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9日星期五

男孩女孩的故事

有一位女孩,来自槟岛。年华双十那一年,南下都城念大学。一年之后,女孩在校园里与一位来自山城的男孩邂逅。通过学会的活动,他们慢慢地熟络。

过了十来个月,男孩和女孩熟络到拍起拖来。男孩的年纪比女孩小,韩剧里所谓的“年上年下恋”发生了。

女孩很喜欢她的家乡,她成长的地方。她最爱的家人都在槟岛。她不喜欢吉隆坡这个都市。她知道她只是繁华都市的一个过客。读完大学,会回槟岛发展。女孩从未对男孩隐瞒这一点。

对家乡、对大都市没有半点眷恋的男孩表示无所谓。他说毕业后大可北上谋生。要女孩等他。爱情很伟大。不是吗?

女孩毕业了,如愿返乡。男孩待在都城,拼最后一年的大学。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的这一年,男孩女孩分隔两地在相思。

毕业在即,槟城好多大工厂到大学里招人。男孩没有忘记他的承诺,很努力地在校园里应征。他成功获得三份录取信。

男孩如愿北上槟岛就职,与女孩重聚。原以为一切都是美好的。。。在美国大公司品管部当了两个月工程师,男孩惊觉工厂的作息与工作环境,与他想要的,大不相同。男孩与女孩商量之后,向公司递上了辞职信。

两个月后,男孩转行了。从电子厂转到了咨询公司。地点一样是在槟岛,女孩的家乡。

来自山城的男孩不谙槟城福建话,到工地开会时,时常发生鸡同鸭讲的情况。沟通超出他能力范围之外。男孩很沮丧。

加上公司规模很小,老板又时常不在,没有前辈的指引、教导。两个月过去了,一切仿佛在原地踏步。男孩很惆怅。

爱一个人,不是要绑死一个人;总会希望对方会有好的发展。尤其是刚刚踏入社会的新鲜人。

女孩知道这一切不是男孩所愿。唯有开口叫他走,重返都城。至少在吉隆坡的工地里说广东话,男孩是在行的。

他们商量好了,给彼此三年的时间,各为工作拼搏。为自己,也为彼此的将来。

接下来的三十六个月,男孩与女孩一人在一边,很努力工作。两人都得到上司的赏识,有不错的发展。

这期间,男孩与女孩一个星期会通两三次电话。约定了每个月会见一次面。一个月里的某个周末,南北大道会见到他们的踪影。不是女孩搭长途巴士南下,就是男孩在周六下班后驱车北上。

晃一晃,承诺的三年过去了。男孩与女孩计划结婚,想一起生活了。

伤脑筋的难题来了。两人真要结婚的话,是男孩北上?还是女孩离乡下都城呢?

女孩最爱的家人都在槟城。结了婚到吉隆坡生活的话,要见爸爸妈妈姐姐弟弟一面都难。而且女孩在家乡的职场发展不错,上司看得起她,三年里升职了两次。

男孩在都城同样遇到了他职场上的伯乐,一切发展很顺利,也累积了相当的经验。如果男孩北上结婚的话,三年内的在吉隆坡的人脉网络全部没了,在槟城一切从零开始。福建话不灵光的他,做得到吗?

相爱容易。结婚也不难。但真心愿为对方付出/放下不容易。

女孩做出了她人生中一个艰难的决定。她愿意南下都城(虽然吉隆坡一直都不是她喜欢的地方)。她愿意“舍弃”家人。她愿意和男孩一起建立属于他们自己的家。

男孩女孩在九月举行婚礼。两个月后,女孩把工作棒子交下,离开老家,带着心中的希望与期盼,到都城去找男孩了。

那时候,女孩绝然一身下吉隆坡, 工作完全没有着落。不过,新婚的男孩和女孩都相信,两人携手过日子,你生活里有我、我生活里有你,共同建立一个家,什么都可以撑过来。

前面的几个月,女孩窝在男孩宿舍里的一间房(男孩的上司提供住宿给外地员工,强调~勤力的员工)等候男孩下班回家。窝在小房里看报纸找工、写求职信。新婚生活依然甜蜜。

几经曲折,女孩觅得了一份工作。待遇和薪金虽然大不如前,她欣然接受。少了几百块钱、少了一些员工福利不算什么。因为可以和爱你的人(你也爱的人)结婚,一起生活,共同为一个家努力,一切都值了。女孩如斯告诉自己。

又过了几个月,男孩和女孩有了自己的一个窝(家)。很小的一个窝。新居入伙那一天,没有大餐、没有party,只有女孩的两位好朋友来帮忙"凑人气"。家里客厅连沙发都没有,大伙儿席地而坐。

每个月添置一点点家私器具,一段日子后,男孩与女孩的家,更加完整了。

两年后,家里多了一名新成员。儿子出世了。双薪家庭的生活虽然忙碌, 也乐融融。

三年后, 孩子被诊断是特殊的,女孩又做了另一个大决定,当全职妈咪,陪伴孩子。男孩支持妻子的决定。他答应会加倍努力工作, 养家活儿。

又过了两年,男孩决定离开十年的东家,自立门户。创业初期, 很难熬。两夫妻一起熬。慢慢的的一年两年三年,公司业绩终于上了轨道。

今年,公司建业十周年纪念了。

是的,看到这里,大家都应该知道上面写的男孩和女孩是谁了吧?对!莎莎和胖老爷一路走来的故事。精简版。

(鞠躬, 谢谢捧场!可以看到这里, 忍受我的啰哩啰嗦, 你很厉害了。

没有评论: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