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31日星期三

2014 最后一天,回家

2014的最后一天。回家看妈妈。


早上835 的飞机。天气晴朗的关系吧。比预期中早到了15分钟。和承懿各自背着包包, 等姐姐来机场接我们。

姐姐来了。我们一起到她工作的那栋大厦,她下车上班,换我驾车回家。

回到亚依淡。我问承懿:“要买福建面吃吗?”他猛点头。

在老家附近的茶室兜了一圈, 找不到泊车位。有点懊恼。承懿说:“妈咪, 我们可以先回婆婆家, 再坐摩托来买, better right?”

一言惊醒梦中人。就酱办呗。

回到家门口。承懿跳下车,对着深锁的大门喊:“婆婆~婆婆。开门, please。我们回来了。”妈妈从厨房走出来,一边笑着说:“咦!酱早到的?”

我把行李搬进屋内,和妈妈聊两句, 说我们要坐摩托去买福建面。妈妈当然说好。忙着给我找摩托钥匙和头盔。

我对着屋里头的承懿喊:“Sam,你做么?快点。要出去了。”

“等我一下,妈咪。我在换短裤。”

福建面(就是KL的虾面)买回来了。一人一包。很好吃。汤头虾味十足, 够鲜。你应该看看承懿一鼓作气吃完整碗面后那副超级满足的样子, 还很神气地对我说:“妈咪,我从头到尾吃完哦, 没有喝到一滴白开水也。” 言下之意是要我称赞他吃辣的功力逐渐提升了。但是他妈咪我就给他一个“饱死啦你”那个表情。呵呵。


吃饱了,我一边擦嘴一边要关风扇开关。无意中看到神台上的祖先祭祀牌。

“boy, 你应该是忘了做一件事。”

那时候他在小舅舅的房间,隔空给了我一个充满问号的眼神, 没有作声。

“你吃福建面之前没有点香给公公啦。” 我边说边把手指着神台的方向。

他如释重负地呼了一口气:”I have done that, mom. No worry.”

“Have you? 几时?我是说今天哦。”

“是今天。刚才啦。我们回来要坐motor买福建面。我去房间换短裤之前,我就点香给公公了。。。The first thing I did after greeting 婆婆。”

好一会儿,我都说不出话来。

后来,我 给他一个微笑:“妈咪觉得哦,公公会很高兴咯。”

他点头。笑笑。


用手机重拍挂在婆婆房里的这张照片。
2009年8月的假期,我们和承懿,还有公公婆婆到清迈去玩。

2014年12月30日星期二

宝贝的play date


今天,应孩子的要求,安排了他引頸长盼的play date。因为这个约会,我们延迟一天返乡。

一早, 三位大男孩就到我们家里来。加上承懿,四位昔日小学同窗聚集一起玩。

此刻,我家客厅里充斥了四把声音,说不吵是骗你的。呵呵。

不过,久久一次,还是可以接受。最重要是他们玩得开心尽兴。


噓~妈咪坏坏, 玩偷拍~不要酱大声。

玩了一轮wii , 现在是 UNO 时间。

(请跳过我家乱乱的客厅,还有茶几)


中场休息。吃麦当当。

不是很健康, 但他们都爱。久久一次。

承懿一边打开纸袋, 转过头来对我微微笑说 :"Thank you mom."

下午三点钟。

Wii 。UNO 。手机神魔。都玩了。

终于~轮到NERF出场。

是的, 枪战开始了。

(明天之后都是14岁的大男孩, 是不是有点好笑?)

然后从室内玩到室外~打羽球、打篮球、踏脚车。


这张没有偷拍哦。很光明正大地拍。哈哈。

“晟、懿、荣、轩” 少了文轩, 他七点钟被爸爸接走了。家荣说要把他PS上去。

2014年12月29日星期一

【转载】为水患灾民送温情

干净妈妈团的专页抄出来,转载的。这是我可以做的。



東海岸水位節節上升,災情告急,災民流離失所,家園成澤國。各方熱心人士紛紛送上物質、捐款以解燃眉之急。

由於擔心災區在水位退卻後引起的各種疾病,在葯物和醫療人員短缺之下,雪隆媽媽團正與民間義務醫療隊伍合作,協助他們在水位退卻後,到達災區,幫忙施葯義診,避免傳染病延發。

