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31日星期四

心意

不知那里来的好心机。连续三天都煲汤。

前天党参鸡汤、昨天花生莲藕汤、今天红白萝卜汤。

可能是宝贝这两天喝了三碗汤都意犹未尽的模样吧?

虽然刚刚我才cuci他一轮,够力那种。

今天的晚餐很丰富下〜有汤、有苦瓜鸡(走地鸡),还有"扯饭"的叁巴臭豆。

算是慰劳那位在工地烈阳底下曝晒了一天的胖老爷,他们忙着装置大机器,一整天了。

我的厨艺实在"麻麻地",心意倒是不少。哈哈!


我家地址


昨天晚上,胖老爷外出和中学的老朋友聚聚。这几位老同学每个月平均会见个面喝杯茶吹吹水。

胖老爷出门时,我把手上硕果仅存的三份《向报》交给他。他照办。

大约12点钟,他回来了。

“上个礼拜TF(他的其中一位老友)来我们家,交文件给我,他在保安亭没能说出我们的地址,就说Green Walk Banner 就进来了。”

哦~原来我家地址变成了“绿行布条”。现在加多一条“新年净步”。嘿嘿!


127那一天
在《向阳花报》的推介礼
我站岗哦~在妈妈团的档口前
下午四点多带着红彤彤的布条回到家
等着两位爷回来
五点半左右他们回来了
胖老爷一看到搁客厅的布条
二话不说第一时间开工
细雨纷飞天色暗暗的黄昏
3S的家门加入了大家的行列
“新年净步, 换乐连年”!!!


桔子+酸梅

家里的桔子树结果了。

挺大颗的。

在菜市的小摊买了话梅。

前天晚上吃饱饭后,"挑战"赖小朋友尝试新口味。

他点头。

即刻从桔子树摘下两粒饱满的果实,冲水洗洗外皮,开始剥皮。

把一颗话梅塞在桔子的中心点,递到宝贝眼前。

呵呵〜骑虎难下咯。

唯有鼓起勇气地啃。



他半途而废。"酱sour的东西,妈咪做么你可以吃的?"

"因为妈咪般耐啦〜~~~”

就只是般耐吃酸酸的东西。哈哈!

2013年1月29日星期二

反公害全家福(转载)

认识 Andrea 是428之前一个星期。
那时候在FB有一点点交流。
428那一天在茨厂街第一次见面。
她很热情地给了我一个大拥抱(有被吓到)。
然后我知道我们来自同一个小岛,都是Penang Lang 。
我开始叫她"大姐大"。。。(但现在很多人都称她“大姐”了,哈哈)
我们的大姐不止声音洪亮、讲话头头是道,她的文笔也很真,和她的声音一样很有感染力。

===============================================

~反公害全家福~(转载)
文:妈妈团主席江燕雪

大姐大Andrea的全家福:) 
这是一张很难得的反公害全家福。
昨天,问了老公孩子,要不要来雪华堂支持妈咪的活动。
平时大家大部分时间看到我是独行侠。偶尔带着小儿子出来。
大儿子刚好从台湾回来度假,老公也刚好星期天没有其他活动。所以,很难得,一家四口一起出现了。

听到他们要来,我赶快把所有公害主题的战衣准备好,一人穿一件。结果,公害那么多,我们一家四口包完了。

我先生很低调。他常常很不以为然的觉得要宣传烂政府的资讯,可以有不同方式,不需要这么出面来做。我很明白他的担心,从他不认同我的高调,到后来默默支持,我想他的心里一直准备着那一天我有什么事要他来担。他包容我的任性、我的执意。对此,我总是抱着很大的感恩心。我一直都不是一个称职的好太太,这是我对家庭的亏欠和愧疚。但是我必须承认,女人可以走得多远,另一半的支持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支撑。母亲团的灵魂成员,所有妈妈背后的男人都是我们非常感恩的家人。

我的两个儿子,一直是我倾诉的对象。我大儿子每个星期打电话回来,我总是跟他说妈咪今天去了哪里,做了什么?所有的大集会我都会报告给他听。他很乐意很耐心的听我侃侃而谈。人在国外,为了追赶功课,他很少上网看国家资讯。但是他知道他的妈妈一直灌输他一颗爱国的心、关心社会的心。

我的小儿子,有机会总是被我拉出来集会。因为我的影响,他对国家时事开始关心。他懂得去分享给周遭朋友听。有一次在“拒绝118国家独立遗产摩天楼”的活动中,遇到他的鼓队老师,听到我是净选盟妈妈,就主动来问我是不是典忆的母亲。她给了我儿子很大的鼓励和肯定,说他有和她谈起国家时事,是一个关心社会的年轻人。听到外人对孩子的肯定,我的心是一片欣慰。所以,我觉得,上一代人和下一代人的沉默,其实是需要靠我们这一代身为父母的能不能打破那个沉默,去影响一个关心社会时事的一代,而不只是吃喝玩乐的娱乐世代。

我没提,大家以为我是全职C9。其实我是朝九晚六职业妇女,和许多妈妈一样要工作。那我哪里来的时间参加和策划活动?这也是昨天记者访问的一个问题。
我说,没什么,就是看自己要不要调整自己的私人时间而已。过去,我放工回来,晚间休息,看的是报纸、电视娱乐节目、爱情小说、连续剧。追连续剧可以追到凌晨三点才休息。

然后,真的是709后开始。我突然醒觉,我对这个国家太不认识了。或是我对这个国家太自以为是了。
我以为老马执政二十年,功劳很大。
我以为私营化替国家省了很多开销。
我以为国家大选是政党的事情。干净选举是政党争取的事情,不是我的事情。
我以为我的经济能力还可以,柴米油盐的价钱不会影响我。
我以为内安法令是政治敏感的课题,我是小市民不需要担心。
我以为国内警察小贪污很正常,不至于影响我的日常生活。
我以为朋党利益,是政党之间的合作,跟我无关。
还有很多很多以为。。。。

然后,我发现我的以为,是今天政府滥用的“以为”。人民托付他们55年了,他们以为他们可以为所欲为。
他们以为他们带来的是无尽的商机,但是赔上人民的健康。
他们以为他们带来的是发展的光荣,但是压在剥削弱势人民的无知上。
他们以为他们的贪婪无人知晓,但是全天下都知道这是鳄鱼的眼泪。
他们以为他们用种族分化可以治国世世代代,但是全人民让他们知道什么才是一个马来西亚。
他们以为他们美化国家发展蓝图,但是我们知道这是一幅背叛人民意愿的假象。

所以,不要觉得我很伟大。我只不过是用了一点点娱乐休闲的时间来补偿我过去这么多年的错误“以为”,希望能用一点点力量去改变他们的“为所欲为”。

刚刚好净选盟母亲团给了我一个平台,让让我们一群志同道合的母亲可以结合大家小小的力量为一个共同的目标努力。

为什么不是个人以个人的努力来做?为什么要结合成为团体?当然,以个人力量用自己的脚步来做是可以的。但是,太多个人力量就是一盘散沙,无法连结成一股可以发挥团结就是力量的影响力。

有人说,人民运动开始造神。有人一炮而红,有人趁火打劫,有人很会作秀,有人不切实际。

我们都等着一个英雄来领导。我们都等待一个领袖来推动。我们都等着一个愿意“以天下之忧而忧”,愿意承担一切重任的带领人。但是,谁来做?谁愿意承担?谁愿意冒险?谁愿意随时随地一叫就到?谁愿意放下生意工作,日夜奔跑、东奔西渡?

