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26日星期四

贪心的妈咪

周一晚餐时间,孩子和我在家里“撑台脚”。边吃边聊。

“妈咪,今天在学校有好几位老师称赞我, 因为上个周六的数学比赛。他们说 good job, well done!”

“哇!酱很好嘛。你开心吗?”

他点点头 :“of course, 不过也是会paisei 一点点啦。" 还偷笑。

“哦,酱你会不会 feel proud?"

他摇摇头 :“No。”

"Why not?"

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 :“There is always room for improvement 嘛。"

“对~ room for improvement 太重要了。酱才会精益求精!But actually you should feel proud about yourself. You deserve that! 真的。这里讲的 proud 是【光荣】, 不是【自负】, 明白吗? You did put in effort and time doing your maths, 你有努力、有付出哦, 所以应该feel proud about yourself。妈咪和dad do feel proud about you!"

他再次点点头。脸上绽放了笑容。很可爱、帅气、加上自信。

希望他可以继续进步,继续可爱、帅气、自信下去。(唉~这个贪心的妈咪)

2014年6月25日星期三

美美的不丹



625。下午。收到明信片。蓝蓝的天。绿绿的山。美美的不丹。

朋友在明信片上写的:“世界很大,不丹很美,有爱的人在一起,那里就是最幸福的所在!” 感受到她下笔时的那份欢愉幸福。

收到朋友在旅途上遥寄的心意,我~同样是幸福的哦。谢谢你。


2014年6月24日星期二

宝贝=一录木


话说上个周六,数学比赛颁奖礼一结束,我赶紧给承懿和他的两位伙伴拍照,难得一块出赛嘛。

这边厢这三位小朋友排好,准备对着我的手机咧嘴笑,我身后传来一把声音的声音,语调很是雀跃:“Samson, 原来你在这里。恭喜你哦!来,你先不要走,我要和你拍照。”

原来是同校的学姐(高一班),她也是来参赛的。就这样,大家拿着奖状奖牌,两支队伍和学校带队老师,咔嚓了几张合照。

拍完照,那位学姐还对承懿说 :“Samson, 为什么你这么聪明?你今天赢了很多奖牌。为什么你的数学这么好?可以教我吗?”

语气参透着佩服之情,很是明显。要声明哦,这名学姐一头长发,长相甜美。

猜猜承懿听完之后反应如何?(理应把握机会,炫一炫,让女生崇拜一下,对不?)

他只是笑笑,腼腆的,半句话都没有说。

(摇头~唉!)一录木。。。


2014年6月22日星期日

宝贝克服了困难

昨天早上出门之前,宝贝曾说:“妈咪,下午两点你可以来接我了。老师说有prize presentation ceremony, 家长可以来看。”

我嘴里回他:“好~我尽量去。”

心里在暗暗偷笑:“哦~来看你拿奖吗?会有奖拿没有哦?呵呵呵!”(很坏的妈咪)

刚才 2:05pm 去到赛场,等了一会儿,颁奖仪式开始了。很简单的仪式。有点非正式。呵呵。

比赛公开给Y7和Y8的学生, 两个组别各有3个奖项:Individual Round(个人赛)Dragon Maths Round (团体赛) 和 Carousel Round (团体赛)。

承懿获奖了,依着次序是 2 金1银。他当然很开心啊,一直在笑(我和胖老爷也替他开心, 嘿嘿)。

在回家途中我问他:“你今天早上叫妈咪两点就去, 是要看你领奖吗?你知道你会拿奖咩?”

他有点尴尬地笑, 很小声地回我 :“没有啦。就是叫你有空就来罢了咯。”

其实他只要开口,妈咪和爸爸都会尽力做到, 到场支持。我们到场,不一定是要祝贺得奖, 而是准备没奖拿也可以适时拍一拍他的肩膀,给一个温暖的微笑:“嗯,尽了力就好。下次加油!”

有一点值得提一提 ~ 原来这个比赛没有给参赛者提供各别的考卷, 大家都“公司”一张大考卷, 就是礼堂中间的大荧幕。而且限时作答。意思就是荧幕上每一次只出一道题,注明时间,旁边有个大钟开始倒数时间。参赛者一起盯着荧幕看题,然后各别在答案纸上选答案(选择题)。时间一到,荧幕上就会出现下一道题和限时,时间又开始倒数,以此类推。听起来很刺激、紧张, 对吗?

