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31日星期二

红包


两天前在面子书上看到一位素未谋面的书友TL的帖子~她在这个龙龙年收到她老公给的红包,很开心,在帖子里面她自问自答地有很多“也许”,想探讨一下老公发红包的原因。

胖老爷也给靓靓老婆新年红包, 很多年了。应该是我当全职妈妈后的那一个新春开始吧。第一次收到老公给的红包,当然是又惊又喜,再加少许感动;后来嘛,就有点见怪不怪了,习以为常了嘛。呵呵!至于红包里头的“馅料”是多少,其实不是那么重要。他肯定靓靓老婆的付出,发小红包来赞赏一下下,很足够了咯。

靓师奶也有发红包给胖老爷的~开工红包。就是农历年假期过后,第一天复工的时候。我从结婚后的那一年就开始有这个“良好”的习惯。哈哈哈!通常里头的数额不会太多,但都会取些好意头的数目,如88、128、138、168、126。。。没办法,我选择“宁可信其有”的心态。靓靓老婆还会在红包封外写下一些祝福语,希望老公可以宏图大展、步步高升(以前打工的时候);现在自己做生意了,贺语当然会变成生意兴隆、工程顺利。。。老公的事业ok,师奶的家用和零用钱也自然跟着ok的,当然要“落足嘴头”(广东话)。

今年我仍处守孝期间,理应不可派红包(这个任务今年转交给胖老爷料)。不过,他的那封开工红包,我还是照样给啦(我想爸爸应该不会怪罪于我吧?)

那天在面子书看到博友兼书友
NN也收到她老公的压岁钱,应该也是习惯性动作来的。 

不知道还有那位朋友收到另一半分发的红包叻?(我8嘛!)



有感而发

踏入龙龙年,这还是我第一篇的博文。写的竟然不是有关农历年的大小事,正是因为有感而发咯。话说在年初九拜天公的大日子,耳边尽是噼里啪啦连绵不绝的炮竹声。而我是身在蒲种叻,不是槟城哦。

我在房间里上FB,看到了“悦读书房”的这个帖子:
有哥哥真好,在你没有话费的时候他帮你冲;有哥哥真好,在你被人欺负的时候帮你出气;有哥哥真好,在给妈妈骂的时候他会帮你挡着;有哥哥真好,他会在你想去旅行的时候尽量满足你;有个哥哥真好,他努力工作都是为了你好好读书;有个哥哥真好,他会在你长大前都拥护着你。。


我随即在那里个留言,type下了我的有感而发。。。
我没有哥哥。但我有个姐姐,比我大3岁。她读完高中念LCCI,然后开始在一间律师行做typist。她搭巴士上班。薪水不高(RM270)。我记得她每个月拿薪水回家会自动给我和弟弟一点零用钱(RM5)。然后数额逐年增加直到我大学毕业出来谋事。我结婚南下KL,一直是姐姐在家乡照顾两老。2010年8月爸爸患病,身子越来越差,是姐姐劳心劳力一路照顾。爸爸在去年12月往生了。。。我有一个姐姐,她不比哥哥弱。谢谢我的大姐Josephine Woong


2012年1月20日星期五

我家也有一条龙


哈哈!就是宝贝咯。他生肖属蛇~不就是小龙吗?呵呵呵!

我家小龙上周六从绘画+手工班回来时,也顺便带回他亲手做的纸龙。

青色的,双眼炯炯有神,很有气势!身体还是有伸缩性的呢!

真是佩服创意十足的蔡老师。

青龙身体的“spring”让我想起了儿时曾经玩过的一种玩意,七彩缤纷的,是由薄薄的纸张做成的,控制两只小木棒转向不同的方向,会变成不一样的形状款式。很好玩一下。。。你知道我讲的是什么东西吗?胖老爷知道。但是我们俩都不知道它叫什么名字。

还有两天半龙龙年就正式登场咯。

祝愿大家欢欢喜喜做只开心乐龙龙。耶!!!


