她和他有六七年了。两夫妻比我小几岁, 很风趣健谈,因为两人都是靠嘴巴吃饭的人(sales)。见面的时候。他们总一唱一和,夫唱妇随的,说不出是恩爱,但总让我觉得两人很 ngam key。

两人有一对子女,14岁和 11岁。都来过我家作客。

我问朋友:“什么事?没有挽救的机会吗?”

她说 :“心死了。不再抱着希望。我要做的就是赚钱,好好养大两个孩子。”

我再问:“第三者吗?”

她点点头, 眼眶泛着泪光。唉!!!~~~

“拍拖到现在,20年了。孩子都这样大了。以前什么都没有,拍拖就坐着摩托四处逛,到现在日子安稳了, 还来搞这些。”

“我的初恋。我唯一的男人。结果是这样。。。心很痛。痛到每天晚上睡不着。。。我不要再痛下去。我决定斩断一切。我请他搬出去。两个月了。”

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可以伸手轻轻地拍拍她的肩膀。

“我问他,出轨的那一刻,没有想过我们经历的20年吗?有想过孩子吗?如果想过,那里可能做得出?”

“心不在我这里。我不要了。我不能忍受。天天要怀疑他去哪里见了谁在做什么, 我不要。虐待我的精神。很痛苦。我不要。”

“连最基本的信任都没有,怎样做夫妻?”

“我宁愿选择现在痛,痛一段日子后, 我忘记。我和孩子要有新的生活。”泪珠淌下她的脸颊。

我望着她,静静的,心里面陪她一起流泪。

(男人, 为什么把持不住经不起诱惑?与你一块“捱世界”从无到有的糟糠不懂得珍惜?亲手摧毁自己十几年来建立的家庭?值得吗?)

2015年6月7日星期日

一小步

昨天星期六。下午五点多。手机响了。特定铃声是承懿。马上接了。

心想是不是在营里有什么事情发生了,还是身体不舒服什么的。

“Hello,boy。 什么事吗?”

“Hello, mom。没有什么。现在我比较有空,所以give you a call."

"OK. How is the camp so far?"

"Fine." 他停了一下, 继续说:“呃, 当工委哦。。。很不错一下。”

听起来他好像应付得还可以, 蛮enjoy。

“I am glad to know that. 记得喝多一点水啊。”

“OK...bye mom."

通话结束。有少少欣慰,他似乎又向前跨了一步。

即使是小小一步, 还是值得开心。


2015年6月6日星期六

又入营咯


昨天下午回到家,他忙着收拾,准备入营。

|这一次不是当营员,是去当工委。

对他来说,是学习也是成长。

他愿意去做,爸爸妈咪乐意配合。


送承懿入营后回到家,上楼进卧室,床上多了几只“毛公仔”。

当然是他的杰作。

他从小不爱说话,表达能力亦欠佳。

但我知道这几个毛公仔排排坐想表达的意思:"dad and mom, I will miss you. 这两天半让我的toys陪你们啊。” 

心里暖呼呼的。

这个孩子~~~

2015年6月5日星期五

片子癀


收拾家里装药的抽屉

“挖”到两个空盒子

小小的

四方的

片子癀

想到爸爸

那时候买了好多给他服用

盒子不知做么还保存得好好

爸爸人却不在了


2015年6月3日星期三

宝贝说。。。


昨天朋友的帖子,写她12岁的儿子陪她去身体检查,因为希望听到医生对妈妈说;“恭喜!你怀孕了。”

读了帖,我马上笑了起来。想到小男孩的认真期待。还有朋友不知好气还是好笑的神情。

然后,想到了6年前的承懿。当时他是小学二年级。

年中假期,我们一家人(包括外公外婆和姨妈)去巴厘岛游玩。一下飞机,当地的导游兼司机就把我们领到到小型旅巴上。他一边驾车、一边讲述(英语)当地的风俗、生活习惯给我们听。


聊到岛上居民的人数,说基本上每对夫妇都会有多名孩子,如他本身就有四名,算是生产量很一般而已。

忽地坐在旅巴最后一排椅子的赖小朋友:“喂~ 导游先生,你知道吗?我妈妈从我三四岁开始就很努力要怀孕,她还看医生呢!但是她努力没有成果。所以我到现在还是独生子。”

他说完之后的那一两秒,大家都有点呆了,接着就爆笑,整辆车吵死了。他就傻傻地看着我们笑。

所以说童言无忌就是酱。

这么多年过去了,不知道我的宝贝儿子记得他说过的这一番话吗?

2015年6月1日星期一

爱~我们同在


十几年前的一张照片。是的~小孩是承懿。聚精会神地走路。表情十分专注。

出现在他右边的那一只手和一条腿是我。在旁边看着、守护着。

当时在我们稍微前面的爸爸,用相机咔嚓了那一刻。

孩子学习走路,爸爸妈妈相陪。到他会跑会跳,我们一样相随。当然我们期望他可以展翅高飞的一天,或许内心会有那一丁点不舍,我们也不会轻易表露出来。

想让孩子知道,爸爸妈妈爱他,所以会唠唠叨叨、循循善诱,一而再再而三地说教,就希望他可以健步如飞地启开人生旅程。

偶尔走累了,或者是踏错步,停下来想想,决定下一步如何走,勇敢地举步向前走。

重要的是路的前后,爸爸妈妈都在。一直都在。

无论是打气、鼓励、引导、等待,一切都是因为爱。

爱~所以我们同在。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