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5月29日星期二

宝贝的假期`~529

很忙碌的第二天假期。

宝贝从早上出门参与西洋棋营,然后下午再到颖颖家和小朋友们玩。

今天阿择有个很简单但很有活力的生日会。连生日蛋糕都是手巧的慧慧烘培 的。

小朋友在室内玩twister玩到不亦乐乎,再移师到泳池,再搬回颖颖家。

九点才散哦。

孩子们应该很尽兴。妈咪亦然。

只不过我这没用的妈咪两天这样奔 走,加上热天气,开始咳嗽和全身酸痛了。

明天是休息天哦!(我希望不会病,我周四晚上要上课。)


2012年5月28日星期一

宝贝的假期~528

昨天假期的第一天。

妈咪安排了宝贝在西洋棋营后与宝贝的"老朋友"Brendan见面。

他们在18个月就认识彼此咯。

超过大半年没见面。

重遇时不见生疏。

好事。

循正正教承懿玩“魔术”。。。

干净集会之后。。。(1)

今天是528。原来参加干净集会之后已经一个月了。

翻看自己的相机和手机,428当天我无疑是拍了不少照片。但是里头有自己的模样的好像就那么一两张,少得可怜。
还好在集会当天认识的战友们的相机里有我的踪迹,他们都好心地陆陆续续通过FB传回来。我当然得好好收藏一下。自己珍贵的第一次上街的证据。ahem。。。在428民主掀开新的一页里有我的存在。
年轻妈咪SH的相机拍的 (左边第一位)。那一天早上,我们一起举Mamas Bersih的大字报、喊口号。我们一起喊一起笑一起跑一起躲。。。太多的“当我们同在一起”了。
还是SH的相机和战友们和超红的另类妈咪Echo拍照,大家的笑容都好好~~~:)

这一张是我的博友S在FB tag我的。其实S是在她学弟的FB分享那里看到这张照片的。我并不认识S的学弟。我只知道428那天,我们拿着这两张海报被很多人拍了照片。S的学弟应该是其中一个。他拍得真好。虽然我的圆圆双下巴还是被拍了出来。但是相片中的我们很有“朝气”咯。呵呵。

 

这一张是当天认识的战友M拍的。M和她怡保来的家人朋友特地南下来参加集会。实在令我佩服。他们当中有好像云英未嫁、有些还是男生;还是照样帮我拿着Mamas Bershih的大字报喊口号。我们支持“干净”的心是绝对一样的!


这两张是我从560期 《风采》上面重拍的。我很喜欢第一张照片里妈妈们拿着“尿布宣言”的那一张。太具代表性了!可惜之前我在家里找不到半条尿布,要不我也带一张上街去。呵呵。
这一张照片不是我玩自拍的。是战友帮我拍的。拍得我一点都不好看,唉!不过我还是贴上来了。因为我要记得自己那时候的心情~~~手无寸铁的我们,为了躲避催泪弹而像过街老鼠那样藏在Kota Raya 里面(要谢谢那位巫裔守卫伯伯在拉下 roller shuttle之前把我们叫进去)。当时心里除了害怕,其实还有更多的失望和愤怒。

我知道428过了。我支持干净的心是更加坚定了。Hidup Bersih !!!

在这里我把朋友的一个笑话和大家分享一下~~~ 

如果我会画漫画,我会画阿jib 嫂嫂以很有把握的表情对着镜子问:魔镜魔镜,请问谁是马来西亚最
有魅力和影响力的女人?

魔镜慢慢出现的是。。。安美嘉的样子。”

2012年5月25日星期五

抗压性


年中假期开始前夕。我们到IOI mall选购礼物。呵呵。是买给小朋友的生日礼物。未来4天,宝贝有两个生日会要参加哦。假期节目排得紧凑,妈咪要忙着接送呢。(开始喘气~~~)

礼物买了,要回家了。妈咪的左手提着两个大袋,承懿的右手也帮忙提着两小袋,而妈咪的右手牵着宝贝的左手,母子俩手拉手一同走。

承懿的脚步轻快(当然轻快啦,放假了嘛~~~妈咪又买了一本新的《平旦漫画》给他,又循他的意思买了披萨当晚餐哦。)

妈咪约略把一连两天在槟城发生的两宗自杀事件讲给他听。20几岁的医学生跳楼,而18岁的先修班学生就自缢。唉 ~~~

“为什么自杀?”他问。

“新闻说那个大学生好像是感情上有问题。”

他的眼睛有问号。

“就是说他和他的girl friend吵架咯。。。可能要break off or something like that…”

“哎呀~吵架罢了嘛。需要去自杀咩?”

哇!他的反应妈咪有点始料不及。不过也是有一点点放心了啦。

“妈咪,那个pre-U的学生做么自杀?”

He has been a straight-A student. BUT he got 7-As out of 9 subjects last year. Guess he was not happy. He could not take itperhaps his first time failure…so he killed himself. 是不是很傻?”

