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22日星期五

卡尔先生赞他好

前天,我第一次正式出席学校的家长日(cum 选科讨论日),在学校待了一个下午(近三个小时)。每个科任老师都得见, 加上找课室、排队、面谈的时间, 离开学校时是下午5点。

数理科老师对承懿赞赏有加,体育和美术老师都觉得他有待进步(哈哈, 说得真好听)。这些都是意料中事,不奇怪。

倒是英文老师, 长得挺帅的卡尔先生的评语,我有点意外。他说承懿在评估时写的那一篇文章,好!然后,他开始对着笔电念出第一段文字。

“Torrents of water poured down onto the rocky pavement as flashes of lightning rolled over the sky. A round, glowing pearl shone in the sky, although dark clouds obstructed the path of its light. Droplets of water splashed around as a boot stepped into a puddle, made from accumulated rain and a 10-centimeter deep hole. The owner of the boots walked briskly towards a house, hands in the pockets of the cobalt blue coat. The boots came to a stop in front of a gate. The right hand left its comfy hiding spot and reached out towards the rusty handle. A metallic sound resonated through the streets as the right hand pulled the handle away from its original place. The hand pushed the gate open, and the boots moved forward after that. The hand then returned the handle to where it belonged.”

期间他顿了两下,点出这里好、那里妙。

说的时候,他嘴角的笑容都要溢出来了(好笑~他似乎比我这妈咪还高兴)。他说承懿捉住了读者的心,成功营造了神秘的气氛。

坦白说,他忽然间对着我念这一段文字,我听得挺吃力。一要听洋腔英文,二要看帅脸,C9兼顾不来。哈哈!

卡尔先生念的每个字,几乎我都听明白(不是100%),当时我实在不知道是写得好还是不好。是真的。所以隔天我叫承懿给我一份拷贝,好让我细读。结果,拷贝是从卡尔先生发过来给我。

为什么?因为那是考试的答题。

上个学期末,英文的评估是 creative writing。规定学生在三节课里(一节课=40分钟) 写一篇文章, 字数1500 -2000。 所谓的题目,是把老师拟定的10个句子里面, 选一句,置入所写的文章内。学生可以随意发挥。

考完试那天,承懿告诉我这种评估方式,我还真觉得有点匪夷所思。那时,我问承懿写些什么,他就说了个故事大纲,没有深入地聊。

所以当我细读卡尔先生发过来的电邮时,有点被吓到。可能是我的英文水平低吧?虽然每个字我都懂,但我没本事把它们组起来变成这一段文字。

文章好不好,我说不上来,因为我的英文程度实在不够班。不过,我觉得承懿可以在有限的时间里面(考试嘛),把文字组织起来,营造他要的神秘气氛,是一种进步。

一直以来,组织能力对承懿来说是一个需要跨越的障碍。他在努力跨越。我觉得安慰。

当然,他自小爱阅读的习惯也同样功不可没。多年来很多很多的 input , 在这一刻 output 了。

记下来这件事,不是要嗮,是要承懿知道妈咪懂、爸爸也懂他的努力、他在进步。我们替他开心。同时也希望他可以再接再励,在学习的路上继续快乐地、茁壮地成长。


2016年1月20日星期三

承懿的化学小考


自从升上中学三年级,承懿学校的科学课教得比较“专”了。每星期六节课的科学,平均分为生物、物理和化学,各两节。

上了两个星期课左右, 和我闲聊时他曾经透露一次,化学比他想像中难。他说有点疑惑和矛盾。

我坦言:“妈妈不是理科生,帮不到什么忙。你自己要看着办。温习一下,看看什么东西你confuse,在学校问老师,或者回来问爸爸。”

