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31日星期六

宝贝第一次到KZ

抵达KZ不久,班主任拿了宝贝带去的相机帮忙他们拍的。

星期二那一天,宝贝和班上19位同学到城中KidZania玩了一个早上。同行的还有另一班的20位同学。由班主任和另外两位老师带队。最妙的是~~~免费的,呵呵。

不要问我为什么FOC?宝贝说不出来。妈咪也理所当 然tak tahu。

只知道他很开心很enjoy。接他放学的时候意犹未尽地说:“我们部都希望可以再待三个小时。。。” 还蛮诚实哦,哈哈!

在短短两个半小时里面,宝贝当了勇敢救灾的消防员、似懂非懂地当了科学鉴证人员、七情上面扮了在医院留医的病人以及忽然很有胆量地考驾车~~~on the road = excellent,但是 parking = park 到out of the box (哈哈哈果然是妈咪的孩子~~~),最后还是很幸运地 pass料。但是那一天他无缘当“律师”上庭答辩,因为时间到 ,大队要回学校了。

有机会再约朋友一块再来吧。入门票你出一半,妈咪出另一半,OK?

赖小朋友向胖爸爸借了傻瓜相机来咔嚓~咔嚓。
哎哟~还真不错。会把这张平面图来个大特写:P

呵呵呵,mati-mati来张自拍,证明“到KZ一游”~~~:)

2012年3月30日星期五

做运动

赖小朋友的“懒筋”这阵子作祟得很猖狂。他很久没有自动自发地到我们家对面的公园去打球踢球或是玩他的scooter。

截止上个星期,打开手指算一算~学校开学接近一个星期、连同放假一星期返妈咪家乡、再加上放假之前两个星期学校的考试,他大多数都选择待在家里。是温习备考也好、是窝在沙发上看小说漫画也罢、,即便是要追看他的《哈利波特》光碟。。。也就是说他是接近整个月没有出去运动了。而我也要佩服我自己这一个月来没多加理会,当了”忍字派“的弟子。

然而上个礼拜,妈咪的忍耐力来到最低点的时候,就爆发了咯。

开始问他为什么不出去玩?直接告诉他,他很需要运动, 对协调力、脊椎骨等等情况会有帮助。

我一直念一直念。他当时是在书桌那里写功课的。我念完了,他马上回我一句话。

“妈咪,你不要说我没有做运动。”

“你几时有做运动?”

“有~~~我的嘴巴在做。我每天都吃饭和讲话,都在动嘛。”




“。。。。。。” 

(死仔包,驳妈咪嘴你就厉害,脑筋还转得酱快,平时又唔见你咁叻???)

还好他这个星期(今天是星期五),他有两天在傍晚时分出去玩到满身大汗脸颊红彤彤才回来的。算你啦!!!

2012年3月29日星期四

梦想

早前在网友AYHH的帖子看到她们略微提了孩子的梦想。刚好我家宝贝那时候也向妈咪透露了“心声”,所以我也来记录一下。

最近这两个月迷《哈利波特》小说及光碟迷到不行的赖小朋友,有一天在书房里做功课做到一半的时候,突然面有难色,抬起头对着我说:“MomI am having a  problem now…”

“What’s your problem?”

“I am not sure if I should change my ambition as a professional engineer.”

呵呵~从二年级开始想当和他爸爸一样的专业工程师的志愿怎么突然间会改变呢?当然要追问下去。“Well, what made you change your ambition? And why?”

“Movie director! Mom, I think a movie director is pretty cool, look at the Harry Potter’s movie ~~~ Mom, does a movie director make a lot of money?”

OMG
~妈咪要很努力地不笑出来,还要很认真地回答问题。“Ok… a movie director does make a lot of money, the more  people watch his  movie, the more money he makes.”

“Mom, do you think I can be a movie director?”

