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31日星期日

继续活得有爱

2017年的最后一天, 忙啊!在大道上忙着帮忙看车, 还有刷脸书(我很诚实, see?)

一早和孩子吃了很马来西亚的早餐之后, 把他送返家里, 他说要温习功课备考。我随胖老爷启程回山城。

回到怡保, 先和家婆吃了顿饭,去庙里拜拜, 再带了简单的水果糕点去极乐社“看看”家翁。

离开之前,喝了白咖啡解解咖啡瘾。

回程路上,我们一个不小心地超速了,被AES 的摄像机闪了一下。

人生啊,就是酱, 随时有预想不到的事情; 可能是好的, 也可能不好的。

转个念, 家里的宝贝等着我们回家, 一块出去晚餐, 为3S的2017 年划下美丽的句号, 同时展望新的一年,心情自然就释怀了。不是吗?

还可以活着爱人和被爱, 我们都是幸福的。

祝愿你我大家都可以继续幸福、健康、快乐, 在新的一年继续活得有爱。

简单的早餐

他想念爸爸了。。。

家乡的白咖啡最好喝!

我们的宝贝
可以让我么放心了。。。


2017年12月30日星期六

幸福的约会


新郎曾经是承懿在小学的电脑班老师。

后来的后来,承懿在小六毕业那年,参加了青团运的体验营, 他是营长。

几年过去了,现在新郎成了承懿口中的“大佬”。

大佬小登科, 承懿特地打了领带出席喜宴。呵呵! 给足面子。

几个月前,承懿在北海道小樽给一对新人买了小小贺礼,向来迷糊的他会把这件事情摆在心上, 很难得。足以证明大佬在他心中的份量。

Teacher See 和夫人, 幸福久久、百年好合啊!


2017年12月25日星期一

圣诞快乐

虽然我们不是教徒, 不过我喜欢听圣诞歌,轻快宁静欢愉。

我喜欢圣诞老人,慈祥胖嘟嘟的很可爱。

我喜欢圣诞节的气氛,家人好友欢聚一堂,吃吃喝喝还有分享。

今年圣诞节没有返乡, 所以没有火鸡大餐吃 。想念依颜亲手烹煮的传统🦃️啊!

圣诞前夕,3S 去看《星际大战》。两代人的电影。共同的话题。

我, 是陪皇上和太子看戏而已。当陪衬品。

家人, 就是你陪陪我, 我陪陪你。当我们在一起,快乐无比。

2017年12月22日星期五

2017 的 “妈妈去哪儿"

承懿10岁那一年,因为写部落格,我认识了慧慧和颖颖。我们年纪相若,加上大家的儿子都同龄(慧慧比我们多一个老二), 所以我们会特意安排孩子们一块玩。

两年后(2013)的年杪长假, 慧慧带着两位公子去了台湾一趟;我也带了承懿随她走。我们的“妈妈去哪儿”因此掀开了序幕。

2014 年我们去了新加坡过圣诞节。见识乌节路在平安夜的人山人海(哇哇哇~ 好恐怖!)

2015 年, 颖颖带了阿择、洁玲带了之奕, 参与了我们的“妈妈去哪儿”。 那一年我们是 cuti-cuti Malaysia, 乘搭火车南下居銮。

2016 年, 我们再次到台湾去,太想念那里的卤肉饭和牛肉面。呵呵!

而今年, 我们来到了曼谷。

颖颖说:“两年前, 这几个孩子还一脸孩子样,现在都变样了, 是少年郎。一个两个比我们高多了。”

我即刻弹了一句:“他们大了,我们老了。”

我一说完, 三位妈妈不约而同笑了。

很可能这一次的“妈妈去哪儿”,是我们共同出游的最后一次了。明年这个时候, 承懿应该出国念书去了;要再次安排这种旅行, 应该很难。

这几年来大伙儿一直迁就着承懿的假期来计划我们的出游, 谢谢啊!

谢谢你们陪我们一起玩、一起吃、一起笑, 一起有了集体的回忆。

当我们在一起,快乐无比。

1219 那天我们启程咯。。。

1219的晚上。。。我们来到了很有特色的夜市

铁道上的我们。。。


铁道市集的火车来咯。。。
与我们“擦肩而过”呢!

