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4日星期一

小小营长

承懿从小学六年级开始,几乎每一年都参与青团运(蒲种再也支会)主办的假期营。有时候一年一次、或者一年两三次。次数多到我也已经记不清了。

他很喜欢参加青团运的营会。本来我以为是因为熙和、熙乐、阿择同去的关系(毕竟第一、二次是他们一起参加的),后来那几位同伴都不再去了,承懿依然乐此不疲。或许是因为独生子太寂寞吧, 所以他会倾向人多多搞活动。他愿意去,妈咪愿意配合。

然而,因为承懿学校的假期和一般的有出入,所以大家去营会的时候,承懿在上学。他宁可miss掉第一天的入营日,也会在放学后赶往营地,参与人家第二和第三天的活动 (通常是周末)。

营会结束后,因为是学校假期,营员们隔天依然可以休息。反观承懿隔天照常上学上课(其实很累啊),但他还是欢欢喜喜地赴会。我也暗暗称奇,到底青团运有什么魅力可以让他如此“死心塌地”?

他参与的身份由营员变成工委,而最近的这一两次活动,变成筹委了。营会前得着手准备,还要抽时间出席几次会议。

昨天晚上他从三天两夜的假期营回来,在收拾背囊。我看到他把两个小奖杯放在书桌旁。一如以往地,他静静地在做,没有自动报告。

我特地把奖杯拿起来:“咦!什么奖?小小营长?那么有大大营长吗?”

他笑了:“没有啦。。。小小营长应该是说。。。我有 potential。。。应该是啦。” 语气没有很确定。

我点点头,笑笑。把奖杯放回原位。

这几年来,他从营地拿回来几个奖杯。我记得的有【最佳精神奖】、【最佳男营员】、【最受欢迎(小)老师】,然后就是昨天的【小小营长】。

我不确定主办当局遴选相关奖项的条件是什么, 不过我深信每一个奖杯对承懿来说都是一种鼓励。而这种鼓励和肯定,不是家里的爸爸妈妈可以给予的。

每一次他从营地回来,一副睡眠不足的熊猫样。不过在疲惫身躯的背后,我知道他学会了新知识,不论是对人或者对事, 同时他也更认识自己。

感谢青团运还有 Teacher See 的团队,提供了这样一个平台,让承懿可以慢慢地、一步一步成长。

因为你(们), 他又成长了。


2017年11月29日星期三

有你,真好。

今天一早,忙着打点承懿的点心和早餐。

胖老爷下楼来了。他先喝靓靓老婆准备的温水,顺便吞维他命丸。然后他到客厅神台边, 准备烧香膜拜。

承懿也下楼来了。站在餐桌旁喝水。我也在餐桌旁,坐着;把装了小番茄和梳打饼的餐盒盖上,站起身来。

一眼瞄到承懿额头靠近右边眉毛的地方,有一个淡红色的小圈圈(约莫是五分钱硬币大小), 并没有肿。

好生奇怪 :“boy,你的 forehead做么?被蚊子咬吗?”

他一脸睡不醒的模样, 摸了摸额头 :“有咩?那里?”

果然是他的 pattern,十问九不知,我实在是有点抓狂。

按耐着我心里的狂,故作平静地:“去照镜子看一下。你是被蚊子叮?还是睡觉敲到头?”

承懿站在镜子前,很认真地在查看。眉头都皱起来了。但是,他没有出声。

我对着客厅里胖老爷说:“老公,你睇佢系比蚊钉?定系kok 到头?“

胖爸爸大摇大摆地走进来, 语气极其温柔地:“来,给dad看一下,看看你是什么事。”

承懿顺从地过来,把头稍微俯下。

胖爸爸:”哦, 蚊子 kiss你啦。。。站好好,dad 帮你搽风油。有没有 itchy?" 他一边说,一边将桌上的那瓶风油拿起来,扭开瓶盖,倒了一点点风油在食指上,给承懿额头上的小圈圈涂抹。

然后他揉了揉孩子的头 :“OK了。你不要去摸,等下风油擦到眼睛会辣辣。”

我站在这胖胖圆圆的身影后,看着他们父子俩的互动, 心里竟有莫名的感动。

承懿是个幸福的孩子,胖爸爸很疼他、很爱他。

我很幸运,因为胖老爷的存在,“化解”了不少我和孩子之间的“潜在冲突”。

有你,真好。太好了。谢谢!!! 


2017年11月12日星期日

简简单单

星期天上午, 3S 一块吃了印度煎饼和“辣死你妈“早餐, 送承懿去练球。

然后胖老爷和我去附近的菜市场逛逛。很传统、很亲切的菜市,刹那间仿佛走进了时光隧道, 回到了小时候妈妈带我去菜市的情景。

很多小贩都说客家话(当然说华语的也不少)。人挤人, 很狭窄。我选菜、选鱼、选鸡蛋, 他掏钱、付钱、提环保袋。

提着大包小包离开菜市之前,我们买了半公斤的牛耳饼,还要是怡保出产的。他家乡的味道啊!