我想说,当你看到全民都在动起来,大家不分彼此、不分日夜、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努力去分发一份民间主动整理的“新闻传单”《向阳花报》时,你知道,这个政府已经让人民绝望了。

政府控制隐瞒真相,用种种方式去向全国人民洗脑。教育局也对学校制衡钳制,不让学校教导真正的公民意识。你知道,唯有人民主动拿起民间教育来做,这个社会才叫做有希望。因为大家都主动的做,主动参与,你知道,人民要把主动权拿回来。“让无力者有力,让悲观者前行”这句话说得太棒了。

唉,一张反公害全家福,竟然让我罗嗦一大篇“感叹”出来!辛苦看官了!

2013年1月28日星期一

干净的黄布



朋友VY看到我家挂起了红彤彤的“新年净步”布条
就问我另外一条干净的黄布呢?
在这里!!!

我家干净的小黄布挂在这儿,不怕日晒雨淋啊〜〜〜^_^
这个农历年,大家不只是要"新年净步"〜还要"换"啊!!!

思乡情~食物篇



昨天是假期
我们吃的brunch很Penang style

胖老爷一边吃一边取笑我说:
"还有两个星期就可以回Penang吃真正的槟城咖喱面,现在还要山长水远来这里吃?"

嘿嘿。不甘示弱回他:
"就是咯〜不知道谁载我来的leh?"
思乡情〜时时刻刻都在呀。

2013年1月27日星期日

新年“净”步

1月27日。《向阳花报》的正式推介礼。在隆雪华堂。有很多重量级的人物出席~包括HH的黄德、反山埃的雪梨、妈妈团的Andrea、雪华堂的廖国华和著名诗人郑云城。

靓师奶当天要站岗~呵呵。就是看顾妈妈团的档口,卖些周边产品,要筹经费嘛。

这张照片是借KC的。嘻嘻。让大家看看推介礼后的大合照(当然我不在里面)。



下午四点多回到家了。在雪华堂拿了之前从JYF那里订的红布条~“干净”的新年布条,拿了回来。等胖老爷一回到家(载孩子上西洋棋班嘛),我们急不及待地为我们的家换上新衣服咯




see? 美不美?

愿大家"新年净步,换乐连年"!

2013年1月26日星期六

买春联

电影看了- The Hobbit。很长的一部戏。坐到八月十五痛痛。

宝贝说好看。他要看那本小说(呵呵,奸计得逞〜妈咪前几天买了啦)。

吃晚饭。日本餐。第一次光顾。普通。价格稍微贵了些。

饭后在广场里逛逛。有春联卖哦〜

胖老爷很有兴致地买了两对。

他说总得支持一下这种从事艺术工作的有心人。

嘿嘿。我家胖老爷也是一个有心人。至少我是酱想的。

2013年1月24日星期四

聪明

30分钟前,胖老公刚刚下班回来。

他坐在餐桌边准备喝靓靓老婆的爱心汤水。

我坐在餐桌边看FB。

饭桌是圆形的。

我们面对面坐着。

他瞄了瞄天花板的灯。

我很识趣地把另一盏灯也亮了(他喜欢亮亮的)。

他静静默不出声。

但眼中有赞许。

我说:“你的老婆虽然不聪明,还好有一点醒目。”

他答:“我老婆很聪明。。。不聪明那里会找我作老公?”。。。

酱来自赞自夸,你好嘢!呵呵。






2013年1月23日星期三

黄绿的100令吉(2)

还是“妈妈穿黄衣事件”。

周二下午我老家槟城的一位同学在面子书PM我,叫帮忙她找“干净黄衣”。

因为她隔天要到女儿学校领100大洋的援助金,而且收到通告说会有大人物来演讲哦。她不要错失表态的机会。

不到24小时哪里来得及寄过去,唯有即刻拨电给我姐借。当然是没问题。呵呵!爽~~~

第二天一早,我的老同学就到到我老家向我姐借“干净”的 t-shirt 。呵呵,mati mati 要干净地去领钱。

中午她拨电告诉我 〜"哇!今晚要看报纸了。很多reporters拍我。那些闪光灯一直闪。全场就我一个人黄!"她笑着说。原来是临近几间小学一起派援助金,BN 的议员上台“表演”。WW 还说"大人物"事后主动前来和她握手。

我的老同学还很勇敢地“赠” 一句话给大人物:"为人民服务,提倡干净公平的选举。"

大人物说:"一定一定。我们在改善。"(不知道心里有没有暗骂?呵呵)

Yessss!

我的老同学WW和她的老大Lynn。

老师是“独立”的

在FB看到 Echo 的文章(她 share 靓仔Ah Lye 的另一篇)。我也是有感而发咯。我写一小段。。。大家继续努力。真的。要唤醒的人太多了。很多人都怕。很多人都忘记了我们才是“老板”。

我向来都尊敬老师。(小小声说)我源自马大中文系业;但很惭愧,毕业之后没有投身杏坛,造福学子。
去年杪,因为大学其中一位老师的寿宴,有机会和几位系友聚餐。同届的10位系友,7个半是老师/讲师。
 席间,一介C9的我听多过说。其中一位系友告诉我说:“你在FB很活跃哦,尤其是黄绿的活动,孩子还上报哦。我们碍于身份,不能够出面。428那天,我穿着黄衣在公园坐了一个早上。。。”
我笑笑,轻描淡写一句:“可以的。老师也可以站出来表态啊。” 说的时候,我稍微留意其他几位系友的反应,大家都“得过且过”(唉~)。
那天《向阳花报》拿到手了,我送了这位老师朋友一份。我会每一期都pass给她一份。嘿嘿。
我等。等她准备好了,敢敢表态。
还想说这一句:“除了是老师,你也是一名母亲。教师这份差事只能陪你走到55岁,但是孩子是一辈子的。为了孩子,就跨出那一步吧!”
愿以Echo的这一段话与我当老师的系友同学们,共勉之。谢谢!
“老师,是为国家服务的,薪水是从人民纳税的钱而来,而不是从政党的口袋掏出来的,所以你是独立的人,你可以投任何你觉得会给马来西亚带来更大成就的党。”

 


========================================

Echo 的文章,原文如下:~

“ 讲个故事比方:

你是老板,你请了一个五年合约的总经理,他一直没有表现,把公司的钱快滥权的花光了。五年快到了,他花公司的的钱叫培训组的员工来听他的演讲,要培训组的员工到时跟老板说,还要他继续服务。

而培训组的员工虽然觉得这个总经理做得很烂,但担心这总经理发现自己跟老板要求另外一个总经理来带领他们的事情会被这总经理知道,所以只好投总经理一票。

这样,他们永远换不了这做得很糟的总经理。他们永远担心受怕,主动权永远在这个总经理手上,他要你投谁你不管是否喜欢就得投谁。

但如果大家听了总经理的话,自己思考分析,觉得这总经理实在不行啊。于是不投他,最后这总经理下了台。那么,主动权在你手上,没有人能够因为你的意愿而惩罚你的。

故事说完,我想说的是,首先是:老师,是为国家服务的,不是为政党服务的。

第二,为什么老师一定要投国阵?这样不是很奇怪吗?老师没有自己想法吗?老师自己不会分析哪个政党对我们国家的未来好吗?为什么被强制要投国阵呢?如果民联上台了,也要被指令要求投民联吗?那么,老师是傀儡吗?老师是不会思考的吗?

第三,有人说,老师如果投在野党,被发现了。会被对付,降职和减薪之类的。我想,投票不是秘密的吗?如果有一万个老师投在野党,真的有人一张一张票去算,然后对付老师吗?放心,如果真的是这样,真的选出了在野党政府,这些投在野党的老师应该会被升职加薪吗?