水上市场买的叶子冰淇淋, 有糯米饭的哦。

大象啤酒。。。yeah!

清清的泰国冬炎, 辣到。。。

最地道的饭后甜品。。。YUMMY!


2017年12月16日星期六

可以回家了

呼~~~(松了一口气)。

住了一天一夜的医院, 可以回家了! 谢谢大家的慰问。

他的左脚踝韧带伤了。专科医生说那“套子”要穿戴六个星期;还要定期回医院做物理治疗。但是这位胖哥会乖乖听话吗? 🙄🙄🙄

物理治疗师帮忙穿戴这“套子”时, 他还一边嘀嘀咕咕:“这块东西很大一下, 穿了不是不用穿 safety boots? 不穿 safety boots, 我怎样进工地?还要几个礼拜。。。”

哇哇哇~真的是很想一脚朝他踢过去。

话说, 事发当儿(他一脚踏到小石头失去平衡跌坐在地上),幸亏他当时穿着safety boots, 否则伤势应该更为严重。

不幸中的大幸。


2017年12月15日星期五

你的名字 VS 我的名字


这个体验营叫【你的名字】, 昨天星期四一早开始了。

不过, 承懿这工委今天下午放学后才入营。比其他人迟了一天半, 他也甘愿 (最重要是营长也OK)。

下午在学校接他之后,长途跋涉送进去营地, 来回约四个小时。。。呼!屁股快要开花了 (这车程差不多是可以回槟城一趟了)

我的名字叫~ 妈咪。


2017年12月13日星期三

他帮dad庆生

昨天晚上我问承懿:“明天爸爸生日, 你有什么表示吗?”

“Dad 明天几点(下班) 回来? 我们可以出去吃晚餐。我请客。”

“那等下爸爸回来你记得问他一声, 看他明天有空吗?”

胖爸爸回来吃饱饭, 在客厅看电视。承懿问:“dad 明天晚上我们出去 dinner 可以吗?”

“明天你想出去吃饭? 那爸爸尽量早点回来。”

承懿满意地回书房做功课。胖爸爸继续目不转睛对着电视。

我问:“听日做乜令郎爱出去食饭?”

他满脸疑惑看着老婆(就是完全记不起来自己牛一)。

故意酸溜溜地:“你好命咯。令郎请你食生日大餐。我就冇阴公咯,我生日佢都冇话爱请我食。”

他笑了:“冇相干啦。你生日果阵, 我请!多多都请。”

他第一次染红鸡蛋。。。妈咪叫的,
也是妈咪教的。嘿嘿。

他坚持爸爸生日一定要吃面~长寿面。他说的。

承懿请客!RM94.85 包茶水

C9 emo

今天有点点感触。。。

七年前开始写部落格。写得很勤。记录我的妈妈经、记录我的碎碎念,还有生活小记事。后来和一位前辈级博友见面时,她半开玩笑地对我说:“看你的文章,给人的感觉就是【打开肚脐比人睇】(广东话)。在网络世界,还是要懂得保护自己一点点。“ 我当然知道她是好心提醒我,只是莎莎的pattern就是 “我手写我心”,我写我的真实生活, 我只可以做到这样。

莎莎在FB也同样是这个pattern。我写我的孩子、我写胖老爷,我生活的中心。我写我的家人,他们是我的力量。曾经有位男性友人PM我, 委婉地劝我说不要把生活细节尽写在帖里, 他说:“危险啊。” 我谢谢他的关心,不过自己的pattern实在 “本性难移”。

我在 FB里也写写朋友(闲居C9也有一些些朋友的,OK?) 偶尔约个时间出来喝咖啡聊八卦, 顺便打卡贴上来骗骗赞。

脸书里的我和现实中的我相差不大,虽然不是100%, 不过80% 总有吧。那剩余的20% 在哪里?

莎莎比较负面的时候。

每个人都有情绪、或者是down的时候。这个可以理解。我们都是人, 会有 emo。所以莎莎闹情绪的时候,选择安静, 自己慢慢“疗伤”。

不要只是看到风光、顺心如意的一面。每个人都有不如意的时候。压力每个人都有,即使是一个看来衣食无忧、悠哉游哉的 C9,她同样会有你看不到的压力。

或许你只看到现在的悠闲?那以前的的苦日子你知道吗?你看过吗?

