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24日星期五

妈妈的话

要善良的他明白防人之心不可无,不是件容易的事。

毫无预警地被摆了一道,他有点傻了。心情糟透,脸好黑好僵。

再三问他什么感受,耐着性子等了良久,他才吐出一句话:shit!

我说我明白。

经一事,长一智。你会越来越强大。需要一些时间,需要一些代价。

记住,善良没有错,但要确保你够强大。

===============================

尝试解释强大。

不是长得高长得壮。不是跑得快。

也不是可以做掌上压100下。更加不是有所谓的巧克力腹肌。

当然也不是数学好或是功课棒。

这里的强大乃掌握情况、分得出敌我。是非分明。

不为人所利用。

还有宽阔的胸襟。

最重要是~懂得保护自己。

即使是受伤了,很快“复原”站起来,继续走下去

2016年6月20日星期一

父亲节快乐

619 父亲节前夕 (星期六), 胖爸爸下班回来,挺迟了。我们一块出外吃晚饭。

点餐之后,承懿问胖爸爸:“dad, 明天你做工几点回来?”(最近爸爸很忙,几乎每个周末都去工地)

胖爸爸说:“明天? 我没有去 site。我在家里画图。”(请别误会,他画的不是水彩,也不是彩绘,而是工地的图)。”

承懿笑了,点点头。

胖爸爸继续问:“做么? 你明天有什么节目?”

承懿答:“我要请你吃东西。你想吃什么?”

胖爸爸有点 blur:“请我吃东西? why? 我生日还没有到也。”

承懿差不多要晕了(夸张一点啦)。

我忍不住插嘴 :“哎哟!听日父亲节。令郎爱请你食嘢。”

如梦初醒的胖爸爸:“哦~ boy, 你要请爸爸吃什么都可以。” (不用吃, 他都已经饱了啦。)

昨天(父亲节)傍晚,我们冒雨去了·商场办些事。后来就随意踏进一家餐厅。第一次。

孩子的心意,爸爸收到了 (妈咪有点酸葡萄的说)。还很为他宝贝儿子的荷包着想,说承懿只需“赞助”五十令吉就好。

“Boy,你以后会自己赚钱了,你出完全部(钱) 请dad 吃。那时候你请 dad 吃什么, dad 都OK。”

两父子相视而笑。

爱搞怪的一胖一瘦

2016年6月19日星期日

619 。父亲节

619 。父亲节。

我的父亲往生近5年了。老家只剩下母亲。我们向来没有大事庆祝双亲节的习惯,以前是,现在也一样。

今天姐姐参与了慈善瑜伽的活动,一早出门了。

近午时分,弟弟 kakao 了一张照片到我们三姐弟的组群里,他带了妈妈出来吃午饭。是素食。

今天是农历五月十五,妈妈茹素。弟弟陪她一块吃。简单的食物, 只要是有心,妈妈还是会吃得很满足开心。是不是双亲节不重要,最重要是平日的陪伴和用心。

爸爸不在了,我们把对爸爸的爱与关心加倍放在妈妈身上。爸爸临终前, 我们三姐弟一致, 一直对他保证:“老豆, 唔洗担心,我哋会顾妈妈。你放心跟阿弥陀佛去西方极乐世界。”

刚才看到小江在FB的帖和图:“幸福的事, 就是看着父母平安地陪着自己。” 举手举脚赞成这一句话。很感慨。

今天特別想念爸爸。也特别感谢妈妈, 她还在。

2016年6月10日星期五

请你吃粽子



昨天是端午节。

几天前,承懿已经说好,要吃粽子当晚餐。我赞成,最多再煲个汤喝。

但变数来了。

小姑从新国来访。约我们在端午节那一晚一块吃饭。所以,承懿计划好的“端午节粽子晚餐”泡汤了。

为了不让承懿失望,我已计划好,昨天去接他放学时,会带着一粒热腾腾的肉粽, 与我同行。

中午时分,我把买来的粽子从冰箱里拿出来。待它们解冻一会,放进锅里蒸。

脑袋里突生一念,要不我多蒸两粒粽子,让承懿请他两位寄宿的同学吃。每逢佳节倍思亲啊~ 让来自异乡的好朋友,吃粽子解解馋、暖暖胃、解解乡愁,好像不错。

我即刻给承懿发短讯,他回复:“sounds good."

