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30日星期四

他目瞪口呆



昨天的晚餐。

承懿负责浸洗羊角豆、刮刮软毛和切成一小截一小截。然后蒸熟。

完成后,他的脸一副痛苦的模样,投诉:“妈咪,我的手掌痛咯。”

“做么?”

“那些 lady fingers 的毛刺到我。” 真的有够夸张。这孩子是假假要撒娇还是讨赞?

我心平气和地:“酱就被刺?那些毛很软的leh。我下次要训练你开榴梿。”

他听到后的反应是目瞪口呆。

哈哈哈~都说我是mg 妈咪咯。

2015年7月29日星期三

六七:付诸行动的爱


昨天晚上11点半,我们抵达蒲种家门了。连续六个星期的星期二,我们在7个多小时内来回怡保,为了家翁的七期拜拜仪式。

累吗?累啊。赶吗?赶啊。很有空哦?不是。

他说过,爸爸为这个家累了一辈子,我们只累七个礼拜,不算什么。他觉得是的话,我配合。我知道他不想妈妈一个人孤伶伶地在七期为爸爸诵经念佛号。


每个星期二,他下午四点会从办公室或工地赶返家里,冲个凉,我们就出门回山城。我可以做的就是在他回来之前,先把包包收好、把要拜拜的素包糕点等买好办妥,把他喜爱喝的茶冲好,装在瓶内带上车。趁他在冲凉的那几分钟,把准备好的置入车内,蓄势待发。

回到怡保老家,第一件事是给爸爸的灵位上香。然后和妈妈聊两句,偶尔帮忙摆放祭品(大多时候已经搞掂了),然后就是再次上香、点莲花烛,开始近一小时的诵经仪式。拜拜完后,坐下来和妈妈吃饭说话,然后洗把脸,我们又启程回都城了。

他从小到大,在爸爸妈妈面前不是个言听计从的孩子。家婆曾经不止一次对我说过:“阿炜脾气大,好牛。” 我相信他从未对父母说过“我爱你”。不过行动说明了一切。我懂。

2015年7月27日星期一

宝贝参与“饥饿8小时”营

上星期五下午。我家宝贝很忙。忙着收拾整理他的大背包。是的, 他又要入营了。再次当工委。隔天早上的“饥饿8小时”。

很难想像这个从小一到饭点就会喊饿的孩子, 在星期六这一天会怎么过?且拭目以待。

星期四晚上胖爸爸下班抵达家门时,孩子准备睡觉了。父子俩仅互道晚安。

临睡前,我对胖老爷说:“明晚承懿钢琴课后直接入营。星期六傍晚才回来。明天如果你迟回的话,就得等到星期六晚才见到他。”

承懿的活动时间表,胖爸爸向来不清楚。所以我特地通知他。

他说:“我安排一下。尽量早回。”

结果星期五那天胖爸爸即使再忙,还是特地赶回来,和我一块从音乐学院接了孩子,再把送他入营。

妈咪知道爸爸的用心。希望承懿也同样可以体会。



承懿在星期五傍晚在FB写了一段话:~

Tomorrow, I'm gonna help the kids and myself to kick hunger for 8 hours, to help those who starve and share their misery. Every 5 seconds, someone dies of hunger, with the majority being kids 5 years or below. It is time that we make a change, for a better world.
明天,我会帮一些小勇士和我自己度过8小时的饥饿,帮帮在非洲里面临饥饿的孩子感受他们的不幸。每5秒, 就有一个人死于饥饿,而其中大部分都是5岁以下的儿童。为了更好的世界,我们得开始改变一切。

星期六傍晚7点多,和胖老爷去营地接孩子。拍了一张照片。熙和环手抱臂信心满满地笑。承懿则是露出一脸阳光的笑容。两个男孩身上散发的是正能量。完全不像是当了一天工委和饿了8小时后的模样。

啊~青春真好!相伴更妙!




2015年7月26日星期日

昨天早上送了承懿去练高球,我和胖老爷去邻近的嘛嘛档吃印度煎饼。

一边吃一边和他分享昨天在雪特的讲座会听回来的资讯。说到余医生的 slides , 一位19岁自闭儿被虐打的情况,令人很心痛。我们几位坐在后面的理事看着slides都不禁“啊~~~”的叫了出来。

听到这里,胖老爷开口说:“不论是自闭症的孩子,或者是像承懿那种 special kid, 父母的爱心和耐心才是最重要的。”

