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28日星期四

为你们的不完美拍拍肩


星期一看了这部电影。怕它快要下画了。约了学妹一块去看。支持本地电影,一部想要唤起大众对自闭症醒觉的电影。

片长约两个小时。一位叫 Daniel 自闭症男孩的故事。

说忧心的妈妈从怀疑到确认孩子是自闭症患者,从自责到辅助。也说爸爸的心理转折,由不接受到接受。

电影从开始到结束,有几幕戏,让我感动。坐在我身旁的学妹一直在拭泪。我知道(就假假不知道)。她身在其中,感触一定更多。

一直以来,自闭症对我来说仅限于字面上的认识。到承懿差不多三岁时,因为他没有眼神接触、唤他没有什么反应和一些异常的行为,我开始怀疑他是自闭。带他去看医生。结果确诊是ADD。

孩子是特殊的。所以要帮助他。机缘巧合之下,加入FB里的雪特,认识了一些同样是特殊孩子的父母。

这几年,通过雪特的筹划的活动与参与,让我亲身体验自闭症孩子面目一二(好几位朋友的孩子皆为自闭症孩童)。

Theresa的儿子。我见过很多次。第一次见他的时候,是在一家餐馆里,应该是五年前吧。当时他的行为似乎有点兴奋、也有点失控。妈妈在忙着和我打招呼之余,要管制儿子,还得尴尬地向餐馆内的其他食客致歉。几年后的今天,他“好”了很多。多次在我们雪特的活动里担任小司仪, 胆量和勇气可不是一般呢!

Theresa妈妈本来是一位化学老师。因为儿子,她“半路出家”,晋身于特教。着实令人佩服。

我学妹的小儿子也是自闭儿,今年十岁。样子俊俏,有深邃的酒窝。 除了课业上可能比一般孩子慢几拍之外,他其实很贴心。很多东西都会自己做。一看到我会对着我笑,叫:“阿姨”。

我们雪特里的 Mr Ng是最让人折服的一位爸爸。他有两位自闭症的孩子。他亲力亲为教导孩子、陪伴孩子,时常把一些他教导孩子的片段和点子制成视频,上载让我们大家看。可以看到两位孩子的进步。

说了这么多,其实重点就是父母的态度。要接受,要接纳。

没有父母想要自己的孩子是特殊儿。也没有特殊的孩子想要自己就是特殊儿。这一些不在我们能力控制范围以内。

既然是,打开胸怀,接受吧。只有接受了,情况才有机会变好。慢慢的越来越好。当然,需要一段时间。

就好像电影里爸爸说的一句话 :“你的不完美,造就了我人生的完美。”

为你们的不完美拍拍肩。

为你们造就爸爸妈妈人生的完美拍拍手。

我们一起继续加油~加油~加油。

2016年4月23日星期六

书香日的碎碎念

423。书香日。世界阅读日。我又想起了几年前我在部落格的这一篇文章。这么多年了我还是坚信~阅读习惯,是父母给孩子一辈子最棒的礼物。

现在的世界,科技太发达、智能手机太普及,孩子抵不住诱惑的几率太大了。爸爸妈妈动起来。阅读习惯绝对是可以栽培的,真的真的。(当然也有些孩子会自动自发拿书起来看的,但这种“好孩子”太少了)。

我想到以前,我们小时候考到好成绩,三姐弟会在超市里商量着要买那一套《好习惯》(漫画),然后交给妈妈,她会付钱。妈妈的学历虽然只有小学二年级,她肯花钱买书奖励我们,间接鼓励我们阅读。

爸爸带弟弟去剪发。我和姐姐会跟着去。不是剪发。是理发店里的某个角落,有一堆一堆的漫画~《老夫子》、《李小龙》、《龙虎门》、《小叮当》。。。, 太多太多了。我们仿佛寻获宝藏,挖都挖不完。我们是一本接一本地“吞噬”,最好是爸爸和弟弟慢点才剪好头发。当时,爸爸妈妈没有反对我们看漫画。