然后在他的日记本里, 我发现了“化学很难”的句子。

我只好悄悄地向胖爸爸“求救”,看看他可以如何帮忙。无他,妈咪就是想孩子在(理科)起步时, 可以被好好引导,打下根基,日后可以有自信地迈开脚步向前走。

纵使胖爸爸工作忙, 还是带着孩子去买了参考书。利用休息日(胖老爷休息日多数是在家开工绘图)的一两个小时,充当孩子的化学补习老师。

第一次小考,他的分数不甚理想,六十好几。全班最高的好像是九十。

孩子没隐藏好失落的眼神,我们当然知道对他有冲击。他觉得他读过的他都明白,怎么考出来的结果不怎么样。

胖爸爸又出场了。拿着试卷一题一题给他作分析。

很快地第二次化学小考又来了。爸爸利用空档继续替他补习,陪他温习。妈咪就精神上支持。

这一次进步了,有八十三分。全班最高分是九十三,同一位同学。

然后很快地又是化学小考了。那一两个星期,胖爸爸超忙,星期日也到工地去。所以承懿自己温习。我提醒他说,如果温习有问题,要记得请教爸爸。他说他知道,还告诉我:“ I think I can manage this time."

化学小考后的两天,接承懿放学,他笑着对我说 :“妈咪,前天的考试,化学老师说全级两个人考满分。其中一个是我。”

他当然很开心。我们也是。

妈咪开心不是因为他考满分,而是因为目睹了他的转变、进步,还有克服了困难。短短的一个学期,他重拾了信心, 不言弃的精神,没有因为“烂开头”而对化学却步。这一点妈咪觉得很赞。

学习的路上,信心很重要。只要保持信心,会走得比较畅快。而且,学习也会比较快乐。


2016年1月18日星期一

他画农历新年


是的。又是承懿以前的画作。

孩子的农历新年。挺有气氛。妈咪是酱觉得的。所以拿来当FB的 cover photo,增添一些春天的气息。总觉得今年的准备迎接猴猴年的心情不怎么样。

可能是因为家翁往生不到一年,所以今年我们得低调过年。红包不能派。我连贺年卡都不敢买。

熟悉我的朋友们大慨都知道,我有邮寄贺年卡的习惯。中学毕业以后到现在。虽然贺卡的数目逐渐减少,但还是会邮寄, 毕竟一年才一次。对我来说,执笔写出的几个字~是思念、是祝福,还有那一份念旧。去年我应该也寄了三四十张吧。

请不要问我收到几张贺年卡,屈指可数。是真的。这个年代大家都习惯按键寄 e-card, 方便很多,不用写地址不用粘邮票。

承懿以前的画,现在妈咪尤其珍惜。这个少年,已经不爱坐着画画。现在的他,更爱用电脑来发挥心中所想。最近有点疯狂地制作 v-log之类的视频。那是超过妈咪电脑技术的范围了。我只可以“叹为观止”。

曾经妈咪教他认识颜色、辨别彩虹; 握着他的小手一起填色, 然后画火柴人、画卡通。。。那些日子一去不复返了。有点唏嘘。是真的。

春天来了,他又长大一岁了。妈咪又老了一岁。这是一个不变的规律。对吧?


2016年1月15日星期五

有钱花


胖老爷今年收到的第一张贺年卡~ “有钱花”! 好好笑!

【送您一棵“有钱花”
祝福您一年四季皆安康快乐幸福有钱花】

不知道是寄卡的人 “镭面” (福建话= 钱脸),还是收卡的人“镭面”?或者两个都手拉手一起“镭面”?

这个年头,钱不够用,有钱花还真是够应景。


2016年1月7日星期四

喝汤


连续四天煮饭,煲了三次汤。星期一是党参鸡汤、昨天是ABC汤,今天是西洋菜汤。

我爱喝汤吗? 其实不。

虽然我原籍广东,但从小不爱喝汤。

记得小时候在饭桌,对着那碗汤,我的脸是又臭又黑,好像准备受刑一样。反之,爸爸、姐姐和弟弟都爱喝汤。妈妈也拿我没办法,甚至不止一次笑说:“我看你哦,不是广东人来的。都不像广东人那样爱喝汤。”

不爱喝汤的习惯一直持续。我不爱喝,不代表不喝。汤水很滋补,加上妈妈用心又辛苦煲的,我会喝一碗(小碗),不会追加第二碗。

当了煮妇之后,我开始学习煲汤。原因~胖老爷爱喝,超爱。通常他喝两碗,大大碗。而且很喜欢用汤来泡饭吃。看他大口大口喝汤,一饮而尽的模样,很满足。

有时候他工作很晚下班,错过了晚餐的时间,回到家喝一碗汤,吃汤渣,就饱足了。

至于承懿,他也挺喜欢喝汤。而且在家里煮食煲汤,我们不加味精,这一点比外面的强多了。吃得安心,也吃得健康啊。

小时候不爱喝汤的我,难以相信几十年后的我,会视煲汤为一种习惯,已经是生活很重要的一环,几乎每隔一天都在做。

习惯,会不知不觉地改变,因为你爱的人。对吧?