是的,对每一位孩子而言,爸爸妈妈的爱很重要。对特殊孩子来说,那是太太太重要了。

朋友拍的。讲座会主讲人玉环姐分享的其中一张slide~爱。

2015年7月25日星期六

雪特


雪特 = 雪隆特别孩子父母互助会的简称。是一个在FB的组群。我在里面几年了。挂了个名当理事,其实并没有很活跃。

雪特第一场活动是在前年的九月杪。主讲嘉宾是洁玲和 Susanna。 那一次,我有去帮忙。当天的分享会人数不多,应该20位左右。依稀记得夫妇一块报名出席的只有那两三对。

之后雪特不定期的举办了一些outing、讲座、分享会。很惭愧我不是每次都出席。

两年就这样过去了。今天雪特举办了有关“自闭症和生物医疗法”的讲座会,出席者有60 位。当中有好些是夫妻一块来(绝对超过三对)。最让我感到惊讶的是有两位是婆婆级的阿姨,她们为了孙儿来听讲座。说真的,我很惊讶,但是我有的是更多感动!真的!!!

养育特殊儿不容易。最重要是一家人可以组成团队互相扶持、鼓励还有帮助那位特殊的孩子。爸爸、妈妈还有家人的爱,对孩子来说是最好的良药和最大的支柱。

因为爱,多大的难关都会一步一步跨过去。因为爱,我们看到了希望。

愿意腾出时间来了解多一些相关知识,就是踏出了有爱“胜利”的第一步!



今天来听讲座。“拥抱自闭儿,认识生物医学疗法讲座会” 。认识多一些。也帮忙接待。出席者当中,有熟悉的面孔。有些叫得出名字,有些不。不过,大家关心孩子的心是一样的。因为爱,我们同在

2015年7月24日星期五

他说先看书



那天在书市,他自己挑了一本英文小说 "paper towns" 。 我随口问他:“做么买这本的?English literature 老师要你们看吗?” 他答:“不是。是电影要上映了。先看书,再看电影。”

想起了他小时候,我一贯用这一招来”哄”他、鼓励他看比较多字的书籍,譬如 Madagascar 卡通片或是变形金刚的改写的电影小说, 还有其他很多很多(多到我都忘了)。结果多年后的今天他依旧 “执迷不悟”。

小说他上个星期六读完了,所以昨天带他去看刚上映的电影。问他:“这部电影是 love story 吗?” 他想了一下,答:“ I think is a movie for teenager." (是咩?)

所以一个下午和电影有约。忽然间,我年轻了30岁。呵呵!

2015年7月23日星期四

第一次熨衣


他昨天下午天又完成了一份妈咪给的“假期作业”。是的~ 熨衣服。

我先示范,一边讲解。还有提示一些要注意的小窍门。

他一边看一边点头,不忘嘀嘀咕咕:“aiyo... why so complicated? why so much work?"

妈咪还落井下石 :“要不然?哦?做家务熨衣服你以为 very easy ?"

他看着我偷笑。

他熨了胖爸爸三件衬衫。熨衣的第一步总算是会了,虽然熨出来的效果差强人意。

我说如果给分的话,他不及格,最多是40分。他虽然作状呱呱叫,但嘴角露出一丝丝笑意。

孩子,学习的路很长啊~做家务熨衣服也是一种学习。没有第一次做,效果会是完美无缺100分的。所谓熟能生巧,一步一步来,慢慢地进步。

即使是妈咪也一样,在教养这条路上一直都在学习。我也希望可以慢慢进步。

2015年7月21日星期二

说 Thank You


说说昨天宝贝的 play date。

中午时分,买了麦当当让他们当午餐。回来时,他们在玩monopoly。然后才在餐桌开餐。承懿对我说:"Thanks mom."。我说:"Fine."

傍晚时分,我提着几个饭盒回家, 承懿替我开门。他接过我手中的袋子, 一边说:"Thanks mom."。我说:"You are welcome."

三位大男孩打开饭盒准备开动时,纷纷说:“Thank you aunty。”

我把菊花茶倒入杯中, 一杯一杯递到餐桌。一个两个三个四个 大男孩:“Thank you。”

MH的爸爸来接他了。他和三位朋友道别之后,对我说:“Thank you aunty。“ 我微微笑。

晚上八点多,胖老爷开车,送ZS和JR回家(当然承懿和我也同往)。抵达家门下车之前,他们都说了:“Thank you aunty. Thank you uncle."

JR 下车之后, 承懿很大声地对我们说:“Thanks mom, for taking care of my friends today. Thank you mom for buying us food. Thank you dad for driving ZS and JR home." 我和胖老爷答:“You are most welcome, boy."

