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31日星期四

旧卡片



今天1231,这张卡有21年历史。明天0101,就是22年的旧卡。

我们那个时代,手机还没有很普遍。互通消息和思念,停留在写信件写卡片。

还有,在约定时间守候在电话旁的那一声 hello 。

因为不普遍,也因为不是随手可得的东西,所以格外珍惜。

在老家翻抽屉,挖到宝。如果不是当时收了起来,我真的完全忘了,在多年前曾经收过这一张卡片。

那个时候,他在KL,我在PG。

美好的记忆,那些年。

等待和期待,感觉折腾,同样感觉甜蜜。

你说是不是?

小蓝花的精神




1231,还在老家。

连续几天早上,帮妈妈的小忙,摘取长在前院篱笆的小蓝花(不好意思,忘了小蓝花的名字)。

今年的最后一天,成功摘取255 朵小蓝花。

每天早上都得摘取盛开的小蓝花,不摘取的话,下午它就自然凋谢。

小蓝花的精神,每一天都是崭新的一天。每一天都以崭新的面貌示人,充满朝气。

2015 即将落幕,希望大家犹如小蓝花的崭新精神,每一天都精神抖擞迎向 2016。


2015年12月30日星期三

没有遗憾

星期天早上,妈妈买了福建面(KL的人称虾面)回来给我和姐姐当早餐。

姐妹俩一边吃一边聊, 说起了槟城的小食。亚参叻沙和白咖喱面,我们都没有特别喜爱。姐姐比较爱炒粿条,我就偏向福建面。槟城有虾膏的猪肠粉,我们也同样喜欢。

忽然间姐姐说:“爸爸生病的时候,有一天早上,7点左右, 他说要吃云吞面,坡底(市中心)那间。我就驾车载他去。妈妈也一起去。”


嗯,爸爸患病期间,妈妈连早上晨运打太极的时间都“牺牲”了,所以早上7点她才会在家。

说起了爸爸兴起要吃云吞面,我又记起了弟弟曾经载着妈妈四周去找 apong-malek ,因为爸爸想吃。

那段日子,大家日夜轮流看顾他,都累,还是会尽力去完成他的心愿(要吃这个那个的心愿,爸爸就是嘴馋)。

他吃了想吃的,没有遗憾。

我们给他找了、买了,同样没有遗憾。

几年后,偶尔不经意地提起这些往事,挖起了记忆,我们~都会笑。

2015年12月27日星期日

100 分钟的成果


100 分钟的成果,比我想像中好。




2015年12月23日星期三

午睡


我,很少睡午觉。也不喜欢睡午觉。


刚刚睡醒了,断断续续睡了近两个小时。


生病了吗?不是。


老家的舒服和自在,不是盖的。


嗯~ 我的年终假期开始了。


2015年12月22日星期二

2015冬至碎碎念


今年还没有返乡,没有 tumpang 槟城老家妈妈搓汤圆。蒲种家里没有搓汤圆(今年也不能搓汤圆)。

一早去了趟菜市,买鲜花水果和两盒汤丸, 拜拜用的。回到家里,摆好简单的祭品,让刚睡醒不久的承懿,给爷爷和祖先们上香。

我顺便咔嚓一张,kakao一张给胖老爷, 问他老婆和孩子乖不乖?也whatsapp了一张 给在新城小姑家的家婆, 让她稍微宽心。

承懿吃汤圆。他不贪心。只要14粒。吃完了,我问他:“好吃吗?” 他答:“ok啦。。。“ 接下去一句:“还是婆婆的汤圆比较好吃。” (承懿外婆下午拨电话来闲聊,我告诉她,听筒传来了外婆呵呵呵的笑声)。

早上胖老爷出门时,我没有问他晚上几点回来。最近他太忙了。原本我计划今晚是打包,我和承懿先吃,承懿晚上有活动。

傍晚近六点,他kakao来说:“等我啊,今晚我们一起出去吃饭。” 真的是有点意外。从小他们家没有“做冬过节”的习惯, 不过他会尽量迁就他的广东老婆的习惯,真的是谢谢。

没有大鱼大肉,一家人可以在冬至的晚上,“齐齐整整”(广东话)地吃一顿饭,很好了。(然后是承懿去上课,胖爸爸在家里打开笔电继续开工)

2015年12月18日星期五

ZY的第一次参与

承懿、熙和、熙乐和阿择,结缘于4年前。主要是因为他们的妈妈,由网友变成了朋友,孩子们也就认识了。

几年以来,大家一年里总有两三次聚聚,孩子们相约一块玩一块疯,妈妈们谈天说地。

后来承懿和吕氏兄弟,因为一块练习篮球和打电玩,常常见面。大家熟悉彼此,程度是差不多熟到快要烂了。

洁玲家的之奕,今年农历新年在我家和几位男生初次见面。相隔十个月后,这一次三天两夜“居銮随便走”,再次相聚。

之奕是位慢热的男孩,有点害羞,开口说话对的都是妈妈。但他还是静静跟在一旁,看几位哥哥的动静。

走路的时候,他多拖着洁玲的手,随着我们几位妈妈在后头走(另四位男生在前面“闯”)。

吃饭的时候,我们故意分开,妈妈坐一桌,孩子坐一桌。他OK,和哥哥们一块坐、一块吃。虽然间中他会过来妈妈的桌子,和洁玲说话。

在旅馆里玩 card game 的时候,他也静静地在一边随着玩。他到底懂不懂得玩、会不会玩,我其实有点怀疑。但过程当中,他勇于尝试, 几位哥哥也帮助他参与其中,直接或间接的。