我們急需要各位朋友的慷慨解囊,讓這支醫療隊伍採購各類醫療用品和葯物,以送到重災區去,協助患病的災黎。

欲捐款的朋友,可以把善款会汇到“雪隆媽媽團”的戶口號碼:
Am bank 2362022005996 Ng Lee Yen & Ng Kai Chan。

** 捐款後請私訊聯絡我們,附上bank in slip (汇款单据证明)和聯絡電話,方便记录。感激不盡,謝謝。

【這支醫療隊伍曾在去年關丹大水災時,攜帶大家捐助的醫療品深入重災區,替當地村民義診施葯。他們都是在職的專業醫療人員,卻為了災民,特休假,涉水越嶺的到災區伸出了他們的緩手。】



Everyone is doing their Best to "HELP"

The level of emergency of the flood in East Coast has been fast escalating! Thousands have lost their home, homes have turned into swamps. Many from all walks of life offered a helping hand, providing both donations in both funding and much needed materials.

A concern that is likely to ensue following subsiding of the flood will be various medical issues, especially contagious diseases. With limited medical supplies and medical personnel resources, Mama Bersih Team is keenly seeking cooperation with voluntary medical groups to formulate a response plan to these affected areas. This task urgently needed once the flood subsides. We plan to provide medical consultation and necessary assistance, to ensure containment of any potential medical challenges such as contagious diseases.

In this respect, we appreciate kind and necessary donations from all Friends! We will ensure all donations will be channeled fully to support establishment of this medical team, as well as medical supplies. We will be directly involved in forwarding this assistance to the affected residents of these flood-inflicted areas.
Again, thanks for your kind consideration and support to the needed people at a special moment! Please remit your donation to Mama Bersih account number as follow:

Am bank 2362022005996 Ng Lee Yen & Ng Kai Chan

Please kind contact by PM us(inbox message) in our Mama Bersih Facebook page, with the bank-in slip after your remittance. This shall help ensure adequate records to each of the donation.

On behalf of the needy fellow Malaysians, we greatly appreciate your kind effort and assistance at time of need!


2014年12月27日星期六

宝贝的玩伴



承懿是独生子, 爸爸妈妈爱他,但他还是会有寂寞的时候。

庆幸的认识了慧慧, 她家的熙和熙乐年纪与承懿相若, 大家可以参在一块儿玩 (还有穎颖家的阿择也是)。

去年我们一起去台湾,今年到新国。

妈妈有伴出来透透气,孩子有伴一块玩一块瘋一块闹一块说废话。

这两次出游, 我其中一个乐趣就是偷偷观察他们的互动与谈话。那种感觉很妙也很好。

由衷谢谢吕家两兄弟,真的。希望他们可以和承懿成为好朋友, 永远那一种。



来到SDC



圣诞节这一天,继续新国自由行。带孩子去他们想去的地方。嗯~ 我和慧慧是陪伴孩子长大的妈妈 (好像有点自赞自夸)。



在KL长大的孩子,时常被爸爸妈妈接送,没有什么机会乘坐公共巴士。一有机会坐巴士, 脸尽是兴奋之情。在巴士内还要耍酷自拍。晕!



今天的目的地~ Singapore Discovery Centre 。熙和熙乐两兄弟曾经到访·, 他们还想再来。所以承懿也跟着来了。



 

和孩子一起玩的慧慧。她今天是军队的指挥官,和三位前锋一起冲锋陷阵杀敌。劲!!!






男孩都爱玩得的作战模拟游戏,大荧幕显现的战地情景几可乱真,三个小瓜玩得超 high! 连续玩了三次, 每次还调换岗位, 试试不同的海陆军。



Merry X'mas

(从FB抄过来的啦)

23号和24号

在 Orchard Road和USS 拍到的应节照片

手机拍的, 效果不够完美

但祝福诚意100% 真挚

圣诞节快乐!











