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31日星期六

想念爸爸

几个星期前的一个深夜,我坐在家里餐桌边,整理笔电里的照片存档。包括早前从弟弟dropbox下载的一系列照片。

弟弟分享了很多旧相册。我 一张一张照片click来看,要的就留,那些不要的就删。

忽然间,在署名 "family"的相册看到这一张照片。我,愣了一下。怎么我完全不知道弟弟拍了?之前没看过。他也从未提起。



差不多是四年前的照片。我很肯定。那是爸爸往生49天内在家设的灵位。跪在地上的那个背影是我。当时我和妈妈在做什么?不太确定。应该是供祭品后,给爸爸诵经念佛号。

那天晚上,我第一次看到这张照片。先是呆了两秒(因为不知道被拍了)。然后眼泪就跟着掉了。原来这么多年过去了, 看到有关爸爸的东西的那一刹那,依然会不自觉地流泪。虽然我知道他已经去了好的地方。奈何泪水不听话。

最近有一次去1U 逛街,抵不住 Rotiboy的面包香, 排队买了一个和承懿“公司”吃。咬了一口香脆好吃的面包,脑海里不是出现“yummy” , 而是想到爸爸吃着 Rotiboy的嘴馋模样。

女儿想爸爸,半点儿不为过。对吧?没想过承懿也会想外公。

上一次返乡的一个早上,我们送姐姐去上班(因为要用姐姐的车)。回家途中,经过车水路的一家台湾餐厅。承懿一看到那家店,就指着它对我说:“妈咪,公公和我们最后一次在外面吃饭的地方。” 我“嗯”了一声,心里其实有点黯然。

昨天晚上,承懿应同学们的“接龙”游戏的要求,在FB贴了一些Q&A(类似自问自答),是有点无聊的少年游戏。不过当我看到这一题:"Who Do I Miss : My grandfather (Mother's side) " 。还真的有点感动。外公没有白疼他的百事可乐。


2015年10月29日星期四

妈妈的药材汤


今天煲排骨药材汤。有无花果、茯苓、党参、玉竹、莲子、杞子、桂圆、红枣。

虽然是药材,但汤喝起来很甜。

想起小时候妈妈时常煲药材汤给我们喝。

我最不乖。时常偷偷不喝。要不然,就是一边喝一边嘀嘀咕咕,好像在喝毒药一样。

现在我是一名少年的妈妈。我也时常煲药材汤给他喝。

总觉得在那一刻,我特别像个良母(平日太像魔鬼的缘故)。

承懿比小时候的我乖。盛给他的汤,他都喝完。虽然有时候一边喝一边在皱眉。

从以前到现在(到未来),妈妈爱护孩子的心都一样,希望孩子吃得饱吃得健康,还有快高长大。

蓝天白云

哇!早上九点多在屋外看到久违的蓝天。
嗯~ 洗床单、晒被单的好日子。耶!




接承懿放学。 停在红绿灯前。窗外的蓝天白云。看了好生欢喜。
连那后知后觉的孩子都会感慨地说:"So good to see the blue sky again."




两个多月的烟霾天让我们学会了珍惜蓝天和白云。


2015年10月28日星期三

我弹开

刚才在客厅看报纸。传来了家里auto gate 开的声音。

两位爷回来了。

我继续看报纸。

隔了大约半分钟,还没听到门外有任何动静,有点奇怪。

唯有离开沙发,开抽屉拿门匙,“迎接”他们。

先开了木门,再开铁门。

探头望望胖老爷的车。父子俩还待在车里。

老公看到我探头探脑,他把车门开了一条缝,对着我喊:“ mo 嘢 mo 嘢, 我哋听紧 radio。一下落黎。”

承懿也在车里对着我挥了挥手。

不约而同的是,两人挂着四万咁geh 口的笑脸。

我, 很识趣地把木门关上。

Father and son 的亲子共乐时间,我快快弹开。呵呵。

2015年10月26日星期一

简单的福气


昨天他吃蛋糕。吃面 (生日他要吃面)。

三餐都和爸爸妈妈一起吃。

下午爸爸带他去看了场电影。

妈咪和老同学茶聚。

一个很简单的生日。

他自己也说了:"I am a simple man." 

孩子,简单就是一种福气。

妈咪喜欢你有这种福气。

2015年10月25日星期日

14 年,很快


1025。我家宝贝今天生日。

14 年就酱一晃而过。很快!