此情可待成追忆(4)




大家请不要误会~~以上两张照片里的小胖妞不是靓师奶,而是师奶的姐姐啦。 那时候的她,大概是八九个月大。爸爸带着她到 Fort Cornwallis 玩兼留影。

我努力翻阅家乡每一本相簿,这似乎是爸爸年轻时有和孩子们“亲子关系”的铁证,绝无仅有的两张。老实说,我是挺羡慕姐姐的,至少在照片里头,可以看得出爸爸曾经和她酱“亲子法”。在我的记忆里,酱的印象真的是一丁点都没有。那天在老家,我用数码相机重拍这两张相片,同时告诉妈妈说爸爸好像没这样和我(还有弟弟)玩过。妈妈说:“当然啊!你一出世,我们就买屋子啦。然后弟弟又报到了。爸爸要搵食,那里还有空?姐姐小时不一样,我们只是租房间,礼拜天都会出去玩,难道待在房间里面一整天咩?”

我当然理解,也绝对明白;但从小内心里还是有那么一点点遗憾。

幸好,我所谓的遗憾因为我家宝贝的到来而弥补了不少。。。承懿是爸爸唯一的孙子,虽然爸爸是典型的“爱在心里口难开”的传统男人,不过他对承懿还是另眼相看的。看这些照片你就会明白了。

我在KL生产兼坐月,妈咪姐姐弟弟轮流下来看我和承懿。爸爸没有,相信很大的理由是因为当时我的祖母还健在,所以爸爸不远游。外公不下来,我们上去找他。承懿出世后两个月,第一次见外公~~~


外公在院子里的秋千上和承懿“交流”。。。看着他不知在做啥?

啊。。。玩“骑牛牛”(承懿你很幸福哦!)


还有“骑劫”外公的下午茶(应该是Milo



啊!和外公在台湾的高山上的一个小湖边,承懿在看小鱼,公公在一边陪着。


穿着睡衣的承懿和刚刚吃饱晚餐的外公拍照,那时是4岁左右吧。

我们来到了冰天雪地的韩国,两公孙一块冷。



日本迪斯尼乐园玩透透,公公和承懿猛和卡通人物拍照哦。。。


这一张是我们同游Bali时拍的。拍完后,公公还带承懿到对面的便利店买roti吃。


同游爱丁堡,又是冷到半条命的冬天。


爬上了英国很有历史价值的 Hadrian’s Wall ~公公怕承懿跌到哦。

Uncle Ian卡莱尔的住家,承懿教公公玩国际象棋。


谢谢我家宝贝让妈咪心中的“遗憾”大大减低了。承懿,要记得外公曾经很努力在你人生的第一个10年,陪伴你长大~~



送给校长的心意卡

我家宝贝学校的陈校长昨天退休咯。全体师生举行欢送会。挺大型的。单是彩排仪式就连接举行三天。

上个周五宝贝在学校上美术课。老师要他们每人做一张“心意卡”给校长。赖小朋友在学校一个小时未能完工,周末在家里继续努力。

这是封面 ~ ~~



那颗红彤彤的心是“活动”的,可以 tik-ke-dion “摇摇动动”的(没有粘死)。是承懿自己的idea。不过他原本用手写的字实在是有点“不敢恭维”。妈咪提议说可以从报纸上剪下要用的字来拼成。他说 good idea。然后在翻阅报纸时就 complain说很麻烦很浪费时间,真的是给他气死。


这是内页~~~


不知道得到什么启发,宝贝执意把剪碎的颜色纸粘贴在卡片的四周,当作 decoration。他说不用画、不用涂颜色,而且很环保 (因为他是向同学拿他们用过的颜色纸来剪的)。 然后他要写“感恩” (其实,陈校长没有正式教过他)。

怎样?觉得还可以吗?妈咪是觉得ok咯。

不过宝贝昨天回来说,班主任和美术老师收集全班同学的44张卡后,都一致对宝贝的心意卡赞赏有加。他有点很臭屁地对妈咪炫耀。呵呵呵~~~是啦是啦,老师们是看在你花了很多时间来剪碎颜色纸而已, 不是咩?