第四,以前说老师不能上街示威,会被对付。但我认识的好多老师,对各种议题上街示威,已经是指定动作了。 我们期待老师能够带领风潮啊。而不是只听指示。关于教育专业的听指示是OK 的,对不合理的指示听从。。。我很难接受咧,因为我觉得教育下一代的老师分析能力和对对的事情的坚持是必要的。

最后,再说一次,老师,是为国家服务的,薪水是从人民纳税的钱而来,而不是从政党的口袋掏出来的,所以你是独立的人,你可以投任何你觉得会给马来西亚带来更大成就的党。

附上 Ah Lye 的文章。大家细读。我们遇到狮子时,要有很多的水牛来对抗。水牛们如果不对抗而只在一边观看,那么,反抗的水牛就会死得很惨,很不值得啊。”
=========================================

靓仔 Ah Lye 的文章,原文如下:~

“ 看到 Leanne 妈妈穿黄衣领取 RM 100 的援助金,当遇到老师时,虽然老师也支持这样的表态行动,但对于真的站出来公然加入反抗暴政的行列,老师还是没有能够很正面地回应。

其实,关于公务员不敢公然表态的状况,就像水牛遇到狮子时的情况。如果单单一只水牛与狮子对抗的话,很可能两三下就没命了。但当一群水牛向狮子反抗的话,狮子是不敢乱来的,甚至会被牛群攻击到没命。

当然我这个不是公务员的人,讲那样的话可能可以很风凉,但,……如果有那么一天,公务员真的站出来反击的话,这个国家可能不需再有人被牺牲掉。刚刚被发现伤痕累累而死的曾景德,就是再一个,活生生被牺牲掉的例子。如果,因为我们的站出来,而可以不再有多一个失去丈夫的妻子,不再有多一个失去爸爸的小孩,我相信,很多公务员都会看到,这样站出来反抗,其背后的意义,是多么的珍贵。

Bawani 的 case,其实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这几年来,学生们都害怕被对付,所以在大学里被无理的洗脑,都不刚反抗,因为要顾到自己的前途和将来。但,今天,有一个那么勇敢的学生站出来说出那番话,表明支持 Bersih,结果,整个社会都一起来帮忙他,新闻甚至被放到 Yahoo!,到最后,甚至连巫统都不敢插手,连 UUM 本身的校长,都赞扬这个站出来的学生。Bawani 不是因为有水晶球看到未来,才敢站出来,

……而是因为她站了出来,我们才从她那里,看到未来。也因为逐渐看到未来,连锁反应的令到更多的人站出来,群起反抗。

希望老师们,也一起加油,让我们一起仿效 Bawani 的精神,抬起头来,不要继续被欺压了。”


请勇敢地表态(3)~转载


文章与照片源自 Mama Bersih 的专页:~


~家長到校領輔助金的迴響(二)~

1.政府要派钱,可以直接进家长户口(或像槟州政府,发一封信,让家长到银行去拿),可以用来扣除孩子在学校学习的费用(如书费或杂费等),为什么要家长特地去学校拿?好些家长要上班的,有些家长没有交通来(尤其贫穷的家长,更有这个问题),大家不满的是处理方式不当。

2.你可以说,中产阶级的家长不需要这补贴,贫穷的家长非常需要,这点我非常认同。朋友说,她去学校拿钱时,看到很多漂亮的车子,BMW 啦,跑车啦,等等。这些人需要吗?其实是不需要的。我的朋友把钱捐到孤儿院去,我自己那份 已经捐出去了,但为什么这些人要拿?因为这是我们的钱,我们不拿,就有人会拿掉。

3.处理贫穷的问题,必需制度化解决他们的问题。这是国会议员州议员应该做的事情,平时不做,到了大选派钱,对贫穷的家长来说只是多了十天的菜钱(可能还要付德士费,因为没有交通工具,做爸爸的要上班,没有时间去拿)。但他们的问题沒有彻底解决。

我觉得要解决问题就要从根本去解决问题,而不是大选到了才来派钱,铺路,然后到菜市场去握手。要解决贫穷问题,应该有更长远的计划。贫穷问题会造成社会问题,引发其他的问题。这点不用我多说吧?

我们要的是带领我们往更好生活的政府,而不是做秀的政府。

4.身为公民,对应政府的做法,我们应该有批判的能力。我们不能再像之前那样,政府派钱,我们想:这个政府不错啊,有派钱给我们。

我们应该想深一层:这钱哪里来?新加坡政府派钱,香港政府派钱。都是因为财政有盈余,我们呢?我们国家背负这么多的债务,哪来的钱派?--他派钱了,派的是谁的钱?(国库),他的目的?(选票),他的做法(劳师动众,让校长老师忙翻天,牺牲学生上课的时间,让家长请假来拿,没有parking,然后有些赶时间的家长还要听完议员的演讲才能拿,才能离开。甚至还牵涉到拉票行为。如果是国库的钱,为什么政党可以在现场拉票?)这些做法OK吗?

要有高素质的人民,懂得批判政府的人民,这个国家才会更好,如果大家都只看表面而不去深思政府作为背后的原因,有心的人绝对会利用你的不在意,你的沉默,你的无知来做伤害国家利益的事情。

请勇敢地表态(2) ~转载

文章与照片源自 Mama Bersih 的专页:~


~家長到校領輔助金的迴響~

1.一位马六甲的妈妈刚刚打电话给我,说她很生气,因为她依时间到学校,结果不能拿钱,要等议员来到才能拿,而且,她必需上台跟议员握手才能拿到一百元。

她问我为什么有这样的安排?我怎么知道,不是所有学校都有这样的安排的,我孩子的学校是老师负责分发,我知道有这样的安排是因为我墙上很多怒气冲天的C9,她们说起要花时间在特定的时间去学校,parking又难,然后有三个孩子在不同学校念书的C9更是气煞,有些C9一个早上拿一百元,可是她的日薪超过两百元。

2.有C9 说:学校的信上寫家長拿了錢就可以帶孩子回家,換句話說,那天不必上課了。學校從開學一直講時間不夠,課程交不完,週未都要學生回校從7.30am上課到12.30pm,現在為了派這錢,竟然要學校犧牲掉一天的上課時間?我可以想像孩子的老師一定在跳腳;那些要工作的父母,不只需要請假幾個小時去領錢,還要拿一天的假期留在家照顧突然間沒得上課的孩子,RM100算什麼援助?

3.說我們把政治带进学校
穿黄衣去拿一百元本来就是一个公民表态的方式,人民有权利对任何议题表态。这点是宪法给予我们的权利。净选盟母亲可以呼吁,我可以不理,也可以呼吁,我这里面书朋友可以不理。如果我响应了这个呼吁,我就自己负责任:这是我自愿配合的,如果面书朋友响应,那么是他们自己的意愿,没有人强逼她们,是因为大家想要表态。

我想,把政治带进学校的,应该是国阵政府吧?教育局要校长致词的时候帮国阵政府讲好话,还有人在台下跟一位妈妈说如果不投国阵会乱,这简直是恐吓了。而且乘这个时候去演讲的,都是国阵的议员,你觉得合理吗?如果觉得不合理,为什么不能说呢?为什么说这样的话就是民联的人呢?我们不能以人民的身分指出这样的荒谬吗?

