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31日星期六

back hug 的幸福

有时候要承懿合照, 他会说 "No"。

肯合照的时候,偶尔会鬼马地dabbing不看镜头。又或者是特夸张地眯眼、张口露牙箍或者是吐舌头。总之是不正经的时候占大多数。

昨天走了一趟树顶吊桥,接近终点时,我叫承懿过来拍张照。他舅舅拿着手机等候。

孩子站在我身后,在舅舅说1-2-3 时,竟然出乎意料地给妈咪来个  back hug。


妈咪还真的有那么一点点小惊吓。不过,还是开心的成份比较多。感动当然也有。

那一刻的温暖,要记下来。

谢谢你,承懿。我们一起期待2017!

你的16岁 on the way , 要活得精彩,活得有爱。

莎莎的胖帅

 好几个月前,朋友在我们的雪特理事组群里“求救”。希望我们帮忙筹款。

她学校的一位学生,因为脑瘤恶化(之前已经动过一次手术),急需动手术。但欠缺几千块钱。

我原本是想捐助几百块,凑凑数。虽是小数目,循例还是向他报备。也顺便描述了小男生危急的病情。

他知悉之后的第一个反应:“个细路要几多钱开刀?”

“XX 蚊咯。”

“我哋比嗮啦。帮得就帮。”

我以为自己听错了:“真唔真?”

“救命咖,唔讲得笑。”

从朋友处知道了男孩爸爸的银行帐号,我们直接把钱汇过去。几天后,朋友通知我,男孩动手术了。

之后这件事也抛之于脑后了。

而昨天, 朋友告诉我,男孩可以在新学年,健康地上课。

朋友特地谢谢我。其实,我应该谢谢他

【他,平日可以因为吃杂菜饭要节省50 仙, 顶着毒日头绕一个大圈, 走多几百步路,到离开办公室更远一些的饭档吃午餐。】

他很胖。但是帅~心地超帅!我眼里是的。

2016 结束前收到的一则好消息。。。

祝福大家



岁末。

我的一班靓师奶朋友,相约在都城某间cafe 。欢乐地喝着咖啡,有气质地谈天说地。还在族群里发照片来“刺激”我。

我的男人,在办公室很努力地加班, 整理着电线。还会记得 kakao 我说:“多两天Allan (我弟弟,他的小舅子)生日,你今晚带他去吃大餐吧。”

我上午请弟弟载我到古老的观音庙拜拜。祈福啊。一年过去了,平平安安的。希望来年也一样。

然后我们带了妈妈去逛商场。她有目标,要买新年衣。受惠者是她的百事可乐。自承懿出世以来,外婆总不忘在农历新年期间给他添置新衣。这么多年了,这个习惯没有改变。

小小的一个动作,都是爱。

莎莎只是个C9。过往一年没有大计划,当然也没有大抱负。平平安安、平平淡淡和我爱的人及爱我的人齐齐整整地过,就满足了。

2017年, 继续活得有爱。

祝福你、祝福我、祝福大家。Happy New Year!!!


2016年12月30日星期五

第一次去树顶吊桥


2016 年结束的倒数第二天, 依颜带我们去走了一趟吊桥。吉打州的树顶吊桥 (原来早在10年前已经有了,我们还真是后知后觉啊!)

需要入门票。由于有两位乐龄人士和一位学生(每人RM6), 所以只有我和弟弟需要付全票(每人 RM10)。我们花了RM38 包场(包吊桥)近一小时。

吊桥是网式镀锌钢板构成的,牢固得很。因为是网式,所以走吊桥的人可以看到脚底下的景物(有点像腾空),对惧高症的人来说会是很大的挑战哦!

售票处的巫裔青年说,全程950m 的吊桥大约需要20分钟就可以走完。

我们一行五人慢慢走、慢慢看、慢慢欣赏树啊水啊,再慢慢拍照, 结果走了近一个小时。票价都值回了。

Bonus 是还流了一身汗, 运动和玩乐都一起了。多好!











