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28日星期四

几通电话之后

昨天午饭过后,腹泻了近两天的我,接到老家妈妈的电话。

原以为是姐姐和弟弟偷偷告知她有关我的欠佳状况,已做好准备要如何应付妈妈的嘘寒问暖。

”哈罗” 一声后,装着若无其事地问她什么事?

她急不及待地告诉我,一连两天,她三番四次给住在Selayang的大姨(她的大姐)拨电话(两姐妹虽然不常见面,但会互通电话聊家常),但都没有人接听。她有点担心。不知道大姨家里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嘿嘿~看来我错怪了姐姐和弟弟,他们俩可是守口如瓶,没有透露半点我的状况。)

我安抚妈妈说不用担心。可能是刚好家里没人。又或者是大姨家里电话坏了。我说我会先联络表姐或表弟问一下, 她连说好~好。就盖了电话。(哎哟~我的耳朵!)

我拨了大姨家的电话。拨通了。正如妈妈所言,没人接听。我连播了两次。结果都一样。

我联络妈妈。很快地她接了电话。向她确认大姨家里电话号码。妈妈说:“对对对~是这个号,我都背起来了”。(不好意思,我没有背起来)。 我说我联络表姐后再联络她。

于是比我年长两岁的表姐接到了我的电话。我马上道明缘由。她笑了。她说家里电话坏了,还没有人来修理。(呼!~松了一口气,心头大石不见了。)

最后我对表姐说:”请你告诉你妈妈,等家里电话好了,请她给她妹妹拨个电话。她妹妹想她啦。谢谢!”表姐说:"一定,一定。"

这边厢挂了表姐的电话,那边厢要对妈咪报告进展。

”Hello, 妈。我 call左表姐。佢话大姨屋企电话坏左。冇事发生。唔洗惊。“

妈妈终于笑了:”冇惊啦。只系觉得奇怪。“

”所以而家可以安乐睇你 geh 电视啦。“

”系啊系啊。“

来来去去的几通电话,整个过程不到十分钟。但妈妈前后的语气是天渊之别。

我算是帮了她的小忙。心里有点点满足。

也可能因为那点点满足, 原本周身乏力的我也就元气慢慢地恢复了。

很神奇吧 !


2016年7月27日星期三

727 的晚餐

是日晚餐。很清淡。几乎没有油(因为妈咪腹泻了近两天)。除了特地煎给父子俩吃的那条黄姜黑猖仔。



煎荷包蛋、炒鸡蛋承懿试过了。今天让他试试蒸鸡蛋。反正他爱吃鸡蛋。

小白菜最容易了。洗洗切切。烧一小锅水烫烫加几滴酱油。搞掂。

罐头红豆也不难。将蒸熟的马铃薯切块、番茄切块,和罐头混在一起,加点点水,又搞掂。

那条黑鲳仔,我替他先处理。我一边剪掉鱼鳃一边对他说:“我知道你会觉得很 geli , 手会肮脏又 smell fishy. 肮脏可以洗干净的。fishy味道也可以洗干净。想想你和 dad 都爱吃鱼, 妈咪觉得没什么。”

他一边听一边点点头。不知道听懂了多少。

煮一餐饭,其实有很多爱。教他(看着他)煮一餐饭, 同样有很多爱。他又懂了多少呢?

今天第一次要蒸鸡蛋

“Oops, I am sorry fish. 你的皮掉了。” 他真的酱说。
害我偷笑到差点手抖。


2016年7月25日星期一

丢掉

昨天晚上,回家路上,经过加油站。

胖老爷把车驶进去,把引擎熄了,习惯性地对承懿说:“Sam, 有垃圾的话拿下去丢。”

我们车里有个小袋,用来装欲丢弃的纸巾或是糖果的包装纸等等。每次去加油站,承懿的duty就是清空那个小袋子,丢进加油站设置的垃圾桶里。

后座传来承懿的声音,语气是捣蛋的:“哦~那我现在把妈咪拿下去丢掉。”