“Of course you can!
你不是学过一句话『有志者,事竟成』吗?As long as you work hard enough, there is nothing impossible. But it’s not easy to become a movie director, you have to read a lot, learn a lot and know almost everything(我知道有点夸张啦). You have to be very creative, have  lots of new ideas, new concepts and most importantly you have to TALK a lot, I mean to communicate. You have to make sure your crew and actors know what you want, they understand what you are talking, then only they can act accordingly…see?” 妈咪这一番话,都是对“症”下药。所谓的“症”就是赖小朋友向来口齿不伶俐,沟通能力欠佳。希望这样讲可以激励他努力朝向目标而有所改善。虽然妈咪知道是有点痴人说梦话一点。不过总好过什么都没说吧。

宝贝点点头 :“不知道dad agree if I become a movie director one day?”

“I am SURE he will agree. He will be very proud of you also. No matter what you do in the future, dad and mom will support you, don’t worry.
你尽力就好了。”

“Ya, I know…”
低头继续做功课。

孩子~你的“赖导”梦想很大很远哦。不过,妈咪还是觉得有一点点开心。因为有梦想的人生才美丽啊~~~你要好好加油,朝梦想前进。



2012年3月28日星期三

宝贝的日记~15 March 2012

今早,我从温暖的被窝里爬起来。今天是学校假期的第四天,我人还在槟城外婆家渡假。而今天。阿姨特地请假一天,带我出去逛逛。

我们一行四人(阿姨、外婆、妈妈和我)首先来到了一所礼堂。目的是要观赏“2011年世界新闻摄影比赛”得奖作品的展览。入场票是免费的。

第一张照片令我毛骨悚然(这一张是去年的最佳照片呢!),因为照片显示一位阿富汗少女,她的鼻子和双耳都被削去了。虽然这张照片很恐怖,但我也同时同情她。她只是离家出走,为何要受这个残痛的处罚?不公平!



其他的照片也令我留下深刻的印象,比如:在北越有位被化学毒感染的小女孩;我看了之后,便想起了马来西亚的关丹会不会有一样的危险?另外海地发生了大地震,城市十室九空,尸体堆在一旁,看起来很可怕。

还有,尼泊尔的大头婴孤儿一出生就被双亲抛弃,一位从丹麦来的女士一心一意地照顾她,可惜婴儿活了18个月就不幸病逝。唉!

对我来讲,斗牛场那张照片真令人触目惊心。西班牙的斗牛很出名,但那张照 片显示斗牛武士失败的经验。在斗牛的时候,牛的牛角穿入斗牛武士的口腔和鼻子,斗牛武士立刻被人送进医院抢救,幸运地被救活了。三个月后,斗牛武士痊愈, 正常进行他的职业。我很佩服他积极的精神,战胜他的伤势。

在展览会逗留了一小时左右,我们离开了。我在短短69分钟内大开眼界,见识了各个国家在2011年经历的大新闻。我希望还有机会来观赏“2012年世界新闻摄影比赛”得奖作品的展览,以增广见闻。


=====================================
呵呵。大家欣赏了赖小朋友新鲜出炉的日记,觉得如何?上个周五写的功课之一,呈上去给老师了,暂时不知道老师会怎样批改评分。

妈咪觉得大致上还可以,至少有点“想法”。但是原本要在30-40分钟内完成的日记,他可以拖拖拉拉地用双倍时间才搞掂,所以在最后,妈咪 beh-tahan 一直在碎碎念,告诉他说如果是在考场上,他就当场“完蛋”,因为没有好好计划掌握时间。所以难怪他在考场上写的作文“惨不忍睹”,“半点”水准都没有,更不要说是“一点”咯,呵呵。去年四次的华文写作分数平均为73,而今年刚刚分发回来的更加是“不进则退”。

好吧,赖小朋友写了上半场的节目,下半场妈咪就略微提一提吧。花了一个多小时培养了文化气息、看一看摄影展后,脑袋吃饱了,轮到五脏庙。地点还是姐姐决定,因为她那天请假是要庆祝生日的嘛。 就这样,我们来到了Penang Road 一家旅店里的西餐厅~Salsa。来到西餐厅,当然是要吃西餐。我们四个人叫了四份不一样的set lunch。然后就到G广场逛逛,就打道回府了。


这是餐前的roti。。。咬在嘴里,口感不错。

蘑菇汤。。。

杂菜沙律。。。

姐姐帮妈妈点的。。。名字我忘了,是鸡肉。好吃!