胖爸爸和妈咪的心愿与祝福,生日卡代劳了。就签个名,写上几句话。

刚才吃晚饭时,他问:“妈咪,明天我生日。如果我说我明天不去打高球可以吗?"

“可以。因为是你生日。。。你不去练高球,你有什么节目?”

“其实没有特别节目。我只是想和你,还有爸爸一块吃早餐。”

酱不贪心的愿望,就满足他呗。


2015年10月24日星期六

因为爱,我们同在




呼~ 讲完了。耶!

不好意思,机关抢的speed讲, 难为了出席的家长的耳朵。呵呵。

讲的时候,状况连连。忽然间麦克风没有电池、projector 没有电变成黑屏。不过酱也好,大家的注意力被分散了,不会全在"魔鬼”这里 (暗自高兴)。

总之,希望我们的分享可以或多或少对大家有些l帮助,至少有一点点参考的作用。

雪特~ 因为爱,我们同在。




2015年10月21日星期三

又见九月九



昨天下午接他放学。在车里。

他一边咬着苹果,一边说:“妈咪,明天早上,我是不是可以 expect 两粒红红的东西作早餐?” 

说完,他偷偷笑。

哇~妈咪有一点点被吓到。

竟然记得哦?妈咪以为这个“番鬼仔”性格的孩子只记得25号。

怎么连农历生日也会记在心上?还会开口要求红鸡蛋?

“哦~你记得啊。你要红鸡蛋是吗?”

他猛点头。

“当然可以。都不是很难。”

“嘻嘻!Thank you。”

“做么要跟妈咪要红鸡蛋?礼物是吗?。。。(很夸张地)Yer ~ please don't tell me that you open your mouth to ask for birthday gifts from your friends."

他呱呱叫抗议 :“没有啦!我才没有酱 cheap。”

“酱你现在又酱cheap?要红鸡蛋?”

“因为你是妈咪。”

多么有“力量”的一句话,【妈咪】两个字的含义。

今天,妈咪特地早起一点点,准备了笑脸的红鸡蛋让他当早餐。

重阳节诞生的你,期许你在生命中的每一天,有太阳般灿烂的光和热,还有笑容。

农历生日快乐,承懿。妈咪爱你哦!

2015年10月20日星期二

1020 碎碎念

今天的烟霾很严重。不是看到白茫茫一片。而是好像HH口中说的,眼前的景物,好像有点黄澄澄。

这种情景让我想起了很多年前看过的一部电影,如果没有记错的话,是梅艳芳张曼玉主演。

那部电影的故事细节我不太记得,总之整部戏的背景就是黄澄澄的沙尘和烟让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恐怖的印象)。还有,戏里他们努力在找干净的水源。

想当年,从电影院出来时,我还暗自庆幸当时的我们没有身处戏里那种“绝境”。时隔二十多年后的今天,我只可以说我太天真了。

2015年10月19日星期一

他看书我偷拍


那天在机场,广播说飞机延点。

他对我摇摇头,转身从背包掏出他的书。


在机场。。。
昨天傍晚我们从1U出来,回蒲种吃晚餐。


来到饭店,他要求从后车厢的购物袋拿出刚买的小说。


在饭店。。。

他阅读的时候,妈咪总有很大的满足感,而且喜欢玩“偷拍”。(OMG~ 这个妈咪是不是有点变态?)

最近他在看的书。。。

2015年10月18日星期日

他的笑容





烟霾天。到球场接他。

一看到我们的车缓缓驶向他,他马上咧开嘴,摆手势,扮作搭顺风车的人。

我开了车窗,用手机拍了下来。

下周满14岁了,还是一样爱玩,可能他知道爸爸妈妈可以接受他的好玩吧。

喜欢他的笑容,那灿烂可以淡化天空的灰、心中的蓝。

2015年10月17日星期六

我们继续。。。



星期六晚上,我们吃韩式烧烤。

忽然间,听到邻桌的女生对她的男伴说:“我不吃,我要减肥。”

胖老爷望了我一眼,没有作声。

他再对扬扬眉,嘴角向上牵。

我也没有答话, 牵牵嘴角笑一下。

然后我们很有默契地。。。继续大快朵颐。

2015年10月15日星期四

还是谢谢

我蒲种的家,有很多旧东西和杂物。朋友不只一次对我家的“囤货量” 叹为观止(其实是beh tahan到要喊话了)。

原来,我收藏旧物的“好习惯”学自妈妈。

昨天下午竟然让我发现,在老家妈妈房里,还收着这几本泛黄了的作文范文。姐姐买的,每一本她都写上了大名。


其中一本姐姐写上了年份,1978 。就是我小学二年级,姐姐小学五年级。三十几年前的参考书,我妈妈有本事收到今时今日。连她的百事可乐外孙也已经小学毕业两年了。是不是要拍手?