我暗暗心想:“哇!过分咯这个儿子~~。” 还没来得及想出什么话来回答,胖老爷已经出声了。

“你这边丢妈咪出去,我那边就马上拾回来。你丢几次,我就拾几次。不过如果是妈咪丢你出去的话,你自己保重,我一次都不会拾。” 语毕,他打开车门下车添油。

(哈哈哈~ 活该)我即刻很神气地转过去对后座的承懿比 V 手势。

承懿很不甘愿地 Yer~ ~ ~ 但他还是笑着下车,丢小袋子里的垃圾。

3S这一家搞怪的沟通方式。

2016年7月19日星期二

家常便饭

昨天晚上的家常便饭。

ABC猪骨汤。炒桂豆苗。煎鱼饼 。煎豆干。

今天督工(就是我啦) 逼不得已出手,“救”那些豆干。皆因赖小厨不知量力把它们切得过薄, 一片片躺在锅里的豆干很难翻、 很难夹。

我不想豆干“全军覆没”, 唯有“打救”一下下。除此之外,全部承懿搞掂 。

鱼饼有些煎焦了, 一点一点黑黑的,失礼啦!你们就当作看不到吧。



2016年7月18日星期一

我是妈妈的孩子

刚才三点左右。手机响了。来电显示是老家妈妈打来的。

“hello~ 妈, 咩事?”

"你训教啊? kacau 到你啊?”


"冇啦。我响屋企。睇报纸。有咩事?你 Kum 电话,我打翻比你。”

“唔洗唔洗。我讲几句 cheh... 听你把声, 仲未好翻晒?” (我咳嗽了一个星期多, 声音沙哑)

“尼两日好D左。 仲有咳。”

“我爱同你讲, 成日唔记得。用盐水浪口。好有用咖。会消毒。”

我笑了:“我冇用盐水浪口。我买左D 浪口 药水, 好劲geh。”

“系 cheh, 间唔中用盐水浪下, 会快D好。”

“得~ ”

"唔讲啦。你记得浪盐水啊! Bye bye."

"系~ bye bye 啦。”

听到妈妈的声音真好。想念妈妈。

好彩多两个星期就可以飞回去看看她了。


2016年7月17日星期日

白头发

星期天。一早睡醒了。洗刷完毕。对着镜子。梳头。

他也醒了。准备去浴室洗刷刷。经过我身边。

我用梳子把额前刘海梳了上去,顺势把梳子轻轻按在头顶上。Hold住。

“你睇下你老婆 D 白头发,几多啊! 平时匿埋入边睇唔到 cheh。“

趁机对他感慨一下我的青春一去不回来。

他趋前认真地看了看我额前的发丝。

我接着说:”多两日我又要去搵 Joanne(美发师)染头发了咯。“

他先是点了点头,然后屈了屈双脚半蹲, 把他的头顶展示在我眼前(刚刚好在我的鼻头的高度)。

“你米好咯。仲有头发,虽然系白geh。你睇下你老公, 头发都无净几多条咯。差唔多甩晒咖啦。”

听了他的话,我不由笑了。

他站起身来,也笑了。再摸摸我的头,进浴室去。

2016年7月15日星期五

“中毒”



好吃。又过瘾。
黑卤卤的炸酱面

韩式拉面吃过很多次。

但像韩剧用青铜锅煮和吃,还是初体验。

还有那个炸酱面, 我也试了。

可惜不是外卖那种, 可以直接 shake shake shake, 把面和酱好好均匀混合。

是。韩剧看太多。中毒。

要特别谢谢一个人。

陪我、纵容我中韩式料理的毒。

谁?

胖老爷。

2016年7月14日星期四

假假期待之后



我们的午餐。懿记炒饭+炒蛋。泡菜是买的。

他刚才一边翻炒着锅里的饭,一边嘀嘀咕咕, 有点懊恼:“那些腊肠哦,有很多变黑黑料啦。”

我在心里偷笑 ,还加了一句:“动作不够快啦你。” (人家伤心了, 妈咪还给他一记左钩拳)

炒饭, 清盘吃完了。那是妈咪行动上的支持。

妈咪给75 分, B+。如果饭再炒干一些,腊肠片没有炒得焦黑, 妈咪会给A-。

不过,诚如承懿自己鼓励自己时说:“我给我自己的effort A+。” 这一点妈咪认同。

假假期待一下

他看完12点的午间新闻,一边走到厨房一边说:“So mom, now what?”