肯拿起书来看,先是图画,后来是文字。是必然的。

我很喜欢送书本给小朋友(即使是承懿,很多年他的生日礼物都是书籍)。朋友当中,他/她们的孩子收过我送的书本的,应该不少。

最重要是身教,爸爸妈妈自己要拿书看。

看书的孩子,不会坏。我相信。

在外用餐。通常他先吃完。就翻书看。。。
(刚才赶着出门,还有一些话没说完,关于阅读,现在继续)。

我喜欢看书。享受看书。认同“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这一句话。

我欣赏有书卷气的男生。无论是男生或女生,专心看书的模样,就是好看。


有了承懿之后,我当然希望他也喜欢阅读、享受阅读。希望他可以在浩瀚书海里,找到一片属于自己的小天地

牵着他的手,一步一步带他走入阅读的宝山,希望他慢慢发掘阅读的乐趣。

他很小就手不释卷。看的多是英文书 (和妈咪是相反,妈咪看中文书)。小学一二年级时,他看了很多Secret 7, Famous 5 系列, 还有 Roald Dahl 系列的儿童小说。然后我不知道该给他看什么书了。

听说《哈利波特》 很不错,觉得可以让他试试。我还很无知地去书店询问:“请问哈利波特有儿童版本的吗?” 被告知是没有的(糗死了)。买了第一集回家。介绍给承懿看。

起初,他没什么兴趣。我和胖爸爸,轮流在他睡觉前给他念《哈利波特》。一个晚上一页。后来页数渐渐增加,一个晚上两页、三页。到最后, 他已经不等我们给他念了,因为念的进度太慢。他要知道后面的故事发展,自己急不及待,拿来读了。

就这样,他自己读,一章两章。。。一本两本。。。小学三年级时,他已经看完了《哈利波特》系列。(虽然我不肯定他是否看得明白)。

我们做的,就是引起他的读下去的兴趣,投其所好,再给他一些时间。

承懿喜欢看书。即便如此,正值青春期的他,也喜欢打电玩、划手机、上网。

升上中学,学习的生活忙碌,功课也多。相对的,看书的时间减少了。

庆幸的是,他还是会在空闲时候,主动拿书来看。最近他在重看旧书(以前读过的小说)。譬如说今天早上吃早餐时,他在重读 Time Riders 的其中一本。通常他重读的话,是把整个系列都看完。

他静静坐下来阅读的模样,妈咪看了会觉得安慰。说明了阅读是他的兴趣之一。也说明了他喜欢阅读。如果不是兴趣,不是喜欢的话,不会这么做。对吧?

话虽如此,我还是会在学校放假时念他一念:“喂~放假了,比较有空,请你看多一些书。至少要看多少本(他自己设定目标)新书啊。”

没有办法。我是mg 妈咪。可以管的时候,我就多管管。希望阅读的根,在他心中可以长得扎实一些。

刚才吃午餐时,他忽然对我说:“妈咪,昨天和前天,英文老师让我们看电影。你知道是什么电影吗?你记得你买给我的一本书吗?The Kite Runner . " 我说我记得。他满意地笑了。

阅读是一条漫长的路。我希望他可以快乐地开步向前走。

2016年4月22日星期五

独一无二的老树

上个月中旬,《星洲》副刊有征稿活动,主题是“那独一无二的老树”。连续几天的副刊都有这广告,所以印象深刻。我没有勇气投稿,但又想说说我心中的那一棵树。

我槟城老家,前院那棵红毛丹树。

多年前,妈妈肚子里怀着我的时候,搬进了爸爸买的新房子(当时是新家,现在是老家,嘿嘿)。妈妈时常说 :“大肚的时候搬进来的。你多少岁,这间房子就是多少岁。 你们一样大。” 她也说过,当年爸爸搬进新家没多久, 不知哪里找来了“很好料”的红毛丹幼苗,兴致勃勃地在前院的角落种了起来。

在我的记忆里,很小很小的时候,家里前院就有这一棵红毛丹树。我和红毛丹树一起长大。只是它成长的速度比较快,很快地比我高很多、大很多。

骑木马那个是我。一岁左右。
站着的是姐姐。姐姐身后有棵
小树。看到吗?
那是正在长大的红毛丹树。

小时候(我的童年、小学、中学时代),我们家里一年一度的亲子活动 (好彩的话,一年可以有二度三度。。。)就是红毛丹成熟季节, 全家准备采集满树红彤彤的果实。

爸爸会在某个星期天,太阳快下山的时候,变身为猴子,在树上窜来窜去采红毛丹,然后把一串串果实抛下来(我们在下面等着呢)。有时候他不爬树,而是用一根竹竿长剪(有绳子连着),对好位置,瞄准,拉一拉绳子,把一串又一串的红毛丹剪下来。我们三姐弟就把爸爸抛下来或者剪下来的红毛丹,拾起来堆起来, 当然也毫不客气地吃起来。

