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31日星期五

爸爸和数独

最近,时常下雨,应中“清明时节雨纷纷”这句话。三月杪,是思念的季节。所以,我想爸爸了。

老家的妈妈、姐姐和弟弟, 今天一早到骨灰塔去拜祭爸爸。加上我划手机看FB,读到朋友的帖~她说她爸爸的声音出现在她的梦里;我第一个反应是有点羡慕呢。爸爸很久没有到我梦里来了。

爸爸离开我们五年多了,不算短的日子。不过,又好像是昨天刚刚发生的事。我说这些话,真的是自相矛盾啊!

爸爸甫离开我们的那几个月,虽然心中万分不舍,但是我没有以泪洗脸。我知道好好照顾自己,还有身边的人(尤其是妈妈),是爸爸的心愿。那时候,我选择把思念化作了文字,写了很多篇博文。

睹物思人,真的是说对了。看到很多东西、或者是身边发生的事与人, 都会自然而然想到爸爸~外面点餐吃烧腩,想到爸爸。喝本地咖啡乌,想到爸爸。出外旅行,想到爸爸。听到经典老歌,想到爸爸。偶尔听到一些陌生人用广东话骂粗口(那句几乎是爸爸的口头禅了),我也会很自然地想到爸爸。

爸爸是在 2010年 9月,身体开始出状况。而他在2011年12月中旬往生了。短短的15个月,病魔带走了他。由一个原本健康, 可以跑、可以跳、可以登山、可以打羽球的长者;到最后骨瘦如柴、再加上腹部积水的病怏怏,我们都很心疼。无助也无奈。

爸爸执意不肯正式就医(西医)。虽然姐姐曾经带他去找医生做检查、要诊断、要对症下药。但是一来到要开刀抽样本检验时,他就不合作了。我们拗不过他(终于明白我的 kepala batu 是从哪来的)。

后来比较折中的方法,就是看中医。妈妈忙着给他买药煎药。姐姐很勤力给他一些食疗,再加上“长生学”。我们唯一的希望,爸爸不要痛(我们都相信爸爸中的是肝癌)。

爸爸在家一向来都不多话,只有偶尔喝酒喝到high 时才会口花花。病发之后,更加沉默寡言, 最后那几个月脾气很暴躁呢。

爸爸病发后的态度有点消极。不就医就别说了。他连平日的一些活动,他都不做。报纸也不翻来看(爸爸以前看一份报纸可以看很久,他连副刊里的小游戏, spot the differences ,他都会拿笔一个一个圈出来, 第二天再对比答案)。他连他最喜欢看的旅游节目和美食节目,他也不看了。

那时候,他最常做的是坐着闭目养神(有没有真的养神我也不知道),或者是站在我们老家门口(弟弟最怕他这个动作,因为很忧郁),望向前方,像在思考;但他从来没对我们打开心扉。

我知道姐姐一直很努力在和他沟通。我住得远,很多消息都是通过姐姐和妈妈在电话里告诉我。所谓”远水救不了近火“, 我很着急、很担心,实在做不了什么(话说我的白头发,也是爸爸患病那时候开始”丛生“,到现在是一发不可收拾了)。

所以2011年的 11月,学校一开始放假,我就带着承懿返乡了。那时候爸爸行动不便,晚上又失眠, 家人在夜间轮流当“看护”。姐姐弟弟白天要上班、妈妈也老了, 他们那阵子都照顾得很吃力。所以,承懿一放假,我扑回去帮忙。

那时候,承懿刚刚读完四年级,“沉迷”着两个活动;一个是叠杯(sport stacking), 另外一个是数独(Soduku) 。

我们用心良苦,千方百计想要让爸爸平日生活有些精神寄托、可以活得比较有生气。在槟城那段期间,承懿无数次在外公面前“耍宝”,玩叠杯给他看(虽然承懿的技术也没有很好)。但是外公不领情。承懿很努力地表演,外公连一句称赞的话都没说, 有时候连一眼都不瞄。

至于数独,我和承懿尝试教爸爸玩。从小册子里选最简单容易的入门数独,照抄在A4纸上,解释给他听(姐姐好像也曾经帮忙)。但是爸爸的反应很差, 或他者应该说没有什么反应。我们一番唇舌解释后, 他都目无表情。根本无从知道他是听明白了吗。坦白说,感觉很沮丧。我们重复了几次,都不得要领, 后来数独游戏也就不了了之了。