停在一家面包档口附近,我下车买承懿爱吃的叉烧面包。再走几步路, 到水果档口买一些切好的水果。我买了“鸡屎果“ (就是芭乐), 还有他爱吃的哈密瓜和黄梨。

上车后打开袋子, 我开始吃芭乐。车子停在交通灯前面时, 我用小竹签叉了一小块黄梨, 放进他的嘴巴。

他嚼了嚼, 吞了。我再叉了另一块,塞进他的嘴巴。 他照样吞了。

每一包水果我们都没吃完, 留了几块。待承懿上车后可以吃。

生活, 可以很简单。幸福, 也一样。



2017年11月9日星期四

和我玩



昨天下午, 接了承懿放学后回家。他上楼洗澡。我在厨房洗菜切菜。

一个不小心,右手的食指“中招”,鲜红的血慢慢地从伤口渗了出来。很痛!把手洗干净,涂了黄药水。待洗待切的小白菜,暂时搁在一边了。

我坐在餐桌旁, 在”研究”食指上的伤口。伤口不浅。证明新买的菜刀, 果然锋利。

承懿冲好凉, 下楼来着。我对他扬了扬我的“一阳指”:“Boy, 妈咪切到手。流血了。 我刚刚搽药。”

他先是皱了皱眉,一副“惨不忍睹”的样子 :“OK了吗? stop bleeding了吗?”

我站起来, 经过他身边,准备到客厅去:“should be fine.”

忽然间,他双手从后面抱住妈咪的水桶腰(我即刻动弹不得), 把头枕在我的肩上,还以很戏剧化的腔调:“oh mom, I don’t want you to die ~ “ 一连重复了几次。

当时我的第一个反应是好气又好笑,拍了拍他的手臂:“好心你啦, 需要这样 dramatic吗?”

他松开了手,笑嘻嘻地进书房。

现在想起来, 其实心里暖暖的。我的孩子16 岁了, 还肯和我这样玩。


2017年11月2日星期四

1102 随笔。。。

今天朋友约我吃饭。去金字塔吃拉面。一见面她和我皆有惊喜。

朋友换了新形象,配上花花的上衣, 很好看。

我开声说话, 她惊问怎么我还在病?

是的,一个月里病了两次。被胖老爷害的 (这叫夫唱妇随)。

拉面吃完了, 茶也续添了两回,话似乎还是聊不完。

到时间接孩子了, 付账之后各散东西。

可能是病怏怏的关系, 忘了拿手机拍被我们吃进肚子的拉面。

其实最应该拍下的是朋友带点韩风的小清新烫发。

2017年10月30日星期一

地布里有爱


昨天从槟城带回来的四块“地布”(广东话)。妈妈买给我的。

诚如之前所言,我们前天突然返乡, 她被蒙在鼓里, 完全不知情。这几块地布,她是一早买好, 收在家里。看看几时弟弟下来KL时送过来,或者我回老家时自己带回来。

为什么她突然会买地布?

皆因两三个月前来我家小住时, 察觉我家的地布旧旧脏脏的,也不美了。所以她在老家看到适合的, 就买了几张。

以前小时候, 家里用的这类地布,都是妈妈亲手缝制的呢!

我只可以说,妈妈的爱, 很实际、很温暖、很细腻。

我~是个幸福的孩子。

2017年10月29日星期日

一步一步


傍晚时分

和胖爸爸到KLIA2接机后拍的

一步一步

 他慢慢长大了

一步一步 

他迈开自己的步伐向前走


一步一步

爸爸妈咪要放手了


唉 ~ 理工男

他拍的。。。

早餐前去沙滩走走。踏踏细软的沙,听听海浪的声音, 虽然只是一会儿, 挺疗愈。

随手咔嚓了一些照片。对着海,拍我们的大头鞋。他也跟着拍。

然后他自嘲地笑 :“呢啲系米叫食饱得闲冇事做?“

我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你可以唔爱咁 cheap 冇?斯文D,依个可以系【沙滩小浪漫】。”

他一连串 “哈哈哈”, 接着说:“冇办法啦。鬼叫你嫁左个理工男。”

我~ 无语问苍天啊!

变成了“大长腿”, 哈哈哈!


2017年10月28日星期六

还是家人

胖胖的那位要配眼镜,匆匆忙忙地返乡。

在小岛逗留不到24小时, 睡一宿后即折回都门。

捉紧机会和妈妈吃了一顿饭。妈妈吃九皇爷斋, 所以我们大家陪她一块吃。

吃完之后,到邻近的咖啡馆坐坐。我们还包场呢。

南下近二十载,槟城最让我挂念的, 始终还是家人。


2017年10月26日星期四

他说他爱我

昨天晚上,切完蛋糕吃完蛋糕之后, 承懿继续整理他的露营配备。

星期四下午,他和同学们启程到浮罗交怡去划独木舟兼露营, 很多东西要带。大大重重的背包, 有差不多15 公斤。

然后他换手机的 SIM卡。他决定带旧手机去。这孩子比较龟毛,怕现用的手机在旅途中有什么“冬瓜豆腐” (广东话啦)。

他公布:“SIM 卡换好了, 妈咪。” 一边从书房走出来, 一边扬扬手中的旧“苹果”。

我坐在餐桌旁划着手机(应该是在贴照片),暂停手指动作, 抬头对他说:“哦~ does it work? 你试试 send message 给妈咪。”

“OK。” 他顺从地低下头按手机。

不到五秒, 他抬起头对我笑:"sent."