压力来的时候,就看看我们自己如何 manage 和 handle。尽量将压力四两拨千斤。不是吗?

孩子平日爱睬不睬、十问九不应让你死细胞的状况,几乎天天都在发生。难道要每一件事都列出来吗?列出来有什么好处?让自己更伤心、死更多的细胞?

另一半也不可能十全十美啊! 那些坏习惯、老毛病越看就会越生气, 可忍则忍, 不能忍的时候,选择ignore。 然后无限量放大他的好处,即使是很小很小的。

扪心自问,我们自己又何尝没有缺点?所以我们不可能要求身边的人或事一定要 perfect, 一定要跟着你的中心在转。

以己度人,设身处地,我们的心自然会宽一些,生活会比较容易过,日子也会快乐一些。

写了一大篇,无奈文笔不够好,未能尽数心中情。不过,莎莎的心是真的,即使是在有点虚无缥缈的FB世界里。

很多人都说,在部落格、在FB你认真的话,你就输了。那莎莎只可以说,莎莎输很久了~ 输到贴地。


2017年12月7日星期四

货真价实

那天下午接承懿放学,车里另外挤了四位大男孩。对, 承懿的四位同学。一行人先到我们家歇息、玩乐。 晚餐过后,再一并送到营地去。

四个大男孩虽然都是第一次坐在我的车里,不显拘谨。大家在后座你一言我一语的, 加上前座承懿的答话,嘻嘻哈哈之声,此起彼落。

可能是我车里播着韩剧OST的关系, 其中一位大男孩问:“aunty, 你也喜欢看韩国drama吗?”

我点头说:“喜欢。很好看啊。”

另一位接着问:“那 aunty你喜欢那一个?“

我说:“你说男主角吗?aunty 喜欢很多个呢!”

刚才那位男生:“aunty,因为那些男主角都很帅, 是不是?”

我笑了:“对!韩剧里的男演员都很帅。。。你们也不差嘛。你们也很帅。”

后座一片喧闹声:“aunty, 我们那里可以和他们比?”

"话虽然是这么说,不过你们可是货真价实的,没有动过刀的嘛。。。”

话未说完,后座又是一片喧闹。拍手声、笑声都有。显然乐得很啊!



2017年12月4日星期一

小小营长

承懿从小学六年级开始,几乎每一年都参与青团运(蒲种再也支会)主办的假期营。有时候一年一次、或者一年两三次。次数多到我也已经记不清了。

他很喜欢参加青团运的营会。本来我以为是因为熙和、熙乐、阿择同去的关系(毕竟第一、二次是他们一起参加的),后来那几位同伴都不再去了,承懿依然乐此不疲。或许是因为独生子太寂寞吧, 所以他会倾向人多多搞活动。他愿意去,妈咪愿意配合。

然而,因为承懿学校的假期和一般的有出入,所以大家去营会的时候,承懿在上学。他宁可miss掉第一天的入营日,也会在放学后赶往营地,参与人家第二和第三天的活动 (通常是周末)。

营会结束后,因为是学校假期,营员们隔天依然可以休息。反观承懿隔天照常上学上课(其实很累啊),但他还是欢欢喜喜地赴会。我也暗暗称奇,到底青团运有什么魅力可以让他如此“死心塌地”?

他参与的身份由营员变成工委,而最近的这一两次活动,变成筹委了。营会前得着手准备,还要抽时间出席几次会议。

昨天晚上他从三天两夜的假期营回来,在收拾背囊。我看到他把两个小奖杯放在书桌旁。一如以往地,他静静地在做,没有自动报告。

我特地把奖杯拿起来:“咦!什么奖?小小营长?那么有大大营长吗?”