2016年12月28日星期三

可爱

从宝岛飞回大马,乖乖地在两天内洗了好多次衣物, 熨和褶了一大堆衣服,马马虎虎打扫了客厅和卧室,我又带着承懿飞回槟城老家了。

我探望妈妈,他探望外婆。

昨天弟弟没有上班。他来机场接我们。途中停下来在茶室吃了一碟炒粿条,才回家见妈妈。

我们带妈妈出去吃午餐(承懿身体不适,在家里睡觉)。在商场里几家餐厅里头,妈妈选择了 Paparich。她说 :“好似未食过尼一间。”

妈妈点了 咖喱鸡云吞面, 由于是套餐,所以包了一杯热薏米水和凉粉红豆冰沙。

我点了炸鸡腿椰浆饭。没点饮品。打算分一杯妈妈的饮料, 她说太多了,她喝不完。

弟弟点的是鸡丝河粉, 还有豆奶煎堆冰。

我们就吃吃吃~聊聊聊。你吃吃我那碟。我尝尝你那碗。

那位本来说饮料太多的安迪,喝完她那杯薏米水, 还吃了大半我面前的凉粉红豆冰沙。我和弟弟笑她(其实很庆幸妈妈胃口很好),她照吃不误。

吃完了, 差不多要结账离开时,我想拍张 selfie。结果弟弟代劳。

照片很好看。我喜欢!(虽然弟弟样子残残的, 我也肿肿的)

妈妈在我们俩中间,很可爱。尤其是她后知后觉地想学我们做“剪刀手势”,但是动作慢了,弟弟已经按了咔嚓。妈妈的手是朦朦胧胧的。

小时候我们在妈妈的眼中是可爱的。妈妈满头白发的时候,在我们眼中也是可爱的。




2016年12月23日星期五

很幸福


刚刚在旅馆的餐厅吃完早餐。乘搭电梯回房间。

电梯里就只有我们两个。三面都是镜子(除了开关的那道门)。

我开玩笑地说:“boy, 我们对着镜子拍照, 没有人也。难得。”

他即刻配合地把嘴张大大, 特地做搞怪样。

我也跟他的 pattern张嘴。咔嚓!

坦白说,照片没有很美。

美的是,15 岁的孩子还肯和妈妈酱来互动。

我觉得~很幸福。

2016年12月22日星期四

那一份信任与感动

台北闹市里,寻找着方向。。。

莎莎是个路痴。众所周知。

慧慧则相反, 可能因为老吕多年来的训练有素,她的方向感很好!(是我认识的女性朋友里数一数二的)

三年前的台北台中之旅,我们先包车,出入有人接送,当然不是问题。后来的几天,慧慧的爱人,老吕飞来 join 我们, 大伙儿跟着他练脚力。只要脚力够好,自然不会掉队;所以也不是问题。

三年后的这一次, 就是我们两位妈妈三位儿子来个自由行、趴趴走。慧慧、熙和与承懿负责看地图,熙乐偶尔也会参与。大伙儿进出捷运站,会停驻在地图前研究一下路线。

我没有!

我就站在后方让他们研究、商量、决定后, 他们走, 我紧跟在后。

慧慧笑我不长进。她说因为我嫁了胖老爷, 他姓赖; 家里有个大赖和小赖, 所以我就“依赖”。

我只是笑, 没有反驳。

我相信我的另一半。我相信我的宝贝儿子。当然,我也相信我的好朋友。

虽然莎莎认路的功夫九流, 但拿着手机在一旁咔嚓咔嚓, 也算勉强入流吧!呵呵。

喜欢他们的认真和专心。喜欢那一份信任。喜欢那一份感动。

台北车站里, 看着下一站的路线。

2016年12月19日星期一

第一次来台南



莎莎第一次来台南。

慧慧则是旧地重游。她说她大一或大二时来过一次。

乘搭高铁。也乘搭台铁。

还吃了好吃的便当。都是初体验。新鲜。

台南走走这里、走走那里。

喝杯咖啡、吃块蛋糕。

再逛逛夜市,吃铁板牛排意面。

夜间,慧慧和我去了一趟洗衣店。

边聊天边等待了一个小时,把干净的、烘干了衣物褶叠好, 带回“三道门”。

推开房间门,三位少年郎在开心地吃着杯面。

旅游, 就是要酱。


“欢迎回家”