4.贸工部副部长说,拿到援金要感恩。
贸工部长每个月拿到薪水津贴时,也要记得感恩人民交税,让他有薪水津贴可拿。

我认为人民必需把国家和政府这两个观念搞清楚:我们爱我们的国家,但我们未必要爱我们的政府。



发牢骚

这是昨天早上八点多在FB的帖 :~

衣服洗好了。但天色朦朦没啥阳光。显~~~我喜欢衣服有猛猛阳光嗮过之后的味道。

几天里面,我乘人家上班之前,到附近的马银行转帐了3次。就是因为“新年净步”的布条啦、衣服啦、还有映射“厉声姐"的tshirt.有点
“走火入魔”的我。(没办法,我也是被逼出来的)

刚才出门之前居协的Uncle要求我整理出那份最新的名单。义务服务的执委们要点算数目,想尽办法向不缴交保安费的邻居“追讨”保安费。唉~总有一些人(或者应该说大部人),不付出(不交费),却要坐享其成(有保安)。这种“自私自利”的行为是天性吗?

我马上想到说很多人说要好的政府,说要“换”。但是勇于对他们呛声和表态的人总是不够多。要好的政府,你要付出,你要监督,你要表达诉求。不可能坐享其成。

牢骚发完。开工。要过年了。但心情还是麻麻。

2013年1月22日星期二

回乡派报应新政,向阳花开庆丰年

照片~开得灿烂无比的太阳花,网上抄来的啦

差点忘了记录这件事。。。

一位网友上周pm我,说她想帮忙在她住的那一区帮忙派发《向阳花报》。哇!真的是受宠若惊,感激流涕(夸张一点啦)。

赶紧联络《向报》的团队给她送过去。

我的网友说:"虽然我不能够像你们那样参加大型的集会,但可以私下酱派报,我也觉得很爽。"

当然很感动,回她说:"请你继续爽下去。"呵呵!

第一批《向报》on the way, 朋友又pm 来要求把份量再翻两倍,因为有人手帮忙,可以派多些、远些 (到新村去)。

网友也赞助了一百大洋(谢谢!),同时把"向报"专页的链接推荐给朋友。真的是谢谢!

另外一位好友,把她三位孩子的100令吉援助金全数赞助《向报》。

上个周四天中午在学校100令吉援助金领到手之后就想到了。在同一天收到好友的短讯。我的心热了很久。
原来我不是孤独
的!大家的目标一致。
谢谢!请大家继续支持"向阳花报"
!!!

我们大家都在做同一件事〜我们支持干净的选举制度、我们反对公害、我们反对滥权和黑箱作业。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还怕大事不成?

千万不要小看自己的力量,只要你勇敢地行动,总会直接或间接影响身边的人,涟漪会一小圈一小圈地扩大,变成漩涡、形成大浪。

这个星期天 27th January, 12:30noon, 我们等你来雪华堂索取"向报",帮忙我们派发,让更多人可以共享资讯,知道真相。即使你索取的数量不多也没关系,因为你已经踏出最重要的那一步。让我们每个人都成为每一根稻草 (那只骆驼就只好等死了)。

记得索取《向报》balik kampung ~“回乡派报迎新政,向阳花开庆丰年”

这个星期天见咯!


幸福地胖



昨天晚上开会之后启珍送我回家。

门开了。

迎接我的是一声:"返黎啦?"

系〜返黎咯。

返黎同你出去嘛嘛档饮杯茶食印度煎饼。

有时候,两个人一块吃宵夜是一种幸福。

就让我们一起幸福地胖下去好了。。。

2013年1月21日星期一

宝贝的一步一脚印

学校开课第四个星期。因为胖爸爸不在家,今天是宝贝升上小六后,妈咪第一次摸黑送他上学。车子在黑漆漆的大道奔驶,感觉好奇妙。

我们住蒲种,但孩子在灵区上学,距离不近,必经之路向来以塞车出名。我们的"纪录"是放学后,1小时45分钟才抵家门 (恐怖吗?)。

不知不觉中,已经接送了5年。

想当初他进入小一的前面六个月,每天中午,他在礼堂里那种泪眼盈眶的可怜样。。。历历在目。那时候,妈咪心很疼也很慌很怕,怕他不能适应一般的小学。

还好,一路陪伴一路坚持,宝贝今天走到小六了。

一步一脚印。妈咪爸爸慢慢在旁给你鼓励加油。检定考试不足为惧,一家人的心连在一块,没有什么是做不到的。妈咪说的。

今天早上送他进学校。他背着一个大书包、提着一个小书包、手里还有一把羽球拍(下午有课外活动)和两个小纸袋(里头是两小盆绿豆树,科学实验)。为了他的脊椎骨着想,妈咪本欲帮他把书包拿到楼上,他说不用:“校长说家长不要随便进来校园。” 还和我说 bye。

五年前他欲哭还休的模样即刻浮现我脑海里。。。

2008~ 小一的迎新日





我不要!

在宝贝的家课簿“画龟”(广东话=签名),发现那一页的最底部他写了Singapore, Sabah, Sarawak 和几个数字。
“Sam,什么来的?”
“毕业旅行的地方。老师要我们选。”
哎哟~才开学多久,开始计划小学的毕业旅行???
“你要去咩?”
“要!当然要去。我的毕业旅行。”
“酱~你要去就你自己出钱咯。”
“HUH? not enough money... 一人一半啦,妈咪。”
“让我想一下。。。”
“Please~~~”
“ok啦!” 还要装出勉为其难的样子。
"Yeah ~ why don't I ask dad to share the cost? Then I only pay 1/3."
(你就想得美咯!)
“你选啦。你50%我50%, dad 可以sponsor your pocket money。如果每个人三份一,pocket money你自己搞掂。”
他认真想了一想,衡量“利益”。
“I think dad better give me pocket money. I shall pay half."
“So,三个 地方,你想去哪里?”
“Singapore."
“Why?”
“The cheapest....and...."
"and 什么?”
“比较靠近你和dad嘛~~~”
(呵呵呵~有考虑这一点,妈咪有点意外)
“新加坡你都去过了。。。妈咪反而觉得Sarawak不错。你可以去看长屋、可以看森林。。。”
“我不要!”很大反应。
“做么?”不解。
“等下那个 Baram Dam 、Bakun Dam的水 overflow 我就死料啦。"
"。。。”(天啊~~~)

2013年1月20日星期日

爸妈眼中的宝

胖爸爸昨天下班之后还是很忙。

在家里的墙壁钻洞洞。

挂他宝贝两个月前在 acrylic 画画营的 master piece

呵呵!孩子再普通的画作,在爸爸妈妈眼中还是宝。

2013年1月19日星期六

太阳花的笑容

"Boy, 今年的红包钱记得要怎样分吗?"

"Ya! Split into 3."

"For..."

"Aiya~I remember. One for saving in the bank, one for myself and the other one for charity."

嗯! 很好。他记得。

"那个for charity 的,可以分一半sponsor Sunflower Paper 吗?We need money for printing."

"No problem... but I feel bit sorry for 张飞..."

天! 他没有忘记。

张飞是宝贝过去三年参与"爱心助学计划"所赞助的男孩,和宝贝同龄。

看来他是怕张飞的赞助费少了。

"No worry, 妈咪会帮你。。。"

"How about this, mom. Split the ang-pau money into 4 this year."

呵呵。酱都让他想到。

"Of course! Thank you."

"嘻嘻!"他笑了。

脸上的笑容犹如太阳花一样灿烂!