2011 年的长假一开始,我和承懿回槟城三个星期。然后我们飞回来KL, 因为承懿报名参加了5天的电脑营。原本打算待一个礼拜后再回去槟城。不过,来到第四天,我们就飞回去了。因为,爸爸处于弥留之际,他在老家等我们。返乡不到24小时,爸爸安详地走了。

临开学要回来KL之前,和妈妈整理他们卧室, 收拾爸爸的遗物。无意中让我发现了这两张A4纸。我觉得那是我和爸爸在他最后日子里的一段回忆,所以我问准了妈妈,把纸张拿了回来收, 收在我蒲种家(姐姐和弟弟应该不知道这件小事)。我一直把它们收在书柜里的一个格子旁, 和爸爸看中医时的药方一块搁着。

前不久,我收拾书柜,看到了这叠纸。顺手翻了一翻、看了一看。然后。。。我愣在那里,呆了几秒, 鼻头酸酸,眼眶泛泪, 最后就哭了。

原来~原来, 爸爸听明白了我们解释数独的玩法。他明白。之后他尝试在玩,只是我们太迟钝,没有察觉。第二张的A4纸的蓝色数目字,是爸爸的字迹。千真万确!(我好生气我自己,怎么多年前收拾遗物时没有发现这一点?是因为当时太匆忙吗?我说不上来。)

“老豆, THANK YOU! 你真系有乖、有听话。你仲好班耐添,一教你就识得点做。好乐啊!你知道我地窿中人都好锡你。你真系知道。。。唔好意思,尼几年我误会左你。我好 SORRY! 你唔会怪我geh, 系未?“

(打到最后几行字,眼泪不听话流了)

这一张是 sample。比较粗的字抄自数独小册子。
那些比较细的数目字,是我们们示范给爸爸看,
如何解题。这一张全都是我的
字。
右下角的铅笔字,注明了日期。
那是我的习惯。30/
11/2011
这一张,让我掉泪的纸。
黑笔是我的字, 那些是题目。
细细的蓝字,是爸爸的笔迹。
他的笔迹变得很轻,很没有力

可以想像当时他身体虚弱的程度。
曾经,我们的爸爸写的字是
多么的有力度。。。


2017年3月30日星期四

宝贝与学习障碍

早上错过了这个直播 (想看想听的请安链接)。还好Melody FM 的专页有记录。刚才坐下来,花了一个小时听完了。感触很多。

有关特殊教育、有关学习障碍的认知,比十几年前高了很多。连电台都会做这种专访和直播了。线上很多家长留言/拨电询问有关专家。

我讲“十几年前”,因为那时候正是承懿被诊断是特殊孩童(ADD & dyspraxia) ,日后会面对学习障碍。承懿被诊断时差不多4岁,而今年他16岁。

4岁的承懿,不只会认字母,他还会认字阅读(英文为主)。Peter&Jane 系列,他可以读到7B。他还会看时间(这一点,心理医生也觉得他是异数)。我不确定承懿懂这些是因为IQ高,还是因为从小我们一直给他念绘本、看图书的关系。

很肯定的是,智力一般(或者相对的高)并不代表没有学习障碍。

如电台直播的李老师所言,学习障碍可从三方面去分辨:智力正常、学业表现不理想(这点承懿好像还OK)和学习过程很挣扎。

我们拜访了那位儿童心理医生后,拿着她的推荐信,带着承懿去见眼科医生和耳科医生,进行系列的视力、听力的测验,确定承懿这两方面没有问题。我们再回去儿童心理医生那边,让承懿进行另一轮测试(游戏为主),还有对话。除此之外,妈咪还要回答很长很长的问卷。

然后我们开始 见OT(职能治疗师),为期两年半;由一星期一次、两星期一次到一个月一次。定期找心理医生检视承懿的进度。期间,也看过三个月的语言治疗师。

小学一年级开始,不再见OT之后,我们有幸遇着理惠老师,让承懿进行一对一的课程。这时候,因为我们不再让承懿服药(吃了有几个月), 我们换了心理医生。一年见她一次。直到承懿小六毕业,医生说承懿的进度 OK,不需要再来了。

其实,那些年很多和承懿一起做过的事,在我脑海中逐渐褪色, 记不清了。仿佛做了很多,仿佛又不是。总之那时候每天就是 training - training再training。