很大力地点头。

“是啦。7个A也是很好了。上一次考不好,下一次try harder啦。”

“Exactly, Sam. 你会这样想,妈咪很高兴。总之always try your best OK了,result is not  everything! 。。。”

唉!要提高孩子的“抗压性”其实是门大学问。我还在摸索。。。只是最近接二连三年轻人(甚至孩童)选择自杀来了结生命的新闻,实在是让人的心情变得异常沉重。

什么来的???呵呵呵。
我们今天逛街的收获啦~~~


放假咯

呵呵~两个星期的年中假期开始咯。

刚才中午回到家,把胖爸爸昨夜在餐馆打包回来的高汤生虾米粉"叮一叮"、热一热。

让孩子松一松、乐一乐地吃电视餐 (观看他自己出钱买的愤怒鸟卡通),不为过吧!?

假期快乐哦,各位孩子、妈咪还有老师:)



2012年5月23日星期三

三天

没上FB三天。不敢像echo那样大胆又潇洒地问:"想念我吗?"
呵呵。绝对有自知之明的我。

家公家婆暂时回山城了。礼拜的夜里。
忙了这一阵子,进进出出的,看着老人家的身子和情况反反复复的,心理少些力也不行。

老人走了。宝贝考完试了。假期要来了。
本来应该很开心很逍遥的呀~~~
不知怎的就是提不起劲儿,好像没什么心情,连上FB哈拉和写博都不想。

结果我在泡港 剧"on call 36小时",三天看完25集,好像有点过分。
一边看,还一边流泪。
结局是一贯草草了事的作风,但生离死别的画面我的眼泪就不听话地流。
不知道是年事已高, 抑或是眼线越来越浅?

这张照片/图画美不美?




















是我手提电话的"外套",刚刚买了几天。
是我的2in1礼物~生日和母亲节的礼物。
迟到的礼物,还是我自己选的。
先付钱,回家再和宝贝讨。
他说他的budget是50大洋,我找回10sen给他。
受之无愧。
呵呵。很贪心的妈咪是吧?

2012年5月19日星期六

宠儿子

一直以来,我告诉自己不可以宠孩子(嘿嘿,除了买书)。我只有一百零一个“金菠萝”,宠坏了岂不是很惨?所以我们家唱的是“魔鬼妈咪+天使爹地”的曲子。

几天前还在考试的宝贝曾透露说,学校的教师节庆典落在下个周一。他和几个同学想再次在班上的茶会时间表演,娱乐大家。他们几个在商量剧本了。当时我告诉他说不太可能吧!最后一张试卷在周五中午时分才“搞掂”,接着是周末,那里有时间彩排?建议他说戏剧留到儿童节才来表演好了。昨天是考试的最后一天,他说同学把剧本写好了,对话都不长(他自己背得出),是喜剧。下周一应该会演。我说很好啊!

然后昨天晚上10:30左右,宝贝的同学拨电到我们家。约宝贝今早9:30返校练习表演、进行彩排2小时。坦白说,本来今早是计划他上心算班的(下午我不在啊)。但我还是答应载送他回校练习,而把心算班挪后到黄昏去。觉得说孩子们为一件事努力、用心地付出,应该支持他。而且那是庆祝教师节的演出,虽然只是很小型的。所以现在我顶着红红太阳在车里浪费时间玩电脑上FB。不是因为不要回家做家务事,而是我家离学校真的不近,一来一往,我最多在家里只有40分钟的活动时间。

这样是不是宠儿子?哈哈哈!!!不算吧?

昨天放学。无试一身轻。笑嘻嘻步出校门。


2012年5月17日星期四

不知不觉已经5个月

上一次在这里写有关爸爸的事,应该是3月25号的《100天》,距离今天近两个月了。

最近日子过得忙~428前后忙着泡FB看资料、428之后忙着“伤心生气颓丧”、再忙着“激励自己要坚持走下去”、然后忙着陪读(宝贝学校第二次考试)。。。忙到心都快盲的当儿,大家可能以为我把爸爸“抛到九霄云外”了,其实我没有。我记他念他想他之前更甚。为什么?因为这阵子我的家公家婆再次到我们家住;家公的病情比之前更严重了一些,双脚乏力寸步难行,大多时候都以轮椅代步(即使是在屋里)。我帮忙家婆照顾他。看到家公,可以不想起自己的爸爸吗?