他笑了:“没有啦。。。小小营长应该是说。。。我有 potential。。。应该是啦。” 语气没有很确定。

我点点头,笑笑。把奖杯放回原位。

这几年来,他从营地拿回来几个奖杯。我记得的有【最佳精神奖】、【最佳男营员】、【最受欢迎(小)老师】,然后就是昨天的【小小营长】。

我不确定主办当局遴选相关奖项的条件是什么, 不过我深信每一个奖杯对承懿来说都是一种鼓励。而这种鼓励和肯定,不是家里的爸爸妈妈可以给予的。

每一次他从营地回来,一副睡眠不足的熊猫样。不过在疲惫身躯的背后,我知道他学会了新知识,不论是对人或者对事, 同时他也更认识自己。

感谢青团运还有 Teacher See 的团队,提供了这样一个平台,让承懿可以慢慢地、一步一步成长。

因为你(们), 他又成长了。


2017年11月29日星期三

有你,真好。

今天一早,忙着打点承懿的点心和早餐。

胖老爷下楼来了。他先喝靓靓老婆准备的温水,顺便吞维他命丸。然后他到客厅神台边, 准备烧香膜拜。

承懿也下楼来了。站在餐桌旁喝水。我也在餐桌旁,坐着;把装了小番茄和梳打饼的餐盒盖上,站起身来。

一眼瞄到承懿额头靠近右边眉毛的地方,有一个淡红色的小圈圈(约莫是五分钱硬币大小), 并没有肿。

好生奇怪 :“boy,你的 forehead做么?被蚊子咬吗?”

他一脸睡不醒的模样, 摸了摸额头 :“有咩?那里?”

果然是他的 pattern,十问九不知,我实在是有点抓狂。

按耐着我心里的狂,故作平静地:“去照镜子看一下。你是被蚊子叮?还是睡觉敲到头?”

承懿站在镜子前,很认真地在查看。眉头都皱起来了。但是,他没有出声。

我对着客厅里胖老爷说:“老公,你睇佢系比蚊钉?定系kok 到头?“

胖爸爸大摇大摆地走进来, 语气极其温柔地:“来,给dad看一下,看看你是什么事。”

承懿顺从地过来,把头稍微俯下。

胖爸爸:”哦, 蚊子 kiss你啦。。。站好好,dad 帮你搽风油。有没有 itchy?" 他一边说,一边将桌上的那瓶风油拿起来,扭开瓶盖,倒了一点点风油在食指上,给承懿额头上的小圈圈涂抹。

然后他揉了揉孩子的头 :“OK了。你不要去摸,等下风油擦到眼睛会辣辣。”

我站在这胖胖圆圆的身影后,看着他们父子俩的互动, 心里竟有莫名的感动。

承懿是个幸福的孩子,胖爸爸很疼他、很爱他。

我很幸运,因为胖老爷的存在,“化解”了不少我和孩子之间的“潜在冲突”。

有你,真好。太好了。谢谢!!! 


2017年11月12日星期日

简简单单

星期天上午, 3S 一块吃了印度煎饼和“辣死你妈“早餐, 送承懿去练球。

然后胖老爷和我去附近的菜市场逛逛。很传统、很亲切的菜市,刹那间仿佛走进了时光隧道, 回到了小时候妈妈带我去菜市的情景。

很多小贩都说客家话(当然说华语的也不少)。人挤人, 很狭窄。我选菜、选鱼、选鸡蛋, 他掏钱、付钱、提环保袋。

提着大包小包离开菜市之前,我们买了半公斤的牛耳饼,还要是怡保出产的。他家乡的味道啊!

停在一家面包档口附近,我下车买承懿爱吃的叉烧面包。再走几步路, 到水果档口买一些切好的水果。我买了“鸡屎果“ (就是芭乐), 还有他爱吃的哈密瓜和黄梨。

上车后打开袋子, 我开始吃芭乐。车子停在交通灯前面时, 我用小竹签叉了一小块黄梨, 放进他的嘴巴。

他嚼了嚼, 吞了。我再叉了另一块,塞进他的嘴巴。 他照样吞了。

每一包水果我们都没吃完, 留了几块。待承懿上车后可以吃。

生活, 可以很简单。幸福, 也一样。



2017年11月9日星期四

和我玩



昨天下午, 接了承懿放学后回家。他上楼洗澡。我在厨房洗菜切菜。

一个不小心,右手的食指“中招”,鲜红的血慢慢地从伤口渗了出来。很痛!把手洗干净,涂了黄药水。待洗待切的小白菜,暂时搁在一边了。

我坐在餐桌旁, 在”研究”食指上的伤口。伤口不浅。证明新买的菜刀, 果然锋利。

承懿冲好凉, 下楼来着。我对他扬了扬我的“一阳指”:“Boy, 妈咪切到手。流血了。 我刚刚搽药。”

他先是皱了皱眉,一副“惨不忍睹”的样子 :“OK了吗? stop bleeding了吗?”