一进房间,
台南的三道门对我们说:“欢迎回家”
很贴心哦




旅人 
在开门时刻 
充满期待的诗篇
在关门时刻
蓄满记忆的痕迹

启动
旅途的幸福之门
就在

三道门 ‘




2016年12月13日星期二

休息很多的 1213


1213 , 胖老爷牛一。

生日前夕。胖老爷中学的一班老朋友趁着雪州两天的连假(不用上班), 相约出来,喝啤酒叙叙旧兼为他庆生。

晚上十点钟他出门。凌晨12点零九分,我在客厅看电视(等门啦), 收到他 kakao 过来的照片~蜡烛和蛋糕。

老同学给他买的蛋糕。真好!
替他感到开心。开心他仍有一班老同学记得他的生日。开心他记得与我分享他的开心。即使没能与他第一时间道声“生日快乐”,还是觉的开心。我知道他心里有我。

继续等门至近两点。他开门进来, 拿了毛巾洗澡。我关电视上楼找周公。

今天星期二虽然是雪州的假期,胖老爷照样上班。他去了芙蓉(芙蓉没有放假,OK?)的工地。

出门之前,他说早上十点和下午三点有工地有 meeting, 估计今天下班不会早。我说明白。

下午一点四十五分左右, 接到他的电话。他说他刚刚离开工地,下午的会议临时取消了。

我说哦,问他是不是回办公室? 他说他正在回家,叫我今晚不用煮饭,等他回来一块出去接承懿。

我反问他怎么不趁机处理一些手头堆积下来的工作, 急着回家干嘛?

他说:“我想陪下屋企人。得唔得~?” 我静静,没说什么。心里暖暖的。

承懿见到胖爸爸的车子来接他,表情先是惊讶, 然后就笑着上车。一个简单的动作,大家都开心。

回到家, 如常活动。承懿在书房做功课。胖爸爸在客厅看电视(他 relax 的方法)。我陪他看电视, 后来变成电视看我, 我在沙发上睡着了。

然后承懿去补习之前, 我们去吃晚餐。我和承懿吃擂茶饭。寿星佬说他要吃炒面, 因为是生日。哈哈哈!再加上一碟炒薯苗和芋头扣肉。

生日吃炒面。长长的面,长寿哦。
送了承懿去上课,我提议去吃冰淇淋。他说好!我们 share-share 吃两球。甜甜的、凉凉的,聊些有的没的。吃完了,拍拍屁股回家。我煲水。他划手机。

然后看着时间,我们又出门去接承懿回来了。他上楼冲凉下来, 坐在沙发上打盹。

虽然平凡得不像是生日的生日,还是值得开心。因为他今天少了劳碌,比平日多了休息。每一天能够这样过的话,很不错。

平凡是福。真的。

你一口我一口的冰淇淋。甜在嘴。暖在心。


2016年12月12日星期一

家的感觉

上个星期五,晚上九点。胖老爷下班回家。我拿了钥匙给他开门。

他进屋,我顺手轻拍了一下他圆圆的肚腩,他笑着尝试躲避,但失败了。

放下背包后,他上楼洗脸换衣服。

我盛饭,准备好饭菜,坐在餐桌边等他下来吃晚餐。(看着他吃啦)

听到脚步声,他下楼来了。经过餐桌,没有坐下。反而是走进书房。

他一边推开半掩的房门,一边说:“Hi,Sam. How are you? Dad 回来了。”

坐在书桌边对着笔电忙功课的承懿, 抬起头回应:“Hi, dad. I am fine."

胖爸爸走到孩子的椅子旁,站着。他的左手搭在孩子的肩上。

承懿原本在笔电键盘上的双手,一下子往右边移动,顺势环抱他胖爸爸的超级肥腰。

胖爸爸往左边低下头, 亲了一下孩子的头顶。问:“你今天ok吗?”

“Ok啊!”