感动的“情话”

最近看了《大太监》和《名媛望族》两套剧。嗯~~~都是一个情字。

《大太监》里格格和双喜说过:“。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出自《汉乐府》。令人动容。

(剧照网上抄来的)

《名媛望族》里钟启桑剖白说:“我不会像爸爸那样三妻四妾,令身边的女人受伤害。。。”~ 没有诗情画意的美丽句子,但很真挚。同样感动。


(剧照网上抄来的)

我应该也算是一个有情人。sorry ~ 有情的C9.

好。讲完了。C9要为她的两个男人熨衣服料~~~:)

112之后的电话

112之后的几天。我又拨电给老家的妈妈。

无他,就是聊聊。

她这个农历12月要高唱"欧巴桑很忙",每个周末都有喜酒喝, 那是要给红包的。

不过,免费的大餐她也有份。

太极班里有位老先生不知通过啥管道,拿了一桌酒席,听说是"卖华公会"的拉票大会之类的。妈妈跟着大队去吃香喝辣。

我有点不爽地,揶揄地说"你要去咩?他们在那边长篇大论喷口水要骗你们这些老姨大叔。。。"

"哎呀,不用给钱的我去。去吃饱饱。他在台上讲不是讲啦。我才不会听进耳朵。他讲他的。我吃我的。改天那个500块再派,我还是照样拿。还有那天他们说国阵的的代表要来每一户派米派Milo, 我也是会照样握手照样拿的。不拿就傻。。。但是hor. 票是不会投给他的。州和国都是选冲上天的。他们以为老姨真的是傻的咩?"

哈哈哈~这位老姨不傻,还很精。

2013年1月18日星期五

112之前的电话

112人民大集会前的三天。我拨电给老家的妈妈,“正式”通知她说我又要“上街”了。

一如往常,她再三叮咛我要万事小心。

过后我们就闲话家常。

提到报纸的报导~“来拉屎”欲将其废料用作铺路。。。

妈妈问:“很毒的,对不对?”

“当然。那些废料处理不当都很毒。”

“做么酱衰的~把有毒的垃圾带进来害我们。。。”


“就是啦!妈妈你没有读过什么书你都明白(我妈妈自小丧父,小学只读到二年级)这种道理,那些当官的读酱多书还乱乱来骗人。。。”
 
我的“伟论”还未发表完毕,妈妈就很生气地说: “他们读什么书?读屎片就有~~~”(广东话)

我顿时傻了一下,然后对着电话哈哈大笑。

我妈今年71岁,受教育的程度很低。她都“醒觉”了。那些年轻的朋友为什么还可以什么都当作看不到、听不到?我真的不明白。


手挽手


两只手臂在互挽。认得出是谁人的手臂吗?

呵呵~不就是我家宝贝和他妈咪的胖手啦。

2012年结束前的两天,我们从槟城"飞"回来KL。

上飞机不久,他就把他的右手伸过来我搁在扶手的左手臂,交叉挽着。

我问"做么要这样?"

他但笑不语。

即将踏入12岁的男生,还会喜欢挽着妈咪的手臂,算很"爹"吗?

我不知道。我只有一个宝贝,没有机会做出比较。

在飞机上接近50分钟的行程,他就这样挽着妈咪的手臂。

偶尔翻翻书搔搔头时会把手抽出来,然后又再继续挽着。

由得他吧!恐怕多几年,他会是要挽女朋友的芊芊玉手,而非妈咪的胖手了。

孩子会长大。在他还愿意"爹"妈咪的时候,妈咪就及时行乐地enjoy好了。

《偏偏喜欢你》



上个礼拜听到melody 电台有"喝彩"音乐剧的送票活动

"惊觉"原来这部音乐剧在这几天

16〜18日在KL演出

呜呜呜〜错过了!

今天报纸说票房爆满哦

唯有找出丹尼仔的CD来听听〜〜〜

"偏偏喜欢你"啊!

“衰仔”



话说两天前的晚上八时许。我在厨房很努力洗刷刷锅子盘子。宝贝自个儿书房温习。

忽然间他跑来向我说:"Mom, dad is back. He is early today." (应该是听到autogate 的声音)。

我回头望他一下,点了点头,再继续对着碗碟洗刷。

不几,听到客厅大门被打开的声音,然后就是胖老爷:"Hello! I am back."

"啊〜知道了。我在厨房。"

听到胖爸爸把他的背包放下,然后到书房瞄了瞄,再进到厨房来。他问我:"Samson呢?"

我还在洗碟,头也不回:"不是在书房吗?"

"没有啊〜〜"

"酱可能在楼上吧。"

胖爸爸把脱下来的臭袜子拿到洗衣机旁的篮子,丢进去。。。

忽地宝贝从饭厅"跳"出来,很大声喊:"Hi, dad!"

胖老爷被吓了一跳,说:"衰仔啊〜吓爸爸。。。"

但他是笑着来说那一句"衰仔",然后还加上这一句:"来,给爸爸sayang一下。"

宝贝就笑笑走过去,两父子搂成一团。

所以,你明白我家宝贝粘爸爸的原因了吧!

好彩

年关近了。

这两天中午时分,屋外空气中飘来新邻居烘焙新年饼的香味。

很重的牛油味。就是香。

单单是大大力吸一口那香气,就可以想象那酥脆香甜的饼干。。。

刚才车子抵达家门,宝贝一下车:"哇〜很香咯!什么来的?"

"隔壁aunty在做新年饼啦。"

妈咪解说的时候,心里有一点点惭愧的咯。妈咪不是"巧妇",不会烘焙饼干糕点。

儿子接下来一句:"妈咪,几时买给我吃?"

哈哈哈〜松了一口气, 不是"几时做给我吃"。

好彩!哈哈哈!(没有大志的妈咪)。

原来是这个

坦白说,我鲜少当面向身边的朋友提起参与"运动"(到现在为止还是认为自己其实不懂搞运动,只是在做我认为对的事,酱简单)。

刚刚驾车往学校途中,手机响了两下~ LINE的 message,来自我光顾多年的发型师。

到了学校,把车泊好。打开 LINE 一看。原来是这个。


呵呵〜她从那里弄来的?

嗯!人在做,不止天在看;希望他们看多了,也会出来一起做。

我们要继续多多加油。

和妈妈团的姐妹共勉之。



2013年1月17日星期四

请勇敢地表态



Listen~listen~~listen!!!

抛砖引玉。希望更多爸爸妈妈敢敢以颜色表态站出来。。。

我们爱孩子。希望孩子有明天。

我们支持净选盟。

我们反公害。

我们反对当局滥权和黑箱作业!

大家一起来表态,团结是力量!

=================================

【号召家长穿黄衣领取援助金
净选盟母亲促展示净选决心】

随着学校昨日起发放100令吉援助金,《净选盟母亲》号召家长身穿黄衣前往领取这笔政府发放的开学援助金,以表明要干净公平选举的坚决心意。

此援助金的发放期限为由本月15日至本月31日,一些学校从昨日开始已通知家长到校领取。

《净选盟母亲》今日发表文告,极力呼吁前往领取此援助金的家长身穿黄衣。

“黄衣是一种立场的表面,我们表面自己对要求干净公平选举诉求的坚定心意。人民是老板,把钱放进老板的口袋本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更何况羊毛出在羊身上,所以我们就算拿了钱,也不意味着我们能苟同目前执政者的一切手段和做法。”

不因援助金放弃诉求

《净选盟母亲》表示,有着公平选举诉求的家长不会因为领取了100令吉援助金就放弃本身的诉求。

“这个国家人民目前极为需要的不是100令吉,250令吉或者500令吉的援助金,这些钱派出去了真正能达到多少果效我们暂且不说,但是我们能非常肯定的一点是,如果这个国家没有干净公平的选举,选举的真正目的就永远无法达到,这个国家就无法拥有真正的民主,无法公平地选出人民真正要的代议士来为民服务。”

“这样的后果是非常严重的,也不是领取了几百令吉就能解决的问题。”

《净选盟母亲》更恳请执政之一方,能真正地以民为本,保护人民如同母亲们保护孩子一样,去除公害,并把干净公平的选举还给人民,让这个国家从环境到选举都是干净的。

原文轉載: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19056



黄绿的100令吉

早上九点多。啦啦啦〜衣服床单洗好晒了。要熨衣服。第一次熨衣服有酱急不及待的心情。我要熨黄衣嘛。干净的黄衣。哈哈!