说真的,我这些年来,从来没在外面买过红毛丹吃。诚如我爸爸说的:“食左我地D红毛丹,唔洗食外出geh咯。我地geh 肉厚身、又够甜、最好嘢就系甩 kang 。" 或许是情意结吧?我100% 认同爸爸这一番话。

红毛丹采得差不多了,我们也吃够了,大家分工合作,把红毛丹堆积在一处,像座小丘。把它们分成十几二十堆,再一串一串排列好, 用绳子系成一束束,好像果贩摆卖红毛丹的样子。我们几个小瓜就会当睦邻计划的跑腿,把红毛丹送到隔壁家的安娣安哥手里。那个年代,这种街坊之间的分享很普遍。

红毛丹树下有个大秋千,是爸爸午后乘凉的地方。他在星期天下午(爸爸的工作是六天制),会拿着杯咖啡,在树下喝,有时候沉思、有时候闭目养神。高高的红毛丹树长着浓密的树叶,就像一把大洋伞,为爸爸挡住了阳光,让他舒适地享受独处时间。

那棵红毛丹树, 丰硕甜美的果实,不止惠及了邻里亲戚, 我们三姐弟的同学, 到后来姐姐共事的同事,都吃过好几次。

因为那棵红毛丹树,年少时候,我多了一个外号。鲜少人知晓的外号。前度 BF的朋友们给我取的。当时,我们关系还只是朋友。有一次他和另两位同学来我家(忘了是什么事要来我家),那么刚好我们家在忙着分派红毛丹, 他们自然也吃了几颗。那天以后,他们之间谈话时如果提及我,不是称呼名字,而是“红毛丹”。

在都城深造四年,一年回家就三次。即使回家,也很少会碰上红毛丹当季的时候。在外读书的时候,尤其想念家里红毛丹的滋味。

结婚生子,带着承懿回娘家看外公外婆。在红毛丹树荫的庇护下,承懿在草地上学走学跑。还有在秋千上骗外公的Milo喝。这些小事现在想起来,心里仍旧暖暖酥酥。

承懿还不到一岁。
在槟城老家 kacau 在红毛丹树下乘凉的外公。

承懿生平第一次接触红毛丹,是在槟城老家。那时候红毛丹的季节接近尾声了。树上只剩下伶仃的果实。爸爸特地摘了一颗又红又大的给承懿,让他摸摸外壳的毛。承懿很龟毛,他怕,他不敢摸(不奇怪,可能是触觉失调)。爸爸一直很努力和承懿“沟通”,最后成了。承懿可以将红毛丹握在手里, 还露出一副得瑟的样子。那模样我到现在还记得很清楚。

看到外婆身后的那粗粗大大的树干吗?
我家红毛丹树长得很
壮。真的。
还有,注意一下承懿手中握着的,
正是外公摘给
他的红毛丹。

后来,那棵红毛丹树应该是老了,结果的数量越来越少。树叶反而越掉越多。妈妈偶尔在电话里会告诉我:“我在前院扫红毛丹叶的数量, 应该比我吃的红毛丹数量多。”

红毛丹树老了,病了。它的主人(我爸)也老了,也病了。

2010年 11月。爸爸刚刚开始生病。
弟弟从英国回来了。我们在红
毛丹树下拍照。
爸爸的健康开始出状况的几个月后(时常咳嗽、容易累),他忽然间决定要砍掉家里的红毛丹树。我们不敢反对。我们不要他劳累,建议出钱雇人来砍。爸爸不要。他要自己砍。拗不过他, 只好大家帮忙一起砍。慢慢砍。这一砍,砍了两个多月。