“Ok就好。Dad出去吃饭了啊。你做你的 homework。”

然后胖老爷从书房走出来,准备吃饭。承懿把视线移回笔电屏幕,继续努力。

从进入书房到步出书房的短短几秒钟,几句讲了等于没讲的话语,几个简单自然的动作,却可以让我感动,让我的心暖暖的。

家的感觉,就是这样吧。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有冇咁好哦?”

几天前我问承懿 :“爸爸快要生日了。你打算送他什么生日礼物?”

他想了想说 :“我请 dad 吃饭。他最喜欢吃东西了。”

“你只请爸爸吗?” 坏蛋妈咪故意捉弄他。

”我请你和爸爸。提早庆祝。星期日,你们两个人去吃好料。要candle light dinner 也可以。我出钱。你们吃饱后,打包回来给我吃。打包【新全城】(卖杂菜饭的店铺)。”

哇哇哇! 酱“伟大”? 请爸爸妈妈去“撑枱脚”锯扒, 自己吃杂菜饭?听了他这么说,我都觉得好笑。

当我把孩子的那番话转述给胖爸爸听时, 他也笑了。难以置信地说:“有冇咁好哦?”

今天是星期日, 孩子真的请我们吃饭。他的一番心意, 我们收了。当然, 没有“残忍”到只是我们在外吃大餐,他在家里吃打包的杂菜饭。

3S一块在日本餐厅大快朵颐。嘿嘿!




2016年12月9日星期五

男孩女孩的故事

有一位女孩,来自槟岛。年华双十那一年,南下都城念大学。一年之后,女孩在校园里与一位来自山城的男孩邂逅。通过学会的活动,他们慢慢地熟络。

过了十来个月,男孩和女孩熟络到拍起拖来。男孩的年纪比女孩小,韩剧里所谓的“年上年下恋”发生了。

女孩很喜欢她的家乡,她成长的地方。她最爱的家人都在槟岛。她不喜欢吉隆坡这个都市。她知道她只是繁华都市的一个过客。读完大学,会回槟岛发展。女孩从未对男孩隐瞒这一点。

对家乡、对大都市没有半点眷恋的男孩表示无所谓。他说毕业后大可北上谋生。要女孩等他。爱情很伟大。不是吗?

女孩毕业了,如愿返乡。男孩待在都城,拼最后一年的大学。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的这一年,男孩女孩分隔两地在相思。

毕业在即,槟城好多大工厂到大学里招人。男孩没有忘记他的承诺,很努力地在校园里应征。他成功获得三份录取信。

男孩如愿北上槟岛就职,与女孩重聚。原以为一切都是美好的。。。在美国大公司品管部当了两个月工程师,男孩惊觉工厂的作息与工作环境,与他想要的,大不相同。男孩与女孩商量之后,向公司递上了辞职信。

两个月后,男孩转行了。从电子厂转到了咨询公司。地点一样是在槟岛,女孩的家乡。

来自山城的男孩不谙槟城福建话,到工地开会时,时常发生鸡同鸭讲的情况。沟通超出他能力范围之外。男孩很沮丧。

加上公司规模很小,老板又时常不在,没有前辈的指引、教导。两个月过去了,一切仿佛在原地踏步。男孩很惆怅。

爱一个人,不是要绑死一个人;总会希望对方会有好的发展。尤其是刚刚踏入社会的新鲜人。

女孩知道这一切不是男孩所愿。唯有开口叫他走,重返都城。至少在吉隆坡的工地里说广东话,男孩是在行的。

他们商量好了,给彼此三年的时间,各为工作拼搏。为自己,也为彼此的将来。

接下来的三十六个月,男孩与女孩一人在一边,很努力工作。两人都得到上司的赏识,有不错的发展。

这期间,男孩与女孩一个星期会通两三次电话。约定了每个月会见一次面。一个月里的某个周末,南北大道会见到他们的踪影。不是女孩搭长途巴士南下,就是男孩在周六下班后驱车北上。

晃一晃,承诺的三年过去了。男孩与女孩计划结婚,想一起生活了。

伤脑筋的难题来了。两人真要结婚的话,是男孩北上?还是女孩离乡下都城呢?