家公多年前患上柏金孙症,这几年来每天在床上睡觉的时间多得惊人。反观我爸爸自患病到他往生的那一天,都在饱受睡眠不足的折磨。我在晚上当值守护他的时候,看到爸爸抱着枕头,在夜里不停转头望着墙上的壁钟,那个画面还深深烙印在我脑海里。可以想象彻夜不能眠对一位病者的影响吗?我们平日因忙碌而没有足够的时间休息,就怨天尤人。想想爸爸有大把时间,但却因为身上的不适而难以成眠。相较之下,我们的睡眠不足算是什么?爸爸的才叫身心煎熬啊~~~

爸爸在生前并没有正式皈依佛门。我们老家几十年来在家里供奉观音菩萨,从小到大,我看着爸爸早晚洗澡后(出门上班和晚上就寝之前)都会在菩萨前点香膜拜。那是他一直以来的习惯。爸爸患病之后,我那位出家的六姑姑时常来家里探望她的大哥(我爸是老大),闲话家常同时会说些佛理,当然不忘叫爸爸念佛诵经。然后开始看到爸爸给菩萨上香后,会在佛像前闭着双眼“竖立起敬”,他在心里默默念佛。六姑姑曾经问爸爸对着菩萨念啥经?爸爸说就是佛像上面那六字佛号啊 ~~“南无阿弥陀佛”。知道他持有正念,我们大家都很开心。

去年10月,爸爸第二次进医院抽腹水。住院三天后匆匆出院。爸爸的情况很不妙,我们都以为他的“时辰已到”。我记得很清楚~~爸爸星期日从吉隆坡(下来复诊)返回槟城,星期三早上进医院,星期五下午出院(被救护车送回家的),星期六晚上我和胖老爷连夜上网订机票,星期日一早带了承懿飞回槟城去。回到家里,爸爸不认得人了。日以继夜,我们替他助念。三天之后,近乎奇迹的,爸爸在鬼门关那里打了reverse gear,回来了。然后大家的生活恢复常态,只是~~~爸爸不再上香拜菩萨了(姐姐在电话中告诉我的)。

爸爸没有和我们说明理由。我们也没有问他。可以做的就是替他念佛诵经,还有为他持素。避无可避在外用餐,尽量选吃“肉边菜”。

去年11月初我带着承懿返乡7天、探望爸爸。暗地里观察他,他真的没再给菩萨上香。看了心里其实心很酸,想哭都哭不出来。我想,爸爸应该是赌气,或者他开始放弃了。

然后11月杪的学校长假一开始,我又和承懿返槟,一共三个礼拜。机缘巧合之下,在我返乡第五天的黄昏,我看到爸爸坐在弟弟房间里的书桌前的椅子上。我就走进去和他聊天。不知哪来的勇气,我单刀直入地问爸爸为什么不拜家里的观音菩萨了。爸爸没有作声。

“爸爸,由小到大我天天看到你拜观音娘。前些日子你还开始念佛号。上次你来蒲种(我家啦),你晚上在楼上冲好凉,顶着大肚子(腹水)很难走路,你都慢慢走下来在我家的神台那里点香,闭上眼睛念佛,像这样站着好一阵子(我起身示范他站立的姿势)。为什么忽然之间不拜、不念?你生气菩萨吗?你觉得你拜了菩萨几十年,菩萨没有保佑你,让你得到这个病吗?”

爸爸只是听,没有开口。

“爸爸,其实你有没有想过,菩萨已经加持在帮你了呢?你病的这些日子以来,除了比较难睡觉和肚子大大之外,还有什么问题吗?你有没有痛?没有是不是?你去南华医院看苏医生的时候,他不止一次问你:‘Uncle,有痛吗?我开一些pain killer 给你,好不好?’。。。苏医生看这么多病人,什么病会痛什么病不会痛,他一清二楚。菩萨在帮你了,爸爸。菩萨让你没有疼痛,不用这样辛苦。你想想看对不对?”

“爸爸,你乖啦。听话。我们几个向来都听话。这次,你听我们的。拜回观音菩萨啦。你相信了几十年。不是到现在才来不相信吧?念佛。就算你不要保佑你自己,念来保佑你的老婆,你的子孙也可以啊。。。”

我长篇大论的一番话换来的还是爸爸的沉默。唉~~~geram一下,但不能做什么。因为他是爸爸。

万万没有想到那天晚上八点多,他吃饱饭冲好凉后,竟然恢复了上香念佛的习惯。我当时准备睡觉(临晨起来当看护)没有亲眼看到。是弟弟发现了,到房间来告诉我这项好消息。我们都为爸爸的“开窍”感到开心。真的。


这张照片是隔天早上爸爸在念佛时,我从后面拍下来的。拍的时候其实心里有些激动,我的爸爸真的很听话。他很爱我们。。。

爸爸拜佛念佛的好习惯一直持续直到1212日他进入弥留状态。

今天517,爸爸离开我们5个月了。

想念爸爸依旧。。。。

把gab拉进。。。

这两个礼拜是宝贝的考试周。

上星期考三天,七张试卷。这个星期考
四天,十张试卷。

总结下来是考17张试卷。比起我们的读书时代,辛苦很多。

今天是考试的倒
数第二天。

他昨天放学,有点懊恼地告诉我说国语老师改卷纸非常神速,
上周考的写作和之前一天考的理解+文法的分数已经尘埃落定。

宝贝
的成绩差强人意,而且比上个学期的分数退步很多。

真的很多。

总共
退步了45分!呵呵。

或许我应该说他上次的BM考得出乎意料的好


后来下午他一边温习功课时还一边喃喃自语:"唉。真希望我不是
退 步40多分。。。"

妈咪则很认真地对他说:"Boy, what ever done means IS DONE! If I were u, I shall concentrate more on the next few papers, make sure I score better. At least 进步一点, 把退步的 gab 拉近些。"

。。。嗯!我酱讲算是分数主义吗?其实我是想让他明白
"人要向前看"的道理啊!