这是我点的海鲜意大利面。不错。

姐姐点的羊肉,外面是香香薄薄的蛋皮包着。。。很好吃:)

宝贝自己点的鸡肉。也很美味。他一个人吃完。

饭后来一杯brew咖啡~~~香啊。。。

甜品。。。


点餐之后,开餐之前,来张合照:)
姐姐要永远快乐健康哦~~~:)



2012年3月27日星期二

依颜回来了



20.02.2011 ~ 27.03.2012
去年临别依依写了这一篇
相隔一年一个月一个星期
依颜回来了!!!

我从学校接承懿放学后直奔LCCT接Ian
可怜他痴痴地等了我个近两个半小时
不好意思哦:P


最开心的当然是弟弟,呵呵呵。
我们当然也跟着开心。
赖小朋友最好咯,多一个人疼他。不是吗?
从机场把依颜接回我家,
他打开25kg的行李,
第一件事就是把这几件新衣服拿出来给承懿。
图为证!!!

谢谢依颜~~~还有,欢迎你回来:)


宝贝很好笑容~WELCOME back home Uncle Ian

这一件的宝贝摆的pose不错:P


足球队的运动上衣。承懿“恨”咗好耐。
妈咪一直不舍
得买。现在好咯,他开心我又省钱。


四分之一的机会

上个周六宝贝很忙。早上到学校参加课外活动,下午去画画还有上珠心算班。

夕阳西下爸爸妈咪接他下课的时候,在车里他有点殷切地问爸爸:“
Dad等下我们晚餐吃什么?”(呵呵!我们家周末多数不开炊啊~~~)

“嗯。都可以。你想吃什么?”

正当宝贝兴致勃勃要提出是“诉求”的时候,
mg妈咪开口料“哎哟。你的功课水彩画还没画完啊。你回去快快开工。早画完就可以出门吃饭。拖拖拉拉的话,我们只有打包回家吃,比较节省时间。”

儿子又来了:“这样我快快画完就可以咯。”

爸爸摇摇头说:“
NO,也要看看爷爷的情况。”

儿子不是很明白,爸爸唯有解释咯。

“你快快画完,爷爷精神ok的话,我们出去吃饭。如果你画完了,但爷爷精神不ok,不能出去。如果爷爷精神ok,但你画不完,也是不能出去。”

儿子马上接下去说:“啊~~~我有四分之一的机会,就是 25%。”

妈咪听到傻了。

爸爸开口更正儿子 :“不是四分之一,是三分之一的机会,33% 而已。”

儿子说:“
Dad,还有一个可能就是我的图画画不完,爷爷精神也是不ok,就是不能够出去。所以我有四分之一的机会,see?”

爸爸恍然大悟 :“对!你有四分之一的机会。
Dad 刚才没有想到。你很聪明。”

宝贝的表情很得意~
爸爸的表情很满足~
妈咪的表情是“饶了我吧!讲什么
kebarangkalian???天啊~~~”

笑到见牙不见眼的哨牙两父子 :P


2012年3月26日星期一

100天

昨天是学校开学后的第一个星期天,也是爸爸逝世100天的日子。槟城老家有举办祭祀仪式,顺便把家里的神祖牌给“焕然一新”,让爸爸爷爷奶奶可以“新居入伙”。

不过,靓师奶这一次并没有返乡。才刚刚从槟城回来一个星期,加上家公家婆还在家里住着。好在师奶的妈咪姐姐弟弟都谅解,相信在天国的爸爸也不会介意(所以下面的照片是从弟弟FB抄来的)。