孩子们懂得说谢谢, 值得高兴。

2015年7月20日星期一

宝贝的buddy

承懿引颈长盼的一天。三位小学死党来我们家玩。是的,十四岁的 play date。

四位好朋友,就读三间不同的学校。距离上一次的见面,是是七个月前。

吃晚饭的时候,给他们拍张照留念。在一起成长的岁月相伴。多难得。不是吗?


其中两个异口同声地说:“aunty 你要贴在FB的话, 不要 tag啊!”

做么?不好意思 show handsome face 哦? 这张是要给妈咪们看的啦!

(才发现我手机里还存着两年前承懿12岁生日会和他三位好朋友的合照)

比较一下, 都长大了。对吧?而且一个两个三个越来越帅。呵呵!


2015年7月18日星期六

宝贝毛遂自荐

昨天是开斋节假期的第一天。原本和慧慧说好要把承懿和她的熙和熙乐送入营(生命线举办的),但我们报名迟了,额满。结果三个男孩约好了一块玩。

一早练球,然后在我家玩(电玩、NERF枪、看漫画、说”废“话),一直到下午四点半去看电影。散场后才各分东西。

胖老爷、承懿和我到商场的素食馆吃晚饭。点餐之后,承懿忽然对我说:”妈咪,明天我abacus class之后就有空了,我帮忙扫地 mop the floor。” 哇!有点不相信我的耳朵。第一次哦!他第一次毛遂自荐要打扫。我还没答话, 胖爸爸已经笑着问:“真的吗?你一个人做?”承懿马上笑着猛点头。妈咪在这种情况之下不可能摇头吧?

今天中午承懿吃饱饭后,真的履行承诺。开始在楼上用吸尘机打扫。他的卧室、客房、我们的卧室, 还很细心地把地上的“障碍物”(他说的~报纸啊、床褥啊)移开,慢慢吸尘。期间还问:“妈咪,这个 vacuum cleaner 的【头】是不是可以换的?corner的地方吸不到。”



他打扫了一会,把吸尘机关了,跑到楼下拿耳机。我问他干嘛?他说:“ 吸尘机很吵。我要戴 ear phone。” 让我想到了他小时候一听到雷声或汽车alarm响就哭得稀里哗啦。还有十分害怕去理发店。他怕那电动剪发刀在他耳边”嗡嗡“响的声音。总是在我怀里一边修发一边哭。(是的,我抱着他,让理发师剪头发, 一年只剪发三四次)。

说实话,承懿不太会做家务。从小并没有特地要他帮忙家里的事。我的心思大都花在他课业上能不能赶得上学校的进度。我很担心他进入华小不能适应。十年前知道他是注意力欠缺和感统失调的孩子后,我们很努力定期带他上复健课、每天在家里做训练、陪他读书认字做习题。但是,做家务这一门课,没有列进他的“必修科”。我的“担心”在他上小学三年级之后才慢慢得以松懈, 我逐渐在他的课业上“放手”。

知道朋友的小孩们会帮忙做大大小小的家务,连熨衣服都会,实在令我赞叹不已。整十岁了,我家承懿不会这些。不能全怪他, 妈咪没有教。所以唯有重新开始,一步一步慢慢来。从洗校鞋、洗马桶、折衣服、晒衣服,偶尔帮忙扫院子里的落叶。他平日上学功课多、周末活动也多,可以空下来帮忙做家务的时间其实不多。

这一次暑假,我给的假期作业是要学会煮饭和煮菜, 还有洗衣服。他虽然会嘀嘀咕咕, 但还是笑嘻嘻地完成“任务”(即使成果不是完美的)。但万万没想到他会自动开口说要打扫卫生, 还真的让妈咪乍惊还喜!

刚才他花了两个小时多扫地拖地,还有洗他自己的冲凉房, 他说他的手指很累, 半条命了。我问他:“你才知道哦,做家务很辛苦。让你选,你要做家务还是做功课?”毫不犹疑,他立马回答:“做功课。”后来他又加一句:“可以两样都不做吗?”

你说leh?哈哈!

2015年7月17日星期五

《我来自纽约》



在读电影小说。她的新作品。

我这位朋友,看似平凡,其实很不一般。她总是勇于尝试新事物。十八般武艺几乎样样都行。

文可以、武可以。烹煮可以、烘培可以、缝纫也可以。入得厨房、出得厅堂。相夫教子可以、网络买卖小生意也可以。“上街”也可以,一点都不落人后。

她写青少年小说好几年了,现在连电影小说也来了。除了说她厉害,我还能说什么?