承懿也说 :“with the timer in front, made me more nervous。“ 无疑, 这种数学的比赛方式他也是第一次遇到(妈咪我也是第一次听闻,实在是孤陋寡闻)。因此,比赛的难度和紧张度提高了, 加上题目”播“完了,不会”重播“,参赛者就只有一次的作答机会。

抬头看题目和低头计算答案,这些需要注意力和协调性的动作。还有倒数计时的紧张刺激。。。这种种加起来,其实对他来说有一定的难度。

承懿克服了这些困难,很棒!


 

2014年6月21日星期六

宝贝中学的第一次出赛

621。周六。

承懿一早穿着校服出去了,去另外一间学校参加校际数学比赛。这是他升上中学后,第一次代表学校出赛。他有点兴奋,也有一些些紧张。

出门之前他和我say bye, 我对着他说:“Just try your best, OK?记得要【吹蜡烛】。” 他点点头,对着我咧嘴一笑。

参加校际数学比赛对承懿来说不是新鲜事。倒是在这之前的报名方式和以往的有些不一样。

大约是一的多月前的一个下午,承懿从书房里出来告诉我,刚刚收到了数学老师的电邮。那封电邮是发给多位在数学方面表现较为优异的同学, 通知他们有关621的校际数学比赛。校方打算组队参与,三人一组。有兴趣参与的同学,可以向老师报名。

“妈咪,我想参加,可以吗?”

“当然可以。你记得去向你的老师报名。”

过了一个多星期,我向他查询,原来报名的人也不多,就另外两位女同学和承懿, 刚好可以组成一队。

“那两位女生的数学好吗?” 

“OK啦。不过班上有比她们好的,男孩子啦,他们没有报名。”

“哦~你知道他们为什么不报名参加吗?”

“我不知道。我没有问。我猜。。。因为比赛是 在Saturday, 他们bit lazy,还是他们觉得参加比赛很boring。嘻嘻。”

“呵呵, 你觉得是酱啦。。。那你为什么要参加?”

“我想知道自己的 level 在哪里咯。It's a challenge!“

一件参加校际比赛的小事, 看到一些些【不同】。以前是你表现好,你直接参与比赛;现在是你表现好,你决定要不要参与比赛。You have a say。

同时看到了孩子身上正面态度, 他愿意接受挑战。这一点值得高兴。

2014年6月18日星期三

宝贝的贴心vs迷糊

在汽车维修中心坐了几乎一整天。夸张一点的说法就是结蜘蛛网了。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很漫长的等待。

眼看不能准时到学校接承懿, 就发短讯给他,要他放学开手机时给我拨电话。

终于,他的电话来了。我还坐在维修中心里和蜘蛛网纠缠着。

“妈咪, 你还在service center啊?”

“是咯。sorry啊, 我会迟到。这边一搞掂,我就去接你。你先去图书馆做功课。等我的电话。”

“可以啦。我先去做功课。You take your time, mom. Don't have to rush."

嗯~还真贴心哦,会叫我慢慢来。

终于从维修中心出来了,飞车去学校接孩子。

然后回家。他冲好凉,下楼进书房,打开书包,然后有点慌张的表情出来告诉我:“Mom, I think I had left my pencil box in the library."

这个就是我的宝贝儿子。偶尔贴心, 更多的时候是“没有手尾”(广东话)~迷糊。

好气还是好笑?


2014年6月16日星期一

2014 的 615

双重意义的615。但是有大半的时间我和他是分开忙的。

他忙着接送孩子的活动。进进出出的。上午在球场接孩子时,他拿回来的奖品(汽水)比平时多了两罐。爸爸问:“why so many today?" 他笑着答:“Father's Day promotion... 开玩笑啦!Teacher说我的accuracy 今天很好!”

我则因为妈妈和弟弟下来KL,把妈妈载到她的家乡 ~安邦新村,找她弟弟我舅舅。也让妈妈和相交近70 年的儿时玩伴叙旧。吃了一顿道地的酿豆腐、客家炸肉、黄酒鸡。还可以为妈妈酱效劳,很乐意。

晚上终于一家人出去吃饭。承懿要请爸爸吃大餐~七色小笼包。

就这样, 他庆祝父亲节。我升格做了“赖太太”15年,3S拍了这张全家福。

晚餐。弟弟给我们拍的全家福。

615。一个日期。两种心情。
父亲节。水晶婚。想念爸爸。感谢胖老爷。
(4年前的照片)





2014年6月13日星期五

值得开心的小事

昨天接他放学。一上车就报告。

“妈咪, 今天同学们讲昨天晚上 drama 的表演。他们说我像一个 star。呵呵。”

“Star? 做么像star? 你又不是演莎士比亚。(那是主角啊)”

“他们说差不多每一个scene我都出场,都在台上。”

“哦~酱也算?”