2012年5月16日星期三

坚持


从一月杪开始,宝贝开始定期到医院做物理治疗。

然后几乎每个傍晚都会在家做一些简单的动作;目的是要强化他的脊椎骨,还有局部肌肉。

起初的一段日子,我督 促我示范。

当"运动习惯"养成后,我放松了。

宝贝很多时候自动自发。偶尔也会偷懒。

刚才六点多炒完米粉后我步出客厅,宝贝很努力地在运动。

哇塞!不知不觉当中有些小惊喜。。。



他的仰式 up可以做到20下了、空中踏脚车也可以30++圈。

连之前最最糟的俯式sit up 他也做到,上半身可以离地挺高的。

这一些动作对一般的孩子可能轻而易举,但对承懿这种天生hyper flexibility的患者来说真的是一步一脚印。

四个多月的坚持似乎真的有点点成绩。

希望两个月后复诊 照X-ray 时会有好消息。

坚持下去,Sam :)

2012年5月12日星期六

用心的老师

呵呵。不知各位对赖小朋友上周的日记还留有一丁点印象吗?(就是他写他接受访问的那篇)


昨天老师派回来了。他拿来给我看。贴上这里不是要炫耀那颗小"A",
而是觉得宝贝的班主任真的是一位用心的老师。她简单的一句话,比我数十句的说教来得实在。

谢谢你哦,许老师。也
祝你(明天)母亲节快乐!!!

2012年5月11日星期五

比我多

中午接宝贝放学。
他兴致勃勃地把手中一个五颜六色的小纸袋show给我看。
呵呵。一看就知道是学校美术节的手工,很应双亲节的功课。。。




唉!我都说了嘛, 这小子疼他胖爸爸比较多的~~~
看一下比较两下。。。
mom is best/mom is great / wonderful mom
best dad/ super dad/ #1 dad/ dad is real cool
是不是比我多一个??? :P

2012年5月10日星期四

宝贝与《平旦漫画》

之前看过《平旦漫画》, 通常是四格的。有时候是在报纸,或者是宝贝订购的一些儿童刊物里头的某页的某个角落。

从来没有买过一本《平旦漫画》 给宝贝,直到那一天在VivaHome听Echo的讲座。我自己一个人听Echo和阿管上街的分享,宝贝就和胖爸爸逛书展。两个小时后,我听完了,他们也逛完了。我的脑里装了很多公平公正的澎湃热血,宝贝手里则多了两本线条简单黑白分明又传神的《平旦漫画》。

然后他就爱不释手。一直看一直看,一直笑一直笑。看完了再看,笑完了再笑。连家里的胖爸爸和在槟城的姨妈也不幸被他的“疯平旦漫画病毒”“传染”,把几本漫画捧在手上读。

接下来的两个星期他又分别买了另外两本(老规矩~妈咪和他五五分账, 不像爸爸那样“纵容”他的,嘿嘿!)。

然后他言之凿凿“立志”要在周六的画画班画幅水彩的平旦漫画。我本来以为他说说就算了,没放在心上。哪里知道有一个周六下午,他把这一张画带回家。呵呵!还是凭记忆中画出来的(没有把画本摆在跟前照抄啦),也算不错吧!最好笑是教画画的蔡老师也很配合地让宝贝发挥,要画什么题材都可以,漫画也行!



然后学校的美术课,巫裔老师要他们呈上一张水彩画,题目不限、自由发挥。我家宝贝当然是乘机“再来一次,十分有趣”地画平旦咯。大家看得出那一张是在画画班完成的?那一张是在家里画完然后再拿到学校去的吧?哈哈哈!

宝贝的巫裔美术老师不可能知道平旦漫画是啥?照理说应该不会欣赏宝贝的杰作了。不过,宝贝画这幅画时时很开心的,而且有点自赞自夸地觉得自己画得很好。呵呵!妈咪也得很阿Q地说,孩子开心就好 ~ enjoy the process。

其实《平旦漫画》有时候很“无厘头”,也超夸张的(漫画都是酱的啦~~~),最长用的两个字还有点粗俗。一个是英文字 “ka-na-sai” (福建话=就是屎),还有另外一个是数目字“4896”( 也是福建话=非常够力/死伯够力)。赖小朋友起初看不懂,自然来问妈咪。我也尽量”轻描淡写“地解释给他听。他听了就吃吃地笑,似乎被人点了笑穴一样。

不过,看《平旦漫画》也有其好处。我家宝贝因为对他那仅有的4本珍藏看到滚瓜烂熟,那一天就问妈咪“兮”字怎么读?因为书中有“风萧萧兮易水寒”。然后昨天他忽地问我谁是“庄子/孟子/墨子”?(妈咪被吓到一小跳)。全都是中国的思想家+哲学家(philosopher).我真的真的没想到这个“香蕉仔”会突然对“子学”有兴趣(又是平旦漫画里提到啦)。

讲完了。一张画几本漫画可以让我讲了酱久。呵呵。不好意思呢!总之,漫画是孩子童年不可缺少的物品之一咯。孩子开心,妈咪也跟着开心。双赢!哈哈!!!