所以我时常说我要封她作偶像。她当我在开玩笑,会说:“一脚踢过去。”

想想,我酱一个平凡C9, 近几年和这位酱棒的偶像做朋友,亲近地话家常,甚至结伴出游,真的是荣幸啊!

大家要支持这本书哦(还有即将上映的电影)。谢谢!

2015年7月16日星期四

“懿记”炒饭



赖小厨 in action。

一边把桂豆切成小小粒小小粒,一边嘀咕:“妈咪,今天做么要炒饭?切小小粒用很多时间啦。切一条一条比较容易。”

“爸爸说他想吃香樁炒饭啦。”

把他心爱的爸爸搬出来让他 diam-diam 。

他尽力地翻炒锅中的饭菜,动作很大,看了好好笑。

没办法,到今天他的手腕依旧乏力欠灵活,妈咪期间得帮忙翻炒几次。

虽然是妈咪安排的假期作业,他还是笑嘻嘻地完成。

“懿记”炒饭里有笑容有暖意有欢乐。希望待会儿胖爸爸可以尝出来。


2015年7月15日星期三

不熟也是很好吃


昨天的午餐。右边大碗盛的是隔夜汤。其余两道菜肴是赖小厨包办。

刚才他一边炒桂豆包菜时一边喊:“妈咪妈咪,酱可以了吗?”

“你自己看。转颜色了吗?你有翻翻吗?”

“我翻了。颜色转了。你来看,酱OK了吗?”

“我不要看。你自己看。用你的common sense." 是,我是故意的。

开饭了~桂豆没有全熟透。他一吃,马上看着我。

我若无其事,继续咀嚼口里的桂豆包菜,吞下肚子。

“French beans 没有全熟是不是?"

他猛点头,眼神有点尴尬。

“不熟也可以吃的,当一半是salad咯。你自己recall 一下刚才的情形,下一次一定炒菜炒得更好了。酱不是会进步咯。”

他点头。继续吃饭。

“知道为什么妈咪要你学煮饭学煮菜吗?”

“以后可以煮给你和爸爸吃。"

”不是要煮给妈咪爸爸吃,也不是煮给你以后的女朋友吃。最主要自己会煮给自己吃。要学会照顾自己,才可以照顾别人啊。“

他继续扒饭。大口大口吃菜。

“妈咪,自己炒的菜自己吃。不熟也是很好吃。哈哈!”

是啦是啦!两张嘴把不全熟的桂豆都吃光光了。

2015年7月14日星期二

爱与包容

星期天上午。孩子练球。胖老爷去工地之前和我一块吃早餐。

一边吃一边话家常。有的没的。

聊起了朋友说的话。朋友说我和她的另一半相似,太认真。有好也有不好。既是优点也是缺点。

在吃着印式煎饼的胖老爷头也不抬地答话:“爱一个人,要包容对方的缺点啊。”

这句老话,知道很久了。但从他的嘴里吐出来还是头一遭。我,有点愣住了。

想必是我的没反应,他抬起头来看着我,继续说:“将优点放大黎睇米好咯。如果唔系,日子点样过?”

说的时候,眼神真挚。

心好暖啊!谢谢他一直以来的包容。(用手机打字的这一刻,心依然暖暖酥酥的)

2015年7月12日星期日

毽子和爸爸

朋友在FB的帖, 一张有毽子的照片。我想起了爸爸。

毽子,我不是很会踢。但玩过。

我们三姐弟的第一个毽子,是爸爸帮我们做的。

好像是因为在电影还是电视剧里的情节,有踢毽子的一幕,我们说开来,然后爸爸就很用心替我们做了一个。应该是从家里的鸡毛帚拔了几条鸡毛,再加上切成小小圆形的旧轮胎(内胎),制成了。

他还在家门口教我们如何踢、如何玩。


还有,爸爸特地驾车带我们去找鸡蛋花树,在附近停车,让我们下车去拾起地上的落花(鸡蛋花)。把花用橡皮筋绑成一小束, 变成了“毽子”。

他说小时候没钱没物资弄个像样的毽子, 他玩的毽子以现成的鸡蛋花制成的。

想起来,我那不苟言笑的爸爸,和我们也有“亲子活动”。

谢谢爸爸!

(也谢谢我朋友  Nicole 的帖, 想起来和爸爸的一个共同记忆)

2015年7月11日星期六

调剂

星期天。一早朋友买来了刚出炉的蛋挞和面包。

三个男孩到我家对面篮球场练球。

两位C9在饭厅饭桌边吃着早餐,一边八卦。

胖胖的男人睡醒下楼来,准备回公司办点事。

他进出饭厅好几次,还没出门。

朋友先是笑他:“你是不舍得老婆是吗?”