中午12点。刚刚从学校领了100令吉补助金。今天黄了。也绿了~ ban cyanide!!!

妈妈为了孩子的干净与绿色未来,豁出去了(唉〜double chin 的照片也得公诸于世。不好意思哦!)


2013年1月16日星期三

宝贝的新年衣



112的集会。离开体育馆的时候,我买了这一件很sharp的橙色tshirt。

将是我家宝贝蛇蛇年的其中一件新衣。呵呵呵。

大年初一是星期日,穿绿色。

这一件orange 的就年初二穿好了。

当我把衣服从背包里拿出来给宝贝看的时候,他很开心地对着我竖起大拇指。

嗯!坚持干净、反公害的新年〜愿我们大家都"新年净步,换事如意"!!!

红包钱有难料

嗯~~~在FB分享《向阳花报》赶印第二刷10,000的当儿,我的脑海里有一个电灯泡亮了起来~~~呵呵呵,宝贝的红包钱有难料。

每一年,宝贝收到的红包钱,会在元宵节之后开封,数数算算,分成平均3份。一份存银行、一份捐出去、一份他可以收起来随他喜欢花费。

今年,妈咪要sweet talk他把“捐出去”的那一份捐出去赞助《向阳花报》的第二期或者第三期,即使数目不太多也没关系。。。这个idea不错吧?

所以我都说我是“魔鬼妈咪”咯。哈哈哈!

穿黄着绿去领钱




刚接到好友的短讯。她说今天到学校领钱,早上穿黄、下午穿绿(孩子分别读上午班下午班)。赞哦!

联想到之前在FB妈妈团的专页里的相关留言(就穿黄绿色到学校一事)〜一则认为我们应该适可而止,另一则说不要把政治带到校园。看了都不知好气还是好笑。

对我来说,这100令吉本来就是"政治糖果"。所以,是谁先把政治带进校园?所谓的"政经文教",教育不早已经牵涉其中了吗?华小爆满、师资短缺等屡见不鲜的问题和政策无关吗?

还有,我们穿衣服没有自由吗?以颜色表达意愿有错?

如果身为家长,连穿黄衣这种"小事"都要抱着"怕这个、怕那个"的心情,可以想象教出来的孩子会是怎样的吗?

这两天FB疯传的 "listen姐"事件,还不引以为鉴吗?

我情愿我的孩子日后会像那位印裔小姑娘芭瓦妮般独立思考、勇敢、仗义执言,也绝不想他成为只会"listen〜listen"的被洗脑一族。

所以我要做好榜样,让他学习。你呢?



(抄自MamaBersih 专页)~呼吁家长响应穿黄衣拿辅助金~
這两天,教育部在全國學校發放RM100的補助金。家長都需要親自去學校領取。
淨選盟母親團在這裡呼籲父母,請穿Bersih 或反公害的 T-shirt 去學校領取。
如果父母平時都很忙碌,無法參與集會,
那麼這是一個很好的機會來為自己和為孩子表態,
讓我們的行動帶出父母與孩子的訴求。

這是為了讓我們的孩子,擁有一個乾淨的政府而發起的。
請大家響應這個活動!

想想看,讓學校到處看到黃色衣著的父母!這將會是很壯觀的場面!

2013年1月13日星期日

收到,老公


前几天帮忙分派的"向阳花报",剩下几份,就搁在客厅的茶几上。

胖老爷有瞄了瞄几眼,我知道。

112前夕,和胖老爷提起说隔天妈妈团除了"上街",还会在茨厂街为"向阳花报"打广告,顺便向群众筹钱来赞助印刷费用。

胖老爷:"不如我也赞助RMxxx给你们。就用你的名字啦。"

有点意料之外,但有更大的喜悦。

这么多个月来,为了参与妈妈团的活动,我得迁就孩子的活动时间表,尽量配合。有时候,时间真的不够用,要麻烦胖老爷接送孩子,我会出口"求救"。倒是有关"钱银"(广东话)的事情,我从未向他开口。

上一次绿行造势,他知道我们扛着speaker 、拿麦开讲很辛苦,一天里面,帮忙把两个大声公交到我手里。

这一次,他又自动说要赞助一点点印刷费 (不是赞助多还是少的问题)。

很感动咯。虽然胖老爷没有时间陪我"上街",但在很大的程度上,他认同我参与的,并给予支持,就是最大的鼓舞和爱咯。

收到,老公!muak~~~

112的“全国妈妈”

转载我们妈妈团主席Andrea在昨天112 的心情和讲稿之前,我自己先写下了这一小段文字。呵呵。

妈妈~很伟大。
妈妈~可以很温柔,也可以很严厉。
妈妈~为了孩子好,什么都做得出来。
不要“挑战”妈妈,妈妈的力量可以很大。
一个妈妈两个妈妈三个妈妈。。。
到千千万万的妈妈站出来的时候
可以想象那股力量吗?
不要忘记,妈妈背后还有爸爸的支持。
所以,don't play play
不要“得罪”女人
尤其是妈妈!


她是Andrea~干净妈妈团的大姐大。我们都爱酱称呼她。
她的声音很有感染力。


===============================================

转载Andrea的文字,与你们分享~~~~


~112 人民崛起的这一天~
很喜欢这张照片拍到的角度。
背景是一大片的人民,不分种族、不分肤色、不分你我、不分色彩、不分文化、不分宗教、不分贵贱!
大家坐在一起,站在一起,晒着同样热度的太阳,为的就是一个目的:换!
生平第一次在这样大的场面 --不是开玩笑的--官方数字是8万人--我竟然以普通妈妈的身份在八万人面前讲话,而且说的是我不在行的国语,这真是做梦都没有想到会有的经历!所以,一开场,我说,我可以为了站在舞台上而颤抖,但是—看到这么多人民和我在一起,我可以克服恐惧,不再害怕的站出来!
没有政党背景、没有特殊才华、没有高调宣传、没有演讲技巧;我不是政治人物,我只是单纯的代表一个以妈妈为中心的团体讲话。我无法把所有妈妈想讲的话都讲完,但是,至少,我们今天在八万人的面前很明确的表达了我们的立场!
我们妈妈很忙,我们不能把时间花在浪费我们精力的事情上,我们不能没有目的地的做。所以,我们要确保这一次 -- 对 -- 就是这一次我们要确认我们必须终极一击,把贪污腐败的政府换下来!
今天我们是负责任的公民,我们为我们说的话负责。站在台上看到五颜六色的人民,看到国家多元色彩的文化,看到大家不怕炎热的为了一个相同的目的而一致呐喊,我的心情澎湃汹涌、!我的情绪激昂感动!我觉得自己踏出的这一步是对的。
人生就是一个生命的循环,起起落落、走走停停,有时高峰、有时低谷。没有人可以永远屹立不倒。
政治的生命也是一个循环,没有一个政党可以永远一直执政。十年风水都该轮流转了,更何况我们已经55年,让大树腐烂的是人民惯性的纵容。因此,勇敢追求一个更换的契机,也期待一个未知的奇迹。
人生充满着许多想不到的际遇才有趣!
以下的讲稿是两位妈妈的功劳,文慧妈妈和雪君妈妈。感谢他们昨晚一直修改到半夜一点。这讲稿写得很棒,我很希望有足够时间讲完,但是逼不得已还是要把一些段落略掉。原稿刊登出来让大家用心读一读。