当时我不确定那些所谓的training 有没有用、会不会有效果,就是抱着“有做总好过什么都不做”、“爸爸妈妈都不帮的话,谁还会帮孩子?”的心态,一直坚持下去。

他进小学之后,我一直努力跟着他的课程走。很严谨, 不放松。我不是 kia-shu, 我只是希望他不会落差太多,而影响他的信心。一直到三年级下半年开始,我跟随他的脚步才开始慢了下来(就是那时候开始写博的)。

一路走来,当然不容易。有哭有笑还有很多的泪水。对一个特殊孩子或者是有学习障碍的孩子来说,爸爸妈妈和家人的支持鼓励最重要了。是真的。

所以第一件该做的事,是爸爸妈妈要接纳孩子的“特殊”,面对它、改善它。尤其是在黄金时期(3-6岁)。

直播中的最后,李老师也说了,很多孩子错过了治疗师的黄金时间, 因为父母拖拉的态度(不肯接受)、父母要省钱、父母太忙。其实是非常可惜的。

爸爸妈妈要知道,学习障碍好、ADD好 、dyspraxia也好,都不会痊愈, 因为它们不是疾病。我们只可以通过适合的方法、特定的方法,让它改善。所以爸爸妈妈可以做的就是关爱、陪伴、鼓励、支持。

爱的力量很大, 可以改变,也可以改善学习障碍。庆幸我们做到了。当然,我还是希望我们的宝贝儿子可以继续努力改善。呵呵。

2017年3月29日星期三

快D叫偶巴

晚上10:45, 传来 auto gate 启动的声音。再来是熟悉的车子reverse声音。是,他下班回来了。

我用遥控静止了正在播放的剧集,站起来开抽屉拿钥匙, 准备开门。

我倚在木门旁, 等他进来。

他关了引擎下车, 走到后车厢, 拿出笔电背包。锁好车门后转身,他看着我,咧嘴笑。

他一边走过来,一边问:“老婆,你睇剧啊?”

“系啊。”

他的手掌拍了拍胸口:“咁仲唔快D叫偶巴?” 说完他又笑了。

我给他一个“你有冇搞错”的夸张表情:“sorry 咯~ 点样叫你偶巴?我仲大过你,偶巴系阿哥,知道冇?”

“咁你点叫我?”

“洗咩叫?直头笃就得左。”

他刚好踏入门口,经过我跟前。老实不客气地以我的“一阳指”,直袭他腰间的赘肉。

他想要避开, 但不得逞。然后他笑了, 我也跟着笑了。

我们互动的pattern就是酱。

最近在看这部JTBC播的《大力女子都奉顺》

我喜欢看的朴炯植终于当了男一,
他饰演安敏赫(代表)。

小植和朴宝英的对戏很有 chemistry

梦里要亲了。。。呵呵, 梦啊!

这一幕两人之间的距离拉近了。温馨啊。


2017年3月27日星期一

宝贝西装骨骨那一夜。。。

晚宴主题 : Tale& Time

拍花吗???


我喜欢这张的feel...

“偷”了几张承懿昨天在FB分享的照片。

那一夜他赴宴之际,不厌其烦地带了相机, 拍了好多照片。虽然多数的照片因为宴会厅里晕黄的灯光,还有承懿不入流的技术给搞砸了。

我看了照片对他说:“boy, 有些照片拍得不美啊,很暗。做么你还share?”

“妈咪, 你的point和我的point 不一样。我只是想 capture that very moment, I don't care 美不美。” (好像很有立场酱 🙄🙄🙄)


照片里没有承懿。他拍他的靓仔同学们。

一群十五六岁的少年西装笔挺“扮大人”的那一夜,和平日见到的他们有很大的差别呢。

单看照片, 很难想像这些男孩当中, 有好几位是平日我到学校接承懿放学时, 他们总对着我的车挥手说拜拜。或者趁承懿打开车门上车的那短短几秒,对着我喊:“hello, aunty。” 又或者是几个人很有默契地排列整齐,对着我准备开走的车子敬礼。这个时候,在车里承懿就通常会笑到合不拢嘴。

要谢谢他们~让承懿有“哥儿们”的情谊,一块玩、一块疯、一块无聊、一块学习、一块长大的回忆;不只是那一夜, 而是在他人生中最有活力的中学生涯里。

承懿和他的死党。。。

要友谊长存啊!!!

