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24日星期四

2016 的袋鼠数学



承懿今天参加袋鼠数学考试。比平常早些去学校接他。得特地写信请假早退。因为考场离开学校有点距离。加上令人难以预测的交通情况。唯有出次下策。

在车里,承懿闭目养神(他说的啦),其实是小睡了好一会。因为沿途塞车。还好没有迟到。他吃了个莲蓉包,上个厕所,进考场。妈咪接下来的工作,等待。呵呵。去超市里研究各类罐头、泡面还有酱料。。。然后喝了杯咖啡 。两个小时不见了。到考场外等他出来。

六点十五分,出来了。承懿走过来我这边,第一句话:“我应该有一题错了。” 我看着他,笑着拍拍他的背:“so what? 错了不是错了啦。paper 已经交上去了,不要想了。想一下我们要吃什么 for dinner 。我们吃饱才回家。” 他应了一声“哦”。

于是妈妈带着长得比她还高的儿子去找好吃的。

(什么人来的?一考完马上知道那题答错了。真的是我的儿子吗?哈哈哈!)


2016年3月20日星期日

两句话

那个早上,两个不同的人,一个在电话里头对我说。一个是打在PM里让我看。

我用耳朵听,我用眼睛看,两句不同的话,心里面同样感觉暖暖的。又感动,又幸福。

星期四一早看到FB红姐姐的帖,为歌舞剧《找到了》打广告,催票。我马上PM朋友,问她要一块带孩子看吗?她说OK。然后我们决定了看那一天那一场。

我就顺便告诉朋友说我隔天和胖老爷返乡清明。我这就要出门去买水果。手机屏幕出现了:“跟Sam讲有什么事可以打电话给我。”

我第一次读,还有点懵,不很明白。再读一次,终于搞清楚了。原来她是说隔天我们返乡了,如果孩子在学校有什么急事,可以直接联络她。明白了,心一下子就热了起来。

有这种朋友,真够意思!三生有幸啊!谢谢。

和朋友在PM时, 说起了要不要叫孩子的爸爸一块去看那歌舞剧。她说她会问她家的。我笑说:“胖老爷应该没什么兴趣。而且这阵子他忙到不像话。不过,我就意思意思问一问他吧。”

然后我联络胖老爷,告诉他我几时几时要带承懿去看戏剧。他说“哦”。然后我就顺便说:“睇歌舞剧唔洗预你哦?你都唔知几点放工?”

“得。 买埋我geh 飞啦。”

 “你得闲咩?唔洗做啊?”

“工要做。我都要陪下个仔架。”

 哇噻!感动哦!忙到像鬼酱,连觉都不舍得睡,要陪孩子看歌舞剧?

用心体会的话,生活里有很多小感动。这些小事让我平凡的C9生活,泛起了小涟漪,微微的余波,可以让我开心很久很久。

2016年3月19日星期六

像个小孩一样



昨天中午收到弟弟 kakao 给我的照片, 有好几张。看了顿时令我心情大好。尤其是这一张。

对~ 今天318 ,星期五, 姐姐告假庆生。 虽然迟了两天,无损他们欢愉的心情。

“在父母的眼中,孩子永远是孩子” 是我看到这一张照片时想到的第一句话。

那个寿星女, 还差那么一点点就年届半百,倚在妈妈身旁还是像个小孩一样。

而妈妈呢?永远是那一副有女万事足的模样,笑容里有很大很大的满足。

真希望昨天我也一块在那里吃饭和合照。

2016年3月18日星期五

新山不过舍

一个多月前,家婆在电话里头通知我们,说已经订了今天给家翁扫墓。当时,胖老爷不敢答应妈妈说他会回去。这阵子公事很忙。工地很忙。加上318 是星期五,是工作天,实在无法预测能否放下工作返乡。家婆说没关系,她明白,爸爸也会明白。

其实我知道,这一天,无论如何,胖老爷 will try to make it 。暗地里早计划好,陪他回去山城一趟。毕竟,这是家翁往生后的第一个清明节。

最近,他早出晚归得很疯狂,几乎天天都轮两班制。工地赶着给厂方开电,也赶着死线前收工。 他的工作量多到离谱,时间不够用,睡眠当然也不够。

星期三晚上他下班回家,很晚了。我就问了一句话:“听日我去巴杀买生果同埋斋包啊?” 他也简短地回一句:“买啦。仲要买一罐可乐。” 我点点头。可口可乐,家翁生前喜欢喝,在外用餐必点的饮品。