哈哈~今天他的作业是炒饭。

他对着桂豆、腊肠、一碗隔夜饭和一小包杂色豆说:“要先切这些啦。”


”你看要怎样咯。你要加garlic的, right?还有egg你要不要?”

“of course, my favourite."

现在他切桂豆和剁蒜不是问题。easy job。就动作慢些。

问题在切腊肠。腊肠比较硬。他一边切一边咿咿呀呀:“哎哟我的手酸死了。。。so tired."

我就眼看手不动:“你慢慢切啦。喂~看时间一下啦。我几点才有得吃啊?” (是, 妈咪是故意地“刺激”他, 坏蛋哦?)

然后他重复一遍了要如何炒饭的步骤。我就返回饭厅, 把饭厅和厨房之间的那道门关上。眼不见为净。

看看他炒的那碟饭会是如何?假假期待一下吧。

赖小厨的“战绩”

简简单单的家常便饭
 清炒菠菜、蒸白色花椰菜南瓜、
葱头炒蛋 + 猪骨莲藕萝卜花
生汤

昨天晚上 3S 的晚餐。赖小厨的“战绩”。三菜一汤

暂时就煮食一事,昨天他说最班耐了。所以特地记下来。

煮饭对他是训练。对妈咪同样是训练。

他练的是协调、计划、步骤。他要自强。

妈咪练的是一个字~忍。

忍住不出手帮忙、忍住不出口碎碎念、忍着看他的手忙脚乱。

妈咪要百忍成金。

我们再接再励。

2016年7月13日星期三

南瓜很难切


“妈咪, 原来 pumpkin酱难切的咯。”

是的, 孩子。

很多事情没做之前原本以为容易,其实是难的。

但是如果动手做了一次两次三次无数次之后, 熟能生巧。

原本难的,就变成一点都不难了。

还是莲藕汤



去菜市买材料。他还是很专一地选莲藕。这一次我们加了花生。花生昨夜浸泡了。

他削莲藕。比较不那么鸡手鸭脚了。把莲藕切成块状时,手腕明显没劲,很吃力地切。

mg 妈咪还很无情地说:“see, 全部都是 coordination。不只是运动才需要协调。”

终于他把莲藕和萝卜切好, 再把浸泡一夜的花生洗干净。将一切材料倒进锅里。锅里有猪骨和干贝。水正沸着。

他把锅盖盖上, 转身对我笑着说:“耶! 妈咪, 我学会煲莲藕汤了。” 还竖起了两只手指作V 装✌️。

嗯~ 信心是一点一点慢慢累积起来的。

我点点头:“其实煲汤不难。买一些材料,洗好切好丢进锅里就可以了。需要一些时间熬而已。”

他点点头。

“走~ 午餐我们去买Mc Donald。” (算是小小奖励吧)

他立马欢呼!

妈咪还是有不 mg的时候。呵呵。

2016年7月11日星期一

学习炒米粉



炒米粉。

他说很难。

一直把米粉铲起来的动作也很笨拙。

因为手腕力弱。

难,也得炒。

一步一步来。

顶多这一次不那么好吃。

我们一起吃完它。

不是问题。

下一次会比这一次好。

2016年7月8日星期五

5个少年的约会

708。 我们在一起。八个半小时。

男孩们玩桌游。妈妈们喝咖啡。然后一块去吃寿司🍣🍣🍣。再到我家续摊。玩 Nerf玩篮球玩PS4。然后天黑了。我们拉大队去吃清汤粉云吞面。

回家之前洁玲问之奕:“好玩吗?”他说:“好玩。” 我接腔:“还要再来aunty 家玩吗?”他马上回答:“要!” (第一次听到他没有太小声的答话)

答复虽然简短,但我很满意、也很开心。洁玲应该也觉得安慰。相信慧慧和颖颖也会觉得开心。忽然间我想到曾先生不知道会不会也高兴到要掉眼泪?(哈哈哈~)

之奕第一次和承懿熙和熙乐阿择玩是去年的农历新年。第二次是去年杪我们一伙人去居銮趴趴走了三天。今天是第三次。

下午从梳邦回蒲种,5个男孩挤在我的车里。熙和阿择在大谈特谈篮球。熙乐承懿有一句没一句地答话。最令我惊喜的是我听到了之奕的声音。很可惜我在驾车,要不可以看到他的表情就更妙了!