2017年3月26日星期日

匆匆忙忙扫墓




今天早上四点起床,摸黑返乡扫墓。

先去拿乞义山拜祭胖老爷的祖父母。

然后我们移师到极乐社去拜祭承懿的爷爷。

匆匆吃了早午餐, 好好吃的金宝老鼠粉, 我们冲了凉又赶回都门。

现在是下午四点左右。乌云密布,倾盆大雨就快下来。还好,我们回到蒲种了。家门在望。

呼~ 好累啊!

胖老爷才刚刚感慨地说:“多两年我惊我冇咁嘅魄力黎揸车。”

2017年3月24日星期五

邮筒事件

那天晚上,在外面吃了饭,特地先把承懿送回家。

我跟着下车进屋,把之前搁在茶几上的两张生日卡取出,然后上车。这一趟出去是专门寄信的(之前我大头虾忘了啊,只好多走一趟)。

我们到附近的添油站去,那里设有一个邮筒。我匆匆忙忙下车,把手中的两张卡投进去。

上车后我对他说:“我想吃冰淇淋。你载我去买BR吃,可以吗?” 之前被承懿气着了,心情不好。想吃点甜品安慰自己。

“可以。梗系可以啦。老婆爱食咩都得。” 车子在添油站前面做了一个 U-turn。

“老婆,你知唔知每次我见到寄信嘅邮筒, 我谂到咩?“

我实在是没心思猜:”唔知叻。你谂到咩嘢?“

“你记得以前我地去马大图书馆读书果阵冇?有一日夜晚我地出黎果阵,响门口边皮果个邮筒冧左落黎。好多人围住睇。”

啊 ~ 二十多年前的往事, 很考记忆力。如果不是他提起,我真的完全不会记起来。

那时候我们还在马大校园念书,有一个夜晚,图书馆要关门了,大家收拾后鱼贯地步出。那个原本在图书馆门口旁的邮筒不知为何断了,邮筒不再是直立的, 而变成躺卧在地上。很多学生在围观(包括我们)。

只依稀记得有“邮筒断了,一分为二” 这事,细节什么的,我脑海里完全没有印象。没有骗你。而且这一次还是这些年来第一次听他提起邮筒事件。

“我净系记得个冧左嘅邮筒。。。但系做咩你咁记得?好特别咩?仲每次见到邮筒都谂到?”

“你真系唔记得左~冇相干。我记得。你睇到果邮筒冧左训响条街到,你一味响度笑。一味笑一味笑。笑到好开心。。。个样仲好得意添。真系好得意咖。哈哈哈~”

他一边说、一边笑、一边把左手伸过来,揉了揉我的头发。

那一刻,心暖了。

本来被儿子气着的低落情绪,也因为胖老爷的这一番话、一个动作、一个回忆,我的力量回来了(即使不是全部,也是大半回归)。

同时也有一点点愧疚,怎么他对此事印象如此深刻?而我就。。。(很不像我嘛)

然后我问:”果阵时我地拍拖未?“

他斩钉截铁:”未啦。果阵时我仲系观音兵。。。“

话还没说完,我们两个哈哈哈大大声在笑了。

笑饱一餐之后,我的一小球草莓冰淇淋。呵呵!

2017年3月22日星期三

顺便的幸福

刚才十一点四十分左右, 我在厨房正准备煲汤。他的电话来了。

“hello~ 咩事啊?”

“老婆, 而家你响屋企? 得闲冇?”

有点没好气 :“讲嘢啊?唔响屋企响边度?”

“你等我一下。我返黎同你食饭。”

故意调侃他这个大忙人 :“做咩嘢?你好得闲咩?”

“我响Subang返紧黎。会弯去蒲种揾supplier。顺便同你食午餐啦。”

就这样, 十五分钟后他回来载我。我们去supplier 的店拿了些器具,兜到附近的的面店吃午餐。

第一次光顾。马币七令吉的咖喱干捞面, 送一杯凉茶。味道很一般,也说不上好吃。

不过, 我还是觉得饱足。谢谢他的“顺便”,虽然这种顺便并不常见(是物以稀为贵吗?呵呵!)


2017年3月20日星期一

四角豆和妈妈



辣豆酱炒四角豆。加了一点点虾米和鱼丸(切片),还有半粒洋葱。

买这种豆、煮这种豆,自然会想到妈妈。

小时候,是妈妈教我吃这种长得像星星的豆。很多东西都是妈妈教的, 不是吗?