砍树后期,爸爸还借来了电锯来锯树干,结果有次一个不小心,锯伤自己的大腿,血流如注。姐姐带他看医生缝针之后,打电话告诉我。我只可以握着手机一边叹气一边心疼。

后来的后来,妈妈告诉我,爸爸就执意砍红毛丹树一事曾对她说:“依家我唔斩po 红毛丹,地日(指他离开之后)边个帮你斩?” 我听后,只可以在心里偷偷滴眼泪。

那棵在我家有四十年的红毛丹树没有了。

生我养我育我爱我几十年的爸爸也没有了。

我想念老家的那一棵红毛丹树。我更想念种红毛丹树、采红毛丹、砍红毛丹树的爸爸。

爸爸,永远是我心中独一无二的老树。

2011年3月。爸爸砍红毛丹树。
很彻底地砍。连根拔起

为了妈妈。为了我们。
年初,树倒了。
年杪,爸走了。


2016年4月21日星期四

因为箍牙 (4)

箍牙后的第六天。 星期三。

接承懿放学。

我带了一瓶刚搅拌好的蔬果汁(黄梨甜菜根番茄红萝卜柠檬+黑芝麻白芝麻葫芦巴种子)。

一粒买来的莲蓉包,蒸热了。

还有一条我吃不完的炸春卷(冷了,春卷外皮不再香脆,有点韧韧)。

他上车关好门。我一边开车,一边和妈妈在聊天(不用担心,我用 hand free)。

他开始用吸管喝蔬果汁,没两下喝个清光。

他拿起装着炸春卷的袋子在我眼前晃一晃 :“mom, what is this?"

刚好我和妈妈聊完电话了, 我答:"fried spring roll. 炸春卷。里面有沙葛, turnip。刚才妈咪买两个,吃了一个。The skin is not crispy anymore, soggy 料。你要吃就吃吧。不要也OK."

他点点头,开始把炸春卷放进嘴里,吃了起来。

吃完之后,连那粒莲蓉包也sapu掉。

我问他午餐吃什么:“something like fish curry with rice."

“饭会很硬吗?”

“normal 咯。”

“有 vege吃吗?”

“curry 里面有fish, 有 lady fingers and cauliflower 。。。 还有potato."

“全部吃完?”

“嗯。”

“痛吗?”

“没有。”

“really? 没有痛 at all?”

“Ya, 只是我吃没有平时快。”

所以,承懿吃饭完全 OK了。

没有痛~没有痛~没有痛。

很重要,所以要重复三次。特别给洁玲家的ZY看。

2016年4月20日星期三

因为箍牙(3)

上个星期四下午,承懿箍牙。约略记录他接下来几天吃的和喝的。。。

星期四
晚餐 ~ 白粥 + 豆腐 + 茄子

【他最爱的炒桂豆只咬了一口就“放弃”,痛哦。】

星期五
早餐 ~麦片 + 五谷糙米粉 +黑芝麻粉
休息~薯泥
午餐~冰淇淋 
下午茶 ~ 蔬果汁+ scrambled egg (莲蓉包蒸了他不吃)
晚餐 ~ 白粥 +豆腐 + 茄子 + 蒸蛋 

【他随老师外出,在商场用餐。同学吃炸薯条,他拿了一条超小的,慢慢咬,很痛!他后悔到半死。把心一横,一根薯条“谷”一声吞下肚子里。他有点庆幸地:“妈咪 luckily 我没有贪心拿大大条的。】


星期六
早餐 ~ 牛奶+谷粮(浸泡很久,有碎果仁和水果的谷粮很不方便)
午餐 ~ 莎莎牌营养糙米粥
下午茶 ~ 美禄+梳打饼(浸软)
晚餐 ~ 韩式鸡丝粥+两汤匙泡菜五花肉面

【妈咪生日前夕的大餐。他不可能吃韩式烧烤。所以我们很识趣,就吃面。他吃粥。】



星期日
早餐 ~麦片 + 五谷糙米粉 +黑芝麻粉
午餐 ~ 白粥+蒸蛋+茄子+黄豆
晚餐 ~ 海鲜粥+蒸蛋+少少的油麦
宵夜 ~ 巧克力蛋糕

【因为是妈妈牛一,他很赏脸,连续吃了两片蛋糕。妈咪其实暗地里担心他很痛。他说他OK。】



星期一 
早餐 ~麦片 + 五谷糙米粉 +黑芝麻粉
休息 ~香蕉两条
午餐 ~ 米粉汤 
下午茶 ~ 蔬果汁+铜罗烧
晚餐 ~ 白粥+豆腐+鱼丸+蒸羊角豆+猪骨党参黑豆汤