女孩最爱的家人都在槟城。结了婚到吉隆坡生活的话,要见爸爸妈妈姐姐弟弟一面都难。而且女孩在家乡的职场发展不错,上司看得起她,三年里升职了两次。

男孩在都城同样遇到了他职场上的伯乐,一切发展很顺利,也累积了相当的经验。如果男孩北上结婚的话,三年内的在吉隆坡的人脉网络全部没了,在槟城一切从零开始。福建话不灵光的他,做得到吗?

相爱容易。结婚也不难。但真心愿为对方付出/放下不容易。

女孩做出了她人生中一个艰难的决定。她愿意南下都城(虽然吉隆坡一直都不是她喜欢的地方)。她愿意“舍弃”家人。她愿意和男孩一起建立属于他们自己的家。

男孩女孩在九月举行婚礼。两个月后,女孩把工作棒子交下,离开老家,带着心中的希望与期盼,到都城去找男孩了。

那时候,女孩绝然一身下吉隆坡, 工作完全没有着落。不过,新婚的男孩和女孩都相信,两人携手过日子,你生活里有我、我生活里有你,共同建立一个家,什么都可以撑过来。

前面的几个月,女孩窝在男孩宿舍里的一间房(男孩的上司提供住宿给外地员工,强调~勤力的员工)等候男孩下班回家。窝在小房里看报纸找工、写求职信。新婚生活依然甜蜜。

几经曲折,女孩觅得了一份工作。待遇和薪金虽然大不如前,她欣然接受。少了几百块钱、少了一些员工福利不算什么。因为可以和爱你的人(你也爱的人)结婚,一起生活,共同为一个家努力,一切都值了。女孩如斯告诉自己。

又过了几个月,男孩和女孩有了自己的一个窝(家)。很小的一个窝。新居入伙那一天,没有大餐、没有party,只有女孩的两位好朋友来帮忙"凑人气"。家里客厅连沙发都没有,大伙儿席地而坐。

每个月添置一点点家私器具,一段日子后,男孩与女孩的家,更加完整了。

两年后,家里多了一名新成员。儿子出世了。双薪家庭的生活虽然忙碌, 也乐融融。

三年后, 孩子被诊断是特殊的,女孩又做了另一个大决定,当全职妈咪,陪伴孩子。男孩支持妻子的决定。他答应会加倍努力工作, 养家活儿。

又过了两年,男孩决定离开十年的东家,自立门户。创业初期, 很难熬。两夫妻一起熬。慢慢的的一年两年三年,公司业绩终于上了轨道。

今年,公司建业十周年纪念了。

是的,看到这里,大家都应该知道上面写的男孩和女孩是谁了吧?对!莎莎和胖老爷一路走来的故事。精简版。

(鞠躬, 谢谢捧场!可以看到这里, 忍受我的啰哩啰嗦, 你很厉害了。

2016年12月8日星期四

“我可以” 继续向前冲

今天早上,他准备上车时对我说:“妈咪,今天我考数学。”

“我知道。那天你说过。记得吹蜡烛。小心作答。”

他一边微微笑,一边点点头。然后出门去了。

15岁的孩子,会自动对爸爸妈妈报告考期,我总得给些反应(不可能就他报告, 我充耳不闻啊)。而且,我总不厌其烦叮咛他要“吹蜡烛” (提升专注力)和小心谨慎地作答。

接他放学。他一上车放好背包,笑着说:“妈咪~妈咪,今天的数学考试,老师改完了。我100%。嘿嘿!你和爸爸是不是觉得很光荣?” 他的眼睛都在笑了,有点得瑟。

“哦,是有一点点班耐。不过好心你不要LCLY啦。是不是题目很容易?” 先肯定他,再挫挫锐气。

“题目OK。没有太容易。我回答了,小心地重新 check答案。我一共check 了三次。”

“哇~还小心地check 三次。很好啊!”