我站起来, 经过他身边,准备到客厅去:“should be fine.”

忽然间,他双手从后面抱住妈咪的水桶腰(我即刻动弹不得), 把头枕在我的肩上,还以很戏剧化的腔调:“oh mom, I don’t want you to die ~ “ 一连重复了几次。

当时我的第一个反应是好气又好笑,拍了拍他的手臂:“好心你啦, 需要这样 dramatic吗?”

他松开了手,笑嘻嘻地进书房。

现在想起来, 其实心里暖暖的。我的孩子16 岁了, 还肯和我这样玩。


2017年11月2日星期四

1102 随笔。。。

今天朋友约我吃饭。去金字塔吃拉面。一见面她和我皆有惊喜。

朋友换了新形象,配上花花的上衣, 很好看。

我开声说话, 她惊问怎么我还在病?

是的,一个月里病了两次。被胖老爷害的 (这叫夫唱妇随)。

拉面吃完了, 茶也续添了两回,话似乎还是聊不完。

到时间接孩子了, 付账之后各散东西。

可能是病怏怏的关系, 忘了拿手机拍被我们吃进肚子的拉面。

其实最应该拍下的是朋友带点韩风的小清新烫发。

2017年10月30日星期一

地布里有爱


昨天从槟城带回来的四块“地布”(广东话)。妈妈买给我的。

诚如之前所言,我们前天突然返乡, 她被蒙在鼓里, 完全不知情。这几块地布,她是一早买好, 收在家里。看看几时弟弟下来KL时送过来,或者我回老家时自己带回来。

为什么她突然会买地布?

皆因两三个月前来我家小住时, 察觉我家的地布旧旧脏脏的,也不美了。所以她在老家看到适合的, 就买了几张。

以前小时候, 家里用的这类地布,都是妈妈亲手缝制的呢!

我只可以说,妈妈的爱, 很实际、很温暖、很细腻。

我~是个幸福的孩子。

2017年10月29日星期日

一步一步


傍晚时分

和胖爸爸到KLIA2接机后拍的

一步一步

 他慢慢长大了

一步一步 

他迈开自己的步伐向前走


一步一步

爸爸妈咪要放手了


唉 ~ 理工男

他拍的。。。

早餐前去沙滩走走。踏踏细软的沙,听听海浪的声音, 虽然只是一会儿, 挺疗愈。

随手咔嚓了一些照片。对着海,拍我们的大头鞋。他也跟着拍。

然后他自嘲地笑 :“呢啲系米叫食饱得闲冇事做?“

我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你可以唔爱咁 cheap 冇?斯文D,依个可以系【沙滩小浪漫】。”

他一连串 “哈哈哈”, 接着说:“冇办法啦。鬼叫你嫁左个理工男。”

我~ 无语问苍天啊!

变成了“大长腿”, 哈哈哈!


2017年10月28日星期六

还是家人

胖胖的那位要配眼镜,匆匆忙忙地返乡。

在小岛逗留不到24小时, 睡一宿后即折回都门。

捉紧机会和妈妈吃了一顿饭。妈妈吃九皇爷斋, 所以我们大家陪她一块吃。

吃完之后,到邻近的咖啡馆坐坐。我们还包场呢。

南下近二十载,槟城最让我挂念的, 始终还是家人。


2017年10月26日星期四

他说他爱我

昨天晚上,切完蛋糕吃完蛋糕之后, 承懿继续整理他的露营配备。

星期四下午,他和同学们启程到浮罗交怡去划独木舟兼露营, 很多东西要带。大大重重的背包, 有差不多15 公斤。

然后他换手机的 SIM卡。他决定带旧手机去。这孩子比较龟毛,怕现用的手机在旅途中有什么“冬瓜豆腐” (广东话啦)。

他公布:“SIM 卡换好了, 妈咪。” 一边从书房走出来, 一边扬扬手中的旧“苹果”。

我坐在餐桌旁划着手机(应该是在贴照片),暂停手指动作, 抬头对他说:“哦~ does it work? 你试试 send message 给妈咪。”

“OK。” 他顺从地低下头按手机。

不到五秒, 他抬起头对我笑:"sent."