Hari ini,
Ibu-ibu yang kononnya lemah lembut
telah berani tampil ke depan tanpa resah tanpa takut
Kerana kaum ibu sedar tanggungjawabnya bukan hanya bersihkan rumah sendiri sahaja
Tengok,
Tanah air kita kini bagai jajahan perasuah yang bersekongkol dengan pengilang mata duit
Di Raub ada cyanide,
Di Kuantan Lynas, yang akan mengulangi sejarah Bukit Merah,
Di Pengerang ada RAPID,
Di Sarawak ada empangan sebesar Singapura,
Dengar tak seruan orang tempatan dan orang asli
Kaum Ibu tidak lagi mendiamkan diri demi anak-anak yang bagaikan permata yang tidak ternilai
Kami tidak dapat memastikan 100% keselamatan anak
Kerana kita semua hidup dikongkong Penyamun yang gelar dirinya Kerajaan
Rumah kita yang dikunci ketat dengan cctv tidak dapat menghalang penceroboh dan pencuri
Rakyat jelita dijilat api
Tabung wang rakyat kering kontang disapu penyamun
wahai penyamun sekalian,
Jangan ingat anda boleh bohong , jangat ingat kamu boleh lari,
harta kepunyaan rakyat akan kami cari sampai kamu mati.
Ibu-ibu bersakit hati,
bila nampak
Yang miskin papa garam kasar diguna mengubati penyakit kulit
Tanah pusaka dikorek-gali
entah hilang ke mana suatu hari harta pusaka rakyat semua
Bukan begitu sahaja, Hati Ibu sekarang dihiris,
Bila melihat anak-anak tiada masa main di padang kerana timbunan tinggi kerja sekolah,
Lagi sakit hati kerana guru-guru tak dapat datang ke sini
Atas arahan surat perkeliling
Kaum ibu berani keluar demonstrasi
Kerana terlalu ramai hantu-hantu yang mempermainkan undi
Tidak ada satu saat pun kami sangsi
Bahawa hantu-hantulah akan melebihi pengundi
Demi mematah kepak hantu-hantu yang berduri
Marilah kita semua keluar mengundi, demi pilihanraya yang bersih dan adil
Katak 2 dengar sini, jangan lompat sana dan sini,
kalau tidak akan ibu masak dgn api

Percayalah pada ibu-ibu
Satu hari nanti
Akan kami bawa anak-anak sekali ke sini
Menuntut hak asasi anak-anak kita
Di atas padang sejarah ini, jangan kita mungkir janji Laungan Bapa Kemerdekaan 55 tahun lalu
Lupuskan akta-akta zalim
Gulingkan rejim yang kejam
Kembalikan kemerdekaan rakyat yang wibawa

2013年1月12日星期六

112~回来了


傍晚七点左右。平安回家。洗澡后和我最爱的两个男人出外吃饭。

112的人民集会很平静。证明了什么?

没有红头兵驻守,我们这些"暴民"一点都没有乱,see? 

历史性的照片~~~密密麻麻的人头~~~体育馆内外。哈哈哈!
今天112集会忙哦。忙着举高妈妈团大字报、拉布条、忙着为"向阳花报"凑款,也忙着讲话。呵呵。

因为忙,手机拍的照片就那五六张。这是其中一张 ~~~  在精武山的那段微斜的路,我们停了下来。

草帽哥提议唱那首这几天在FB狂传的英文歌〜do u hear the people sing?

草帽哥、高老师、闻天和Anis 很认真地唱了起来。

我拿起手机拍下了那一刻的感动。
都是年轻人~爱国那一种。
马来西亚充满希望!!!

112 的早上

一早起床。刷牙后,对着镜子梳头发。

背后传来一声轻轻的:"mom~~~" 孩子推门而进。

"做么酱早醒来,boy?"(周末没上课,他通常是日上三竿才甘愿起来)

他微微笑。

我走过去摸了他的头一下。。。

不言而喻。我知道,孩子担心妈咪上街。他知道我(们)上街是为了他(们的)未来。

大家加油!妈妈团加油!!!

洗咖啡杯后出门咯:)茨厂街见。

宝贝也穿上Mama Bersih的制服,精神上支持:)

2013年1月11日星期五

111的心情~(三)


428前夕。菜鸟C9要“上街”,心情有些紧张。
112前夕。干净C9再“上街”,心情平静得出奇。
训练有素?还是见怪不怪呢?呵呵呵。



这是妈妈团的第三张大字报,全部曝光了。
加上丽燕制作一张英文版的。我们共有四张。
启珍担心明天没有人手帮忙拿大字报
还有我们妈妈团的布条。。。
我乐观地认为不是问题
即使身份不是妈妈,只要是支持妈妈团的诉求的朋友
我们都欢迎你们来帮我们拿大字报布条一起喊口号。
因为我们都是马来西亚人。
我们都爱我们的国家。
Hidup Rakyat!!!
愿大家平安上街平安回家。

111的心情~(二)


和大家分享两件小事。有关我家宝贝的。

事件(1)
上个星期四接宝贝放学。他说英文老师要他们做两面A4纸的project~上网找资料,有关facts(真实的),任何课题都可以。老师在班上给他们看的例子是“老虎”。我就顺口问他想找哪方面的facts?“Hmm...either Stop Lynas or Himpunan Hijau." 我心里暗地咋舌~天!很大的课题哦。不过也是有一点点安慰。最后他呈上去的project都不是以上这两个课题(我完全不介意)。但是他真的有认真上网找资料来看。太多了,消化不来。不过我觉得已经很好了。

事件(2)
宝贝早几天就知道我112要像“上街”(得安顿他啊)。昨天我在家里忙着制作大字报。他问我这些诉求是什么?我尽量用他可以理解的程度,解释了好一会。其实不晓得他“收到”多少。晚上他在日记里头写下 ~" Yo, mom is going for an important rally on this Saturday. Bit worry for her...still support her. Mama Bersih 加油!”

妈妈团的阿姨们,赖小朋友其实不赖。对不对?

妈妈团的另一张大字报~~~:)

111的心情~(一)

111 = 112 人民崛起大集会的前一天
一早打开FB, 看到了黑黑实实的阿力的帖文:
“問一個媽媽:
不怕被抓嗎?
怕阿。
啊為何還去?
我更怕以後我孩子被抓。”

我即刻写下了以下的文字,share了出去。。。
“阿力文中的那位妈妈不是我(嗯~~~谁huh?)
但同样道出我的心声。
428我这菜鸟C9第一次上街
亲眼见证催泪弹的“威力”
也被逼东逃西躲的
之后也参加了几次的HH大集会
你问我明天112去不去?怕不怕?
当然怕~但还是要去!!!
我已经43岁了。
出席112是为了孩子干净的明天+绿色的未来。
就是酱。
你也是一样,对吧?明天见:)”



抵锡


凌晨一点钟。要会周公了。

睡觉之前要赞赞那已在床上打着呼噜的胖老爷。

看到照片里那个凌乱的platform 吗?我今天就坐在那里制作大字报。剪剪贴贴的字,是要麻烦他之前一天在办公室打印回来给我的(家里没有printer)。

老实说,胖老爷的工作超忙。要到工地、要见客户、要绘图。。。还要帮忙老婆打印大字报的 power point。这么多次以来,他都没有Ee-Ee -oh-oh, 而且通常是我email 他的当天晚上,下班回来时就把"字"交给我了。

之前两次的大字报,他还帮忙加工,把塑料的cable casing 当作"棍子",撑起了大字报。

而今天,我在platform 那里忙了大半天,弄了三张大字报。那个platform 很多纸碎,蛮脏的。

我盘膝坐了大半天,腰有点酸,又有点懒,指着乱乱的platform 告诉老公说:"这里很乱。我明天才收拾。你当作看不到,OK?"