星期四晚上,他十点回到家。第一件事情打电话给他妈妈:“妈咪,听日几多点拜老豆?。。。” 正式通知家婆,我们俩会回去。

今天一早,在家里祖先台拜拜之后,我们一起送承懿上课。然后启程返乡。

两个半小时后,在极乐社与家婆他们会合。简单的拜拜、诵经,然后收拾、离开。途中匆匆忙忙吃了碗面裹腹,又在车里坐了三个小时回到蒲种。

然后,我们又出门。他去上班。我去接儿子 (已经发短信说妈咪会迟到)。他说:“老婆,今晚唔洗打包比我。” 我说:“知啦。你记得食饭就得左。你要带你粒枕头去Moh?” ( 意思是说他要在 office camping )他笑了。

“爸爸, 你要保佑你的大儿子啊。”

思念的季节。。。




2016年3月17日星期四

Red2Green Walk 12-28 March 2016【转载】


文 :黄馨语 ( FB 发文 : 16/03/2016)

关丹人,3年前的苦行,尽管他们曾被人耻笑,被安南割耳羞辱,但他们撑下去了;3年后的苦行,他们却很难撑下去了。。。

对比3年前,关丹人苦行300公里,队伍是浩浩荡荡,天天都在增加,还引起全马人民关注,大家有不到国会心不死,不睡广场非好汉的精神;3年后?关丹人准备苦行260公里,这次反的是铝土矿污染,可惜,这次苦行的只有区区30人,而且多是马来同胞。

在完成28公里崎岖不平的路段后,有14人体力不支,仅剩下16人继续完成接下来的232公里的路。他们缺乏宣传、饱受人情冷暖,仿佛大家都已经陷入冷漠状态,人数渐行渐少。。。

朋友,我们的政府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改变,这是你我都知道的事,但是庆幸的是,还有一小群人坚持保家卫国的精神也没有改变,是他们,感动了我们,但此刻他们需要的,看似很难得到。他们要的不是你的物资,反而是你为他们打气加油,给他们精神力量让他们完成这艰难任务。

最近的天气反复无常,他们有时顶着会让人中暑的太阳,有时又遭风吹雨打,但为了引起人民的醒觉,保护下一代美好的环境,他们坚称不会放弃,会继续完成这段苦行。

昨天,绿色盛会主席黄德也加入了苦行,大家可不可以到Red2Green面子书上Like and Share他们的post,并时刻关注他们的行程?
https://www.facebook.com/Red2Green-Selamatkan-Kuantan-9746…/

3月28日,他们将抵达吉隆坡国会,希望到时大家也能够出席,一起展现人民的力量!

2016年3月16日星期三

祝我姐生日快乐


316,祝我姐生日快乐!

首先要感谢的当然是我爸妈,没有他们的劳苦功高,我哪来这个姐姐?

我姐,当然是对我很有影响力的一个人。

她比我大, 不只是年纪、辈分、小时候连身形也是 。呵呵~虽然很多年后的今天,我的身形比她大很多、高很多、胖很多。在我们中学时代,很多亲戚朋友都会拿我们的身形来开玩笑:“你这个妹妹是抢姐姐的东西吃长大来着,对吗?” 其实,我很冤枉,真的没有啊!

从小就唯她马首是瞻。我姐是家里的长女、长孙。从小言听计从,循规蹈矩、要为家里小的树立好榜样。可以想像她肩上(和心灵上)的负担有多重大。好在我和弟弟也就真的跟着她的足迹,一步一步走过来, 虽不至于大好,至少也没有大坏。我时常对妈妈说:“你几好命啊,你三个仔女听教听话。我地三姐弟有计倾、咩事有商有量, 唔洗你头痛。” 妈妈都会点头赞同。

姐姐在我我四十几年的人生里,占了很大的位置。因为她, 我少走了很多冤枉路。譬如说,在中学 Form 4 选修文商科, 就是因为看到她读理科的痛苦。又譬如说:我对中文的喜好还有阅读的兴趣,绝对是因为姐姐的影响。她小学借回来的书籍、小说、连环图、漫画, 我都会凑热闹读一读。虽然当时我读了也不能完全明白, 还是照看不误。