【承懿上学之前,已经吩咐他如果饭点赶时间吃不完吃不下,直接买两包美禄喝,暂时充饥。妈咪甚至已经准备早起每天给他煲粥带到学校去当午餐。接他放学时,他开心表示可以“解决”一碗米粉汤,汤里的小片肉和菜也吃完。他还说已和牙箍相伴一年的同学看到他吃米粉汤,直说承懿适应得很好。他说他想吃饭了。我说明天吧。】


星期二
早餐 ~麦片 + 五谷糙米粉 +黑芝麻粉
休息 ~ 铜罗烧
午餐 ~马铃薯牛肉丁派
下午茶 ~ 优格+番薯包
晚餐 ~ 烂头饭(软软的饭)+炒蛋+蒸鱼+油麦
宵夜 ~ 牛奶+谷粮

【他在车里吃着馒头,还和我聊天。我问他痛吗?他说没有。我问他你吃东西会很慢吗?他说慢二三十巴仙吧,还很有信心地说 I think I am doing fine.】




箍牙之后5天的吃喝记录。是不是可以说他其实适应得很好?

2016年4月17日星期日

玫瑰玫瑰我爱你



娇嫩的pink roses, 还有小金球巧克力。
漂洋过海的祝福。谢谢咏妍。
玫瑰花是主打哦~颜色很漂亮。
喜欢喜欢喜欢!!! (重要的要重复三次~哈哈哈·)


昨天和今天收到的。

不约而同,都是玫瑰(是暗示我多刺棘手吗?嘿嘿!)

谢谢我的香港笔友。

也谢谢我身边那位胖胖的。

最要谢谢的是我妈妈。

我很识 do,上午已经给她拨了电话。


2016年4月16日星期六

因为箍牙(2)


先说明,这又是老黄卖瓜的帖哦。

早上他说:“妈咪, lunch 我还是吃粥吧。咬东西很痛。”

“那等一下妈咪煲粥,你在车里吃 (要赶场,他周末节目丰富)。OK?”


他点头。

淘米、洗米、装满80% 锅子的水。放上煤气炉煲。加点撕成丝丝的干贝在里面。

再来一粒番茄切成几块,丢进锅里。

然后一小截红萝卜, 施展九流刀功,切片切丝再切丁丁。又丢进锅里。

还有两小片包菜。用剪刀剪成一小块一小块。同样丢进锅里。

最后是一小截党参, 切成四小块,也是丢进锅里。

慢慢地,那锅粥滚了。把锅盖拿开,让它继续滚,要让糙米“开花”需要一些时间。

确定锅里的米都“开花”, 加些水,再让它滚。然后把火关小了,继续煲。

偶尔打开锅盖,拿勺子拌拌,不让粥黏锅底(会焦嘛)。

两个小时后,嘿嘿~ “莎记”乱来一通的爱心粥已经差不多好了。

加了一点点,真的只是一点点的蘑菇粉在锅里。然后把粥装进保温的容器里。再撒上一些碎海带和芝麻。搞掂!

承懿在车里吃了一口粥:“mom, any meat in this porridge?"

"没有也。就放了一点点 dry scallop 。本来想放鱼片, 后来试味道时我觉得 OK, 鱼片都不放了。OK 吗?”

“虽然没有肉, the porridge taste good. 好吃。”

嘻嘻~ 又成功变天使妈咪几秒钟。

怎样?想试试看这浓稠的糙米粥吗?



2016年4月15日星期五

因为箍牙(1)

今天,承懿和几位同学随老师外出,到城中的一家广场参加展览会 (类似啦)。

昨天晚上(箍牙之后),他告诉我同学们兴致勃勃,大家打算隔天的午餐,在广场的 pizza 店大快朵颐。

我马上笑了起来,叫他不要妙想天开,他牙齿的情况应该不允许他吃披萨。还是实际些,叫碗汤和一些面包。要把面包小块小块在汤里浸软,充饥就好。他想想,觉得有道理。

我说如果万一朋友们要吃炸鸡,你就吃薯泥吧。他点点头。

结果今天中午时分,他发短信给我:“妈咪,我的午餐是冰淇淋。” “不是我一个人吃冰淇淋,我们全部都吃。午餐时间,餐厅太多人了。”