2016年1月5日星期二

长情

带承懿去剪头发。理发店老板娘的手一边忙着修剪,嘴巴也没闲着,和我聊天。

从后头走出来一位理发店的安娣熟客,看见我,和我打了声招呼。安娣说她第一次看见我的孩子。

老板娘笑说:“他自baby 满月时来给我剃光头发,到现在,今年都15岁了。” (老板娘记得很清楚,因为承懿和她最小的儿子同龄)。

那位安娣熟客笑着回应 :"真系长情咯。"

从发型屋出来,我们去打包午餐。他想吃经济饭,我想吃XX茶室的咖哩面。先去打包我的。

承懿说他不太肯定是那个档口。那么刚好茶室旁边的小路交通OK,没什么车,我把车子停在一旁,指着咖哩面的档口 :“boy,那个穿黑衣服的安娣。”

承懿打开车门, 跳下车。恰巧咖哩面档的老板娘看过来,眼里超好的她,看到车内的我,她向我招招手,我也一样·向她招招手。然后我把车子开走了。

承懿拎着一包咖哩面上车,第一句话 :“卖咖哩面的安娣说很久没见到我,不认得了。原来我长很高了。” (安娣少见他不奇怪,通常下车打包那个是妈咪嘛)。

这一个档口,我吃了15年。承懿还在我肚子里时,就开始吃了。

这些年来。发型屋和咖哩面档的老板娘,都看着承懿长大。所以我们长情是一定的。

长情就我而言,是一种习惯。她们都是这15年来,我们在蒲种落地生根的一部分, 不知不觉地融入我们的生活里头了。

2016年1月4日星期一

2016煮的第一餐饭


2016 年在家里煮的第一餐饭。是日晚餐,三菜一汤,简简单单。

本来懒筋作怪,想打包吃。后来想想自孩子放假,近三个星期我都不在家,一会儿出游,一会儿返乡,把煮饭抛到九霄云外。

C9没开炊这么久,胖老爷的晚餐就在外解决这么久。

既然回来了,就慰劳他一下。不用他伤脑筋要吃啥。靓靓老婆煮什么,他直接吃什么。

刚才接承懿下课时,我 kakao 胖老爷:“今晚我煮饭,放工回家吃饭。”

马上收到他的回复:“Yes madam !" 加上一个竖起双拇指的卡通贴纸。

住家饭,虽不是山珍海味,仍旧好吃。因为~有爱。


2016年1月3日星期日




从一个家

回另一个家

两个家

都有我爱的人


爱我的人

2016年1月2日星期六

四年了,我们很好


今天0102。弟弟牛一。碰巧是爸爸的忌日(农历)。

弟弟之前说了 :“老豆大D,所以系佢忌日,唔好话系我生日。”

昨天中午我们去放生。晚上去吃了一顿没有蛋糕的生日大餐。今天大家乖乖不吃肉。


妈妈一早就在厨房里忙着(我只是帮头帮尾)。她煮了五菜一汤。拜拜仪式之后,变成了我们的午餐。

晚餐姐姐下班之后,我们一起去吃香蕉叶饭,印度斋,同样没有肉。

我们思念爸爸的方式,就这样。

这个星期,妈妈和姐姐前后在梦里见到爸爸。他应该知道我们都过得好好。

眨一眨眼,四年了。


2016年1月1日星期五

满足的元旦


 

2016 的元旦,很满足。

和我爱的家人度过一整天。

一家人一块去放生。

一家人一块在家里和承懿玩“chit liap buah " (七粒小石头)。

一家人一块提早为弟弟庆生。

这样的日子,特别想念爸爸。

还有,特别谢谢我家胖老爷。




2016 快乐!

2016 ~ 继续跳跃、坚持、欢笑。

你、我、大家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