昨天下午去接承懿, TR 和承懿站在一块儿。车子停下了, 承懿打开车门, 我把纸袋递给他。

他一转身, 把纸袋转交给TR :“呐, 请你吃粽子。一粒你的。一粒DN 的。今天是端午节。端午节快乐!”

TR 朝手中的纸袋看了看, 抬起头再看看承懿:“请我吃?”

承懿点头说:“是啦。端午节吃粽子嘛。”他上车了。

TR 扬了扬手中的纸袋, 对着我展开灿烂的笑容:“Thank you Aunty ."

我点点头, 把车开走了。

在车里,承懿一边打开装着粽子的容器, 一边满意地笑着说 :“Now it's my turn to eat 粽子。”

两个大男孩的笑容都~美。

(粽子是前天在菜市买的,一粒六零吉)

2016年6月9日星期四

608 课业展览

昨天一早到学校。不是家长日。而是出席一个小型的课业展览。孩子读的那个年级。

承懿中学读了近三年。这种展览还是初体验。他和我都是。

孩子各别负责向出席的家长讲解有关课业。基本上是一个学年的学习大概, 涉及的科目有美术、音乐、生物、化学、物理,语文科和一点点体育。

其实承懿自上中学以来,我选择放手了,不再是以前小学低年级的陪读妈妈。

而且,他学校的学习方式,和我以前的完全两个样。换言之,我是爱莫能助,唯有靠他自己。

偶尔会碎碎念他,要对自己的学习负责。就酱。

他今天就同学们所展览的作品、报告,约略讲解一些些。他一边讲,一边偷笑。

生物的实验,他尝试了两次,在显微镜下没有达到预期的成果。他有点泄气:“妈咪,你【青菜】一下, 看看老师准备的吧。”

我没出声, 就笑笑点头。

讲解最近化学课所学的,他有点滔滔不绝。坦白说,他说的,我听得懂,但我不确定他说的对不对。

笑着问他:“boy, 妈咪可以录下来你说的,回家我问爸爸看你explained 得对吗?”他呱呱叫。当然最后我没录,就开个玩笑。

喜欢看他“滔滔不绝”地讲解化学, 那个自信的样子,很神气!终于等到这一天孩子比我厉害,解释我不懂的东西。

离开展览室之前,我请他拿着他的美术课业拍张照。那是有关 minarets 的报告 (被老师选中来展示)。

承懿因为协调和腕力控制问题,对美术、绘画的功课心有余而力不足,所以美术课自然不是他的 favourite subject。 庆幸的是,他没有因为这样而对有关课业抱着得过且过的态度。这一份功课,他之前花了很多时间找资料做 research, 我都一一看在眼里。

谢谢你的认真和尽力,承懿。妈咪知道你在进步。妈咪相信你会越来越好。

爱你哦❤️

2016年6月8日星期三

bad 就 bad 呗



下午他考试。

出来见到我和嘉璐琳老师, 一边笑一边说:“I had a bad feeling ~~"

那个笑容有一点点苦。

我从容地打个哈哈。

接着我说:“考完就算了。bad 就 bad, 没办法。等下晚餐,我们吃你最喜欢的汉堡。庆祝一下。”

现在 7:10 pm, 我们刚刚吃饱了。

嘿嘿!麦当当

2016年6月7日星期二

蒜香

在厨房准备午饭。剁蒜蓉。蒜头独特的味道扑鼻而来。很熟悉的味道。

那是我小时候,妈妈身上常常有的味道。

年少的我,并没有特别喜欢蒜香。坦白说,还有点嫌弃它呢。

那时候,我总爱跟在妈妈身旁,围着妈妈团团转。

不过,我并不喜欢那隐隐约约的蒜味儿。

很多年很多年以后,在外读书时,我才懂得妈妈身上蒜香的好。

因为它,我在老家里三餐温饱,即使是粗茶淡饭。

因为它,我在槟城老家没有在外面吃过经济饭(杂菜饭)。妈妈已经在家里煮好饭菜等我回去吃。啊~那是一件多么幸福又温暖的事。

而今,我身上偶尔也有了蒜香味。

即使不是巧手的煮妇,仍乐于煲个汤、炒个菜,给家人吃饱饱。

蒜香,独特的味道。妈妈的味道。幸福的味道。

2016年6月6日星期一

一年了



悼念

诵经

家翁往生

这么快一年了


累坏了


昨天是星期日,傍晚六点半接他回家。

他的样子好残 (好好笑),讲话都有气无力(在营里做了什么啊?)。

离开营地之前,营长提醒他来着:“记得拿你的奖杯回家。”

上车了,另一位筹委拿着一张纸跑过来,是他的参与证书。他忘了。

奖座是【最受欢迎老师】。

我笑着问他:“你是老师咩?”