我 Form 3 那年,一满 16 岁 , 不理爸爸的反对 (因为有妈妈背地里撑腰),领了个L牌 驾摩多。其实最大的原因是姐姐。因为三年前姐姐已经听了爸爸的话,她没有学摩多,就 17岁那年直接学驾车。既然爸爸已经有一个听话的女儿了,我就有借口去当那名“叛逆不听话”的女儿。让爸爸伤心一次就好。呵呵。

结婚之前我的的感情事拍拖史,听最多的是姐姐。无论我做了什么决定,对或者错,她二话不说挺我。和前度分手时,妈妈对我颇有微言, 姐姐听到了,对妈妈说:“你不要烦她啦。她自己这么大了,知道该怎么做。”

姐姐高中毕业后,没有继续中六。她报读了一年半的文凭课程,就入社会开始打工。第一份工作室打字员。她每个月的微薄薪水,除了部分给爸爸妈妈家用,还会给我和弟弟一些零用钱。虽然数额不大,但那是心意。这一份心意,她坚持给了我七年多,直到我大学毕业,找到工作之后。

我在KL读书的四年期间(25 年前的事),老家给我写信写得最勤力的是姐姐。那是“抵万金”的家书。想像一下,二十几年前手机、电邮不当道的那个时代,每一封家书的意义多么重大。而她无怨无悔地给我写了四年。

即使到了手机和电邮普遍的今天,姐姐仍旧每年在我的生日、结婚周年、注册周年邮递一张贺卡到我家。信封上熟悉的字迹,渗透了姐姐重重的情谊。

当然我最要感激姐姐的是她对爸妈的照顾。我南下都城十六年有余,加上读大学时的四年(还有弟弟在英国的五年), 唯一在家里陪伴、照顾爸妈的是姐姐。爸爸患病的那十几个月, 姐姐的奔波劳碌,她的时间除了上班之外都给了爸爸。那时候爸爸瘦、妈妈瘦、姐姐也瘦。

现在家里只剩下妈妈,姐姐还是一样会“盯”着妈妈的饮食, 还有生活的习惯。出于关心,她还时常 nag 妈妈。妈妈偶尔在电话中会向我投诉:“你大家姐啦,又哦我尼样唔得, 果样唔好。。。” 我总会先让妈妈尽情抒发后,笑她 :“你米好咯, 你个女理你,有好多人恨都恨唔到。唔锡你、唔关心你会哦你moh?" 妈妈听后自然会符和:“咁又系喔!”

妈妈绝对知道姐姐是孝顺女。就好像今天姐姐因为office有事不方便告假,已经计划好这个星期五补放假,带妈妈出去吃大餐庆祝。是的,很多年了,姐姐在生日那天会放假,带着妈妈去 kai-kai 和吃饭。这是她庆生的方式(或许我应该说那是姐姐向妈妈说谢谢的方式)。

我最亲爱又敬爱的大家姐,最后一年的四十好几 ,虽然是always young at heart,,好好 enjoy!

2016年3月14日星期一

箍牙之外的故事

话说前天中午,有个15岁的大男孩第一次拔牙。大约四个半小时后,麻醉药的药效完全消失了。他开始感觉右边的脸颊不舒服,痛哦。

他一边做功课,一边按着疼痛的脸颊。偶尔来一两声“咿咿呀呀”。

妈咪让他把冰块含在嘴里,以减少疼痛。短短两个多小时里面,他开冰箱拿了三四次冰块。

忍不住问他:“很痛吗?”

他可怜兮兮地点点头。

“刚才在 dental clinic 打针和拔牙时不痛咩?”

他摇摇头。

我不禁笑了:“哎呀, 是酱的啦。刚才拔牙时打了麻醉药,所以你觉得不痛。现在麻醉药过了,所以痛咯。。。你想想看,如果你走路跌倒, 膝盖受伤了,会流血会痛,对不对?现在你是拔牙哦。还拔两颗。一样流血一样痛啦。要 tolerate the pain.伤口渐渐好了,就不会那么痛了。”

他有点无奈地点点头 :“我只是没有想到麻醉药过后还会痛。Out of what I had expected.”

“所以你现在知道了咯。”

我想了一想, 继续说:“Sam,你说你拔牙痛还是妈咪生你的时候痛啊?”