爸爸从往生的每个“七”期,从头七到尾七49天,然后两个月、三个月,而昨天就是圆圆满满的100天。原来爸爸不在已经这样久了。我的生活如常,日子照样地过,只是心里脑里会时常不经意地想起爸爸。从爸爸离开那一天起,心里其实有很多idea要写些文字来悼念他,一些他做过的事、说过的话。我写了一些,没写的还很多。要督促自己要加把劲,因为我怕日子过得越久,脑海的记忆越不清晰,可以化为文字的就不够完整了。

100
天~~~我告诉自己要把心里的两根小刺拔掉,让它们消失。这里的“两根小刺”其实是两句话。坦白说,我把这两句话放在心上100天是有点过于执着(毕竟我也只是个凡人,是个师奶仔,呵呵)容许把这两句话写出来,我的“不满”写出来后(吐出来,哈哈),就要把它当粉笔字抹掉。

两句话都是爸爸举殡期间听到的。那时候是非常时期,又忙又累心情上上下下,加上听到这些话心里着实不好受。也可能是呀“言者无心,听者有意”吧?

第一句话是是老家相邻几十年的aunty说的。应该是爸爸死后的第三天的中午时分,她来瞻仰爸爸的遗容。接待她的正是我。一进门,aunty就不止一次说:“秋华,那天(至上个星期天),你不应该回去吉隆坡的。。。你应该留下来。。。你回了,你爸爸想你啊。拜一早上我看到在铁门前站着,一直看外面,就知道他在想你。。。很可怜。。。你不应该回的。”我当时没说什么,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只是陪笑,很苦那一种。(现在回想起来~~~是不是我当时没有回KL,爸爸就不会死?我已经“死老豆”(广东话),你不是应该讲一些安慰我的话,做么这样“sai”多我两脚?)

说第二句话的人是特地从KL来的表姐。其实心里有感激她在爸爸两次下KL求医时,表姐两次都老远驾车来我家探望爸爸。爸爸举殡前夕,表姐他们赶上来了。那时候是晚上10点左右。净宗的师兄师姐刚刚结缘(诵经)完毕,很多人在家里进进出出。表姐表弟阿姨舅舅一行人瞻仰爸爸遗容,接待他们的是师奶弟弟。他们“认真研究”了好一阵子,一边走出灵堂时一边发表言论,就这么刚好让我听进耳里,心有戚戚焉。“哎哟~~做么姨丈(她称呼我爸)这样瘦了的?和上一次见他的时候(2-3月前)相差很远叻~~~他们没有给他吃东西的咩?。。。”当时我其实很想上前告诉她:“你那一只眼睛看到我们没有给爸爸吃东西?我们怎样照顾他你知道多少?这些日子来妈妈姐姐和弟弟做了什么你知道吗?做么讲这种话?而且爸爸往生前的弥留期有五天这么多,他都封喉了不能进食,我们可以做什么?。。。”不过我到底还是忍了下来,以大局为重,也看在他们两辆车北上来送爸爸最后一程路。

呼~~~写了出来,心里舒服很多(觉得自己好像有点变态,哈哈!)。松了,刺拔了出来,就要把它放下了。我一定要做得到。

在爸爸100天前夕,我忽然间记得给杨医师发个短讯。杨医师是中国中医界肿瘤科挺有分量的人马,曾在槟城南华医院驻医,现为拉曼大学中医部的客卿讲师。爸爸在机缘巧合之下南来让他看了三次病。杨医师很忙,还是尽量在时间上配合,而且分文不收,实在很客气。三个月前我曾经发给他告知爸爸的事,没有得到回复,心想可能他当时回中国渡假,没收到消息。之后我一直忘了跟进,最后在上周六终于记得了。大约两个小时后,医师回我了。谢谢你,杨医师。




爸爸的100天对我有相当的意义,要学习“放下”、记得“感恩”。我会继续加油。

这张是弟弟在爸爸“非常时期“时筛选大头照
从爸爸众多生活照里crop出来的一张照片
弟弟很喜欢这张,我也是
虽然最后我们没有用这一张做“车头相”