他笑着回答:"乱不是乱啦〜自己的家,有什么相干?"

是不是很抵锡?呵呵!

2013年1月10日星期四

妈妈团的大字报


早上把衣服晒了、地扫了拖了、脸书上了一下。准备开工了。。。

不要误会,我不是要烘焙新年饼。我是要准备妈妈团的大字报。对!112的大字报。。。

至于说什么"只限三万人"的论调,小小C9我的反应是"小家烂种"(如果你懂广东话,你就明白)。


晚上11点。我还没有冲凉。特地要看看"新闻报报看"。

除了开头的各报头条〜星洲的有略提一句"建议112集会改在Bukit Jalil 体育馆",之后半个小时的新闻里,有关112的消息,完全没有。

新闻播毕,就是一支吹捧政府budget 2013的广告。

片尾一句"janji ditepati", 多讽刺!听到我想吐!!!

连一个商借体育馆的承诺都不能遵守,这个政府还会"一诺千金"???哈哈!


嘿嘿〜整个下午制作大字报。
连晚餐也是很随便超简单的,只是炒米粉和清清的鸡汤。
这张照片宝贝拍的。还可以吗?

2013年1月7日星期一

酱的老公老婆

刚才晚上八点左右,我和宝贝在家里餐桌上的晚饭已经进入尾声(我在等他),隐约听到客厅大门有钥匙开锁的声音。

原来是胖老爷回来咯。不像他哦。

宝贝一支箭的速度跑到门口帮忙开门,很大声很兴奋地唤他爸:"Dad!"。

胖爸爸也很配合地以超欢愉口吻:"Hi, Sam." 

反而靓靓老婆仍旧坐在餐桌旁:“做咩今日咁早返?”~~~哈哈哈!够力的老婆。


胖老爷吃晚饭。我坐在餐桌旁看他吃。一边闲聊。

告诉他说:今早到IOI Mall 的P书局“扫”了一些参考书回来。

临走之前到Aeon的底楼买午餐,那里的员工忙着叠年货。

我看到澳门的嘴香园的杏仁饼,还有香港荣华的鸡蛋卷。

因为赶时间,所以只是匆匆看了就走。

我说:“我要再去买D返黎试下。” 

他笑笑说:“买啦。千祈唔好唔买。记得买多D。”

“你好衰咔~应该讲唔好买咁多饼吃,肥死我嘛~~~”

“哎呀~食咗先算啦。人生短短几十年,要食咩就食咩啦,唔驶咁虐待自己keh~~~~"。。。

唉!所以我的瘦身计划一直很多“阻滞”,不会成功的咯。

2013年1月6日星期日

准备的心情



从家乡回来刚好一个礼拜。 开学了三天。家里还是乱糟糟。有惨不忍睹的感觉。

宝贝学校一月杪开始实行全日制,时间表要大调整。

老公频频出外公干。

干净妈妈团的活动排队候着。。。错过了今天的课,接下来有112、117。

然后是准备农历新年了(也随时准备迎接GE13,呵呵!)。

新年之前要办年货、要打扫。。。很多很多。

不管了。我今天就买了两种年饼,还吃了好几块进肚子呢!

也买了三十多张贺年卡哦。呵呵!

忙〜还是要把去旧迎新的心情准备好。

尤其是迎接新政府的心情!

2013年1月4日星期五

农历十一月廿三

 是爸爸的死忌。就是今天。(今年因为有闰月,所以农历的忌日比阳历迟了)

这个时候,早上九点多,家乡的妈妈和姐姐应该为在法华岩(爸爸置放骨灰的寺庙)和家里简单的祭拜仪式,两头在奔波。而我(因为胖老爷要出外坡公干,没人接送宝贝),因此没有回乡参与,只可以在心里和在部落格里遥寄我对爸爸的思念。唉~~~

时间真的很快。忙忙碌碌之间一年就过了。

那天返乡曾和妈妈提起爸爸。。。妈妈眼中隐隐有泪光,我其实不太敢正视她,很怕自己忍不住地跟着哭出来。还假作轻松地说:“老豆算很好了。他到死的时候都很清楚自己做什么、讲什么,除了后面他弥留那五天。比起很多失智的老人,他很好了。” 妈妈也点头认同。

她说::“是咯 ~ 他在等。他在等你们三个一起为他诵经。他才走。”

嗯 ~ 妈妈说得没错。爸爸弥留那5天里面,因为出家姑姑的关系,有助念团轮班家里来帮忙念经。爸爸不言不语不吃东西,我们大家都知道他是“时辰到了”, 但还是不明白他有何牵挂,始终咽不下那最后一口气。后来我带着承懿赶着“飞”回去。家里一大堆亲戚和佛友。爸爸还是“走不成”。

隔天早上,我和姐姐在客厅诵经。妈妈突然想到什么,叫我们把刚刚睡了不到两三小时的弟弟给唤醒,吩咐我们三姐弟一起给爸爸念经(之前没试过,因为我们轮流休息,或出外办事)。那个时候是八点半左右,承懿也睡醒了。于是我们5个人(妈妈、姐姐、弟弟、宝贝和我)排排坐,一起齐心地给爸爸念经。我们的七姑姑也念。还有一位刚到不久的佛友。而我们那位出家的姑姑就在家里供奉的观音菩萨前面跪拜忏愧。

说来也奇怪~我们三姐弟一起“念经”不到半小时,爸爸就往生了。(真的就那点执着要三名子女为他送终?)

当我们看到出家的姑姑把那张印有经文的被盖上爸爸的头时,我和姐姐两人同时跑到屋后的房间,掩着嘴、流着泪小小声地说:“爸爸终于放下了!” 我们有不舍,但我们为他感到欢喜。真的。他终于放得下,脱离苦海了。他太辛苦了。被病魔折磨了十几个月,尤其是后面八个月瘦到不成人形(唉~~~type到这里,我的泪很不听话地流了。一年多以前的事,还是那么触动心底)

爸爸登上极了世界一年了。曾经几次入梦来。都是带着笑脸的。但就是没和我开口说话。

想念爸爸。连他的百事可乐承懿都想念他。更何况是我?可以想象妈妈更甚。

今天爸爸死忌,我没能返乡祭拜。爸爸会怪罪吗?我想,他会明白吧!

我们三个给爸爸最后的花篮上的卡片



这三张图片是部分爸爸车房的工具。只是小部分
胖女婿接手了。其他很大部分都送送出去了。我们不会用。
爸爸的工具都很“新”,对不?
他很用心地保管他找生计的器具。

我们为爸爸租用两个月的氧气供应器。

优顿草。爸爸要吃。妈妈边买边种。最后用不着了。
妈妈还种着。会定时“收成”,送到巴杀摆地摊的老婆婆手里。
就当作是一种布施。。。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