他的话一说完, 我的手机响起了他的设定铃声,刚刚发过来的短信,收到了。

原以为他会写类似“testing 1-2-3" 的字,毕竟是要确认SIM卡换去旧手机可否正常操作。

屏幕出现的字竟然是 “I love mum".

又惊又喜之余, 心是暖暖的。

抬头看他, 这孩子已经一溜烟进跑书房去了。

十六岁生日那天他说他爱我。记下来。

2017年10月25日星期三

他的 Sweet 16


今天提早起床, 要简单煮个面。还有准备两粒红鸡蛋。

我不是巧手的妈咪, 烘焙啊烹饪啊,完全不在行。所以要吃妈咪亲手做的生日蛋糕, 他是不用等了。

妈咪只可以把祝福和爱,寄托在那一缕缕全蛋面和两粒水煮蛋上。让他当早餐吃下肚子,暖暖胃。

16 岁了, 大好年华。好好过、好好爱自己。好好成长, 就像妈咪在贺卡上写的一样 ~ become a better and wiser young man.

承懿,爸爸和妈咪爱你。要天天快乐啊!

这孩子不贪心。
今天下午他在蛋糕店看来看去,
最后选中的是这粒小~小~小蛋糕。
半点儿装饰都没有。
还好妈咪有先
见之明 (这绝对是马后炮,呵呵),
 几天前已买好“1” 和“6” 的小蜡烛。


很多年了, 他都不要我们为他唱生日歌。
(但是同学们在学校共唱了12次,呵呵)
歌, 可以不唱。但许愿是必需。
他合上双掌、闭起眼睛, 很诚心地许愿。
按下手机的那一瞬间,妈咪心里说:
“boy, may all your wishes come true."


2017年10月21日星期六

听【激盪 30】



要谢谢HH哦。

她开声叫我一块来听音乐会。她说那十年她人不在大马, 她不认识“激盪”。

所以她想趁这个机会去听听歌、认识一下。

庆幸我应约来了。

两个小时的歌声和故事, 听得很舒服,心也暖暖的。

最后那首《你要小心保护你的心》唤醒了一些昔日的回忆。

有梦想, 很美丽。坚持梦想30年,更加美丽了。

今晚, 激盪真的很美丽!

继续美丽下去呗。


2017年10月18日星期三

我赢

那天晚上, 原本我要送承懿去上数学课。胖爸爸早下班, 他说他送孩子去。

我站在门口送父子俩出门。忽然间承懿对我说:“差点忘了。妈咪, 今天交学费。”

我 “啊~”了的一声,“boy, 等我一下。我去拿钱包。” 准备转身进屋。

正在打开车门的胖爸爸连声阻止:“老婆, 唔洗~唔洗。我呢度有。等阵我比佢。。。 Sam, dad 这里给你。上车。”

承懿故意提高声量调侃:“Mom, 你的老公疼你咯。”

我还没来得及反应,胖爸爸已经回答:“我当然疼我的老婆啦。”

我得瑟地对着承懿笑, 还对他竖起剪刀手比✌️。(我赢!)

承懿用手夸张地拍了拍自己的额头, 表示他快晕过去了。

爸爸妈咪哈哈哈地大声笑。

多了这张卡


从今天开始,他和我的皮夹都多了这张卡。

那一天,我们上网登记了之后,第一件事,很郑重地告诉承懿。 

再来,分别拨电给在家乡的妈妈。


(有兴趣捐赠器官的朋友,可以按链接上网注册。很方便。)

2017年10月10日星期二

承懿看铁打


承懿上体育课玩排球时扭到脚。

我接他放学回家后,拍了照片给胖爸爸,报告一下。一个小时后,胖爸爸火速赶回来,带他的宝贝儿子去看铁打。

我说:“学堂嘅nurse 话 伤势minor, 帮佢喷左D嘢, 叫佢返屋企冰敷就得左。”

胖爸爸:“果阵时未肿得咁交关就 minor, 而家成粒鸡蛋咁大喔!睇铁打稳阵D。”

承懿, 记得你有一位很疼爱你的爸爸。记得啊!

2017年10月9日星期一

有卖相


我们的晚餐,中韩式拌饭。

颜色很漂亮, 卖相也不错。我说的。

承懿刚刚吃饱了。他说很满足。


2017年10月7日星期六

很捧场的父子

星期四晚上告诉他:“听日我跟慧慧去揾朋友学整蛋糕。”

他笑了声“呵呵呵” , 然后说 :“得唔得咖?”