妈妈曾经在我们老家后院栽种这豆呢。

收成多的话, 可以炒一碟上桌,大家吃。收成少的时候, 就两三条洗干净后, 沾着sambal 吃。辣辣的、脆脆的, 口感极好。

想妈妈了。待会我多吃两口四角豆吧。

2017年3月19日星期日

I miss U

星期五下午,接承懿放学后,把他和另外两位同学送到另外一位同学的家。他们要做 project。接下来两天要录影什么的, 忙哦。

所以我是差不多48 小时没见到他。胖爸爸比我多7个小时。星期五早上他送孩子上学。

刚刚我自己一人出去接承懿。胖爸爸待在家里绘图(工地的图)。

回到家了。我从车里出来拿钥匙开门。承懿忙着从车里搬出他的小包包、书包和一些学校借给他们用的录影器材。

他一踏入家门, 看到胖爸爸:“Hi, dad。”

胖爸爸立马回他:“Hi Sam。”。。。 接下来还一句 :“I miss you." 那个 U 的尾音还特地拉倒长长。

承懿对着他的胖爸爸笑。

我是对着一胖一瘦摇头。

2017年3月16日星期四

美丽的 50!

我的手机里有很多照片, 3860张(恐怖一下😱😱😱)。刚才花了好一段时间去看, 竟然找不到半张近年我和姐姐两人的合照,有没有搞错?

一家人大合照有很多张、我们三姐弟的也有、她和妈妈的有、即使和宝贝外甥的也有好几张。就是我和她的, 没! 😵😵😵(近这两三年的)

所以我唯有po 一张我不说,你也可能认不出是我和她的黑白古早味照片。哈哈哈! 我加工了一点点卡通贴纸。可爱吗?😬😬😬

那时候是几岁啊?
应该是她4-5 岁, 我1-2 岁吧。
姐姐很可爱。但是我更可爱。哇咔咔!
写了这么多,其实是要公告天下,今天我那唯一的姐姐,终于年届半百了啦!是,我姐今天庆生, 50岁。(其实她左看右看都不像, 倒是我比较像)。

谢谢妈妈把姐姐生出来给我当姐姐(也谢谢在天国的爸爸)。

祝愿姐姐生日快乐。天天健康。

谢谢你当我的姐姐。大家姐, 这个“名衔”很重一下吧?这些年来辛苦你了(拍拍肩)。

请你继续辛苦下去好了。没办法啊! 谁叫你是姐姐呢?(掩嘴偷笑)😉😉😉

美丽的50岁~越来越有智慧、越来越美丽、越来越快乐。越来越好就是了。(你妹妹我比较贪心,我认了)

爱你啊!😘😘😘


2017年3月14日星期二

不贪心


两天前我和胖老爷吃的 brunch, 很丰富哦。

这档槟城式的粿条汤,在灵区的旧街场,离蒲种有好一段距离。我们好一阵子没去光顾了,通常星期日早上承懿有活动,我们得负责接送, 时间上配合不到。恰巧两天前承懿没有练球,爸爸妈妈偷闲去“重温旧梦”。

所谓的旧梦,真的很旧。二十几年前我们无意间发现的这一档粿条汤。那时候的我们,在拍拖,同时也是念着大学的穷学生。很多时候,我们的拍拖,就是挤在一辆摩多上“游摩多河” (不是游车河), 没有目地地闲逛。时常坐摩多坐到八月十五发麻。哈哈哈!很可怜一下。

这档很好吃的粿条汤就是我们在游摩多河时发现的。一发现即刻“惊为天人”, 从此爱上了。

熟悉莎莎的朋友都知道,其实我最爱的槟城小食是福建面(KL所谓的虾面)和虾膏猪肠粉。在槟城老家时,粿条汤和亚参乐沙从来不会点来吃,但是人离乡贱,一步出槟岛,家乡的小食都会变得很好吃,十分好吃;夸张地来说连家乡的“米田共“都会变成是香的了。

说到吃,胖靓仔当然无任欢迎。他也喜欢吃粿条汤,和怡保闻名遐迩的鸡丝河粉相差无几。

虽然我们不是常客,但这档粿条汤的美味在我们心目中有一定的地位,总会找机会去光顾,善待我们的舌头和肚子。

前天早上,我坐在茶室里一张桌子旁,看着胖老爷在档口前点餐。那位面档老板,没有忙着准备面食(其他员工很忙),他就拿着一本簿子,仔细地专心地记下顾客所点的order。看着他,我脑海里浮现的是二十几年前他的模样~一位小男孩用心地帮忙爸爸妈妈捧面、收碗。他也长大了,可以独当一面,继承爸爸的生意,继续发扬光大。

那一刻,有点感慨。很奇怪哦,食物总让我们感慨。应该是我们都贪吃的的缘故吧?