再笑我:“哎呀~你快点给他good bye kiss , 让他安心出去。” 我一笑置之。

终于,他拿好东西准备出门,走到饭桌边对我说:“老婆,我出去啦。”

我点点头。他转身走了。

耳边先传来他锁门的声音,忽然出其不意加上一句“撒浪也。” 我愣了一下,接着不禁笑了。

继续和朋友话家常。

未几,听到开门的声音。吓了一跳。跑出去看看,他在开门。

读出我的疑惑,他先说:“忘记拿office 锁匙,半路折回来。”

朋友的声音从饭厅传来:“你不舍得老婆啦。”

他马上配合地大大声哼唱了几句《舍不得你》。我又不禁笑了。

是有点肉麻当有趣。不过平淡的生活偶尔需要这种肉麻来调剂。笑一笑,日子容易过些。对吧?

2015年7月10日星期五

会煮快熟面了

昨天中午,承懿煮东炎快熟面吃(是是是,快熟面不好, 他很久很久才吃一次)。

浸洗菜心、切菜心、再加一粒蛋, 全程他一手包办。包括面煮好了,他小心翼翼地把面从锅里倒在碗里。以前他煮面,都是我帮忙把面倒进碗里。

昨天他第一次自己完成“创举”。我在他身后看着,有点怕他会烫伤自己,看到连照片都忘了拍。

完成倒面动作,汤汁半滴都没溅出来。他轻声欢呼:“Yeah! I made it. 我会了, 妈咪。”语气里有很大的满足感。

虽是小小动作,信心又多加一点点。还是值得开心的。

然后他双手捧着那碗热腾腾的面,要到客厅吃电视餐((是是是,电视餐不好, 偶尔为之)。

一边走一边沾沾自喜:“我班耐料咯,我会自己煮面了。”话还未完,碗上的其中一支筷子掉落在地上。

他想弯腰拾起来。我马上喊了一声:“Sam,把面放好才回来拾筷子。safety first。” 他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哦”的一声听妈妈的的话做了。

折回来拾起地上筷子的时候他自己在嘀咕:“The lesson is 不可以 LCLY, 很快就有 karma了。”

我在一旁失声笑了。他的逻辑原来是酱。

2015年7月7日星期二

成长之“痛”


孩子的中学第二个学年结束,开始放假了。那天接他放学时, 就他的要求, 买了汉堡当午餐,以示庆贺。小学时代,是大考过后吃麦当当庆祝;但中学没有连考几天的考试,他选在放假前夕大快朵颐。虽然14岁了,孩子气依然。

总结承懿的中学二年级, 课业上还可以,几乎所有科目都达标(老师们预测的进度),除了人文 (唉~还是人文)。这一科他得多多努力。对妈咪来说,希望他在英文方面再加把劲,提升水平。每位科任老师都会对学生的态度、进度写下评语和期许,他们不异而同用了同一个字眼来形容承懿~enthusiastic。爸爸妈咪看了挺安慰。还有,承懿在学校里的参与与投入, 老师们都纷纷给了consistently, 那是最好的评语了。

其实他的中学第二年没有很顺利,我是说在同僚的人际关系上面。

(现在要回顾一下半年多前发生的事)。近第一学期放假时,有那么一点点发现孩子脸上的笑容少了,也比较少在我面前提起学校的事。几天过后,我无意中发现,承懿被同学在网上的社群”踢“了出来。他很在意,一直想再被接纳。

我旁敲侧击问了承懿两三次,他都欲言又止 :"Mom, I don't want to talk about this." 表面上我没有逼他,其实内心里很着急。只可以对他说:“Fine. When you are ready, just come to me or dad, anytime.  You know mom and dad love you. We are always here to back you up."

当然我没有对胖老爷隐瞒这件事,坦白相告,包括我寻获的一切蛛丝马迹。我们要找“出路”。即使胖老爷工作很忙,他也愿意挤出时间,和孩子密谈, 说悄悄话。

试了好几天,终于孩子透露了一些些在学校发生不愉快的事~他被“杯葛”!因为在组群里情急之下说了一句话,得罪了一位同学。事后承懿虽然道歉了无数次,最终还是被那位同学痛骂,然后被 block,再把承懿踢出组群。那位同学有相当影响力,导致有部分同学也 unfriend 承懿, 在学校也和他保持距离。

当我知道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后,很心痛。承懿做了什么错事,要被酱不公平地对待?另一方面,我也伤心。怎么孩子“受伤”了,自己默默在承受,没有直接来和爸爸妈妈谈?