他的话一说完, 我的手机响起了他的设定铃声,刚刚发过来的短信,收到了。

原以为他会写类似“testing 1-2-3" 的字,毕竟是要确认SIM卡换去旧手机可否正常操作。

屏幕出现的字竟然是 “I love mum".

又惊又喜之余, 心是暖暖的。

抬头看他, 这孩子已经一溜烟进跑书房去了。

十六岁生日那天他说他爱我。记下来。

2017年10月25日星期三

他的 Sweet 16


今天提早起床, 要简单煮个面。还有准备两粒红鸡蛋。

我不是巧手的妈咪, 烘焙啊烹饪啊,完全不在行。所以要吃妈咪亲手做的生日蛋糕, 他是不用等了。

妈咪只可以把祝福和爱,寄托在那一缕缕全蛋面和两粒水煮蛋上。让他当早餐吃下肚子,暖暖胃。

16 岁了, 大好年华。好好过、好好爱自己。好好成长, 就像妈咪在贺卡上写的一样 ~ become a better and wiser young man.

承懿,爸爸和妈咪爱你。要天天快乐啊!

这孩子不贪心。
今天下午他在蛋糕店看来看去,
最后选中的是这粒小~小~小蛋糕。
半点儿装饰都没有。
还好妈咪有先
见之明 (这绝对是马后炮,呵呵),
 几天前已买好“1” 和“6” 的小蜡烛。


很多年了, 他都不要我们为他唱生日歌。
(但是同学们在学校共唱了12次,呵呵)
歌, 可以不唱。但许愿是必需。
他合上双掌、闭起眼睛, 很诚心地许愿。
按下手机的那一瞬间,妈咪心里说:
“boy, may all your wishes come true."


2017年10月21日星期六

听【激盪 30】



要谢谢HH哦。

她开声叫我一块来听音乐会。她说那十年她人不在大马, 她不认识“激盪”。

所以她想趁这个机会去听听歌、认识一下。

庆幸我应约来了。

两个小时的歌声和故事, 听得很舒服,心也暖暖的。

最后那首《你要小心保护你的心》唤醒了一些昔日的回忆。

有梦想, 很美丽。坚持梦想30年,更加美丽了。

今晚, 激盪真的很美丽!

继续美丽下去呗。


2017年10月18日星期三

我赢

那天晚上, 原本我要送承懿去上数学课。胖爸爸早下班, 他说他送孩子去。

我站在门口送父子俩出门。忽然间承懿对我说:“差点忘了。妈咪, 今天交学费。”

我 “啊~”了的一声,“boy, 等我一下。我去拿钱包。” 准备转身进屋。

正在打开车门的胖爸爸连声阻止:“老婆, 唔洗~唔洗。我呢度有。等阵我比佢。。。 Sam, dad 这里给你。上车。”

承懿故意提高声量调侃:“Mom, 你的老公疼你咯。”

我还没来得及反应,胖爸爸已经回答:“我当然疼我的老婆啦。”

我得瑟地对着承懿笑, 还对他竖起剪刀手比✌️。(我赢!)

承懿用手夸张地拍了拍自己的额头, 表示他快晕过去了。

爸爸妈咪哈哈哈地大声笑。

多了这张卡


从今天开始,他和我的皮夹都多了这张卡。

那一天,我们上网登记了之后,第一件事,很郑重地告诉承懿。 

再来,分别拨电给在家乡的妈妈。


(有兴趣捐赠器官的朋友,可以按链接上网注册。很方便。)

2017年10月10日星期二

承懿看铁打


承懿上体育课玩排球时扭到脚。

我接他放学回家后,拍了照片给胖爸爸,报告一下。一个小时后,胖爸爸火速赶回来,带他的宝贝儿子去看铁打。

我说:“学堂嘅nurse 话 伤势minor, 帮佢喷左D嘢, 叫佢返屋企冰敷就得左。”

胖爸爸:“果阵时未肿得咁交关就 minor, 而家成粒鸡蛋咁大喔!睇铁打稳阵D。”

承懿, 记得你有一位很疼爱你的爸爸。记得啊!