冬至这一天

今天是1217。 几天都没上来部落格。出了一趟门,和朋友带着孩子去了新加坡四天, 匆匆流下了足迹。

(小小声问)有想念我吗?(大大声笑)哈哈哈。

其实, 我在FB都有贴照片。这里就 copy and paste 一下下。呵呵~让你见识懒人的本色。

===============================



冬至

胖老爷很早下班

我开门给他

眼睛有问号

"今日过冬哦,梗系要团圆啦。"

他笑着说

家里没有搓汤丸

餐馆的饭后甜品

免费的哦

也算是真的过冬了





2014年12月21日星期日

最佳男营员



承懿从“那几天”的体验营回来了。四天三夜。

他上车的样子呆呆的,应该是很累。第一句话:“妈咪,我好像要生病。身体有些热。”

然后他又说:“我应该也是不够睡。我们要守夜,要保护我们team 的宝物。。。不过最后还是被偷。”

后座没有传来声音了。他睡着了。(天啊~真的累到酱?)

回到家。他上楼洗澡。爸爸出去打包晚餐。妈咪整理他的背囊,要洗肮脏衣服。一打开,有个小奖杯 ~【最佳男营员】。(哇!妈咪有点意外)

帮他吹干头发时问他:“做么会有那个奖杯的?”

"The best 男营员。。。”他在偷笑。“做么会拿到啊?可能是我帮老师们洗碗碟吧。”

“真的吗?”

他耸耸肩。“也可能是因为 I participated and played very hard in the mud." 讲完他还是在偷偷笑。

不管什么理由,他看来很开心。还有他说他是“比比怒”队的副队长。

晚上9:20 , 他刷牙上楼找周公了。

去年的“大国崛起”,今年的“那几天”~ 这种体验营对承懿来说真的是很好的体验,无论是他学习自主独立、体力协调、团队合作、沟通交际等等等。谢谢劳苦功高的筹委们。谢谢!!


太耐左

周六下午两点半。胖老爷下班回来了。

(孩子还在营地)两个人出去吃很迟的午餐。

然后他提议去shopping~在M&S 逛。

胖老爷一直怂恿他老婆试衣服。

然后他排队付钱。

老婆笑笑轻声问:“你有多久没有陪我这样逛街?”

他笑笑小小声答:“ 哇!好耐。太耐左。。。我老婆好惨下。”

老婆还是笑笑:“你自己话 geh , 我 mo 出声啊。”

他也笑。

两个人继续手拉手一同走。

2014年12月18日星期四

C9的【颓废】

下午四点多。某个咖啡厅。

她很有气质地把手中的咖啡杯放下,微微一笑。

“我们今天过了很【颓废】的一天。”

我半点气质都没有地“哈哈哈”笑了起来。

“这种可以【颓废】的日子,一年就那一两天啊。”

今天,她谢谢我陪她。我也谢谢她陪我。

(是~今天我的宝贝和她的两位少爷一块入营了)

喝两个人的咖啡。哇咔咔!

2014年12月17日星期三

三年了

1217

今天不是父亲节。不过我特别想念爸爸。想到~眼泪一滴一滴掉下来。不由自主的。

三年前的这个上午,爸爸走了。对他来说是好事。脱离苦海了。我绝对明白。

三年了。思念依旧。他来我梦里看我,每次都笑笑的。梦醒了我会很开心。但现在想起他,还是会不自觉地流下了眼泪。

很。想。念。爸爸。

不管过了多少年,还是一样想念。

因为他是爸爸。

2011年7月(还是9月,不确定了)
爸爸下来KL寻医。在我家。

他一个人没有开



昨天他一上车, 急不及待地说:‘妈咪, please!please 给我开这个 envelope。”

我瞄他一眼,继续开车 。

轻描淡写 地问:“什么来的?成绩册吗?envelope上面写谁的名字?”

其实一个小时多前。收到学校的SMS说校方今天分发成绩册, 纷纷由孩子领回去。

“你和dad的名字啦。全班只有我一个人还没有开而已。我的同学全部开来看了。。。现在我开了啊。开啊?”