孩子在一旁偷偷笑:“are you serious mom?"

星期五晚上承懿练钢琴回家之后, 开了冰箱, 拿出班兰蛋糕。

一胖一瘦的配合度很高,拿着蛋糕让我咔嚓了几张。哈哈!

“妈咪, 这个蛋糕很重一下。
快点拍。我怕它掉下来~”

父子俩很捧场!哈哈~(是不是被逼的啊?)

胖爸爸问孩子:“Sam, 你特地穿这个颜色的衣服来衬妈咪的蛋糕吗?” (其实是巧合啦)

我们都笑了。

蛋糕好好吃。Fika的洪老师真的很班耐!

其实拍近近的, 一层一层,煞是好看

二十四小时之后的周六晚上,
一个正方形,只剩下三小块。


2017年10月6日星期五

一种疗愈

洪老师说她在家乡设立 Fika 、提供烘焙课, 希望让大家有一个疗愈的空间。

百万也曾说过(在她刚刚的FB 帖里也写了), 她喜欢专注做一样事情时(譬如说烘焙、手作),可以暂时忘记一切地疗愈。

莎莎是烘焙的菜鸟。不是很懂她们口中的疗愈作用。

但是, 当我翻看手机里拍的这些照片。。。

那个气氛、那个专注、那个自然,我想~我开始懂了。




烘焙蛋糕初体验


莎莎喜欢吃蛋糕(除了巧克力蛋糕)。但是吃的都是买来的蛋糕,或者是朋友做来给我吃的蛋糕。

今天,莎莎人生四十好几的“创举”, 跟着百万去上烘焙课。还要是正正经经地学做酒店式班兰蛋糕。

幸好我们美美的洪老师,没有嫌弃我这位不才的学生(应该她也没有教到吐血😅😅,希望没有)。老师还很努力地对我的“作品”进行最后补救和美化工作。

虽然莎莎的 pandan layer cake 没有很漂亮, 不过我也心满意足了。毕竟连“分蛋”这最基本的动作都得老师教的菜鸟学生, 实在不可以要求太多。对不对?(先搬梯子给自己~ 哈哈哈)

谢谢洪老师、谢谢百万。因为你们, 有了一个愉快的烘焙蛋糕初体验。

2017年10月4日星期三

宝贝中学的最后一次PSD


下着微雨的中秋节,凉凉的。和承懿去了一趟学校。今天,是他们年级的 Pastoral & Settling-in Day (PSD), 所以要去见他们班的 tutor 。

PSD是承懿学校的常年“节目”, 在新学年的第一学期中旬举行。PSD的目的在于帮助学生设定新学年的目标,同时就学生在新学年的课程学习、活动参与、社交圈子各方面的进度、表现等,简略的观察,同时来个检讨和展望。除了学生,校方亦安排了一些讲座让家长参与,以便让家长更加明了学校的办学、教学的方针,以进一步帮助孩子。

数一数, 今天是我这些年来第四次出席PSD。理应是第5次,由于承懿在 Y7 时是插班生(第二学期才去上课),所以我们错过了第一年 的PSD。

校方十分鼓励家长们出席PSD, 并没有强制性说一定得出席。新学年开课后的两三个星期,即订下PSD的日期。通过电邮通知家长,也设定了时间表,让家长选择适合的时间,约见老师。这一天, 学生们无需上课,不过得随爸爸妈妈在预约的时段,到学校来见老师。

过去出席三次的PSD, 我没有花时间记下来(敲自己的头), 所以印象模糊。 第一次的 Y8 PSD, 记忆里是完全“当机”, 丁点儿都记不起来.。 第二次的 Y9 PSD, 只记得老师提议承懿参与一些可以多发表意见、看法的活动, 以提升承懿的表达能力(请注意,老师不会说学生差,只会建议学生寻求进步的方法。这一点很可取)。

去年的 Y10 PSD ,老师分析承懿在三科科学的实践部分(practical)有待进步, 给予了一定的建议, 希望他多加注意。依稀记得老师对他说:“我相信你可以掌握其中技巧,只是需要时间来适应。如果面对难题, 去见你的科学老师。当然,也欢迎你随时来找我。” 

老师那时候问我有什么意见吗?我半开玩笑地说:”这孩子对时事欠缺兴趣,又不爱阅报。我请他看电视的新闻,他也没很热衷。有些担心他明年考GP这一科啊。“ 老师即刻对承懿说:”那不如在每个星期五的那节【休闲课】(40 分钟),与其和同学们玩奕棋或自修, 你腾出其中十分钟来上网看看CNN之类的时事, 好吗?将这个写下来(把一张纸递给承懿), 是你的其中一个目标, 努力试试。”承懿虽然面有难色,还是结果纸张写下了。妈咪在心里科偷偷高兴呢!

而今天(应该是承懿中学最后一次的PSD),老师对承懿又有什么评价?