下一次我们再约。

我孤陋寡闻, 第一次看到这种桌游 ~ CATAN,


2016年7月6日星期三

书和吃

今天的节目~书书书和吃吃吃。有图为证😁😁😁

在人山人海的书市巧遇曾先生之弈和洁玲。排队排很久去付钱然后"逃离”。

吃很迟的午餐。可能因为肚子饿觉得很好吃。

再逛纪伊国屋书店。又再买书(恐怖一下!)。





回家之前胖老爷说要去试试伊势丹底楼的这家蛋糕店。

他说每次经过都大排长龙好像很好吃酱。

结果是我们买了好多。虽然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好吃。

(终于吃了~确实好吃。只是小贵)



2016年7月4日星期一

假期作业

近午时分,和承懿在厨房忙着。

朋友刚好 whatsapp 来。我告诉她我在“训练”承懿煲汤。

她马上说:“开始训练大计,调教成为好女婿?”

我答:“不是训练好女婿。是要自强。自己先学会照顾自己, 才来谈照顾他人(伴侣好, 父母也好)。我都说了, 我是mg 妈咪。”

我真的是酱认为。


妈咪给他的假期作业。嘿嘿~~~

2016年7月3日星期日

九年级,结束了

承懿的中学第三年, 正式结束了。好像很快。不只是我认为如此,连他自己也觉得是。

几天前他在日记里写了:“还有一天,我的九年级来到尾声了。天啊!怎么这样快?” (哈哈~是快乐不知时日过吧?妈咪觉得啦)

刚才在车里问他,对九年级的生活有什么感想?他马上反问:“妈咪你指哪方面? 功课吗? 还是朋友?”(呵呵,有进步。至少妈咪察觉了他的一点点不一样, trying to be specify)

我回答:“overall, everything。你有什么看法都可以讲来听听。”

他觉得功课方面比较“专”、比较“深”了, 没有像前两年那样 playful。朋友方面,学习了很多。认清了一些脸孔,也知道和那几个同学较谈得来。

那对自己三个学期以来的表现呢?他嬉皮笑脸地说:“I am doing fine...嘻嘻,我想我可以再认真一点。” (很想敲他的头, 就是承认自己不够认真,是吧?)

前天收到校方的电邮,孩子整个学年、每个学科的进展报告。总的来说,几乎都是正面的评语(洋人习惯说好话吧?哈哈)。

老师们也不忘指出他有待进步的地方 ~ 分析能力。这个不是一时三刻可以解决的问题,需要时间、脑力、思考力、组织能力和表达能力。所以孩子, 你继续加油吧!

在妈咪眼中,这一年来,承懿用心准备功课,准时呈交。即使是他不拿手、不喜欢的科目,他一样尽最大的努力做, 没有敷衍了事。这一点很重要(妈咪也觉得安慰)。那是身为一名学生的责任,最基本的条件。

发梦从没有想过承懿的水彩画会被拿出去做展览。那是第一学期的美术作业~马来西亚频临绝种的动物。承懿的选择是人猿(其他选择有大象、海龟等等)。个人课业是学生得就选择的动物做资料搜集、画动物的水彩画和铅画各一幅;组别课业则是以循环再用的原料,制作相关动物的模型。

他的人猿水彩画。没有很好。但是我知道他尽力了。

可爱吗?一男一女(一雄一雌)的人猿模型。
都是承懿同学
们的作品。
承懿的组负责嘴嘟嘟的那一只。

所谓的展览,于今年四月初举行。在KL时代广场底楼,一并举行了推介礼、颁奖礼和作品展示,为期一天。有近十间学校参与该项保护频临绝种动物的醒觉运动。当天美术老师带队,承懿有份参与。

另外,在课业上,承懿克服了本身对化学的恐惧。由第一个学期第一次评估试的60++, 到第三学期的最后一次的99。他做到了!(耶~妈咪欢呼)

他刚才告诉我:“要比较三科科学的话, 我觉得生物比较闷(天啊~ 我想做医生妈妈的美梦从此破灭!哈哈哈~ 开玩笑啦)。我比较喜欢化学和物理,因为它们比较有趣。” 由恐惧到喜欢,由开始的混淆,变成最后的有趣。 期间他所付出的努力, 只有他自己明白。我真心希望他可以秉持这种干劲,对待任何事物,日后的人生肯定有所帮助。

如果问承懿,他九年级的生涯里感到最荣耀的事,妈咪很肯定他不会提到 UKMT 数学比赛的金牌奖。他反而会觉得前两天的学年结业仪式上,他和组员们制作的短片,可以播映给全校师生看, 才是莫大的肯定!