我们告诉承懿,有事情发生了,尤其是不愉快的事,一定要告诉爸爸妈妈。可能爸爸妈咪会责备会心痛, 但是我们一定会、肯定会帮忙找对策。

和孩子商量对策的时候,他一直装作坚强无所谓,但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最后还是流了下来。他说他觉得他被同学“背叛” : "It's hurt, mom." (妈咪的心也一样痛啊!)

看着承懿的双眼,我们告诉他:~

第一,三思而后行, 说话也一样。不要乱乱说话, 尤其是情绪激动、思绪不清楚的当儿。因为一句无心之失,得罪了同学,出事故了。

第二,既然已真心诚意道歉了, 那位同学不接受,我们没办法。他要搞杯葛,我们也没办法。"Please remember this, you can't please everyone. If  one does not treat you as a friend, forget about him/ her." 你可以做的就是过你的生活,不要被他影响。

第三,是时候看清楚谁是朋友,谁不是朋友, 尤其是在这”艰难孤独"的时刻。胖爸爸说 :"You must know how to differentiate a true friend and hi-bye friend."

我们甚至提议去找学校的辅导老师,需求帮忙,承懿坚决反对。他不要。爸爸妈妈只可作罢。

最后,胖爸爸对他说:“你选择自己去面对,那是最好的方法。当作是一个成长的机会,是过程。爸爸妈咪会帮你。一定帮你。最重要你在学校要开心要快乐。如果你不开心不快乐,一定要告诉爸爸。到时爸爸可以帮你转学校。”

爸爸这一番话,吓到妈咪, 也感动了妈咪。

第二学期开始上学了。日子过得忐忑。每天送他上学之前给他鼓励打气。每天接他放学小心翼翼问他快乐吗?他会告诉我:“今天谁谁谁和我说 hello。” 、“今天我和谁谁谁一起吃午餐。” 、“妈咪,我觉得谁谁谁是我的 true friend,今天我们一起做什么什么。" “妈咪,我喜欢这间学校。我希望我可以manage the situation."

每天听他的报告,再分析给他听。不胜其烦重复告诉他:“不珍惜你的朋友,不要去在意。看到他么, 还是一样打招呼,你们不是敌人。如果他回应, OK, 他不回应的话,也OK.你已经做了你该做的事,足够了。问心无愧。"

几个星期后,他的笑容渐渐回来了。妈咪和胖爸爸的心也一天比一天的宽了。他说:“我在学校还有很多朋友,只是几个不睬我。I am OK."

终于等到这一天, 承懿和“那位同学” 被编排在同一组做project。一个组里有7位同学。爸爸妈咪说:“公私要分明。你们班上同学少,合作是在所难免的。你要pro 一点。有难题的话,记得求救。OK?" 结果,project 做完了, 还拿了七个组别里的”最佳project”。承懿更开心的事,和那位同学冰释前嫌,有说有笑了。

一场杯葛小风波在第二学期里落幕了。现在第三学期也结束,等着新学年的开始。growing pain,有痛才会有成长。应该是酱吧。

宝贝的疑问

上个星期六,晚餐过后我们去“巨人”买日用品。买好了,胖老爷先推着trolley去泊车位,卸货。

承懿随我进去Guardian,买维他命丸。先选他的。有促销哦!拿了两盒交给他,叫他先候着。我选我和胖老爷的。在架子上找不到在服用着的品牌, 唯有用心在比较着其他牌子,盘算着那个比较值得买。

忽然承懿在背后叫了一声。:“Mom."

本能地我把头转向他:“Yes, 做么?”

他两只手左右各拿着一盒维他命丸,把下巴稍微抬了一抬,指向一个架子:"What are these ?"

我循着方向一眼望去,架子上排列整齐、五颜六色、各种各样的润滑剂和避孕套。心里面着实愣了一下下。但还是面不改色地回答他的问题:“Condoms 和 lubricant啦。”

他带着疑惑的眼神,这一次用广东话问:“做么geh?”