2012年5月8日星期二

“兮”

考试周。宝贝在温习。

忽地在练习簿上端写了个"兮"字。

"妈咪,
你知道这个是什么字吗?"

我点点头,"知道。是兮。"

"你知道有
一句话是"风萧萧。。。"什么的吗?"

"知道。风萧萧兮易水寒,
壮士一去不复还。"

"哇!做么你会的?"

(有点臭屁地)"当然。妈
咪大学读什么的?"

(有点羡慕+佩服的眼神)"中文。"

。。。(
嘘!幸亏他不是问我汉语拼音。要不然,妈咪就"起底"咯!(广东话)呵呵!)
一个星期天。两母子无独有偶都穿了灰色裤子衬
Stop Lynas的绿Tshirt。呵呵呵~~~


2012年5月7日星期一

428的组长

第一次接触 SS 是因为我要邮购 Stop Lynas 的汽车贴纸。然后就成了FB友。

起初我不很肯定能
否出席428,在FB里字里行间透露了心声。素未谋面的她一直鼓励我,然后说我可以跟着她的小组。结果我真的成行了,自然跟着她。


我的组长SS很赞也很棒。。。

她自动请缨帮我准备粗盐。在428当
天还分派我们几个组员一人一条energy bar(补充精力的干粮)。她连有zip的透明胶带也准备好了,分给我们一人一个,装好手机和数码相机。是不是贴心到不像话?呵呵呵!

这里要交代清楚一下。我在428那天是第一次上街的菜鸟。而SS则是“识途老马”,跟着有经验的组长可以壮胆,同时比较有“安全感”。我本来是跟着她带领的组顺利从KJ的地铁站到茨厂街,然后我再和“净选盟母亲”的妈咪们组队拉布条的。

SS虽然不是妈妈。但428那天除了帮我找到另外三位妈妈和我组队拿大字报,还把她带领的的组员全都拉来和我们几位妈咪一起喊 “Mama~Bersih”!!!

当天游行期间,有一段路(从苏丹街到Kota Raya前的大路)我们几个和 SS 失散了。她很努力地联络我们,然后来找我们。我们才得以重聚。

在催泪弹开始“眷顾
”我们的时候,SS带着我们一块逃。最后是她要我们一行人把花衣套上,在茨厂街分批离开的。那时候大概是下午五点左右。

428那天忘了做的一件事,就是要很大声很大声地在向我的组长 SS 说:“THANK YOU!” 

我很幸运
,因为我跟了你。 真的谢谢你!


不知道“干净4.0”我还可以要你做我的组长吗?(偷偷地笑~~~)



宝贝上报了


我上这篇算不算是在打广告呢?呵呵呵~~~(其实那天425在FB已经上了,只是还没有空下来搬来这里而已)

文中的男孩就是我家宝贝。(还有谁???哈哈!)

妈咪依照副刊记者列出的问题,以中英文“访问”孩子,然后再把答案电邮给副刊记者。宝贝还小,不完全明白干净背后的意义,但是他的答案:

"每个人一定喜欢干净的,没有人会喜欢肮脏的。所以我也喜欢干净、支持干净。"


“我也要以身作则,做个干净的人。”
妈咪真的真的觉得很安慰。
Boy, you made mom and dad feel so proud of you !!! THANK YOU。



427夜里上完钢琴课,母子俩四处找报摊。
嘿嘿。买到料。
冲回家进书房打开副刊。
宝贝一边看一边偷偷笑。
看hard copy的feeling 是不一样的。|
 

====================================================
赖小朋友上周写的日记(学校的周末功课之一,要呈上去给老师过目的)

2012427日(星期五)/

今天是一个普通的星期五晚上,但是不是你想象的普通。(天啊~在故弄玄虚,beh-tahan~@@)

晚上九点钟,妈妈来音乐中心载我回家。途中,我们四处找寻卖夜报的摊子。果然“皇天不负有心人“, 我们买到了一份《星洲日报》。

咦!你知道为什么我们突然会买夜报吗?原因就是―――我上报了!