老师请承懿说说开学以来对Y11的看法,毕竟是面对会考的一年。然后,老师开始说各科老师对承懿的表现和期许,其中英文老师和中文老师的建议稍多(大家应该明白承懿的“弱处”在那了吧?)。

就承懿这几个星期来在学校课业上的进度和参与活动的表现,评价正面。老师赞扬了承懿与同学们代表学校出赛(科学比赛), 还有承懿积极参与学校 IA 的体能训练。

原来承懿的自我期许挺高,期望在会考中有所斩获。老师大派定心丸,觉得只要他努力,目标不会是问题,请他多加油。承懿连呼:“压力来了压力来了。” 老师也笑了。

除了自我期许,校方也请学生列下他们的三项“小成就”。承懿写下的是:数学分数名列前茅、各科成绩”均匀“、在IA体能训练中“生存下来”。

老师爆料说承懿的数学在学校的考试所向披靡,曾经有同学因为一次考试比承懿考得好,把 “我赢了承懿一次” 列成了他的小成就。我听后不觉莞尔。

就这一点,老师说承懿属于精益求精的学生, 问他要一直保持数学 top会有压力吗? 承懿说会啊。不过压力会来袭击,也会消失;一直在循环。老师赞说承懿很厉害啊,老师们都看不出原来他有压力, 这一点不容易。承懿笑了。

接下来,老师说了未来一个学期半,如何着手帮助同学们备考,其中包括每周的小测验。

最后的最后,老师对着我说:“赖太太,我其实绞尽脑汁,想要再说些什么。其实很难!因为承懿几乎是无懈可击(这说法略显夸张)。校内校外活动他都积极参与,态度很正面。”

我点点头、微微笑:“是吗?谢谢你的称赞。”

“如果日后我有孩子的话,我真的希望他/她可以和承懿一样呢。” 坦白说,这是我这些年来听过最动听的一句称赞。(莎莎的自我感觉良好又来了!)

这几年,出席PSD我说很少话,我听比较多。听老师说说承懿、听承懿回答老师、听老师称赞、听老师的建议。虽然整个听和说过程只有区区15-20 分钟 (较之来回学校的一个半小时车程),我~甘之如饴。

2017年10月1日星期日

玩做月饼

十月的第一天, 有个初体验。做月饼。

两天前,手巧的杨美人问我们要不要去她家,看看她如何做月饼。

杨美人的 homemade月饼我们这几年来在blog 和 FB上看了好多次, 看得心痒痒。都会开玩笑地说:“几时要开班授课?”这一次,她来真的。

所以我们也老实不客气地应约, 除了HH(她返乡)。

杨美人很热心地位我们准备材料, 也示范做法。我们用心聆听。她也放手让我们做冰皮月饼。

坦白说,我是抱着玩 masak-masak的心情去的。不是不想学,而是觉得对烘焙一窍不通的我,那里可能在一个上下午,就掌握了做月饼的窍门呢?

倒是制作过后要善后和清理场地,我们三位徒弟分工合作地帮忙,毕竟师傅劳累了一天,腰酸背痛,很是辛苦啊。

谢谢啊, 杨美人。让我们在你家一整天。除了学做月饼,最重要是大家聚聚、聊聊兼减压。









(除了第一张和第二张图片是我手机拍的。其余的我借用了YenYen拍的照片。呵呵~)

2017年9月26日星期二

他,期待生日


925。星期一。

大清早,我蹲在洗衣机前,把脏衣物放进去,准备洗涤。

承懿的声音从我背后传来:“Hello, mommy. Good morning."

"嗯~ good morning。”

“妈咪, 一个月后就是我的生日了。”

“so..." 故意逗他。

"就是说我16 岁了咯。”

“so ..." 还是故意的。

"讲给你听。不用 so ..."

“哈哈哈~ 你希望快快满16 岁啦。”

“Of course!"

"为什么?”

”I ~ also don't know. Hehe!"

孩子都期望长大。正常。

妈咪也希望承懿快些长大、可以独立自主,飞出去探索世界、开拓人生。



2017年9月24日星期日

还是最前面。。。

昨晚去听音乐会~“博爵”的相约。音乐会开始之前,三位C9 排排坐。

最里面靠墙的是吕太太,再来是赖太太;然后才是曾太太和她的“梁朝伟”。

曾太太投诉,说吕太太每次拍 selfie 合照都好运, 躲在最后头, 脸显得特小、也特瘦。

吕太太得意地笑。

赖太太说:“可怜一下我吧,每次 selfie 都得在最前面。”

吕太太说:“现在你坐在中间,叫曾太太的梁朝伟从他那边拍过来吧。”

曾太太反对:“这样我在最前面,不可以。”

不理会曾太太的抗议,吕太太一味说可以,赖太太不禁笑了起来。

配合度很高的“梁朝伟” 拿着手机从他太太那边拍。曾太太呱呱叫,连忙起身走到最靠墙的那一端。

三位太太都笑得前俯后仰, 没啥仪态了。

“梁朝伟”一边拍一边说:“赖太太, 我尽量啊~ 我尽量。”

唉~ 即便不是自拍selfie,还是排在最前面, 那张超大饼脸。你们就笑吧!