随意翻了翻这些范文本子,是《知识报》和《好学生》把一些学生的作品,收集成册。想当年,姐姐买来收买来看,我也跟着看。那时,她在小学高年级,我则在小学低年级。

小时候,姐姐就是我的榜样。看着她、学着她。她看的,我也看。虽然我不记得自己看得懂多少、明白了多少。

我一直跟着姐姐的屁股走。她看范文我也看。她看民间故事我也看。她看武侠小说我也看。如果说我的阅读习惯是间接被姐姐培养出来的,也不为过。

四年级,我开始看武侠小说。第一本读的好像是古龙的著作《小李飞刀》。第一次接触的爱情小说作者是严沁,至于是那一本作品,完全没有印象。

应该是看得多读得多,语文的程度在不知不觉中进步。从小学到中学到大学先修班,唯一可以拿出来见人的就只有中文(不过我也很不争气,就只会自动自发看中文书籍, 到现在还是这个“衰样”,是所谓的本性难移吗?)。

后来上中学了,一向不爱运动的我,逼着自己天天在上课前练习长跑、放学后练习跳远,因为姐姐的警告。姐姐说:“在这间学校,不可以光会读书考试,因为连体育和美术的分数都会被算总平均,决定名次和进那一班。你向来都不动,一定会很惨。”

后来上了高中,也因为姐姐读理科班的“痛苦”,让我却步。选择当文科生, 我没有犹豫。

因为姐姐,我少走了很多冤枉路。或者我应该说,我有机会抄捷径。

如果说对我人生中有影响力的人,比我年长三岁的姐姐,绝对占了一席之地。是真的。

除了谢谢她,还是谢谢她!


2015年10月14日星期三

只会感激

星期三。公众假期。

8:00。 发短讯给胖老爷:“早晨”。一会儿他回我:“Good morning. Just woke up. Now go breakfast." 我 :“令郎还未醒。” 他回了一个偷偷笑的卡通贴纸。

9:18 。他发了一张照片。是我们家的吸尘器。他写:“食饱。开工。”

10:06 。接到短讯:“吸尘完毕。第二阶段。mop floor。”

10:47 。收到照片。我们的卧室地上瓷砖。他写:“靓仔mo?”(意思是干净吗)我立马回了个竖起双手拇指“赞赞赞”的卡通贴纸。还写了:“地下靓仔。你仲靓仔。” 他回了个哈哈大笑的笑脸。

中午12:08 。照片又来了。他的笔电开着, 一看就知道是准备就绪绘图。写:“又开工咯。”

我没有回他的短讯。对着笔电打这一段文字。很感激他。真的。

2015年10月13日星期二

她~不会回话


今天早上在妈妈院子里摘的紫色小花。猜猜有多少朵?。。。265。

妈妈又打包早餐给我吃。经济炒米粉+粿条。素的。因为今天是农历九月初一。不论是素的还是荤的,我一样吃得香。

妈妈手中提着一小袋豆芽,对着我扬了扬:“尼度,以前三角钱都买到。而家要一蚊。”

“系咁咖啦。以前我地几岁,而家系几十岁咯。边度一样?”

妈妈笑了:“咁又系。”

我自动请缨说帮忙捻豆芽根,她说不用。我坚持,反正闲着。

我还在吃着最后几口炒米粉。妈妈经过我身后,摸了一下我的背,笑着说:“一早帮我摘花,身水身汗啊?慢慢啦,都唔紧张geh."

“我好惨咖。头先摘花,等阵食饱要 mit 豆芽。要做嘢咖,如果唔系,比人话我痴饮痴食, Moh D 贡献。”

她笑到咔咔声:“有Moh ? 边个?”

“你啦!边个?我惊咯。等阵你话【Moh 功者,饭餸不留】。”

她笑到不会回话。在房里准备上班的姐姐也跟着笑。

我? 当然也是笑啦。

2015年10月12日星期一

妈妈眼里

下午三点半。我对着笔电看讲稿。妈妈午睡了一会儿刚醒来。

她在我背后问:“秋华,我切苹果给你吃,要不要?”