说归说,老师称赞自己的孩子,妈咪还是高兴的。

2012年1月19日星期四

回馈母校

 下午接到姐姐的电话,她问我写支票捐助给《慈爱人间》一事办妥没。我回答支票已签、信封填妥,只差还没投寄出去而已。姐姐告诉我说她今早上班之前,特地到同善小学(爸爸和姐姐的母校)一趟。

我们这几个星期以来,逢爸爸的“七”期,都以爸爸的名字捐一些钱出去。
数额不多,只是聊表心意。
其中一个我们选中的“目标”~
“同善小学”。

姐姐告知今早是黄校长亲自接待、招呼她,并问起姐姐为什么会捐钱?
我们如实相告,因为那是爸爸的母校。
黄校长又问说 :那是爸爸在生时的意愿吗?
姐姐回答说 :爸爸没提过。是我们三姐弟的决定。
我们知道爸爸不会反对,因为那那是爸爸一辈子以来,唯一正式受教育的地方。
虽然日子很短,只有大概三年的时间。


饮水思源~爸爸一定同意。

 

师奶爸爸(最右边穿长裤的)十几岁时拍的。
其余5位都是爸爸邻里的伙伴,而且都是在同善小学的同学。
他们属于比较好命的,还在求学,穿着的是校服。
而我爸爸已经辍学多年,出外谋生帮忙养家。
那时候爸爸应该是“学师仔”,学习修理汽车。


2012年1月18日星期三

爸爸和我

我自小和爸爸的感情很淡,不算很亲昵,两父女之间没有什么话讲。所以女儿对父亲撒娇耍赖的事,在我们家从来没有发生过。

那时候正值壮年的爸爸为生计而忙碌,早出晚归。对我们三姐弟的大小事儿很多时候都是“不闻不问”,好像妈妈一个人就可以全权负责。所以对爸爸,我始终是抱着“又敬又畏”的态度。

孩童时代对爸爸的记忆有些模糊。。。记得的就只有爸爸曾经半夜三更替我抹黑风油(我肚子疼睡不着觉)、爸爸有那么几次带我到红毛军人的医院找红毛医生看我的富贵手(皮肤敏感)、爸爸有段时期每个星期日下午会带我们到海边野餐和学游泳。还有就是爸爸心情好的时候,周末晚上会带我们看电影,邵氏旗下的英雄:狄龙、姜大卫、傅声主演的武侠片,我们是如数家珍。看完电影后我们会吃夜宵 炒鸳鸯河粉,通常都是我们在吃,爸爸只喝黑狗啤。

“小时了了,大未必佳”是我的个人写照。呵呵。小学六年,我在学校的风头不小。全级名次没考超过第四名,而且在班上保持了“六年都是第一”的记录。即便如此,我从未亲耳听过爸爸称赞我一句半句(那时候还怀疑过为什么爸爸没有表情的?)。不过有两件事我记得很清楚~二年级我第一次考全级第一名(连同当时五年级的姐姐检定考试成绩优异,还有读幼儿园的弟弟也考获几个满分之后),爸爸第一次带我们去逛街买礼物,KOMTAR的一家有冷气的电器店。我们三姐弟的“共同礼物”是一架Hitachi的 cassette player (卡带录音机)。对我们来说,那是很贵重的礼物了。我六年级那一年在班上的排名面对很大的竞争(男生们都突然开窍,成绩直飙上升,我“第一名”的地位岌岌可危)。我曾经向妈妈要求说如果我可以继续保持第一名,希望可以得到一辆新的脚车(Mini bike)作奖赏。结果成绩册分派后之后的一个夜里,爸爸下班回来时,把一辆崭新的Mini bike 推了进来,还是我最喜欢的红色。