《星洲日报》的《活力副刊》为了明天(4月28日)“Bersih.0”制作了特辑,访问了一些关于“干净”的想法,我是其中一位被采访的幸运者。

有关记者是通过妈妈的部落格联络我们的。爸爸觉得这是一个让我发表意见的好机会,我也愿意尝试。记者就问了我几道问题,那就是:对于干净的想法?对干净的期待?要做出什么努力才能维持干净?靠谁才能做到干净?最后一道问题:请提出一个最能代表干净的物品。

回答前面几题时,我得花一些时间思考。但我回答最后一题时我毫不犹疑地选择我最喜欢的“愤怒鸟”―――黄风。因为它是一只啄木鸟,它吃光树上的害虫,树就会很干净、很健康地成长。

今天晚上,我把报纸翻开,看到自己的照片和名字登在副刊里,使我感觉兴奋又光荣。我希望日后还有机会被采访,再度上报。

2012年5月3日星期四

黑衣的503

昨天晚上宝贝要上楼会周公了。
我在书房上FB。
他来和我道G.N. (=
good night)。
一眼看到我FB墙上尽是5月3日穿黑衣挺新
闻自由的消息。



他问我是什么来的?
我就“长文缩短”讲了一下。
马上说:"Tomorrow I shall wear black too!"
完全没想到早上上学要穿校服,等他从学校回到家是下午
4:30以后的事。
我就顺便提醒他一下。
他有点伤脑筋地在想办法

刚好这时刚刚回到家的胖爸爸,推开书房的门走了进来。
宝贝马上
扯开喉咙大大声 :"Dad, tomorrow you MUST wear black to got to work!"

呵呵呵!这小子对妈咪是不是有点“盲从”?对爸
爸叻就“没大没小”,乱乱下 order?!



第一次上街的428

428的“干净3.0”已经事隔4天多。我半篇像样的文字都没贴上《莎莎妈咪》。

428
嗮了一整天、走了很多路、流了很多汗,人固然很累。但是我的心~更累!

接下来这几天忙着休息、忙着“应酬‘从新国来的小姑、忙着陪儿子温习备考、也忙着消化网上传的实录和录像。。。昨天中午还收到一位博友(不是
FB友)的电邮,她担心我在游行中受伤了,因为酱多天都没在部落格贴新帖子。真的很感动一下呢!

简单一句话:我的第一次上街有惊无险,安全返家。
=========================================

长篇大论的莎莎428实录:~~

0530 -- 0730
闹钟还没响,我就自己起床了。准备就绪,要出门。平时习惯八点多才起床的家婆,竟然起来送我们出门(胖老爷会送宝贝到学校的课外活动,然后再把我送往KJ的轻快铁站)。我知道她是担心的。

我们6:30am 先到蒲种大路观音庙对面的候车亭等候一位素未谋面的妈咪 T,因为T和我都会在KJ车站,跟随同一个组长S出发到市中心。

早上出门前要宝贝和我在家门口合照。。。


0730 -- 0840
一个小时的闲聊,和T熟络起来。要求她待会儿随我Mamas Bersih大队帮忙。她说ok。我们轻快铁站附近的一间商店前等候组长。那时候我看到有一群mata坐着四辆电单车在KJ站附近巡逻。这么特别的一天,我对mata是尤其注意的。

周围人渐渐多了。相信大家都是爱干净的同志。虽然那时候大家还不认识大家。组长S到了,吩咐我们分批上车,要在Pasar Tani那一站下车,然后会在那里有一个简报会。

在轻快铁里,收到短讯说KJ的轻快铁暂停服务。(哼!开始有小动作了)。幸亏我们是早起的鸟儿。


0840 -- 1000
在茨厂街的著名罗汉果档口前听S的简报,还有分小组。游行之后一定要回到这里报到,才可以回家。还有,如果小组任何一位成员不幸被警方逮捕的话,全组人跟着上警车。这是策略。

看到Mamas Bersih的协调员A(又是素未谋面的,因为干净,大家才在FB做朋友)拿着“净选盟母亲”的大字报在那边当招牌。我上前自我介绍一下,A很热情地给了我一个熊抱。10am 应该要回来和其他妈咪会合,展现妈咪支持干净的力量。


我们一组人去吃早餐。就只有一家点心店营业。坐下来才发现原来是鼎鼎大名的“玉壶轩”。真的没想到我第一次光顾这家老店会在428这一天,但我只吃了一粒豆沙包,喝了半杯咖啡。认识一些组员,最让我自叹不如的是一位17岁的中学生,独自来参加干净静坐。佩服!!!

环顾四周,整家店被一片黄潮淹没,座无虚席。忽然发现邻座有一位很面善的中年妇女。再看一下,就走过去问:“Hello,请问你是夫人吗?我是Sabrina。”我认对人了。夫人也很热情地抱了我一下。我们互相打气,也拍了照。

回到Mamas的集合地点。S帮我找到另外两位来自安邦的妈咪~EH,今天这四位妈咪会是一组人了。我们开始拿着大字报、跟着Mamas喊口号。然后看到人气超高的另类师奶 Echo,谈了两句。拍照。然后我以Mamas其中一名协调员身份,带领一小队人(约20位),走向苏丹街。我的队员只有少数妈咪,很多是云英未嫁的靓女,还有几位男生。

途中,看到 mata开始集合了,他们在路中间排队。几个一行。

也看到一位华裔男人在路旁,很努力很忙碌地分派免费矿泉水。我拿了一瓶。



1000 -- 1130
一行人待在苏丹街的人镜戏剧社前。有三位60余岁的aunty借了我们的大字报拍照。她们因为苏丹街而第一次上街。很感慨。为什么这个政府让原本应该享清福的银发族这样劳累?