今天上午在 Kluang Mall, 孩子们起哄说要看刚上映的《星球大战》,其中有妈妈说不想看,之奕突然冒出一句话:“那你们几位女人去喝茶,我们去看戏”。我还着实被他吓了一小跳。

之奕第一次参与几位哥哥玩,他在学习,哥哥们也在学习。妈妈们乐见其成。

(我手机拍的几位男孩的合照,这一张是唯一之奕咧嘴笑的,所以po 上来)。







2015年12月15日星期二

腰豆


妈妈早前和太极班的朋友去Pdg Besar 一日游,买了几包腰豆。

两个星期前,她随弟弟来我家住了两天,给了我一包。

一天吃几粒,我们连吃了几天,吃完了。

吃剩几粒的时候,心血来潮用手机拍了这张照片。

现在看着照片也不错。

虽不至于望梅止渴(画饼充饥),但是在心情低落的时候,知道妈妈去游玩时都惦念着我,总有点慰藉的作用。

2015年12月13日星期日

他说不会辛苦

一路下雨。用了六个多小时回到蒲种。

胖老爷的“生日晚餐”,就一锅热腾腾的海鲜粥, 外加梅菜扣肉。

他说:“冷冷的雨天,吃些热热的东西下肚,最舒服了。”


刚才车子停在餐馆外面,大家正准备下车用餐。我对承懿说:“爸爸今天生日,却驾了大半天的车,他一定很累。真是辛苦他了。”

胖老爷马上答:“不会辛苦啊。我有我的老婆和儿子陪我。”

还可以说什么呢?

2015年12月12日星期六

他44岁前夕

要不要猜猜3S在那里?

对,我们南下到新城,就一天半。临时的决定。

为什么?

1213,今天,是胖老爷的牛一。

妈妈(家婆)这阵子在新城妹妹家小住。在“母难日”前夕,我们特地去”吓”妈妈,给她一份礼物~惊喜一下下。

星期五晚上,我们已和小姑约好,要她保密,一起把妈妈蒙在鼓里。所以,刚才傍晚,我们出现在小姑的公寓里,承懿大声叫“嫲嫲”的时候,妈妈回应的那声“哇!”,还有惊愕的表情,真的好好笑!

我家胖老爷不是那种当着妈妈面说“我爱你”的孩子。他对妈妈的爱与疼惜,以行动表示。希望妈妈收到。

生日快乐,志炜。要健康哦!还有,少些为公事操劳。

妈咪(家婆),谢谢您生了这么胖(棒)的儿子给我,呵呵。真的谢谢您!

2015年12月5日星期六

一年四次的记录


FB 唤醒我,回忆一下六年前的今天。

那一天,在英国北部的一个小镇。风和日丽。蓝蓝的天。绿黄的地。爸爸拍妈妈。我拍他们(还好那时候心血来潮拍了,庆幸ing)。

上个周末,妈妈姐姐弟弟和依颜来我家住了两个晚上。

聊天的时候,不知怎的妈妈说起了那一年~2009年。她说那一年是记录,人生里的记录,她一年里出国游玩了四次。

先是二月我们去日本过个有雪花飘飘的农历新年。然后是六月我们去看了沙滩阳光的巴厘。再来是八月去了清迈看大象。十一月底就飞去英国卡莱尔参加弟弟的毕业典礼,还有顺便逗留个20天。

真的是记录!现在即使我想再破纪录,来个一年5次,也不可能了。因为,爸爸不在了

契仔, 要幸福哦!


认识他有三年了,扫街派报时几乎一星期见几次, 频密得很啊。他出钱出力出车油,连两位弟弟也带上了。

他是妈妈团公认的契仔。犹记得在Semenyih 夜市扫完街后,吃宵夜闲聊,他说:“如果换不成,我会在电视机前哭。” 当时我笑了。成绩揭晓那天晚上,他有没有哭我不懂。

之后,大家各忙各的,比较少联系。

过了一段日子,有人告诉我,契仔拍拖了。后来在临近电影院遇见他一次,算是见过他的女朋友,笑容很好的一位女生。

再后来是他南下新城工作。我还特地SMS他。之后好一阵子大家都没有互通消息, 当作是 no news means good news。

然后B4之前他PM我说他多两天,将在天后宫注册。听到消息当然是恭喜他啊。他还告诉我,既然已在KL,所以会出席B4。我说好啊,还叫他来雪华堂找我们。虽然最后没缘见面。

然后是一个月前他又PM我,说他在1205 这一天在家乡举行婚宴,请喝喜酒。他不打算请外地的朋友,因为路途遥远,不想麻烦大家。就通知我一声。

我说明白,也了解。我还说:“很高兴你告诉我。这种被通知的感觉,很好!”

今天你小登科,我在这里说:“大个仔啦,成家立室,恭喜晒!要幸福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