2012年3月23日星期五

宝贝与《哈利波特》

赖小朋友的第一本《哈利波特》,是他读二年级时妈咪买给他的。原因很简单,当时的他只看英文书。偏偏妈咪并不好此道,很多种类的儿童书籍他都看过,妈咪唯有“人云亦云”,跟风地买了这一本全球老少皆为之疯狂的畅销书,让他试读。还记得当时妈咪还傻到四处打听,《哈利波特》是不是有简化的儿童版本,真是惹人笑话。

本来宝贝对这本有关魔术的小时没啥兴趣,我和胖老爷就尝试每一晚在他睡前,读一两页给他听(我们俩对《哈利波特》至今还是停留在第一本的第一章的那前面十几二十页,呵呵呵。)宝贝一天听一点,听着听着就变成自己拿来看。他看了第一本之后重读,然后就欲罢不能,要求我买下一集。第一本是20096月买给他的,在短短不到4个月,整套《哈利波特》,一共7本就被摆在我家书架上了。妈咪买小说,爸爸就买光碟(前面那4集)。《哈》小说的前面几本,承懿是重看了好几次,但光碟他只观赏了第一集,就两三次而已。爸爸和妈咪也没加以理会。

去年四年级,赖小朋友似乎忘记了《哈利波特》的存在。一整年,那套书基本上被打入冷宫,不见天日。不过,最近这一个多月(农历新年后)不知道为什么,宝贝又来玩“重读” 《哈利波特》的游戏。他读《哈利波特》的同时,也一边看光碟,犹如“双管齐下”。 可能较之三年前,宝贝的年纪稍微大了,对戏里那些阴森黑暗的场面不会再感到害怕,反而有点乐此不疲。当他观赏了前面4片光碟,就要求爸爸给他买后面那4片(最后一本书,电影拍成上下两集)。胖爸爸当然是乐意奉陪,买回来了。

由于电影很长(两小时左右),承懿平日没有足够的时间坐下来,重头到尾一次过把电影看完。于是他采取了“一天看一点”的政策,就是今天看半小时,明天看20分钟。。。如此这般“聚少成多”看完了《哈利波特》电影前面6集,是不是有点佩服他?换作是妈咪的话,看“接力光碟”到这样辛苦,不看也罢。呵呵。

有时候宝贝坐在客厅里对着电视看光碟,妈咪也会凑兴地陪他看。不过对剧情的发展妈咪就得虚心请教宝贝儿子了。可以想象对《哈利波特》故事完全没有概念的妈咪,加上表达能力“有限公司”的宝贝,母子俩是一个听得一知半解,另外一个就解释得煞是吃力。不过,可以看得出宝贝是很想和妈咪分享《哈利波特》的故事情节的。为了好好配合他,妈咪最近很大手笔地一口气买下《哈利波特》的中文版译本,誓把这一套小说好好“刨”完,来增加与孩子沟通的共同话题。希望我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任务”。

mg妈咪也有“不赖”的时候嘛~嘿嘿。



注意到前排那四本《哈利波特》小说是比较“伤痕累累”吗?
被粗鲁的宝贝翻阅多次的缘故。


看《哈利波特》小说除了吸引人的故事情节,
作者罗琳在成名之前的“屡试不爽”没有放弃投稿的精神,
也是妈咪一直强调给宝贝听的咯。

还有电影男主角其实也同样是Dyspraxia患者之一,
借以鼓励激励宝贝儿子。应该会很有效吧?

2012年3月22日星期四

314的晚餐

上个星期学校假期返乡,有机会和姐姐庆生。虽然她在生日当天没能如愿请假,加上为了迁就弟弟上班的时间,我们提前两天和她庆祝吃饭~晚饭哦。

既然要请寿星女吃一餐,地点当然由她
决定。姐姐选择了这一间日本餐馆,Matsuki 在小岛立足已经很久了。只是我们没有来过。





吃日本餐,那里少得了鱼生? 生~生~生 = 生龙活虎、生气勃勃。很应节咯。呵呵。

这一个是师奶弟弟点的拉面+寿司便当。清清淡淡的,适合当天喉咙不适的他。


寿星女点的烧烤牛肉片便当。肉片略嫌厚了一些,感觉有点韧。

俩小朋友点的两款寿司,他的最爱。。。

还有这个抹茶冷面。吃日本餐他一定会点的。

这是师奶妈妈吃的招牌便当,菜式多样化。值得哦。

额外点的煎鱼。不腥。难得。

当然会叫女侍帮忙咔嚓拍下一张照片。。。美食当前,大家对着镜头笑嘻嘻:)