我回他:“可怜咯。等下接你放学,我带些食物给你吧。”

他说:“OK。”

然后我就开始蒸包,他最爱的莲蓉包(从巴杀糕点安娣那里买来的,我不是手巧的小芬,不会做包。学不到她的手巧,学她的泪奔~哈哈哈)。

再来是打开冰箱拿出两粒鸡蛋。准备煎scrambled egg 。也是他的最爱。我加了牛奶。用 butter煎。很香。好不好吃就不知道。

然后切了一小截红萝卜、四分之一粒甜菜根、半粒龙珠果、一粒鲜橙、一粒苹果、一粒番茄,加上一点点黑芝麻白芝麻和葫芦巴种子,放进果汁机里搅拌,新鲜蔬果汁一杯。还带了一支吸管,方便他饮用。

拍照的这一刻,忽然间觉得自己变成了天使妈咪(不是mg 妈咪~ 哈哈哈)。拍完照之后,恢复原形了。荣升天使的那几秒,得记下来。





2016年4月14日星期四

箍牙,开始了

昨天放学回家途中,他告诉我:“妈咪,我很期待哦。明天。”

我是明知故问:“酱期待?你期待痛哦? ”

他噗的一声笑了出来:“哎呀, mom, no pain no gain right?”


他等到这一天了。。。

我“大乡里”。第一次近距离看这些。。。

不是打针。是类似“洋灰”的 glue 。。。

很肯定地说,pain 今天箍牙之后开始了。会不会 gain 是两年后才知道的事。我们就交叉手指好了。

他刚才吃了晚饭之后,对着镜子小心翼翼地用着超级迷你型刷子在刷那条“铁线”。这个步骤很重要。不可以马马虎虎。

希望他做得到。

对着镜子慢慢刷牙齿上的“铁线”,对他来讲不容易。


2016年4月10日星期日

妈妈的味道

来去匆匆三天半。我和承懿由槟城回到蒲种家了。

下午步下飞机后,承懿上个厕所,我趁空档给妈妈拨了电话:“哈啰,妈。我们到了。”

她马上问:“志炜来载你们吗?”

“嗯。他在路上,差不多到了。不用担心。到家我再打给你。”

“好。拜拜。”

差不多一个小时后,我们回到家了。再给妈妈拨个电话。报平安讲两句就挂了。

坐下来,喝杯茶。我开始想念妈妈煮的咖喱鸡。


昨天晚上她煮了一大锅让我们解馋。简简单单的家常便饭,却让我们觉得美味无比,大家都吃得尽兴,吃饱饱。

那是“妈妈牌”,有妈妈的味道,没有人能够媲比。

我四十好几了,还可以吃到妈妈亲手给我煮的菜肴(虽然不是每天)。

很~幸~福。

2016年4月9日星期六

承懿来看公公了


“公公, 你好吗?

妈咪说我们有四年没来这里了。妈咪想念你。我也是。

每次我放假回婆婆家,都有乖,我记得给你上香。

这一次回来,刚好是清明节的前后,所以刚才吃完午饭后,舅父仔突然提议说载我们来这里拜拜。正中妈咪下怀。我们匆匆忙忙买了一些水果就来了。

公公要保佑我们大家啊。

我已经中学三年级了,也已经比妈咪还要高了。现在差不多要追到爸爸和舅父仔的高度了。虽然我还是会时常弄妈咪生气。

下一次有机会再来探望你啊,公公。"


2016年4月8日星期五

日莱峰半日游

408。第一次去日莱峰。

看花。

陪家人(家人陪我)。

还有吃吃吃和拍拍拍。

临时决定的返乡,姐姐还是有本事请假一天,我们出游。

弟弟安排行程。依颜给我们当车夫。

我们可以带着妈妈一起逛逛走走吃吃,很好!