“嗯。”

他迅速地动手拆开信封, 抽出一叠纸开始细读。。。

承懿,谢谢你的坚持。在见到妈咪之前没有自行把信封拆了。

这份坚持不容易。妈咪明白。

所以妈咪偷偷在开心。

2014年12月15日星期一

一视同仁

周六晚上托他的福,我们一块吃生日大餐。

在第一名韩国炸鸡店等待的时候,承懿只和他的小说交流,不理我们。

两个老的自己玩自拍, 娱乐一下下。

胖老爷告诉我 :“今朝早响office , 你妈call 我。”

我的眼睛冒出问号:“咩事?”

他笑着说:“仲有咩事geh ? 同我讲【志炜,生日快乐啊!】米咁咯。”

我听了,也跟着笑了。

谢谢妈妈,记得胖女婿牛一,给他打了祝福的电话。就像我生日时一样。绝对是一视同仁。

这种感觉真的好好!

2014年12月14日星期日

生日找小李

他昨天生日,竟然带我和承懿去找小李。。。


。。。代言的韩国炸鸡。

“第一名的爸爸”带我们吃第一名的韩国炸鸡。哈哈哈!

每个座位都有这张广告纸垫着。。。
看清楚哦!除了长腿欧巴小李是卖点。
另一卖点是 ”南韩
第一名炸鸡“哦

来吃韩国炸鸡!原味和辣味的。
Basta!(韩语~好吃啊
天啊~怎么忽然哈韩起来了?

都是《星星》的错!

千颂伊和都教授在剧里的啤酒炸鸡太红了。红到胖老爷都想试试韩国炸鸡有什么特别之处?

我们还真的“山龟”(福建话), 韩国炸鸡初体验。呵呵呵!

啊!不过,这家店只有炸鸡,没有啤酒哦!

Salsal 酱炸鸡沙律。

Salsal wrap, 皮薄馅靓。

Dakgalbi Grilled Chicken Set.
有泡菜炒饭哦。

炸鸡店的承诺。呵呵!

2014年12月13日星期六

43


1213。今天他牛一, 正式踏入人生第43个年头。(哦~发现了原来他比我“年
轻”吗?嘻嘻!)

以前我还在打工的时候, 总会乘机在庆生那一天放假。让属于自己这一天可以休闲地、随意地、为所欲为地过。但是他从来没有这种习惯。他会很现实地说:“生日mo咩咁特别。仲做得,米做的就做啦。系一种福气。”

昨天晚上,承懿给爸爸设计了一张很简单的卡片,打印了出来。看似简单,但卡中央那个圆圆的chop,写着“第一名的爸爸”,我就觉得一点都不简单(还有点羡慕和妒忌呢)。当然我也很高兴,证明了爸爸在孩子心中的地位非凡。

我不敢说他是“第一名的老公”, 但是在很大的程度上他会是我爸妈的“第一名的女婿”、我姐的“第一名的妹夫”、我弟的“第一名的姐夫”。哈哈哈!是不是又发现我称赞他是不用本钱的?(恐怖到~~~)

他很胖,圆圆肿肿的(而且越来越“严重”)。对我来说这唯一的好处是我不需要去烦恼瘦身啊、减肥啊来配合。

他其貌不扬,鼻子大大、嘴唇厚厚兼“哨牙”,和【帅】这个字沾不上边。“我老公很帅!” 这句话打死也不会从我嘴巴吐出来的。真的!违心之论,说不出口也。

不过,他的脑袋很帅,至少在我眼中是的。

他对我好。对我的儿子好。对我的家人好。对我的朋友(们)好。

他会在我夜半发恶梦时拥着我,重复说:“唔洗惊。老公响度。”

他会在我要返乡时提醒我:”记得罗镭返去比你爸你妈啊。

他会在我因为孩子发脾气、情绪低落时说:“衰仔啊, 咁黎激我老婆, 等阵我话佢。。。仔系爱教爱闹, 闹左就算,唔好自己激到咁。我心痛咖。”

他会在我在自怨自艾说自己一无是处时,就会听到这种安慰、激励的话 :“唔好咁讲啊。今日我地有geh,你功劳好大。mo你响屋企度罩住,照顾承懿,我点样可以放心响外出做嘢?有超过一半geh嘢都系你搵返黎咖。你好叻咖。”

很多年前我很想听取专科医生的意见,动手术以提高受孕机会, 好让承懿有个妹妹或弟弟。他反对!他说:“有承懿一个, 足够了。不要冒险去做手术。好好的一个人,做了手术很多年后有什么后遗症的话,不值得。我娶老婆不是拿来生孩子的。”

有没有很感动?