第一站是日本餐。之后我们想吃雪糕当甜品。一行人就浩浩荡荡地来到Gurney Plaza。然后要像寻宝游戏那样找着这一家雪糕专卖店(从底楼搬到二楼了)。我mati-mati要吃雪糕,因为我要“屈”妈妈请我们吃贵贵的冰淇淋。呵呵呵。最近的派500大元行动,妈妈有着落嘛。我们当然要分一杯“羹”。这一杯羹匙冷冷冰冰的雪糕。




挺丰富的日本餐,加上雪糕当甜品~~~
这一夜,不管卡路里intake,最重要和亲亲家人开开心心饱食一餐:)

因为《小黄鹂鸟》


《小黄鹂鸟》是本地知名作家许友彬的其中一本青少年小说。我家宝贝在放假之前从学校图书馆借回来的。继《青色的围墙》之后,这是宝贝借的第二本书。呵呵。

儿子会自动自发借书看,很积极一下嘛,还有就是为娘的钱包可以省下一小笔。心里可乐呢!

儿子看《小黄鹂鸟》,妈咪也看《小黄鹂鸟》。因为我们玩“抢读游戏”。结果是妈咪赢了一个马鼻(广东话)。

然后就在周一下午从补习班回家途中,儿子发问了。

“妈咪,什么是‘耍花枪’?”(而且把耍花枪的读音念歪了,很怪!)

在驾车的妈咪听得一头雾水 “什么意思?我不明白。”

“那本《小黄鹂鸟》里面,百合(书中女主角)学的表演。”

哦~~~如此原来。妈咪就解释给他听,什么是花枪。加个动词“耍”是什么意思。然后将“耍花枪”的另一个意思也顺便讲解一下。终于让他明白了。

嘿嘿~读一本小说可以让“香蕉仔”认识多一个字,知道什么是“花耍枪”,不错一下。而且这本书是不用花钱买的哦。呵呵。太值得了。孩子,陆续有来, OK?

宝贝在飞机上泡着他最近很爱的本地漫画
一边看一遍笑。。。沉迷陶醉到:P



2012年3月21日星期三

handsome

天气超热的周三下午。
妈咪载着宝贝到理惠老师那里去。
途中宝贝忽然开口了。
"Mom, do you think I look like dad?"
(哎哟~做么忽然问这个?)
"Hmmm....not really. Apart from your 眉毛,浓浓黑黑的,其他都不很像。”
"Are you serious?"
"Of course I am. 你自己看看,那一个part像爸爸? 你的鼻子有像爸爸的大鼻子没有?”
"No...."
"就是啦。还有你的嘴唇有没有像爸爸那样厚厚的?”
"No..."
“哈哈!所以说好在你不太像爸爸,要不然就不handsome料咯。"
妈咪这一句话引来宝贝很大声的反应。
"BUT I think dad is handsome!!!"
这一回轮到妈咪说这一句了 ""Are you serious?"
天啊~~~他很大力很大力地点头。
“为什么你说dad is handsome?”
宝贝毫不犹疑地说:"Because he is bright and he is smart!"
"Oh...I see." (妈咪心里面其实是笑到不行)
想不到宝贝还冒出这一句 : " I wish I could look like dad."

孩子,你是开玩笑的吧?
(在想胖爸爸是看到这一篇会暗爽到。。。呵呵)

2012年3月20日星期二

赢是输的两倍

星期日在外吃了晚饭。
回家途中,车子停在面包屋前。
妈咪和嫲嫲下车,要买隔天的早餐。


爸爸、儿子和爷爷留在车上。
当天一早,爸爸到森美兰的一家工厂工作。
天色转黑的时候刚刚回到家。
换了衣服,大伙儿一块出来吃晚餐。


趁此空档,爸爸就和宝贝闲聊。
“你今天做了些什么?”