2016年4月7日星期四

返乡=吃

Goo-Leng-Peng  (福建话=牛奶冰)特别香甜。

卤面, 有蒜蓉的哦。

福建面,鲜鲜的汤头。

炒粿条,干身有锅气。

无需加蟹肉大虾,都已经很好吃了。

重点是不用排队等久久。

是的,临时决定返乡了。就三天。

承懿说的:“回去看婆婆,还有吃东西。”

返乡承懿在茶室必点的饮品

卤面和福建面。我都爱。

好好吃的炒粿条

2016年4月6日星期三

A 或者 B

昨天傍晚,承懿在踏室内脚车。

我从厨房走出来 ,一头汗。边用毛巾抹汗边问:“boy, make a choice. A or B?"

他答:“what? what is A and B?"

我故作神秘:“A or B , please choose one."

他想了一下 :“A."

我点了点头, 比了一个 👌 手势, 回厨房去。

约十分钟后, 我捧了一碟炒饭, 递到他眼前 (他还在踏着室内脚车),故意以很惋惜的语气:“too bad, you chose A. So B is for me. This is B."

他带着疑惑的眼神看了我一下,再看看眼前的那碟炒饭,用鼻子吸了吸(炒饭的味道), 眼睛亮了一亮:“don't tell me this is kimchi fry rice."

我点头:“bingo! Your favourite kimchi fry rice BUT you chose A just now." 然后我奸奸地笑。

“Then what is A?" 一副饮恨的表情。

“A is normal 糙米饭, B is kimchi fry rice, FYI , over night rice."

他 "yer" 了一声, 长长的, 近乎绝望!

妈咪很得意又满意地捧着那碟泡菜炒饭扬长而去(哈哈哈~ 回厨房)。


杂豆泡菜炒饭 + 鱼滑江鱼仔紫菜汤
后话: 不用担心,晚餐时我还是让他吃他喜欢的泡菜炒饭。故意作弄玩一下。要不,生活太平淡了。

2016年4月5日星期二

我家的桔子

八年前搬家后的第一个农历新年,我们买了两盆桔子树摆在家门口,讨个大吉大利。

记得那时候卖桔子树的老板交代我们说:“这一帮的桔子记得不要吃啊。打药水生的。吃了不好。” 我们当然说是。

我家的花草树木很可怜,好听点就是粗生粗养,难听些其实就是自生自灭。我最多是不定时给它们浇浇水(惭愧惭愧)。


后来的后来,其中一棵桔子树死翘翘了。只剩下一棵在我家“孤苦伶仃”地生活。很多时候,树上的叶子被毛毛虫“咬”到满身洞,惨不忍睹。

偶尔桔子树会开满了花,但风吹吹、雨打打之后,花卉散落满地。所以花儿可以成功结果的次数不多。即使结果了, 数量也少之又少,两三粒 而已。

去年杪,那棵桔子树同样是开满了花,又开始结果了。哇!这一次果实的数量是破纪录的多,有十三粒。我虽然暗暗窃喜,但并没有因为这样而对它特别眷顾,还是让它自然生长。

几天前,我们一家三口在院子里剪草扫落叶。无意间让我发现桔子树的花盆里,躺着一粒黄色的桔子。看来它是熟透了,自然掉落。可能因为暴晒,外皮有点干干皱皱,也开始有腐烂的迹象。看了还怪可惜的。

看了看其他结在树上的果实,大部分都是绿皮中带黄,开始熟了。我顺手摘了一粒,剥了皮,一分为二,把半粒桔子放进嘴里咬。哇噻!生津止渴。一流啊。

我再将手中的半粒桔子,分出一瓣,给在扫竹叶的承懿。他有点犹豫,最终还是把口张开接受“挑战”。

我看着他,问:“怎样?好吃吗?酸不酸?”他答:“我没有咬。还在嘴里。” 我笑了。他把心一横,咬了,脸皱成一团。我又笑了,很大声。

然后我问胖老爷:“你爱唔爱试下?止渴啊!”他马上很大反应:“多谢夹盛惠。你自己食嗮佢啦。” 果然没有中计。

粒粒都“饱水”。最丰收的一次。

今天早上我用剪刀把树上饱满的、开始熟的桔子剪了下来,剩下几颗较小粒的,继续留在树上作“点缀”。第一次的“丰收”,十几粒桔子满满盛在手掌里,真满足。

然后我把一粒酸梅塞进剥了皮的桔子中,含在嘴里,八个字~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哈哈哈!

准备好了吗? 一口咬下去呗。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