三分钟的短片,乃英文课的最后一个课业。他们用了差不多三个星期准备。先是商量题材、编写大纲和剧本。再来是拍摄。然后是剪辑、配乐等等等。他花了很多时间和精神, 制作得非常投入。有好几个晚上他推迟了就寝时间,隔天早上提早了起床的时间,分秒必争地 edit, edit, edit.终于,他的一番心血没有白费, 制作的 《TheBag》 被选为Y9的代表作品。

借承懿 instagram的照片。他剪辑短片的“大工程”。
说到他的九年级,当然不可以不提他的选科。为了准备两年之后的 IG考试,所有九年级学生在今年二月必须决定他们将要报读(报考)的科目。承懿选择了理科。至于语文,除了将英文选为第一语文之外,他说他要选修中文(换言之,即选择舍弃读了两年半的法文)。真的是出乎我们意料之外!妈咪倒无所谓(其实内心有因为他的“变节”而偷偷窃喜),反而是胖爸爸有点反对。再三确定孩子的意愿之后·,爸爸也支持他的决定。

因为要由法文班变为中文班,我们得写信通知校方。承懿先是去找中文老师谈谈,请老师给他看看相关教材和考试的试卷。然后他再给语文主任发电邮, 道明意愿。语文主任请他解释原因,他也一一说明。他们之间的电邮内容我都一清二楚,因为承懿把我cc在里头。最后语文主任要见他一面,我有点担心。我说:“妈咪去学校,和你一起见老师吧。” 他婉拒。他说:“我先去试试,应该不是问题。我会 convince 马丁先生我要的东西。”后来的后来,我不需要特地去学校见老师,承懿也顺利在第三学期转去中文班上课了。

孩子总在不知不觉中长大。有时候他还是在我眼里不知所谓的小毛孩,时常惹恼我,让我死很多细胞、让我像老太婆一样碎碎念(晕!)。 更多时候他又表现得比我想像中笃定很多,可靠很多(唉~妈咪是在自相矛盾)唯有希望也唯有相信,他一天一天地长大,一天一天地成熟,会一天比一天好。

就这样,承懿告别他的初中(九年级)生涯。我们一起期待他的高中生活了。这几个星期,我们先放假咯!


2016年7月1日星期五

赢和输

在车里。和承懿闲聊。说起了下周朋友和孩子们的 date。

“可以的话,不要只是玩PS4。玩 board game。让他学习玩。在家里和爸爸妈妈玩,和在外面和朋友们玩,会不一样。”

“Emmm...怎样不一样?”

“应该比较愿意听朋友讲。会比较有耐性。比较不会发脾气。”

“I see。。。为什么发脾气?是输了发脾气?”

“I think so。 或者也是因为没有耐性。”

他笑了起来:“输了,为什么要发脾气?。。。妈咪, 你知道吗, 那天我和同学们去打bowling,我的 score是男生里面最差那一个。我也是输了。我没有发脾气。I understand there is always a loser in a game."

我虽然在驾车,其实很注意他在讲话的语气。说这一句话的时候,他的语气很平静。没有半分揶揄、调侃或难受。

坦白说,我确实有被吓到。一点点啦。

“嗯!很好啊。你会这样想。玩什么game好, 什么比赛也好,只有一个第一名。只有一个winner。But in real life,我们不可能每次都是winner, 虽然我们想赢。讲真的,会成为loser的机会比较多。 所以是即使是输了,也要坦然接受。不要发脾气。“

“下次再努一点就好。”

“Exactly!其实不用和别人比,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和自己比就好啦。下次有进步就好。那天你第一次打bowling是几分?”

“55。”

“下次有机会再去玩, 你set 一个target, lets say 60. 只要有超过55, 你就进步了。”

他点头。

有这种心理准备, 已经是赢了。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