他白了我一眼。我笑了。

“而且哦,妈咪要生你的时候,那个阵痛是没有打麻醉药的,知道吗?”

他把右手掌很夸张地拍了拍他的额头,一副“我快要晕了!不要讲了啊!”的样子。我是又好气又好笑。

这个时候,胖爸爸刚好下班回来了。我拿了钥匙给他开门。

他一进门, 马上问我:“点啊?令郎咩情形?”

“四点几麻醉药 am am 过左,佢米话痛咯。我已经叫佢含住D雪,减少D痛啦。我仲问佢,佢认为拔牙痛 定系我生佢果阵痛D?佢好似爱晕左。。。”

胖爸爸一边听一边笑,他走到承懿的书桌旁, 说:“是啦。妈咪生你的时候,痛到要死了, 你都坏蛋不要出来。然后医生只好在妈妈的肚子打横割一刀,拿你出来。”

胖爸爸绘声绘影地用手掌往他自己圆滚滚的肚皮划了一下。

“你说哦,你拔牙的伤口大?还是妈咪肚子的伤口大?你的牙齿那么小个,你出世的时候哦。。。” 胖爸爸把脸转向我 :“老婆,佢几重啊?”

“3.52kg 。”

他继续 :“所以你的伤口和妈咪的伤口怎样比较啊?你看妈咪多伟大。要sayang妈咪知道没有?”

那个右脸颊隐隐作痛的小子就快被他一唱一和的爸妈气炸了。哈哈哈!

不过,他还是很有风度地对着我,给我拍了拍手。

在他身旁站着的胖爸爸屈身向前,往他宝贝儿子的头顶亲了一下:“dad也是sayang你啦。” 

呵呵~我们这一家。

照片是去年在尼泊尔机场拍的。
胖爸爸在闭目养神。
瘦儿子在假假”睡觉。
我很喜欢的一张照片。


2016年3月13日星期日

箍牙的第一步


2015年的1月杪拍的照片,存在手机里,今天终于可以 po了。

照片里的承懿在照牙齿和嘴巴的X-ray。这是决定要绑牙(牙齿矫正)前的必要动作。

说起承懿的绑牙,要追溯到他还在小学六年级的时候。

有一天放学回家,他告诉我:“妈咪,什么是绑牙?今天XX老师叫我去绑牙。”那时候我也不以为意,就随便说了个绑牙的大概打发他,话题就此打住。

又过了一阵子(还是6年级那年)。他放学回家又对我说:“妈咪,今天YY老师也说了和 XX老师一样的话。他说:【承懿,叫你妈咪带你去绑牙,会比较好一点。】”

当时妈咪的应对就打个哈哈: “Boy, 等你再长大一点, 我们才来discuss你要不要绑牙。”

两位他尊敬的老师说了同一番话,在他心中留下了印象。

12岁小学毕业了。踏入中学第一年,承懿13岁。

这一年里头他提了几次要去绑牙的想法。虽然妈咪和胖爸爸从未在意他的“哨牙”, 反而觉得他因为关不住嘴巴,露出的大门牙制造了一个洋溢笑意的脸,挺讨喜,挺阳光。

既然他提了不止一次,意味着他很想要绑牙。再三和他确认之后,请教了看着承懿长大的牙医 Dr C。她从专业的角度为承懿解说了什么是绑牙。其中要点我早忘光光了,但是她说的这几句我记忆犹新:“不是爸爸妈妈要Samson绑牙吗?” “不是,他自己要绑。”“这样就好办了,他自己要的,他会配合和坚持。整个过程会比较容易。”

首先去照个 X-ray ,看看牙齿生长的情形。X-ray的成绩出来了。医生解释说承懿的牙床小,但牙齿过大,每颗牙齿都希望“脱颖而出”,所以长得参差不齐。承懿至少得拔4颗牙。基于承懿还有两颗牙齿在慢慢长着,医生建议说等它们长出来了再来开始。

这一等,等了近14个月。

去年的7月和12月,承懿分别去了牙医诊所,让 DrC检查他牙齿生长的进度。每一次医生说:“几个月后再来找我看看”,不难发现承懿的眼中会有一丝失望。

终于,上个星期六我们再去见 DrC时,她说: “Samson is ready.”。

312, 承懿迎来了他人生中的第一次拔牙(他的乳牙都是自动松了、掉了),还是一拔就拔两颗。妈咪其实有点担心,暗地里紧张了一天。承懿倒是有点期待 虽然他也怕。但,他强逼自己不要怕(哈哈哈~他拔牙之后回到家不打自招),好矛盾又可怜。

拜拜~ 两颗完整美好健康的牙齿。
我~比他更心痛。(这个妈咪是
不是变态?)