踏入中学时代,我的生活更忙了,几乎没有爸爸参与的部分。那时候我最最不能理解,为什么爸爸不准我参加过夜的 camping或者bangalow stay 。每每遇到类似的活动,我总是早上去,傍晚就很扫兴地离场、回家,没有机会在外面过夜。话虽如此,我十七八岁拍拖谈恋爱,甚至有点荒废学业,爸爸始终“置身事外”,没有出声训话、阻止。我考先修班后要到大学就读,选大学选科系,他一如往常没有过问。倒是我表示说希望可以“自食其力”地读大学(申请会馆的贷学金~成绩不够标青,拿不到奖学金);爸爸二话不说,在很短的时间里面运用的人脉交情网络,一夜之间成了广东会馆的会员,我也就顺理成章地拿到大学贷款。记得我要乘搭火车南下马大报到迎新周的那一天早上(搭夜班火车),爸爸要出门上班之前我告诉他 :“爸爸,我今晚下吉隆坡读书了。”一句简单的话,算是我这个女儿的辞别(多么不孝顺啊!)。万万没有想到,爸爸除了一句“噢”之外,还说了 :“唔好咁班耐处处认叻。”(真的真的没想到爸爸会一言击中我的要害~“好胜”,来警惕我在外待人处事之道)。

大学匆匆四年,忙学会、忙拍拖,很快又过了。返槟城后,我开始我的职场生涯,又是忙与盲的交响曲。然后我结婚了,下来KL了。然后宝贝出世了。然后我就 变成了全职妈咪。日子还是一样忙。甫下来都城之际,我对自己承诺 :至少一个月要回老家一次看爸爸妈妈。我做到了。即使是怀孕后期大腹便便的时候,照样4个小时驱车而上。我的“每月返乡”记录一直维持直到承懿开始读小学为止(就变成了逢学校假期必回Penang)。我真心谢谢我的宝贝儿子,因为他的关系,我和爸爸之间多了话题。借着承懿,我和爸爸的互动增加了很多。

爸爸在我的人生中“缺席”过很多次。我小学毕业,代表应届毕业生致辞,妈妈来捧场,但爸爸没来看我“威水”发言。我大学毕业,妈妈姐姐弟弟都来分享我的喜悦,但爸爸没来目睹我戴四方帽上台领取文凭。话虽如此,我还是要很引以为豪地说~从小学到大学先修班,每一次学校分发的成绩册、月考报告书,在家长签阅的那一栏,都是爸爸亲笔签名的。我人生中最重要的时刻,由黄家女儿摇身一变成赖家媳妇,我的证婚人不是别人,正是爸爸。那是我很坚持的一件事,是必须做的。

爸爸走了,从此在我的人生里“永远缺席”。然而,爸爸永远活在我心中。

谢谢您,爸爸。

我和老公注册结婚那一天,爸爸签字当我们的证婚人。
对我们来说意义重大。



宝贝的春联

宝贝在学校挥春以后,我们就很给脸地把他的春联黏在大厅咯。

相当显眼的地方,只要你一踏进我们家里,一定不会miss掉宝贝很用心写的
“凤鸣春日晓~龙起海天高”。

妈咪不觉得承懿帅,但是毛笔字还可以。哈哈哈!
(当然你要明白赖小朋友的“难处所在”,就会了解妈咪为什么会酱说料)



祝愿大家在龙龙年 ~快快乐乐健健康康平平安安!