当然他也有缺点啊。人哪有十全十美的,对不对?

譬如说他会骂脏话, 尤其是在工地干活的时候,他说那是“必备条件”之一。晕

又譬如说他的脾气可以很坏。坏到什么程度?说出来可能会吓着你。

8年半前他与顶头上司(师兄)在办公室里多年的“积怨”,在一个早上“火山终于爆发”。他胆敢把整个笔记本在上司面前砸了,跑了出来。然后在车上,给在槟城的我拨了电话。之后。他补上一封辞职信, 再上班一个月(很多累积的年假,他没有扣除),把交接手续办妥,正式离开服务了10年的旧东家。(呵呵~有没有吓坏了哦?)

我好像又写到离题了, 不是写他的生日吗?

嗯!他生日。我感恩。

感恩我的家婆, 在43 年前的今天把他生下了。

感恩他, 在若干年前被澳洲 坎贝拉大学offer他奖学金可以越洋留学的时候,傻傻地拒绝了,宁愿选择本地大学。而我们的缘份就是在马大搞华文学会的活动时开始的。

感恩他早上出门时还会在我额头轻吻一下,然后笑着说:”要不要我给你一个【嘴对嘴】的国际礼仪一下?”

感恩我们到今天还好好地在一起。

感恩我的生命中有他。

生日快乐, 志炜。

要每一天都健康哦。爱你!

【颖颖曾经说她喜欢看我FB里写胖老爷的帖。她说:“你写他,他看到, 很sweet。感觉真好!”。我说:“sorry,他和我在FB里不是朋友。” 颖颖脸上那种难以置信的表情, 我还记得。写他,不是特地要给他看,我只是把心里的话写出来。就是酱简单。呵呵。不要忘了,我是冲动型的牧羊座。】

2014年12月12日星期五

“崔振赫?谁来的?”

那一天,是星期日。

我们一家三口和几位朋友(及家人)成群结队到瓜雪一带出游。

几辆车一同到达要用餐的地点。茶室人很多。我们一行人得分开几张桌子坐。

等候茶室伙计清理桌上碗碟时,AK忽然间问:“你~你们怎样称呼KC的老公?”

我说 :“Mr Chai 啦。”

HH说 :“老蔡。”

AK有点为难地说:“我叫他蔡先生好像太 formal。叫老蔡好像他又没有我酱老。我想,叫他小蔡会比较好。”

我和HH老实不客气哈哈哈笑出声来。

AK对着我们两人问 :”酱你怎样叫她的老公?”

我:“Mr Lui啦。老吕啦。”

然后,我指着站桌子旁,划着手机的胖老爷说:"HH 叫他 Steven 啦。要不然叫胖老爷也是可以。好像没有人叫他老赖或者是小赖。。。” 

还没说完,我自己就忍不住开始笑了。

没想到,胖老爷忽地抬起头对着我们酷酷的说:“你也是可以叫我都教授,或者是崔振赫。”

AK哈哈哈笑了起来。

HH一边笑一边问我:“崔振赫?谁来的?”

我当然也在笑, 答不出话来。其实那一刻,心里很暖。

为什么?

胖老爷平日工作超忙、早出晚归的,吃饭、睡觉都不定时。家里很多琐碎的事,他都不会去记。不过,他会在百忙之中,用心记得我喜欢看的韩剧男演员的名字,一个字都没说错。这一点,让我很感动。

而且,他可以在 我的朋友面前,不顾颜面地开自己的玩笑,为的是博君一笑。同样让我觉得很窝心。

是的, 不好意思~ 我又在这里“老黄卖瓜, 自赞自夸”了。(还好我真的是姓黄),哈哈哈!