我头也不回:“哦,好啊。”|

几分钟后, 妈妈把削好的一粒苹果递给我。

我接过说:“thank you。” 她转身出客厅开电视。

一边吃苹果,一边我在看笔电的屏幕。

忽然间觉得,这个情况很像在蒲种家里,我把削好的苹果递给在书桌埋头苦干的承懿。

孩子在妈妈眼中, 永远长不大。

回家的心情(1)


我的早餐。妈妈打包回来给我吃的。

槟城福建面。当然好吃。家乡的味道+妈妈的爱。

吃完早餐。在不大的厨房里,和妈妈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

帮忙洗菜、处理她从菜市买回来的食材。

她投诉四角豆很贵。但因为爱吃,还是买了。

我笑她几十岁怎么还要女儿教她煲药材汤?

她马上应我:“我都唔系药材铺geh新抱。” 话未说完,她就笑了。

我也笑,摇摇头。

可以和妈妈酱斗嘴,真好玩!



2015年10月11日星期日

回家的心情

"妈咪, 我这几天可以吃福建面、咖喱面、卤面。。。happy 咯。”



我不嗜甜食。不过,我喜欢买巧克力。尤其是在机场登机前买,感觉特兴奋。

买回老家给妈妈、姐姐和弟弟吃。是一种享受。



2015年10月9日星期五

步伐一样



去客家村那天被某人偷拍。过后她PM我。

谢谢某人。知道她留意我在FB说过的话。

照片里的胖老爷和我在做什么?应该是他在听我说话吧。嘿嘿。

OMG~ 没有手拉手?

还好,步伐是一样的。

打井水

去了文丁客家村一趟, 半日游。

都市长大的孩子,第一次尝试井里打水,觉得很新鲜。

其实觉得有点可怜啊!






2015年10月8日星期四

1008 晚餐



是日晚餐。很简单。

刚刚特地摆好,拍了一张照片,发给在办公室的胖老爷。

他最近超忙,而且有点烦。手上有项project,连续改了九次,还没敲定。

想让他知道,家里有爱心饭等他回来,让他补充元气,继续冲刺。

一个在外、一个在内,为我们的家,一起努力。


伤脑筋和麦克风恐惧症

在伤脑筋,写讲稿。莎莎自己的讲稿。

答应了雪特,参与一个分享会。

胖老爷昨天晚上还笑我,要写的咩?直接讲不就可以了吗?

我说我不能。对着一大群人,我会慌。头脑会空白。怕会不知所云。

所以还是事先准备比较好。(好很多~到时对着稿念)

【陪读的路需要魔鬼妈咪】

我曾经有多“魔鬼”?其实印象已经开始模糊了。

我现在还“魔鬼”吗?可能某些程度上承懿还觉得是。

“魔鬼”的方法可以帮助到孩子吗?承懿来说似乎管用。其他人我不知道。

去年类似的分享会,我去帮忙打杂,之后写了这篇感想

挖出来重温一下。顺便减减压。

真的对麦克风有恐惧症啊~~~

2015年10月6日星期二

爱的教育(续篇)

昨天一早站在门口送两位爷出门,今天承懿学校如常上课。

胖爸爸去开车门,准备把背包放进后车厢。

坐在矮凳上,刚系好鞋带的承懿站了起来,我在门边把书包递给他,他对着我把书包背好。

我再把他的水瓶和装着早餐的环保袋递过去,他一左一右接了。

没有即刻转身开步走,他对着我咧嘴一笑:“no huggie?"

我也咧嘴一笑, 轻轻拍了他的脸颊一下:“hug? 没有咯。slap 就一个。”

他作状一副很疼的样子,转身要走。我乘机迅速再拍了一拍他的屁股,没有很用力。

他“啊”的一声三步当两步走地逃离。

走到车旁,他准备开车门时抬头望着我, 用那种演戏的语调: "mother, why did you do this to meeeeeeeee...? " 一边说,他一边笑。

我笑了,很得瑟 :“打是疼,骂是爱。那天谁说的啊?”

他哈哈哈笑。胖爸爸也一样。

2015年10月5日星期一

满足

肚子饿,想吃点心。在给苏打饼抹上咖耶时,我用食指沾了一些咖耶,送到胖老爷唇边。

他在餐桌对着笔电绘图,摇摇头。

我不死心:“吃啦。很好吃的。没有骗你。”

他唯有顺从地开口。几秒后,他点了点头,笑了。

“好吃吧?很香,又不甜,是不是?”

他又点头:" 拿来涂面包加牛油就very good ."