我不入地狱, 谁入地狱啊 ?


2017年9月23日星期六

友情牌饺子


吃饺子。不是我包的。莎莎的手没这么巧啊~😉

最近很有食神,朋友先后请我吃巧克力🍫、月饼, 再来是饺子。

饺子,朋友很厉害包。不过这一次她请我吃的这些,应该是买来的。坦白说,我很期待吃朋友亲手包的饺子, 相信馅料也会是一级棒。她的巧手,街知巷闻,很难不期待啊!

那天她说这些饺子味道较清淡, 所以沾酱料比较好吃。她通常把蒜米、姜丝和酱清混在一块沾着吃。

我承认我懒惰(哈哈哈~ 这也是街知巷闻的事了)。因为承懿吃完了那煲粥, 所以午餐我得另谋打算。想起了冰箱里朋友送我的饺子。煮了几个来吃。酱料嘛, 我既不要洗也不要切 😬~ 随便挖了半汤匙的韩式辣豆酱、加些麻油和一点点酱清。

味道不错!

我吃饱了~承懿刚才吃的是爱心粥。我吃的是友情牌饺子。吃了肚子一样饱足、心里一样暖呼呼。


2017年9月22日星期五

我叫他,他叫他儿子

今天放假。一早计划入城买东西。打算出门之前,把洗好的衣物晾一晾。

我手上忙着活儿, 为了争取时间早些出门(迟了会比较难泊车),对胖老爷说:“老公, 帮我罗洗衫机入边啲衫出嚟晒。我搞掂呢度, 就出嚟帮手。”

那胖胖圆圆的身影步出客厅后,即刻扯开喉咙:“Samson, 妈咪叫你帮忙晾衣服。快点~ 我们赶时间,要出门了。”

他~半点儿要伸出援手的意思都没有。

我有点傻眼, 这人怎么就把那粒球丢给儿子啊?不禁嘀咕:“这个爸爸啊~~”

话未说完, 承懿已经笑嘻嘻地 :"Don't worry mom. You have a son who loves you. I will help!"

胖爸爸立马:“哇~老婆, 令郎识得争宠咯。”

我们三个人都一起笑了起来。

然后六只手迅速地把衣物晾好, 出门去。

2017年9月19日星期二

18周年了

919。 他记得。姐姐弟弟记得。我更加不会忘记。

半小时前,门铃响了。收到了一个篮子。

大大的篮子。重重的篮子。还有一堆“杂八郎”的花。

“谢谢你爱我。18 周年快乐。我们要天天快乐。”





2017年9月17日星期日

快乐

那天,朋友在 FB分享了一小段文字,抄自她最近在读的一本书。我们的共同朋友留言:“快乐是什么?”

我的快乐,可以很简单。在平淡规律的日子里,依然可以快乐。

譬如说今天,买了一双粉红到不行的毛松松室内拖鞋,顿时有了少女心(虽然我是“阿芝玛”了,韩语的阿芝玛=大婶 )。我觉得快乐。


再来,在Daiso 买洗衣机专用护洗袋时,一样的价钱,选择了有米奇老鼠图案设计的,好可爱。我觉得快乐。


在面包店买了两个蛋挞,当下午茶。黄黄的custard,有入口即化的感觉。买到想吃的好吃的,可以有一个甜甜的下午。我觉得快乐。


或许你会说,怎么你的快乐都是要花钱的?嗯。不一定哦。

刚刚胖老爷午睡醒来,坐在餐桌旁喝水。承懿跑过来和爸爸开玩笑。爸爸叫他帮忙捶捶背。承懿以打锣鼓的节奏在那边捶,边捶边笑。胖爸爸说:“小力一点。。。”那一刻,我觉得温暖、我觉得快乐。


又好像说昨天下午,我给家乡的妈妈拨电话聊天。她有的没的说她到庙宇帮忙准备法会斋菜的琐碎事。电话聊了20 分钟左右。她说比较多,我的耳朵在听。我觉很快乐。

昨天虽然是公假,但胖老爷照样上班。照原定计划,应该是六点半离开工地,八点左右才回到家吧。但是下午四点多,他的电话就来了。我一接电话:“老公, 放工啦?” 他答:”系啊。做完左米返啦。“ ”小心揸车啊。“ 他可以提早下班、提早休息,我觉得快乐。

