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27日星期二

宝贝的睹物思人

那一天早上, 3S特地去SS2吃早餐。

胖爸爸和妈咪吃槟城百年路咖喱面。出乎意料,承懿竟然不吃他也很爱的咖喱面。他点了两片蒸面包和两粒蒸鸡蛋, 还有一杯热奶茶。

他一边在敲打鸡蛋的时候,一边说:“妈咪, 你知道吗? 每次吃这种早餐的时候,尤其是用这种杯子和碟子,我都会想到公公。”

当时我听了,笑着对他点点头, 心里有一些些安慰。

承懿记得外公曾经带他到车厂附近的茶室吃早点, 虽然只是那几次。

外公往生近5 年了, 承懿还会睹物思人。

今天是外公的阳历“生日” ,他应该会开心吧。他的百事可乐惦念他呢。

“老豆,我哋窿钟都挂住你啊。”

搽了牛油咖央的蒸面包承懿吞进肚子了。
妈妈只来得及拍这
杯茶和两粒鸡蛋。
就是这种餐具,让承懿想公公了。

承懿15岁。那天吃早餐,他告诉我他想公公后,
我说:“
妈咪帮你拍一张照, OK?”

承懿三岁。第一次坐飞机。
那也是第一次我们带爸妈出去玩
承懿八岁。新春期间到日本玩。
公公还和他搭肩,一起摆 “V” (妈咪羡慕哦)。


承懿八岁。我们去英国参加他舅舅的毕业典礼后,
到苏格兰
走走看看。
(看~ 百厌的公公,故意作弄百事可乐)

承懿八岁。爬上围墙。
公公怕他跌倒,在“保护”他。

承懿九岁。公公不和婆婆搭肩,
反而和百事可乐搭着,呵呵

承懿九岁。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
公公在场和他一块庆祝
生日。蛋糕是公公买的。
承懿吹蜡烛切蛋糕之后,拿了一块
蛋糕给公公。
公公还和他握手说贺语。

承懿十岁。应该是公公生前和我们的最后一张合照。
这张照片之
后的两天,公公开始弥留,五天后往生了。



2016年9月25日星期日

一篇旧博文

几天前,朋友PM给我, 向我确认承懿小时候是不是感觉统合失调。

他还问了一些相关问题。朋友的外甥最近被医生评估为感统失调。

当时我在外面忙着,很难详细回答,唯有把一篇旧博文的链接抄给他,叫他先看看。

后来我回到家(很迟了),再和朋友通电话,聊得详细一些。

把博文链接抄给朋友时, 觉得庆幸~多年前我曾经努力记录下来的经历和心情, 或许对朋友会有一点点帮助。

承懿小时候我们很忙。忙着做复建。一直做一直做, 做了很多年。

感统失调绝对可以改善。只不过需要时间、需要耐力、需要坚持。

爱的力量很大。爱让我们坚持,到今天。

2016年9月22日星期四

一句 “I love you”

接承懿放学后回家。他上楼洗澡。我在厨房切马铃薯(晚餐备用)。

一时个不小心,右手握着的刀切到了左手食指。手指第三节多了一条约1.5cm的“线”, 细细的。那条“线”慢慢地分开了。血开始参透。

我到另一个洗手盆前清洗伤口。呼~还好伤口不深。很快地止血了。

抹干双手,准备要搽黄药水。楼下没有棉花棒。我对着楼上高声喊:“Sam, 你冲好了没有?”

“好了。在换衣服。”

“你下来的时候,拿 cotton buds下来给我。”

“OK. 两支够吗?” 我说可以。

我拿了黄药水,坐在客厅的长沙发上,等承懿下来。

他一下来,把两支棉花棒交给我,在我身旁坐了下来。

“妈咪,你要 cotton buds 做什么?”

我把受伤的手指,对他扬了扬:“妈咪切到手指,流血咯。现在要搽药。”

他愣了一下, 小小声问:“serious吗?”

我摇摇头:“没有啦。stop bleeding 了。要搽药消毒一下而已。“ 我一边说,一边扭开黄药水的瓶盖, 要处理伤口。

他忽地上半身往左边一侧, 半个身子在我身后躺了下来,伸出双手抱着我的肥腰 , 有点夸张的语气说:" I love you. I don't want you to die."

突然间的一个躺下来动作已经吓到我, 再加上那句 “I love you”, 真的让我又好气又好笑。

“不用怕。这种小小的刀伤,妈咪不会死的。快点去做你的功课。不要气我就好。”

“Yes, madam。” 他连跑带跳地进书房。

一个小伤口,换到了一句 “I love you”。有点因祸得福的感觉。

2016年9月15日星期四

过节吃饭

”boy, 等一下你上完课,不用打包。妈咪直接載你回家。”
(通常他上完珠心算课会到楼下的茶室打包杂菜饭)。

“ok。但是 为什么不用打包?”

“dad今晚回来和我们吃饭。I mean去外面一起吃饭。”

“哦~~”

“你知道为什么 dad 要回来和我们 dinner 吗?”