崔振赫 在《我的女儿是花儿》的剧照】

2014年12月11日星期四

宝贝会很乐

1211。雪州公假。

不过,胖老爷上班。

Nilai的一位顾客要见他,开会。

很早他就出门了。

下午两点左右,胖老爷回来了。

哇!有半天假期哦!赚到了。

他一看到我的第一句话:“冲个凉,可以一起去载承懿。”

不错!可以一起拍拖去接承懿。

孩子看到胖爸爸去接他,会很乐 。

一定笑着上车。妈咪说的。

哈哈!

2014年12月10日星期三

酱都认得出?

还是上个周六的“教育分享会”。

中场休息。

茶点时间。

“方便”时间。

我跑到主讲人的桌子去和洁玲和Mr Ng 说话。

笑洁玲眼浅,被视频催泪了。

我说我看到。

一位妈妈上前来和洁玲聊。

基于礼貌,我站在一旁聆听。

忽然间,那位年轻的妈妈把头转向我:“我认得你。你上过Astro 小太阳。两次。我都有看。”

虾米?当场傻了。

酱都认得出?只好对着她微笑、点头。

(刚才还笑人家啦!广东话~现眼报咯!)



2014年12月8日星期一

有爱,才有希望



上个周六,出席了“ 特殊孩子的教育——何去何从?”的分享会。去当打杂(Theresa 是酱说的),走走站站顺便用手机咔嚓咔嚓拍拍照。一个早上就没了。

回到家,接近两点。途中匆匆忙忙打包麦当当给承懿。很迟的午餐。

这个教育分享会,由三位妈妈、一位爸爸负责主讲。大家都很有心也用心地分享了他们孩子在华小、纯在家教育(home-schooling)、自学中心(home school center)和经典教育的经历和体验。

还有我们的主持人,虽然没有主讲,但在分享会里播放了两只视频。她事前特地访问了两位妈妈, 略略讲述孩子在特殊班和国小上课的情形。

相信出席者或多或少都得到一些资料, 可以借镜、可以考量, 为即将入学的孩子做个明确的选择。

Mr Ng 第一个开麦。他准备的一段视频, 说明了特殊孩子在华小的“困境”。那段视频加上幕后配乐和感性的字幕,害得几位妈妈掉泪了 (嘻嘻~洁玲就是)。其实感同身受,家有特殊儿的都会明白,包括我自己。

想起了承懿在华小六年,一步一步走过来,去年毕业了。过程不容易,但我们还是做到了。班耐哦!(是要赞一下的,对吧?)

有苦有甘,五味杂陈,有泪水也有汗水。不过最后的最后是欢笑、是美好的回忆。他喜欢他的母校。他喜欢他的老师们,更喜欢他的同学们。

他毕业之后我曾经问:”你记得在小学那位老师鞭过你、骂过你、罚过你吗?为什么罚你,记得吗?“

他的答案是:”好像有哦。。。XX老师、 XX老师 。。。不过,我不是很记得了。”

这个时候,他只记得“好事”,忘掉“坏事” 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但是妈咪没有这种“本事”,妈咪都记得,那些心酸、痛心和不忿,真的很难忘记(我会继续努力忘记)。

当初我和胖老爷没有咨询任何人的意见,就很“勇敢”地把孩子送入八打灵精武小学就读。那前半年的日子, 还真的是有够累的。孩子几乎天天去到学校就梨花带泪。那时候妈咪郁闷又沮丧, 孩子也累。但我们还是坚持下来了。

那时候,承懿不会交朋友。谁谁谁坐在邻桌也是一问三不知。所以我很努力去和同班的小朋友做朋友哦。问了他们的名字, 特地写在一本簿子里,记下来。

小朋友们很热心也很热情, 会在上学、放学时候看到我时叫我:“aunty~aunty”。当然有些也会不爱叫的, 我比较“坏蛋”, 会主动叫他/她。

小朋友们也爱打小报告(我最喜欢了)。

有一天放学的时候,我站在校门口,等孩子出来。他的同班同学先出来。同学告诉我:“aunty, 赖承懿好像是发烧。 刚才考试的时候,他在睡觉。老师叫他去洗脸。” 听了还真的吃了一惊。接了承懿上车,他啥都没报告。后来我问了,他才说有这回事。他是身体微热,在打瞌睡,老师叫他去洗脸。考完试让他在班里的角落休息。