六点多,他回到家了。他说:“等我冲个凉,我地出去食饭。” ”你辛苦左成日。爱食咩?“ “我,冇所谓啦。我老婆爱食咩,就食咩。“ 一句话,我也觉得快乐。很快乐。


2017年9月12日星期二

他们的抱抱和亲亲

上个星期,一连五天,胖老爷去上课。 朝九晚五。

上课地点在莎亚南,和承懿的学校不是同一个方向。所以这五天, 我代劳,送承懿上学去 (承懿自小学四年级念上午班开始, 通常是爸爸送他上学)。

我们三人这五天(其实是四天而已, 星期一是“东运会特假”),几乎同一时间出门。

出门之前, 胖老爷和我玩抱抱或者玩亲额头,这半点儿不稀奇。

让我暗暗称奇又偷偷欢喜的是,胖爸爸也主动去抱抱和亲亲承懿(亲头发,呵呵)。

而承懿也配合, 半点儿都没有婉拒之意; 低下头让爸爸亲之余, 还会顺势用手摸摸或者轻拍胖爸爸的大肚腩三两下。

这一胖一瘦的亲密互动,我看在眼里, 暖在心里。真的。没有骗你! 所以要记下来(可惜没有拍到照片啊~~ )

2017年9月9日星期六

我们的相处之道

说起了相处之道。其实我和他很多时候说话都很没正经。二十多年了,还是这个样。说了,我们自己会笑。笑笑地过活,会比较轻松、比较快乐。生活,在平淡中自找乐子吧。

===================

大清早,在楼下准备承懿的早餐。

胖老爷下楼来, 他在喝着靓靓老婆之前为他倒的温水。

瞄了一瞄,怎么今天他穿了格子衬衫?这个星期他上课,一连四天都穿了 T-shirt啊。

“做咩今日冇着 T-shirt?”

“哦~今朝考试,下昼有 presentation, 所以着靓仔 D 咯。”

我轻声笑了。

“笑咩?系米着起龙袍都唔似太子?”

“咩啊?你都唔系太子。你直头系皇帝!”

他哈哈哈大笑直呼:“啱听~啱听。”

==============================

他一边打开车门,一边对我说:“老婆,我去上课同考试啦。”

我在屋内,倚着铁门对他说:“加油啊!”

他坐在车里,车门未关 :“加油?唔系加镭咩?考完试可以加少少镭比你?”

“加少少?你就想啦你。要加多多。越多越好。”

“哇。我老婆几时变得咁 looi-bin (福建话=见钱眼开)?”

“咩啊?我都系响你度学返黎咖。要配合你架嘛!唔系点衬你?“

他满意地笑了 :“咁又系。。。拜拜。我出去啦。”


2017年9月7日星期四

考试应援汤

煲汤。今天不做好妈咪,今天做好老婆。
他要考试了,补补脑。加油啊!!!💪🏻💪🏻💪🏻
小小声说, 他的好学,让我好生惭愧啊
😅😅😅~~



六点半。我还在厨房里忙着煎鱼,承懿一脸惊愕地跑来报告:“妈咪, 爸爸回来了。这样早的?”

他,比平日早下班。明天考试, 回来吃饱饱后,温习备考。

承懿拿了钥匙,给胖爸爸开门。

胖爸爸进来厨房:“老婆, 煮紧饭啊?”

“系啊。你今日咁勤力返屋企温书,俾份奖品你, 爱冇?”

“咩黎嘅?”

“等阵你洗镬洗煲洗碗洗碟。哈哈哈!”

他哈哈哈地比个👌 sign :“得。做咩唔得?帮老婆洗碗洗镬系我嘅荣幸。”

这种口才,只是当工程师好像浪费了一点。


2017年9月4日星期一

因为《美丽终点》



昨天终于看了《美丽终点》。没有感触是不可能的。看之前,我还以为自己会掉泪,结果没有。不过有那么几次,剧中的一句话、或演员的表情,确实触动了心。

知道以量老师很久了,杂志上、报章有关他的文字和访问,大都看过。不过第一次买以量老师的书,还要是 2012 年杪。那本书是《善终》。为什么会买?很大的程度是因为在 2011 年12月,爸爸离开了我们。应该是的。

我不知道、也不确定爸爸有没有“善终”。我选择相信他有。


我爸比较传统,生前对“死”和“病”的话题都有忌讳, 不会主动提起。即便是我们做孩子谈起、或者是他的老伴问他,爸爸都没有反应;他选择充耳不闻、他宁可沉默不语。我们也拿他没有办法。

爸爸 2010年9月开始抱恙。由起初的咳嗽、腹部不舒服、容易气喘,到最后照MRI,肚子里发现好多串“葡萄”,需要进一步去切片检验,他拒绝。无论我们如何劝说,软硬兼施,还是不行。

后来我们唯有转用另一种治疗,包括中医、蔬果食疗,还有长生学(说起这个,又得谢谢我姐了)。我们唯一的希望,爸爸不要疼、爸爸不要痛。

爸爸往生前的三个月,趁他还清醒的时候,我们提议给他立遗属,最简单那种。除了祖屋给了弟弟,其他一切给妈妈。他没有反对。

他处于弥留那几天,姐姐请医生来家里看爸爸。医生说,爸爸的器官在衰歇,可以做的就是把他送去医院做抢救。姐姐在爸爸耳边问,如果爸爸愿意去医院的话,要告诉我们,至少给我们一点signal。他,没有反应,一点都没有。