2017年10月9日星期一

有卖相


我们的晚餐,中韩式拌饭。

颜色很漂亮, 卖相也不错。我说的。

承懿刚刚吃饱了。他说很满足。


2017年10月7日星期六

很捧场的父子

星期四晚上告诉他:“听日我跟慧慧去揾朋友学整蛋糕。”

他笑了声“呵呵呵” , 然后说 :“得唔得咖?”

孩子在一旁偷偷笑:“are you serious mom?"

星期五晚上承懿练钢琴回家之后, 开了冰箱, 拿出班兰蛋糕。

一胖一瘦的配合度很高,拿着蛋糕让我咔嚓了几张。哈哈!

“妈咪, 这个蛋糕很重一下。
快点拍。我怕它掉下来~”

父子俩很捧场!哈哈~(是不是被逼的啊?)

胖爸爸问孩子:“Sam, 你特地穿这个颜色的衣服来衬妈咪的蛋糕吗?” (其实是巧合啦)

我们都笑了。

蛋糕好好吃。Fika的洪老师真的很班耐!

其实拍近近的, 一层一层,煞是好看

二十四小时之后的周六晚上,
一个正方形,只剩下三小块。


2017年10月6日星期五

一种疗愈

洪老师说她在家乡设立 Fika 、提供烘焙课, 希望让大家有一个疗愈的空间。

百万也曾说过(在她刚刚的FB 帖里也写了), 她喜欢专注做一样事情时(譬如说烘焙、手作),可以暂时忘记一切地疗愈。

莎莎是烘焙的菜鸟。不是很懂她们口中的疗愈作用。

但是, 当我翻看手机里拍的这些照片。。。

那个气氛、那个专注、那个自然,我想~我开始懂了。




烘焙蛋糕初体验


莎莎喜欢吃蛋糕(除了巧克力蛋糕)。但是吃的都是买来的蛋糕,或者是朋友做来给我吃的蛋糕。

今天,莎莎人生四十好几的“创举”, 跟着百万去上烘焙课。还要是正正经经地学做酒店式班兰蛋糕。

幸好我们美美的洪老师,没有嫌弃我这位不才的学生(应该她也没有教到吐血😅😅,希望没有)。老师还很努力地对我的“作品”进行最后补救和美化工作。

虽然莎莎的 pandan layer cake 没有很漂亮, 不过我也心满意足了。毕竟连“分蛋”这最基本的动作都得老师教的菜鸟学生, 实在不可以要求太多。对不对?(先搬梯子给自己~ 哈哈哈)

谢谢洪老师、谢谢百万。因为你们, 有了一个愉快的烘焙蛋糕初体验。

2017年10月4日星期三

宝贝中学的最后一次PSD


下着微雨的中秋节,凉凉的。和承懿去了一趟学校。今天,是他们年级的 Pastoral & Settling-in Day (PSD), 所以要去见他们班的 tutor 。

PSD是承懿学校的常年“节目”, 在新学年的第一学期中旬举行。PSD的目的在于帮助学生设定新学年的目标,同时就学生在新学年的课程学习、活动参与、社交圈子各方面的进度、表现等,简略的观察,同时来个检讨和展望。除了学生,校方亦安排了一些讲座让家长参与,以便让家长更加明了学校的办学、教学的方针,以进一步帮助孩子。

数一数, 今天是我这些年来第四次出席PSD。理应是第5次,由于承懿在 Y7 时是插班生(第二学期才去上课),所以我们错过了第一年 的PSD。

校方十分鼓励家长们出席PSD, 并没有强制性说一定得出席。新学年开课后的两三个星期,即订下PSD的日期。通过电邮通知家长,也设定了时间表,让家长选择适合的时间,约见老师。这一天, 学生们无需上课,不过得随爸爸妈妈在预约的时段,到学校来见老师。

过去出席三次的PSD, 我没有花时间记下来(敲自己的头), 所以印象模糊。 第一次的 Y8 PSD, 记忆里是完全“当机”, 丁点儿都记不起来.。 第二次的 Y9 PSD, 只记得老师提议承懿参与一些可以多发表意见、看法的活动, 以提升承懿的表达能力(请注意,老师不会说学生差,只会建议学生寻求进步的方法。这一点很可取)。