“因为今天是中秋节。”

“bingo!dad说他会提早回来和我们一起过节。”

他点点头、微微笑。

承懿的胖爸爸没有给他做过菱角的小玩意。

不过,我希望以后孩子在农历八月十五这一天,会记得他的胖爸爸,曾经努力提早下班回家,和他一块吃饭过节庆中秋。


中秋节, 想念爸爸

那天,要帮胖老爷买几盒月饼送给客户。问他要买什么口味?他说“么都得。” 我说也买一些自己家里吃,承懿喜欢吃莲蓉馅料。

“买粒冰皮geh比你。” 他说不用不用,冰皮月饼不耐久。他再说:“买粒五仁啦。。。切细细旧,慢慢咬,冲杯茶,好好食。。。老豆(我家翁)最钟意食五仁。”

我点头附和:“我爸都系啊。够香wo。 不过后尾冇牙果阵就艰难食咯。所以大家姐买D lum-lum geh比佢食。“

彼此说起了爸爸生前爱吃的月饼。说起了我们小时候的中秋节。

他们家没有所谓的过节。我们家有。祖母还会拜月亮(广东人叫拜月光) ,妈妈准备一大堆祭品~除了月饼、月光饼(白白一块圆圆的)、公仔饼、小芋头、菱角、花生、水果等等。算是挺隆重的。

说起了祖母的叮咛:“唔好用手指指住月光。耳再会中割咖。” 而小时候的我真的深信不疑, 会很小心地收起我的手指。我很怕我的耳朵受伤啊。(想起来,还真觉得好笑!)

也说起了我爸给我们做的“菱角拉车子”的小玩意。就是把菱角上下左右挖几个小洞,中间插只比较粗的 lidi, 再穿些线过去,伸缩伸缩地拉,菱角会动起来。在物资贫乏的年代,这个小玩意可以让我们乐很久。

边说,嘴角不经意笑了:“我爸整几个咖,一人一个(我们三姐弟嘛)。”

胖老爷搭腔:“我都未玩过尼样嘢。其实你爸都唔系真geh咁严肃啊。仲会嘥时间整D嘢比你地玩。”

说得也是。我爸只是沉默寡言,并不代表他不爱孩子。

这一个中秋节, 想念爸爸了。当然也想念妈妈。

2016年9月10日星期六

迷彩大头鞋,有爱


一直以来我都喜欢迷彩。总觉得它man+豪气+英勇。

中间的斜背包是我的,用了好几个月。

刚才晚饭后,胖老爷去买凉鞋。一进店里看到最新的款式,二话不说,拿来试穿。

承懿也说他要买一双,脚上穿着的略嫌紧了些。

一胖一瘦都拿了迷彩系列。我知道这是他们含蓄的表达方式。

他们爱我宠我。

完全收到。谢谢!


2016年9月9日星期五

心暖暖的雨天

细语纷纷的早晨。家里两位爷准备出门。一个上班。一个上学。

我打伞“护送”。先是胖老爷,他把笔电背包放进车里。再绕回去门口。他要换 safety boots。

趁此空档,我“护送”承懿上车。再折回去找胖老爷。

他已经换好鞋子,在屋檐下候着。对着我笑。

“sorry 啊~爱比令郎上车先。而家到你。”

他揽着我的肩 :”我都唔系等你黎遮我。我等你行过黎,锡下,我至返工。“

然后亲了我的额头一下, 说声拜拜, 三步当两步跑着上车。

承懿在车里对着我笑并挥挥手。

下雨的早上,空气湿润,有点凉意。心~很暖哦。

2016年9月7日星期三

舒服的关系

来了一则短讯。

她说过来我家拿东西。

我说可以。问她几点,我说我要冲凉。

她叫我去冲凉。她说她去买咖啡。问我拉铁ok吗?

我发了个 一个圆圈三只手指过去。然后我上楼mandi kerbau。

下楼没多久后,她的车子到了。

开门进来。她直接到餐桌坐下,开始吃她很迟的午餐。

我开了笔电对她说不好意思,我先做一件重要的事(上网和学校约时间见老师)。

我们有一句没一句地聊。

我的嘴巴虽然在答话,眼睛则一直盯着笔电屏幕(要“抢” time slot)

然后她站起身来要走了。

临走前她打开后车厢,从一个纸袋里拿出她刚刚买的衣服给我看。

她说布料好好穿。我伸手摸了摸新衣服。

然后她走了。我进屋锁门。回到餐桌收拾。

【我喜欢这种关系。舒服的关系。不需要太客气的关系。】


2016年9月4日星期日

喜欢

今天匆匆忙忙回了趟怡保探望家婆。和她老人家出去吃午餐。

吃饱饱后在餐厅外的走廊,走着去泊车的地方,我对身后的承懿说:“boy, 来。 看这里。我们拍 selfie。”

他老实不客气地酱揽抱他妈我的颈项(还好力量控制得宜,我没有窒息而亡, 哈哈哈)。

承懿时常在我和他胖爸爸面前很搞怪。我的孩子=我的冤家。成天被我念被我骂, 还好是我念了之后、骂了之后,他还是会笑嘻嘻地和我亲近和我玩。

我喜欢这张照片。

虽然素颜、虽然脸庞很大、虽然脸上的鱼尾纹和斑点一露无遗。

虽然他张开大嘴露出牙箍、虽然他没有帅气地笑笑。

我还是喜欢这张照片的真情流露。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