又有一次,同样是放学时候,同学告诉我。承懿被代课的cikgu打了一下。承懿见到我时,同样没告诉我。问了,他才说。孩子不说,总要旁敲侧击地去知道他在学校里发生的事,其实挺费心的。

帮忙承懿记下同班同学的名字,他二年级、三年级的时候我同样在做。不过,渐渐的发现他可以适应了小学的生活,脸上渐渐有了笑容。叫他去上学不会再愁眉苦脸的。爸爸和妈咪才可以偷偷地松一口气。

承懿一二三年级时,我是陪读妈咪。学校教的,我在家里重教一次、或者之前就教他。他的功课我看得很紧、跟得很贴。我希望他可以把根基打好,不会因为落后太多而失去信心。

小四那一年,他应该过得最辛苦。因为学校课程和之前三年大不同,很多书写的功课,对手脚协调有问题的他来说是苦差。加上国语写作和华文写作的功课,组织能力欠佳的他也是一个大挑战。

陪着他、鼓励他、期望他尽力(但不是期望成绩),他熬了过来。

要谢谢那时候学校的数学组,让承懿在练习数学习题的过程当中,助长了他在这方面的信心。

就这样一年复一年,他的小学生涯走完了。毕业了。成功了(哈哈~好像有点夸张)。而且还是去年的事。

今年已经完成中学第一年了。

未来路很长,携手慢慢走下去呗。

承懿从来不想当特殊儿。胖老爷和我也不想当特殊儿的父母啊。不过,既然已经是了,就一起面对吧! 一家人的力量总比孩子自己一个人的力量大很多很多吧!

接受、面对、解决。这是顺序。真的!

有爱,才有希望。一起举步向前走。

(不好意思,越写越离题,胡言乱语了。)



2014年12月5日星期五

我的梦,妈妈笑了



下午两点多。想起我前两天梦到爸爸的事,忘了报告给妈妈听。给她拨了电话。

她一接电话,开始问我这里的天气,有没有下大雨之类的。然后聊明年我们可能出游的事情。再聊聊她太极十八式的琐碎事。酱15分钟过去了。

线路不好,突然间听不到妈妈的声音。电话断线了。

再拨老家的电话。妈妈接。

她老实不客气说:“哎呀,做咩忽然间moh 嗮声?唔爱讲左。我爱睇戏咯。” 我当然说:“OK! OK!” 挂了电话。

这才想起,我压根儿忘了报告我发的梦啊!

于是,第三次拨电话。“Hello ~ 妈。我啊。好快好快。我知你爱睇戏。我头先唔记得讲我梦到老豆。”

“哦!系咩?几时梦到?”

“早两日啦。我梦到佢坐响千秋度,食紧红毛丹。对住我阴阴嘴笑。”

“哈哈哈~ 系啊?你geh 回忆黎geh, 佢做geh 嘢。老豆着咩衫?”

“好似平时果D 啦。广告t-shirt 同训教裤咯。”

“哈哈哈~哈哈哈。” 耳边传来的还是妈妈一阵阵的笑声。

终于挂了电话。相信妈妈带着愉悦的心情看她的电视节目。我也带着欢愉的心情继续驾车。

我梦到爸爸,妈妈开心地笑了。爸爸知道了,应该也会十分高兴。


2014年12月3日星期三

他来看我。。。

年杪,不是红毛丹盛产的季节。

梦里竟然出现了红毛丹,还有老家的那棵红毛丹树(其实在2011年初已经砍掉了)。

在梦里看见爸爸。他坐在秋千上吃红毛丹。

自己家种的红毛丹认了是排名第二的话,没有其他的可以排在第一了,他总是这样认为。

果实大粒、果肉干身又浑厚、而且“lat kang”(广东话=果肉和果核不粘在一块,自然分开)。

爸爸一边剥开红毛丹,一边在吃。样子很enjoy,也很写意。

他看到我,对我扯扯嘴角,笑了一下。

正想走上前给他道声好,顺便摸摸他。

但是,梦就醒了。

嗯~爸爸知道我想他,来看我了。



照片摄于2002 年8月。 槟城老家。
10个月大的承懿第一次接触的红毛丹,是外公亲手摘下来给他的。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