好像上个礼拜五晚上,我们去吃香蕉叶咖哩饭。差不多要吃完的时候,胖老爷突然间说:”以前我们读大学的时候,去 PJ old town 吃 banana leaf rice 都会觉得是一件很奢侈的事。那时候点的食物都没有今天这么多样呢!“

我看着他,点头微笑,没有答话。那一刻, 心里其实很满足,也幸福。

这么多年了,仍旧可以和同一个人结伴来吃我们喜欢的食物、品尝熟悉的味道;对我来说,与愿足矣。

我不贪心,知足常乐。

2017年3月11日星期六

暖心


午夜12点, 刚刚看完电影。我们的车子在白蒲大道上飞驰。

小时候是爸爸带我(还有姐姐弟弟和妈妈)看“金刚”。今天是老公带我去看。都是看“金刚”, 都是爱我的和我爱的男人。

今天承懿去了同学家做功课,会外宿。恰巧胖老爷从工地回来时,还不到晚上八点。临时决定去约会,一块撑台脚和看场电影。

我们的约会, 没有红酒, 也没有烛光晚餐,丁点儿和浪漫沾不上边。


很实在地吃了我俩都爱的香蕉叶咖喱饭。冷当羊肉的松软、炸鸡的香脆和咖喱独特的香味,让我们的满足指数飙高。

观赏电影的时候,有点儿冷。我从包包里掏出披巾,略略整理,盖住上半身和手臂。他在我耳边低声问:“老婆, 你冻啊?”

我回:“哦。少少啦。”

他那只胖胖的左手伸过来,在披巾下握住我的右手,一直到电影散场都这样。

我的手,没有因为他的手而暖了。但是我的心有。暖了很久。



2017年3月4日星期六

因为爱与包容


今天下午,原本一个人的咖啡;后来就变成了两个人的咖啡。还有让我带回家的一本电影小说。

晚餐后熨了一堆衣服,开始努力啃书。半小时前读完了。盖上最后一页时,心里暖暖的。

可能因为自己身历其中,同为特殊孩子的家长, 读的时候感触挺深。

身边亦不乏育有特殊孩子的朋友, 大家面对着不一样的障碍。家人的接纳、陪伴和关爱,即使孩子特殊,依然看到希望。

我们和孩子一小步一小步地往前走, 多年之后往回头看,距离原点是好一段路了。

诚如我们的百万在序言里说的:“因为爱,因为包容,我们可以接受更多,也可以看得更远。”

改写电影剧本的小说看完了,我开始期待这部电影。几时上映呢?

====================================

24 Feb 2017 ~ 在FB 分享红蜻蜓的打书帖时写的。。。(纯粹留个记录)

虽然是改写剧本的小说,但我还是得说她厉害~无所不能的慧慧。

期间,她努力费神啃资料翻书本的事,我略知一二。不是盖的。当然我对她很有信心。(谁敢对百万没信心啊?)

这本小说已被我列为今年必读的书本之一。虽然我不是青少年了(还好我儿子是)。


很期待啊《戏曲总动员》上架!请大家多多支持, 买书=支持慧慧、支持红蜻蜓、支持戏曲,还有支持自闭症的星儿们。

谢谢慧慧的爱, 让我们有机会读读,由剧本改写变成的一部小说。

因为有爱, 这个世界会更美好。我们都相信。

(帮朋友打书打到出脸~哈哈哈😊😬🤣)

2017年3月3日星期五

差点笑死我的铜锣烧



买给承懿吃的下午茶点心。

一盒三个迷你型铜锣烧。

每个铜锣烧上印有可爱的老鼠。

接他放学,他把饼拿在手里。

“哎呀~怎样吃?这样可爱的卡通。不舍得吃啊!”

我在驾车。笑了 。

他自我安慰,自言其说。

“啊!我知道该怎样做。把它翻过来看不到cartoon 就OK了。”

Hello ~ 我还在驾着车啊。想笑死我啊?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