他耸耸肩,似笑非笑。

再问他:“每位工委都有这个吧?” (指指奖座)

他摇摇头 :“只有一个。”

继续问:“你做了什么事最受欢迎哦?”

“I have no idea what I had done."

他的头脑不是他的了。完全不能正常操作。

还是回家冲凉、吃饭、睡觉吧 。过去一个星期他真的是累坏了。

他,又一次的成长。谢谢主办单位。



2016年6月3日星期五

心灵感应?

承懿外宿三夜,回来了。

一连几天在外很多活动,上山下水都有。就他的体魄来说,几天下来是精疲力尽。加上在外面睡,休息肯定也不够。

昨天晚上他回来后,我催他上楼睡觉。他还心不甘情不愿地放下握着的手机(他在上网)。

今天一早仍需爬起来去上课。前面三个小时还是学校一年一度的跑步活动。每位学生都得参加。路程是5km。

要承懿跑完全程,本来就不容易。再加上刚刚从 field trip回来,难度更高了。原本他打算走完 5km, 就行动上支持这活动。

一早我在家忙着洗涤他的衣物, 进进出出。来到 十一点左右,心血来潮,想起了承懿在学校的跑步活动。拿了手机 PM他。

"Hello, boy. How was the run? Completed by walking? Hope everything is alright."

几分钟后他回我。

"I ran. Haha and I fell. It's alright. I washed it with soap and water. Then applied pressure with handkerchief."

看了PM还着实一惊(一小惊)。 不过,他会写“haha“ 应该伤势不大,问他止血了吗?他说是。

后来我再想想,心血来潮给他发PM是因为心灵感应(知道他在跑步时跌倒了吗?)

是吗?是吗?是吗?

这星期很忙

昨晚他结束四天三夜的 field trip, 回到家近9pm。

1030pm 我赶他去找周公。

今早起床上学。还参加学校一年一度的5km 慈善行。

放学回家差不多4pm。收拾整理一番,5pm 又出门了。

这一次是三天两夜的假期营。他去帮忙当工委。

很忙的一个星期。

他忙。我也忙。

他忙着参与。我忙着接送。



2016年6月2日星期四

每一次离家,每一次学习

745pm 到学校了。早到了一些。

路上交通情况良好(可能是学校假期的关系吧)。

承懿他们的巴士还没抵达。就等等呗。也习惯了。

想起今天早上一开FB的善意提醒,三年前承懿在新国参加奥数比赛,下巴士的那一刻。那个表情真可爱!

三年后的今天,他比较习惯离家了, 渐渐长大,不会再有这种表情。

前天晚上,他和我通电话时说:“这里的食物不好吃。不过,我还是照样吃。吃饱饱。I can take it."

曾经,他对我说, 出外参加户外营假期营,让他在逼不得已的情况下尝试了新事物。

第一次参加荒野营回来,他说:“妈咪,我终于敢吃茄子了。煮不熟我都照样吃。”

又有一次他对我说:“我不用睡袋睡觉。几张桌子排好,我睡在上面也可以了。”

我其实很期待他对我说这些经验。这一次,不知道他又学到了什么?

2016年6月1日星期三

知子莫若父

承懿出门三天了。

这一次 field trip是在柔州东部靠海的地方,比较偏远。

今天他们换了住宿地方,网络的线稍强,所以带队老师给 whatsapp 的家长组群简略报告进度,顺便发了几张活动前后的照片。

承懿的脸出现在其中一张合照里头。我把照片转发给还在办公室的胖爸爸, 让他看看他的宝贝儿子。

承懿前天和昨天晚上临睡前发短信给我,我直接给他拨电话聊两句。但是胖爸爸还没下班,错失了机会。

在照片下面我写了:“Your son and friends helped to decorate a library in a local school, as community project."

不一会,胖爸爸回复:“响屋企又冇咁勤力。”

我立马回了个笑到滚地的贴纸给他。

知子莫若父。哈哈哈!(承懿一定被我们气到“扎扎跳”)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