昨天他在整个拔牙的过程中,表现不错。熬过了,比我想像中勇敢很多。可能是之前我说过:“你选择要绑牙,做好心理准备面对一切。先是拔牙。再来箍牙。痛是肯定有的。一开始了,至少两年到三年的时间, 才会完成。”

承懿, 你的选择,爸爸妈咪会尊重,也会支持。你自己要坚持。好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加油哦!

2016年3月10日星期四

爱心粥


昨天晚上有个人的喉咙开始干干, 还说有点累。

睡觉之前,我逼他吃 manuka honey。

今早起床后照样上学。他说今天一定要去学校,参加为时120分钟的奥数比赛。

中午一点十五分,我发短讯给他,问他身体怎样?他回“good, I had noodle soup for lunch"。

结果接他放学时,一上车他就说他发冷。应该是游泳过后的关系吧。

回到家,把今晚的晚餐菜单一转,由配饭吃的豆酱煎鱼变成了鱼片粥。加了一些萝卜丝、包菜和白色的椰菜花在粥里。

有妈咪的爱心熬成的粥,吃了就振作起来和病菌打一场战吧,儿子。

2016年3月9日星期三

面包和爱


今天的早餐。蒸面包。贪心地涂上厚厚的牛油和咖椰,再来一杯咖啡。哇!久违的味道。儿时的记忆。

很久很久没有买 sebuku roti 。刚好那天在某个海南茶室看到,想起了小时候妈妈买给我们吃的面包,所以我带了 sebuku 回家。

刚才在厨房里蒸面包, 没有面包皮的sebuku roti, 只有雪白的面包“肉”。眼前是锅子和蒸汽。脑海里浮现的是爸爸。

看到他一个人坐在老家厨房的小桌子旁,穿着他的黑白工作服,正在把一块硬硬的深褐色的面包皮,浸在一杯咖啡乌里。那是他上班前的一个动作,几乎每天都一样。

小时候妈妈常说的一句话:“爸爸最钟意食roti 皮。够香啊。所以唔好sai ( 广东话=浪费)。”那时候天真的我,深信不疑,真的以为爸爸无面包皮不欢。

很多年很多年以后,我才慢慢明白,爸爸并不是特别爱吃面包皮,只不过在物资贫乏的年代,他将他对孩子的爱,默默地夹在白白的面包肉里,让我们吞进肚子里了。

2016年3月6日星期日

你手机里有多少父母照片?


三月的第一个星期天。

上午,在车里阅报。读了一篇文章《你手机里有多少父母照片?》,有点感慨。

把手机开了,特地在照片的设置里,开了一个新相册~ "Parents "。

然后我开始在众多的照片里筛选, 把凡有爸爸妈妈家翁家婆的照片打个勾,加入新相册里。

手机里有2794张照片。"Parents "相册里有258长。大约是9.2%。很少。

爸爸和家翁都不在了,但还是在手机里找到他们的踪迹。

下一次返乡,要捉妈妈和家婆狂拍、连拍。到时她们会说我神经病吗?呵呵。

2016年3月5日星期六

有感而发的C9

婚姻,需要经营。

婚姻,是一门学问,深奥的。

踏入婚姻有一段日子了,婚前的激情啊热情啊会慢慢淡化,不奇怪。

取而代之的是彼此的习惯、迁就和包容。当然习惯有好有坏,所以要迁就、要包容。

久而久之,另一半变成了你生活里的一部分,切割不掉。那是再自然不过的事。

如果婚后还一直想保持当初热恋时的感觉,难!

面对现实、接受现实,偶尔有那种似曾相识的热恋甜蜜感觉心动,已经很不错。

婚姻,不是恋爱,不需要太甜蜜。

婚姻,很普通很平凡就好。

恋爱,要轰轰烈烈; 但婚姻,要细水长流。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