离开集会的时间还很早。我们拿着Mamas的大字报喊口号。喊到累了。就在海鸥商店的对面的路旁坐了下来。大概坐了有将近一个小时。“净选盟母亲”的大字报摆在我们身前,很多人跑来拍我们的照片。这些人我们都不认识。不过,我们还是很合作第让他们大拍特拍~~咔嚓咔嚓不停,偶尔还配合地作出V手势=两线制。呵呵呵。其中连《新闻报报看》的摄影队也来了,看到萧慧敏还有颜江翰。




因为要联络Mamas总协调,意外发现我的“爱疯”竟然失灵,和外界失了联络。当时的我完全不知情,心里一直暗骂什么烂电话,coverage这样差,殊不知那天的通讯系统被有心人干扰,出现了很大的问题。唉!

眼见一批又一批的人群在我们前面经过。就好象花车游行一样。不同的团体。不同的族群。不同设计的布条。但是大家都有同一个诉求~干净+公正的选举。他们喊口号,在路旁的我们的配合度也很高。一来一往的。看在眼里、听在耳里,心里着实很感动。

天空中不时有警方的直升机在巡逻。每次直升机出现,人群就会向它挥手呐喊,有点像粉丝看到台上偶像在表演一样。还有另外一个令大家很兴奋份的就是一粒巨型的充气黄球。也不知道从哪里传来的,游行的群众会自动起哄、举起双手托高黄球,让它一路无阻地在一片“手海”中传过去。


与同样是来自MamasHXZ小队合并(她的队有4个人),我们决定随街上的人群往独立广场方向前进。


1130—1330
在烈日下走路真的不好玩。那天的人很多很多,大家只能拥挤地在跟着前面的人走。我的双手还要高举“净选盟母亲”的大字报,当作是领队的“信物”,让后面的队员可以容易认,大家不那么容易走散。可惜,我们还是走丢了一半的队员,最“厉害”是连我的组长S也不知所踪了。


天啊!走的路真的是长到。。。天气是热到。。。双手是酸到。。。可能“养尊处优”得太久,忽然间哦这样剧烈运动,真的是很吃力。我一直告诉自己要撑得住,如果中暑晕倒,就大吉利是咯。


从苏丹街~Kota Raya前的大路~转左进到陈祯禄路,我们一直走一直走。眼前尽是一片黄海,耳边听的是“干净”之声源源不绝。不分种族男女老幼都有,还真的很有嘉年华的 feel。

应该是在历史悠久的关公庙前吧,巧遇火箭党的新一代强人大大鼻子的LZD。我和他握手:“YB,我是槟城人(哎哟!我应该说整个槟城人才对)。我妈妈和家人还在槟城的,是你的选区升旗山的。我们都支持你!”


1330 -- 1520
我们那位又棒又赞的组长S联络上我们,赶来和我们会合。我们继续前进直至陈祯禄路的中段吧。前面的人都坐了下来。我们也跟着静坐(顺便吃干粮充饥)。气氛还是很平静。大家跟着大队唱歌、喊口号。

然后我们停停走走了好几回。坐在市中心的马路上,那种感觉真的很奇妙。平日车水马龙的道路,今天竟然被人潮完完全全淹没了。

在这里看到几位行动不便而坐轮椅的朋友,他们也坚持出来游行。心里很感动。我们都爱我们的国家~马来西亚。


之后回教党的义工团出现,他们要求大家让路,因为有“大人物“要赶往独立广场。我们当然合作地挪到两旁。

之后我们驻守原地。人真的很多。我看左看右,尽是黑漆漆的人头,就好象一句成语“一望无际”。人民的力量真的很大,大人们听得到吗?

我借用麦麦档的plastic凳子,登高拍了我的右边。

我的双脚没有移动。只是把相机从右边转来中间的位置。

还是站在凳子上。这一次我拍左边的人头。。。
酱的人龙是不是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天气还是很热,热得好像吸干了我们身上的水分。

约是三点左右,遥远的前方(人龙的尽头)的上空有些类似烟雾散出来。至少有三次。我们不很肯定那是催泪弹,因为通讯系统被干扰,手提电话发挥不了啥作用。

我们跟着大队慢慢挪后,很有次序的。大概是80-100公尺后停了下来。再次看到了很远的前方有烟雾。然后有几位男生从前面一边走来一边以英语喊话:“集会解散了。大家可以解散了。安美嘉已经致辞,并表示集会成功举办。她宣布集会解散了。大家请解散。麻烦大家通知大家。”


1520 -- 1730
组长S点算组员之后,我们就从陈祯禄路左边的一条横街撤退,打算回到茨厂街(早上集合的地点),以会合失散了的组员。

集会解散了。大家的心情都很轻松。一边走一边有说有笑。

有人说要回到卖罗汉果凉水的档口喝个三五杯,来洗掉身上的热气。也有人说要买万字,“
428” 前面要加个什么“头”;有人提议说是“3”,因为当天是Bersih 3.0。大家还在说说笑笑的时候,忽然间前面一名妇女反方向地跑,冲着我们而来,慌张地喊:“Run! Run! Tear gas!! Go back lane! Go back lane!”