他也笑笑地点头。

替他开心, 不是因为100%。而是他又再一次成功超越自己的“局限”(熟悉我们的朋友应该知道他是ADD),在一定的时间内,作答计算时没有分心、没有粗心,还三次认真检查答案。他的努力肯定了自己,证明了“我可以”。无疑,这对他本身有一定的正面作用。

高中的第一个学期快读完了。希望他凭着“我可以”的信心,继续向前冲。快乐学习、快乐成长。

(今天中午我才写了帖, 现在又写。因为感触良多啊!)


一起面对一起哭一起笑

又是 on this day 害的 (我胖老爷姓赖哦😉)。重看了这一篇两年前的帖(还真有点长),有一点点感触。走过了小学,走过了初中,来到高中了。还是会面对一些“问题”,避不掉。

前些日子,某天放学回家途中。他吃着点心,忽然冒出了一句:“妈咪,我们的华文老师说XX写的字可以拿A*。但是他的作文就不可以,他太多 vocabulary 不会写。”

“哦,是吗?XX的字写得很漂亮整齐啦?做么老师突然间酱讲你们的字?”

"For fun, I guess. Haha! 。。。然后老师说 YY的字是拿A的字, ZZ也是。”

说的时候,他的语调一般,表情亦无异, 就像在报告一件在学校里的小事。但我的心暗地里揪了一下。还故作轻描淡写:“那你的呢?老师有说什么吗?”

“我的字哦?老师说是拿B的字。” 他继续吃着手中的点心。

“哎哟, 你老师还真的要求不太高哦。她还给你B哦?不上C咩 ?呵呵!”妈咪还 故意调侃他。

他也陪我一起呵呵呵。

然后,我问:“Boy, 老师说你的字B, 会伤心吗?”

他摇摇头:“不会, 妈咪。”

“真的不会?”

"Yup! Because I have tried my best. 我只是字写得不好看,我还有其他的东西很好啊。我的听写通常都满分。有时候只是错一题。"

心里松了一口气,不禁赞他:“很好啊!你会这样想很好!最重要是尽力了。”

他点头。

“你的字写不好, 因为 dyspraxia。你肯承认、你肯面对,努力改进,真的很好!Keep it up, Ok?"

"Yes, mom. I know."

然后我想到了我大学时候的一位系友。人长得瘦小斯文, 但她的字体大得很。不只大,而且很乱很潦草, 完全和工整沾不上边, 更别说好看了。当时我不明白,为什么她的字会写成这个样? 我几年前终于可以明白她的苦衷了。

我又想到了中学时候一位好朋的弟弟。我的朋友是位运动健将。田径和篮球都表现突出。她曾经透露有位令她抓狂的弟弟,因为动作很迟钝, 读到三四年级, 拿着羽球拍,连发球都做不到,一直站在原地拍打空气。当年她告诉我的时候,我还真笑了出来。如果是现在有人告诉我同样的事,我绝对笑不出来。是真的。

没有人希望一生出来就有发展协调障碍。他们得付出比一般人更多的努力和时间, 即使是像写字这一件稀疏平常的事。

身为家人,尤其是爸爸妈妈,要明白要了解要支持要鼓励孩子。再多看看孩子的长处。这些都是我时常对自己说的话。我们和孩子一起努力。一起面对。一起哭一起笑。因为~爱。


2016年12月4日星期日

圆了小时候的一个梦



星期天傍晚时分,在商场的某个角落。

一胖一瘦在埋头研究“星际大战” 的玩具激光剑,很投入;早已经把他们的老婆和妈咪忘了。

无所事事的我,在一旁用手机咔嚓咔嚓,虽然是无聊了些,但心里仍有一点点感动:“承懿有个肯陪他一块看玩意儿的爸爸, 还真不错。”

终于研究完毕,承懿说 :“走咯,去吃饭。” 胖爸爸马上问:“Sam, 你不要 light saber 咩?” (虾米?妈咪倒抽了一口冷气)

承懿说:“不要啦。” (嘘~ 妈咪偷偷松了口气)

胖爸爸:“但是我想要哦!” (OMG !妈咪差一点晕倒)

结果是父子俩很开心地买电池装进去testing,很威水地拍照。

胖爸爸说他圆了小时候的一个梦, 拥有了一把激光剑。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