“有女生说我谢谢我。因为我代替那位生病的同学,全部lines背出来。。。”

“是吗?女生谢谢你啊?酱你feel很proud咯?”

“嘻嘻,也不算啦。没有feel proud”

“做么不算?做么没有 feel proud?”

“我们每个都有contribute, even small part 也是重要的。Everybody counts. 酱才是teamwork。。。不是咩?”

“Absolutely right!"

这种态度,绝对正确。也因为这样,他没有敷衍了事。

妈咪今天又因为这件小事开心了。

两个月前的照片。。。喜欢他的笑容。

2014年6月11日星期三

宝贝的【机会】


今天晚上我和胖老爷去看戏。正确一点来说,是买票入场,看我的宝贝儿子有份演出的“歌舞剧” 。

进场之前我还以为是话剧,看了之后觉得是小型的歌舞剧,因为他们在台上有唱歌跳舞,也有对话台词之类的。

这部剧叫 “ Shakespeare Rocks“ , 是同班同学几个月来在戏剧课和音乐课努力排练的“成绩单”。

由于班上同学不多,而剧里的角色比较多,所以每位同学会分饰至少两个角色。

承懿原本是饰演”儿子“和 “画家”。是小咖。就三五句台词。(他说的)

后来因为一位同学因伤缺课一个月, 承懿就多了一个角色~“国王”。

今天下午我接他放学, 他又丢给我一个“晴天霹雳”的消息。另外一位同学生病,不能参与演出。他的角色比较吃重, 有26句台词。是的,承懿因此又临时多了一个角色。

承懿说这一次,戏剧老师直接点名问他 :"Samson, can you take it?"

“Yes, I will try my best!"

我听了就有点好奇地问他: “做么老师会问你?他知道你可以背那 26 lines?”

他点头, 偷偷笑:"of course! 他们全部都懂。老师懂。同学也懂。“

“做么会懂?”

“在练习的时候,他们忘记台词,我都会secretly whisper to them. I can remember most of the lines, because I read through the whole script. "

"I thought every one is supposed to read through the whole script? 不是酱的咩?”

“Not all of them。 他们有些只是读他们自己的part而已。有些读了,也可能不记得全部。“

“那你读了很多次?读了几次?几时读?”

“读了几次?我忘记了。嘻嘻。。。boring的时候(他是说排练的时候),不是翻来看看啦。"

“哦~酱哦~你很兴奋咯?有酱多lines?”

“是咯。回家我要看多几次script, 背得好一点。我的memory 好, 也是要看多几次。make sure no mistake” 他笑着说。这次是妈咪在点头了。

这个晚上,他们班的 “Shakespeare Rocks“演出成功。家长们都鼓掌, 虽然不至于掌声如雷。

全班每一位同学都站在台上了(除了生病、受伤那两位), 参与演出。看到他们的努力、认真、合作,挺感动的。

在台下的我,看到承懿在台上饰演多个角色,演出虽然不完美,但感觉真的很不错。

更让我觉得安慰的是,他没有因为原本是剧里的“小咖”而敷衍了事地上课。他一样在读剧本, 一样在排练。结果临时出了状况, 他因为有所“准备”,而从“小咖”变成了其中一位“大咖”。

不论他演的是大咖或小咖,还是我的宝贝儿子, 我和胖爸爸一样到场支持。

这个时常会气我气到半死的儿子,也偶尔会因为一件小事而让我觉得窝心、欣慰、感动的儿子。就好像今天的“临时”演出。

我~很开心。我希望他从中明白这句话, 而且会坚持下去。

【机会永远是给有所准备的人】。

2014年6月10日星期二

梦到爸爸

发梦。

梦到爸爸。

爸爸在吃烧肉。

他的最爱。

吃得很开心。

一脸的馋嘴相。

爸爸边吃边笑。

那个笑容很“德戚”(广东话)。。。

闹钟响了。

我醒过来。

短短的梦。

记得很清楚。

谢谢爸爸入梦来。

依然是笑的。

忽然间记得这张照片。挖了出来。
在伦敦的一家烧腊店吃的
午餐。
很贵。也不好吃。
那时候就是想让老豆试一试。。


2014年6月5日星期四

我的二人世界



朋友将两位少爷留在南部的家乡,和她的先生今天启程赴一场阔别14年的二度蜜月之旅。她把心情post上来,我们纷纷留言,要她努力玩,特地闹她一闹。

想想自己和胖老爷,最后一次谓的二人世界旅行,也要追朔到13年前, 肚子里的承懿还是四个月左右吧。

那时候胖老爷不知道是那条筋shot料, 说我刚刚过了怀孕期的第一周期(通常第一周期比较危险), 胎儿比较稳定,就趁着几天的公假(当时我们两人都还在打工), last minute 订了机票和酒店,飞了一趟Perth。