“打golf咯、去奥数班咯、还有chess class咯。
“你今天去chess class玩了多少局?有赢吗?
“我今天玩了6 set。我赢的是我输的两倍。嘿嘿。”
“酱是说你赢4局,输2局啦。”
“哇!Dad, 你很厉害叻。你酱快就知道答案。。。不过,我不可以跟妈咪说酱的话,因为she wants direct answer only.”
“Never mind. You can always talk to me like this. Ok?”
然后两父子笑作一团。

很惨hor?那个被“孤立”的妈咪就是我啦~~~要direct answer也不可以咩?

(不过我家胖老爷倒是对他的宝贝儿子可以随口说出这样的数学题觉得沾沾自喜。我也不知该好气还是好笑?)




2012年3月17日星期六

自然想起你

昨天我和宝贝从槟城返都城。我们乘搭下午5点左右的飞机。由于姐姐和弟弟都在上班(加上没有相熟可信任的德士司机),我载着宝贝,直接开车到机场去,把车泊好,再把后备车匙带回蒲种。弟弟在下班之后,就劳烦朋友送他到飞机场那里去拿车。

明白我们的计划吗?呵呵。

其实昨天下午,我才把车开到离老家的第一个交通灯的时候(三分钟车程吧?),正值红灯。我把车停着。眼睛看着前面大路,从右边往左边川流不息的车子,耳边听着宝贝儿子有一句没一句地说着他这两天迷到半死的《平旦漫画》。

我忽地冒出一句问他: "Boy, do you know what is in my mind now?"

他摇摇头,样子有些迷惑。

"Well, mommy is thinking of gong-gong...He used to send us to the airport. 记得吗?”

这一次他点点头,完全明白妈咪口中说的话。

应该是承懿5岁多开始到9岁那几年,师奶的弟弟到英国留学。加上师奶姐姐上班的时间比较不具伸缩性,那一段时间,我们要到槟城机场搭机返KL时,很多时候都是爸爸充当司机,把我们送到机场去。爸爸最后一次当我们的司机应该是去年三月的学校假期。那时候,他的腹部还没有开始“肿”,行动还挺方便。四月开始情况有变,爸爸就很少很少自己开车了。

爸爸最后一次送我们飞机,我永远都会记得。那是2011年12月11日的下午。。。当天他甚至害怕我们会迟到赶不上飞机,想连午餐都不吃,就吵着要送机。后来,当然是被我们这么多张嘴给说服了。大家坐下来吃了顿午餐,才启程到机场去。顺利抵达后,我和承懿下车了。我叫承懿 sayang 外公,宝贝俯下身轻轻抱了抱坐在车里的外公。我则在车外对爸爸说:“爸,你记得你答应我明天开始吃片仔癀,ok?我会记得打电话给妈妈,叫她给你吃药。你要乖乖吃,不要骗我啊~~~”(之前两个星期,爸爸因为胃部不舒服闹脾气,拒绝服药。我们又劝又哄,他终于答应说在隔天的星期一恢复吃药。)他看着我,默默地点点头。我万万没想到,这一段话会是我和还清醒着的爸爸最后一次的“对话”。

那一天和爸爸的“对话”的内容我还记得很清楚,好像是刚刚才说出口一样,连他的表情我也还有很深刻的印象。然后他还说他人有三急要下车去找厕所,姐姐陪着他下车。我和宝贝则去check in.就这样兵分两路了。

一切好像是刚刚发生的事情但实际上爸爸离开我们已经3个月了。呼~~~太快了,快到有点难以置信。

我也不懂为什么车子停在交通灯前面的那一两分钟里面我会想起爸爸。唯一的解释是我仍然想念他,自然就会想起他。愿爸爸在另一个世界安好。我知道我会继续想念他。


和爸爸到处趴趴走
他大快朵颐准备开餐时拍的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