可以想象在这短短的几秒钟里的变化吗?我们从原本的轻松解散,变成了慌张地逃难。一瞬间心情的转换,这一辈子都忘不了!

我们往小巷里跑,有组员发现那里有几位“中招”(泪汪汪+皮肤红红的)的巫裔青年。我们即刻停下脚步,掏出身上的粗盐和水协助他们,舒缓他们的痛苦。其实,我们大家都是上街的菜鸟(除了我们的组长),不知道为什么大家在这个非常时刻还会自动停下来守望相助?我坚持相信那是“人之初,性本善”的体现。(当时想都没想,就把我剩下的的矿泉水一直往一位巫裔青年的手上倒。其实我喝过那瓶水的。)

然后我们们躲在Kota Raya Mc Donald 的后巷。烟越来越多、越来越浓。即使已把沾湿的毛巾盖在脸上,眼睛鼻子还是很不舒服,连呼吸都好像有点困难。组员喊我的名字,原来大厦的守卫员要把 roller shutter 关上,让我们躲在里面。

我们逃过了一劫,在大厦里头的walkway待着。里面有数十位大家不认识大家的黄衣战友,但在那一刻我们的心紧密相连~大家都很愤怒。真的。我们手无寸铁,已经撤退了,为什么还来发弹???



隔着Kenny Roger 快餐厅的落地玻璃窗,我们目击很多很多的战友在街头在后巷,为了躲避催泪弹而窜逃,心里很难过,有更多更多的生气。改革真的那么难吗?大马不是一个民主的国家吗?只是和平静坐也受到大力阻止?准备撤退回家也要被催泪弹来“护航”?天啊~~~

我们待了40分钟后,从另一边的旁门“逃”回茨厂街。那里很热闹,有很多人。夜市的小贩开始摆档了。有人展示拾到的催泪弹的弹头。大家还在议论纷纷被催泪弹攻击逃离现场的情形时,我们又接到了至少三次远距离的“烟雾袭击”。

组长S要我们把黄衣换下,或者套上花衣,至少让上空巡逻的直升机看到地上少一些“黄色”,以策安全。S同时接到手机短讯说PT的轻快铁站被关闭,暂停服务。不能单靠轻快铁,我们唯有分批离开。

我和T走了很远的一段路,离开茨厂街很远,才截停一辆德士把我们载返蒲种。司机说我们是他载的第二班“黄衣战士”。之前才把一位参与428的老伯伯载回白沙罗。更加证明了集会早已解散,为什么还要向人民发炮? 

打电话给胖老爷和槟城老家的妈妈报平安。在德士上面和T拍照。

我知道我的
428上街画上了句号,虽然不是完美的。但是,改革的心是更加坚定了。加油!!!

=================================================

星期日
429凌晨我在FB的帖子:~

“我428早上5点醒来了。6:20出门。7:30LRT站集合。然后就开始了我出席支持干净的静坐行动。回到家时是6pm。然后冲凉和从新国来的小姑家人出外吃饭。回来是晚上11点。我本来应该乖乖睡觉了。我很累。头疼。中sun burnt。脚酸。腰酸。背部疼到半条命。本来我是要upload照片而已。但是我看到FBupdate,我越来越geram。我要写完这一段才甘愿去睡。

我们从苏丹街走到陈祯禄路,一直待在那里(当然不是最前面的)。。。直到320pm左右(在这之前不知集会已经解散远处看到有2-3次的烟), 被告知集会解散了。我们轻松地从陈祯禄路其中一条横街想步行回去茨厂街与上午同一个LRT来的队友会合。嘻嘻哈哈走到一半就被突如其来的催泪弹袭击。进小巷,然后躲进了Kota Raya半个小时多,那个巫裔守卫员叫我们进去躲,然后关上电动门(旁门)。隔着Kenny Roger 的玻璃窗,看到外面那些不认识的战友一边窜逃的模样,心里很难过,有更多的生气。然后我们从另一边的门步出Kota Raya,走回茨厂街,最少有3次的又来attack了。为了大家安全,然后我们的组长 Sandra叫我们在一条小巷里面把黄色战衣换下,穿回普通的衣服。我们才分批离开。

为什么要等到人群开始走散,你们才来行动???这是人的行为吗???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