他的理由是:“有了孩子之后,这种自由要等很多年才会有了。”

去到Perth, 我们就随意参加了一两个local tour到一些景点看看, 其他很多时间都是走走逛逛吃吃喝喝。然后就飞回来了。

胖老爷是对的。生了承懿之后,我们没有这种二人世界的旅行了。

这13年来,不论是在国内的cuti-cuti Malaysia, 或者是到国外趴趴走,我们都带着孩子。他放不下。我也是。呵呵。

就像他说的:“孩子肯和我们一块去旅行的时间很有限,在他开口说【不】之前,我们可以enjoy一块出门的时候就一起吧。“

几时承懿会不再肯跟着我们出去玩?我真的不知道。

不过,只是不能“二人世界“的旅游, 我和他还是有很多可以“二人世界”的机会。譬如说承懿在上奥数班、西洋棋班、或者是练球时间, 而胖老爷又没有上班的时候;又或者是承懿就寝之后,不也是二人世界吗?

我们的“二人世界”可以是一块在超市里推着trolley买日用品、可以是一个在家里楼上拖地、另一个在楼下扫地、一个在院子里剪草、另一个在等着把野草扫进垃圾袋里。偶尔会是两个人在车里有的没的聊家常,等候承懿下课, 接他回家。

没有出游的美丽山水湖泊, 我们的二人世界可以很平实很接近生活。两颗心连在一起最最重要,对吧?

(写这些绝对不是酸葡萄, OK? 就只是一些想法。)


2014年6月3日星期二

系友的文章



昔日同窗的一篇文章。刊登在昨天的副刊。

多年前的她是好学生(我不是~抹汗)。今时今日她是好老师(我当然也不是~ 再抹汗)。

昨天看报时,拜读了。

今天收拾旧报纸,重读。不无感触。所以拿了手机按“咔嚓”。

有时候会怕人家知道莎莎是中文系出身的,绝对不是因为中文系难登大雅之堂,而是深怕自己有限的中文水准有辱师门啊!

谢谢瑞芳这篇佳作。

在这里借花献佛, 犹如文中最后一句“愿与所有读中文系的人共勉之”


2014年6月2日星期一

宝贝的kei-poh

上周孩子报告给我听,班上一位同学发生了意外,手骨折了。要缺席一个月。

今天孩子告诉我, 他在即将来临的戏剧表演,会多演一个角色。因为他要顶替那位缺席一个月的同学。

“今天戏剧课才确定的, 妈咪。”

“你可以吗?酱 last minute?"

"可以啊!我的同学的部分有13句。我都记得。。。其实哦, 整个戏剧每个人要讲的,我都记得。。。我觉得我的记忆力很好。(臭屁到)嘻嘻!“ 自赞自夸后还好意思笑嘻嘻。

”今天drama老师在班上选的吗?“

他点头。”其实我也是 volunteer myself 啦。“ 

”做么?“

”可以帮不是帮咯。而且我记得那些台词。“

”老师有test你没有?“

" 有~ and I passed! Hehe!" 还是那副嘻皮笑脸。

哦,妈咪就无话可说了。

他笑。我就有点要哭。伤脑筋~ 一个礼拜内要去找一件长袖的黑白条纹 t-shirt
给这位临时要讲extra13句台词的 kei-poh。


2014年6月1日星期日

聚餐

刚刚从朋友家聚餐回来。大学时期的朋友。

一个是我大学四年的室友。另外两个是系友。

边吃边聊。四个家庭。八个大人。九个孩子。闹哄哄的。

声音在朋友家的客厅和饭厅里回荡。

说说笑笑,昔日同窗的趣事一件一件浮现于脑海中。几年不见面,大家还是很熟络地话家常。我们就仿佛回到了从前。那段青葱的岁月。大家都不觉得自己的年华老去。

但看到我们的孩子(最小9岁到最大15岁)一个两个牛高马大的,还是不得不承认, 我们已不再年轻。

好~就自我安慰一下下, “ always young at heart!”

谢谢淑音、昔倩和巧玲。一个美好的星期天晚上, 因为有你们。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