“有面包,我搽给你吃。”

“又好。”

把一粒麦面包切开一半,涂上厚厚一层的牛油和咖耶,盛在一个碟子里,递给他。

然后我也把我的苏打饼和咖啡端到客厅,对着电视。

我咬了一口饼干,脆脆的。加上咖耶的香甜,好吃。

对着饭厅大声喊话:“老公,面包好食mo ?"

“梗系好食啦。”

这样生活化的下午茶, 满足。

知足~常乐

2015年10月3日星期六

爱的教育

几位雪特的理事一直接力sweet talk、鼓励,实在是不好意思 say no,唯有硬着头皮答应出席他们将举办的分享会, 当其中一位分享的家长。

我负责说陪伴承懿在华小学习六年的日子。

承懿小学毕业近两年了。说真的,要一一记起我当初如何“帮忙”,对我日渐衰退的记忆力实在是一个大考验。

昨天放学途中, 我们聊天。

“Boy, 妈咪要去一个 sharing session, 讲你小学读书时的东西, 就是 special kid 也可以在华小毕业 with flying colours ”

他合掌拍了一声, 欢呼 :“WOW!"

“Mom, I am so proud of you."

我笑了:“不是应该 proud of yourself 咩?”

他也笑 :"Of course."

妈咪来个顺水推舟 :“酱哦, 你觉得妈咪在你primary school时怎样帮到你啊?你帮妈咪 recall一下。妈咪要准备一些资料。“

他马上一脸正经回答:“妈咪 did help me, you know 爱的教育, right?”

我愣了一下,随之而生的是愧疚感 :“没有啦。妈咪哪里有爱的教育?”

“有!妈咪你不知道咩?打是疼,骂是爱。” 说完他哈哈大笑!

我~差一点当场吐血而亡!死不掉,唯有泪奔。。。呜呜呜!呜呜呜!(雪特的理事们,你们开始后悔了吗?)

2015年10月2日星期五

小动作的爱

早起的鸟儿有虫吃,不过今天我们是早起的人儿。一大早,我们两辆车一块去学校。今天是家长日。

上周预约时间,特意选了最早的 time slot,为了迁就胖爸爸。其实我不是100%确定他到时可以出席,不过还是抱着一线希望。只要没有客户last minute要他去开会或是赶着绘图,他应该可以和我一起去学校听老师说些什么。呼~如愿以偿,他真的做到了。

其实也是想让承懿知道,即使是那么一个配合时间的小动作,爸爸也是很努力去达成。因为爸爸和妈咪一样关心他的一切一切,即使平日工作忙碌。

见了老师 (我们比老师早到),大致上都是正面的评语,不过老师也同样觉得承懿在应对辩解方面需要提升能力(谢谢老师~妈咪好意提醒他可能不以为然,老师讲的效果会不一样哦)。哦~忘了说,家长日是老师、家长和 孩子一块参与。

下楼,几位高年级的学生请我们(已见老师的家长)做问卷(电子版问卷),回答两页的问题。这个需要一些时间“消化”,我请胖爸爸先走(回office办公办公),我会待下来搞掂。

想想,我其实是一位体贴的老婆,对不对?哈哈哈! (你们晕了吗?)

2015年10月1日星期四

原来他记得

那天早上,我们在外面的茶室吃早餐。

承懿和我先吃饱了。爸爸还在慢慢享用他的第二碗面(~不好意思,吐糟)。

承懿在看他从车上带下来的小说。无所事事的我,把玩着桌上装着牙签的小玻璃瓶。然后,我从瓶口倒出了一支牙签。


突然坐在身旁的承懿开口说:“妈咪,以前我小时候,你时常在餐馆和我玩牙签。”

啊哈~他竟然记得?应该是他六岁以前我们常做的事。

“哇~你酱厉害?你还记得咩?dad 和 mom时常和你玩牙签游戏, especially when we were waiting for the food."

"Of course“ 立马给我一副得瑟的嘴脸。

“那你还记得什么?除了玩牙签。”

“读故事书给我听。我们轮流读。。。还有玩剪刀石头布。。。还有玩嘟嘟,火车火车你要去哪里(数手指的游戏)。”

“真的记得的咯。忽然间 memory 很好料~” (故意“炸”他)

“嘻嘻~”

“妈咪和爸爸花时间陪你玩啊。。。”

“Ya , I know. Thank you mom....and dad." 说的时候,他把手中的书本放下,伸手抱了抱我的肩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