去年的 Y10 PSD ,老师分析承懿在三科科学的实践部分(practical)有待进步, 给予了一定的建议, 希望他多加注意。依稀记得老师对他说:“我相信你可以掌握其中技巧,只是需要时间来适应。如果面对难题, 去见你的科学老师。当然,也欢迎你随时来找我。” 

老师那时候问我有什么意见吗?我半开玩笑地说:”这孩子对时事欠缺兴趣,又不爱阅报。我请他看电视的新闻,他也没很热衷。有些担心他明年考GP这一科啊。“ 老师即刻对承懿说:”那不如在每个星期五的那节【休闲课】(40 分钟),与其和同学们玩奕棋或自修, 你腾出其中十分钟来上网看看CNN之类的时事, 好吗?将这个写下来(把一张纸递给承懿), 是你的其中一个目标, 努力试试。”承懿虽然面有难色,还是结果纸张写下了。妈咪在心里科偷偷高兴呢!

而今天(应该是承懿中学最后一次的PSD),老师对承懿又有什么评价?

老师请承懿说说开学以来对Y11的看法,毕竟是面对会考的一年。然后,老师开始说各科老师对承懿的表现和期许,其中英文老师和中文老师的建议稍多(大家应该明白承懿的“弱处”在那了吧?)。

就承懿这几个星期来在学校课业上的进度和参与活动的表现,评价正面。老师赞扬了承懿与同学们代表学校出赛(科学比赛), 还有承懿积极参与学校 IA 的体能训练。

原来承懿的自我期许挺高,期望在会考中有所斩获。老师大派定心丸,觉得只要他努力,目标不会是问题,请他多加油。承懿连呼:“压力来了压力来了。” 老师也笑了。

除了自我期许,校方也请学生列下他们的三项“小成就”。承懿写下的是:数学分数名列前茅、各科成绩”均匀“、在IA体能训练中“生存下来”。

老师爆料说承懿的数学在学校的考试所向披靡,曾经有同学因为一次考试比承懿考得好,把 “我赢了承懿一次” 列成了他的小成就。我听后不觉莞尔。

就这一点,老师说承懿属于精益求精的学生, 问他要一直保持数学 top会有压力吗? 承懿说会啊。不过压力会来袭击,也会消失;一直在循环。老师赞说承懿很厉害啊,老师们都看不出原来他有压力, 这一点不容易。承懿笑了。

接下来,老师说了未来一个学期半,如何着手帮助同学们备考,其中包括每周的小测验。

最后的最后,老师对着我说:“赖太太,我其实绞尽脑汁,想要再说些什么。其实很难!因为承懿几乎是无懈可击(这说法略显夸张)。校内校外活动他都积极参与,态度很正面。”

我点点头、微微笑:“是吗?谢谢你的称赞。”

“如果日后我有孩子的话,我真的希望他/她可以和承懿一样呢。” 坦白说,这是我这些年来听过最动听的一句称赞。(莎莎的自我感觉良好又来了!)

这几年,出席PSD我说很少话,我听比较多。听老师说说承懿、听承懿回答老师、听老师称赞、听老师的建议。虽然整个听和说过程只有区区15-20 分钟 (较之来回学校的一个半小时车程),我~甘之如饴。

2017年10月1日星期日

玩做月饼

十月的第一天, 有个初体验。做月饼。

两天前,手巧的杨美人问我们要不要去她家,看看她如何做月饼。

杨美人的 homemade月饼我们这几年来在blog 和 FB上看了好多次, 看得心痒痒。都会开玩笑地说:“几时要开班授课?”这一次,她来真的。

所以我们也老实不客气地应约, 除了HH(她返乡)。

杨美人很热心地位我们准备材料, 也示范做法。我们用心聆听。她也放手让我们做冰皮月饼。

坦白说,我是抱着玩 masak-masak的心情去的。不是不想学,而是觉得对烘焙一窍不通的我,那里可能在一个上下午,就掌握了做月饼的窍门呢?

倒是制作过后要善后和清理场地,我们三位徒弟分工合作地帮忙,毕竟师傅劳累了一天,腰酸背痛,很是辛苦啊。

谢谢啊, 杨美人。让我们在你家一整天。除了学做月饼,最重要是大家聚聚、聊聊兼减压。









(除了第一张和第二张图片是我手机拍的。其余的我借用了YenYen拍的照片。呵呵~)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