我尽量用无所谓的语气约略解释给他听。他一边听,一边嘴角向上牵,在偷笑。

然后我们到柜台排队付钱,去找胖爸爸。

在车里,我把承懿的疑问告诉爸爸,爸爸也很合作, 再次给承懿解释一次。

承懿在后座发出尴尬的笑声, 一边喊“yer”。爸爸一本正经地告诉他:“Yer什么 yer, 这是常识。应该要知道。”

 嗯~相较我们父母那一代,我们跨进了一步哦。孩子有疑问,可以无忌惮,放心地把问题抛给我们,我们也尽可能给他解答。

这种互相信赖的关系,感觉真不错。

2015年7月6日星期一

5 X365 = 1825

今天早上和朋友吃早餐时谈到写blog,已经不流行了,很多博客都封笔不写,或者直接将部落格收档。

5年前的今天,我的部落格“莎莎妈咪宝贝儿子懿二事”正式启动。当初写得相当勤快,后来我也比较懒惰了。很多时候都是把在FB写的心情故事 copy and paste在部落格留个记录。

重看部落格的第一篇文章, 胖老爷当时的一句戏言 :”可能你还会在网上很出名哩。” 我还是觉得很好笑。5 X365 = 1825 天过后的今天,部落格没有很出名,倒是很多这几年才认识的朋友很少称我作秋华,或者是 Sabrina, 反而大多数都叫我莎莎。

不管是秋华好、Sabrina 好、莎莎也好。还是同一个我。谢谢你喜欢我。谢谢你喜欢我的生活小故事。(我知道我今天有点臭美啦, 不好意思。哈哈!)

2015年7月4日星期六

星期六随写



今天早上看到弟弟在FB的这张照片。美。

就海和天,很多人都拍过。但我还是觉得美。很大的因素是因为那是我弟拍的。也有可能是因为他选拍的角度比较好,拍出来的效果也好(至少比我的好)。

想到弟弟对画画、设计、美术、角度、镜头等比两位姐姐来得好,当然是因为他从事这一行业。

又想到,当年他小学四年级(应该是)开始学水彩画时,是姐姐和我大费周章、花了很多口水说服妈妈让他去学画。绘画老师还是姐姐去找的。没有记错的话,每个月的学费是RM20。

三十多年前的RM20,对一个小康之家来说很大哦,尤其是我们家,一向没有上才艺班的习惯。即使是上补习班,也只有在政府考试那个学年(小学5年级检定考试,或是中学SRP), 妈妈才让我们去临时抱佛脚去补习。当时弟弟上水彩画班对我们家来说是一件相当“奢侈”的事。

弟弟也就在半推半就的情况下(加上两位姐姐的推波助澜)去学画画, 一直到他上了中学。初中时期他积极参与美术学会,时常出外写生啊、比赛啊,画了很多,也拿了一些奖。到了高中,他就栽进了戏剧组(那个又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混了两年先修班,进不到本地大学。他去念 MIA 的平面设计。毕业之后,没有如我预计中的进入广告界, 反而选择返乡教书。几年之后,去了英国念两年大学,圆了梦, 戴了四方帽。回来槟城继续教书。

这篇就随写。因为弟弟的一张照片。想到他小时候、我们的小时候。

同样一个爸爸妈妈生出来的,我姐我弟我,性格不一,脾气各异。不过有一定肯定一样,我和姐姐都很爱弟弟(甚至是过度保护他, 两个姐姐好像变成了哥哥一样)。当然我知道弟弟也爱我们。

是的,这一篇很乱。随写嘛。不好意思。嘿嘿。周末愉快。

2015年7月2日星期四

“沦陷”


两个星期前的照片。那天是618,同样是星期四。

终于等到这一天,我“沦陷”了。|
|
宝贝长得比我高了。

即使只是那一点点,他都雀跃到不行。

笑得合不拢嘴。

(是的~加油!继续长得高长得壮)

这一张照片要好好珍藏,铁证。


宝贝写爷爷的葬礼

几天前承懿问我:“妈咪,我写一篇essay about爷爷的funeral,好吗?算是 holiday homework。” 难得他自动请缨, 我那会说不?当然点头称好。

星期一下午, 他花了一个多小时写了下面这篇。

记下来。14岁的承懿对爷爷葬礼的记忆和感想。

======================
MY GRANDPA’S FUNERAL

So all of a sudden I was roused from my sleep at 5am in the morning. My mother told me:” Sam, your grandfather just passed away. We’re attending his funeral now.” Well I guess I was stunned because I showed no emotion at all. I just continued to get myself ready to attend something sorrowful. I went down and greeted my dad. I gave him a hug to ensure him although he didn’t have a dad anymore I still had him.

We then embarked on our journey back to my father’s hometown. I decided to sleep through the whole ride and put all the sad thoughts behind. Soon, we arrived at my dad’s hometown. We had a brief breakfast- vegetarian noodles and headed towards my grandfather’s house.

As I stepped down from the car, I could hear people reciting holy chants to a bed, covered with a piece of holy cloth and a blanket. I guess that my grandfather was somewhere in there. I sat down beside my relatives and a bunch of other old folks that I didn’t recognize at all. I sat there praying for my dead ancestor for a consecutive 2 hours. My legs ache and I was really impatient, since I just couldn’t stop moving around! (For your information, my grandfather is 75 years old, but in Chinese tradition you have to add 3 to the age, so in Chinese terms he’s 78.)