三天之后,爸爸在家里往生了。那之前几天,我们姐弟无数次在他耳边说:“爸爸,放心啊。我们长大了。我们会照顾自己。我们会好好照顾妈妈。谢谢你把我们抚养长大。” 就一心想要爸爸不带牵挂好好跟着阿弥陀佛走。

爸爸走了,家里要办丧事。就如以量老师说的,很多热心的亲戚会提出很多意见。我们三姐弟只对着妈妈说:“你不要听别人的。想如何做,我们听你的。你说,我们就做。其他人讲什么,你不用理。我们会帮你挡。坏人,我们来当。” 爸爸不在了,妈妈由我们来担当啊。

昨天下午在剧场内,看到成人版小志在医院一旁哭泣,很尽情地哭。我想到几年前,我和姐姐在爸爸一往生后,抱头痛哭的情景。我们哭,有不舍、有伤心,更多的是我们庆幸爸爸可以不再受病魔折磨,放心离开。

我和胖老爷在很多年前,承懿还很小的时候就立了遗属。在承懿外公(我爸爸)和承懿爷爷(胖老爷爸爸)相继离世后,我们曾经和承懿提过我们死后,会希望怎么样处理。

胖老爷说他响往自由、也爱四处跑,所以他想火化,这样骨灰可以全部撒海,随处漂流,算是环游世界(呵呵,很阿Q一下)。他说他不需要骨灰塔、灵位也不需要,日后有子孙的话,他们不需要逢年过节返乡祭祖什么的,这样简单容易多了。要真的缅怀他,放在心里即可。

我则无所谓,胖老爷要火化的的话,我也和他一样好了。

至于灵位和骨灰塔,我则有保留。因为当胖爸爸说他死后,什么都不要的时候,承懿问了一句话:“那如果我想去拜拜你们?想和你们说说话的时候呢?我要去哪里?。。。不然,妈咪你的骨灰,我可以不要全部撒进海里吗?剩下一点点我拿回家,如果我去oversea的时候,也可以带着一起去。“

我说:“或者可以考虑带回家,参入泥土里种树种花。可以睹物思人。” 胖老爷不赞成。我请胖老爷替孩子想想,承懿是独生子, 家里没有兄弟姐妹,最亲的就是我们两个。如果日后我们不在了,他想对着”我们“说说话,至少有骨灰塔或者灵位或者是一棵树,尽诉心中情啊。

虽然在这课题上我们暂时还没有结论,不过可以摊开来说、已经不错了。毕竟死是必然的,只是迟早,时间上的问题而已。

做孩子的,都希望爸爸妈妈可以健健康康,活到一百岁最好。但还是要有心理准备,有一天他/她都会走的。所以趁还有机会、趁爸妈还在世的时候、多陪陪他们,多回家看看他们。真的做不到,就拨电聊两句好了。他们开心,我们无憾。

谢谢《美丽终点》,让我看了有感触有感动,无奈我的钝笔只可以略略记下来这一些。

2017年8月23日星期三

祝福慧思骢哥


在手机里“藏”了五个月多一点点的照片, 终于可以曝光了。呵呵!

三月中旬,我和胖老爷到一个英国教育展览找资料。出乎意料的遇到了美女编辑和她的长腿骢哥。

原以为她是来做访问写稿之类, 她说不是。她来“探路”, 问清楚所需,为到苏格兰深造做准备。由于那时候时机未成熟, 她请我 zip 嘴巴, 我当然说 👌。

这里我要谢谢她的坦白, 也谢谢她的信任。

我们在教育展聊了好一阵子。离开之前, 骢哥还拿了他的手机了这一张 wefie (之后PM给我)。

认识慧思和骢哥是因为【黄色】,也因为花报。然后他们搬来蒲种住,地点上靠近了;去过他们家喝咖啡和吃凤梨酥 (就是烧肉还没!)。

几年前慧思因为问卷工作, 特地来我家访问了胖老爷。至于是什么课题, 我记不起来了。

又有一次那么刚好我们3S驱车回怡保,骢哥慧思买的巴士票有问题, 回程时他们搭我们的顺风车回都城。大家还一起在蒲种的唛唛档吃了一餐(骢哥请的)。

我相信缘分。朋友之间也需要这种缘分。除了以上这些, 还让我想到一点, 我们夫妇同是前后辈关系(看韩剧太多, 学他们说话)。我和慧思同是马大校友, 胖老爷和骢哥也是三德中学的校友。这样“认亲认戚”法,似乎关系更亲近了一些 。

大费周章写这些,其实是临别依依, 要祝福这两位学霸型的年轻人。我特别佩服可以在工作一段日子后, 决定再深造的人。能力和毅力可不一般啊!

会想念你们啊。记得在苏格兰有空上FB瞄瞄并留言, 娱乐我们一下 (这是对骢哥说的)。

我们的【黄色夫妇】, 一路顺风啊!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