My lunch? Well, it was just a bun and a mug of Milo. (Is that breakfast or lunch?)
I then continued to pray and stop for the next 4 hours, until 5pm. We had to perform a little ritual so that my grandfather would be lifted into the coffin. Yep, he’s a dead man now.

We then had dinner. More relatives started to arrive in the evening. We were about to start our first big, exhausting praying ritual.  I was the eldest grandson, so I got to kneel at the front, beside my dad and my uncle.

We chanted for 2 hours straight. I desperately needed a drink of water to quench my thirst, but from where I was, I wouldn’t get one drop of it. I had to bear the tiresomeness of kneeling, especially when I have some backbone problems, so it was a painful 2 hours for me.

At last, the pain was finally over and it was kind of worth it, because I had to do it for my grandfather. As the eldest grandson, I couldn’t set a bad example to those younger than me in my generation. I grabbed some refreshments from a table and shoved them down my mouth hungrily. I never realized how much I depleted my energy today.



I took a shower and went to bed. The next day, I woke up to find several packs of noodles on the dining table. I quickly chowed down and went to do some of my homework upstairs. I typed furiously, to settle everything in school when I wasn’t around. The worst thing was that I had to retake a science test next Monday. AGH! THE BOREDOM AND FRUSTATION!

Well, I did the same big rituals except this time there were 2, one at 2pm and one at 8pm. When the day was over, I could barely move all my leg from all the kneeling. It was as if somebody stuck a thousand pins in them, and I assure you, that sensation is very painful. Also, I had to wipe the water from the coffin’s outside every few minutes, because there was dry ice to preserve my grandfather from rotting inside the coffin, like a piece of meat in a fridge.

On the last day of the funeral, I had to wake up very early. My grandfather was going to be sent to a cremation center to be burnt, so that all his ashes would be then crushed into a pot and kept there forever. (I don’t even know if that’s a good way of managing corpses!)

Well, there was an old nun to manage the final ritual. She asked my father, my uncle and I to do hold some praying stuff (In Chinese it’s called 祭品) and we had to present it to our grandfather (who may or may not receive in heaven, I don’t know) as a blessing. Then all the other people attended to do the same. There was some aunties and uncles, even my mum’s family attended to pay their final respects!

We then sent my grandpa on his final journey. His coffin was lifted onto a car and we had to walk behind him. We had to walk under the hot sun for a kilometer. We stopped at a junction and took a small bus all the way to the cremation site. We then did a small ritual, by placing dry wood/tinder on his coffin. We then had to jump over a flaming pot of fire with several burning papers (I have seriously no idea why we do that.). He was then escorted into the furnace and the furnace doors shut as the fire started to burn. We then had lunch and went back home. Some of my relatives departed after having a few snacks like this giant cake (). I then watched 2 movies with my cousins (The Percy Jackson series), and then I had dinner and I called it a day.



On the last day (A Saturday), we went to collect the ashes. Everyone there put a part of whatever was left of my grandpa into a green urn (just like my grandpa on my mother’s side) and then he was put into a hole where we would come and visit him if we needed to. We then left after having lunch.

Now both of my grandpas are gone. I should appreciate the time that I still can spend with my grandmas, before they depart into heaven and reunite with their husbands. Goodbye, grandpa. I’ll miss you.


2015年7月1日星期三

二七



7月1日。凌晨12点多。我们回到家了。

三个人下车后的第一个动作,不约而同都是伸了个大懒腰,顺便活动筋骨。半天内返乡来去匆匆,大部分时间坐车里,活动量太少了。

他说他尽量每个“七期”都返乡,给爸爸的灵位上住香,陪妈妈一块给爸爸诵经念佛号。

路途说近不近说远不远,问他酱赶来赶去不累吗?他说累啊!

接着他说:“我再累也是累七个礼拜而已。我爸爸呢?他累了一辈子。我这种累和他的相比,算得上什么?”

我没答话,就做好好陪他返乡的准备。在他驾车时,陪他聊天准备风油准备零食,准备我的眼睛,帮忙看车。

嗯,来回两次了。安全的。爸爸会看着我们,会保佑我们。应该是的。


山城,我们又回来了。回来给爸爸念经。酱快,两个星期了。
两天前爸爸入梦来了,来看他的大儿子。很短的梦,就几秒。
但胖老爷说梦里的肯定是爸爸。我相信。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