生龙活虎 + 龙马精神+龙腾虎跃+祥龙献瑞。

2012年1月17日星期二

拜拜红领带

一个星期七天里面,我家宝贝的背部照了两次xray一次MRI,为的是要确定他是不是scoliosis患者(脊椎侧弯)。暂时还没有确实的答案。

(其实我想说的是以下“负责任”的故事)
我这几天提了几次~为了健康(脊椎骨)着想,可能会和班主任说不要当副班长了。因为班长通常要帮忙搬书搬簿子,超重的。脊椎侧弯患者不鼓励提重物。这几天,连书包都是爸爸帮他拿上三楼。还有妈咪逼他学习使用学校的locker。

今天到学校接他(要早退看医生,预约了)。刚好碰到班主任。她和我提起“班长”一职。因为宝贝班上的三名班长都是数学组的同学,每天早上7-7:30am(第一节上课是7:20am)有奥数集训班,所以班长在上课前要收集簿子练习簿的功夫没有人在做。三名班长似乎帮不上忙。她说开学那一天同学们推选出来时完全没有顾虑到这个问题。

我明白老师的意思,也觉得说宝贝的脊椎骨是我最大的前提,告诉老师说其实我并不介意承懿“退位让贤”。不过我希望老师告诉承懿(还有全班同学)说不是能力的问题,是时间和健康的问题。

明天承懿要把红领带转交给去年的副班长了(女生)。他有点不开心,妈咪绝对可以明白。

“Boy,妈咪问你~健康重要还是副班长重要?”
“健康。”
“你要数学组还是副班长?”
“数学组。”
"See, you already made up your mind...如果可以三样都要当然最好,但是nothing is perfect!所以我们要取舍(不知道他明白“取舍”的意思吗?)...let me put it this way.你要做一个负责任的班长吗?“
”Of course。“
”但是老师说你们帮不上忙,怎么办?。。。你有数学组,而且你有weak
back bone。不如将副班长交给另外一个可以真正帮到老师的同学来做,会不会比较好?“
他有点无奈地点点头。

我不知道其他两位同学会不会”退位让贤”。但是我觉得我应该教懂承懿的一件事~要“量力而为”。可能他还会因为“没做副班长”耿耿于怀一阵子。我和胖老爷要多多开导。不过至少让他知道他要为自己的健康负责,还有为同学们的推选负责;当你做不到的时候,就交给其他人吧。这种行为才叫作“负责”。


此情可待成追忆 (3)

12月17日~1月17日。。。
一个月。爸爸往生已经一个月了。
生活的忙碌+孩子开学上课的奔波,偶有让我感觉“事过境迁”之慨。
但又似乎不是那么一回事。。。一切的一切放佛还是昨天才发生的事。
返乡帮忙照顾爸爸的事历历在目。

要谢谢弟弟的心血来潮
那天用“爱疯“替我和爸爸拍下了这两张难得的照片
真正的拍摄日期我不太确定
是去年11月底至12月上旬之间
那时候爸爸的状态还不错
可以吃可以拉(只是晚上睡觉睡得不好)
我天天在家都帮他按摩双脚
因为水肿
按摩的时候我们有时会聊两句
更多的时候爸爸是在闭目养神
我按我的~他睡他的
可以让他觉得舒服而休息
我按久一些也没关系

可惜我没有机会了。。。

这两张照片是我和爸爸两人一起拍的最后合照
虽然我们都没有面向镜头
也没有笑得美美地
我还是会格外珍惜。

“子欲养而亲不在”这句话我初中就学会了
但是要到我41岁的这一年我才懂得个中滋味~~~





2012年1月14日星期六

宝贝和编辑老鼠

陪伴我们小时候度过童年美好时光的的绘本图书是《儿童乐园》、《老夫子》、《小叮噹》,书中的主角我们当然很熟悉。不过,30几年后的今天轮到我家宝贝看书的时候,这一些书本对他来说是挺陌生的,甚至连《小叮噹》也已经换了名字,叫作《多啦A梦》 (还是觉得“小叮噹”亲切得多)。

这几年,陪伴承懿一起长大的书本也有不少,其中就有英语的绘图小说 ~《Gerenimo Stilton》。这是一系列的小说被翻译成各种语文、畅销全世界、深受孩童们喜爱。

犹记得当初妈咪买下第一本 GS的绘图小说时,承懿还不到四岁。那时候他开始读一页有几行字的绘本。妈咪很殷切地买了第一本GS,天真地以为承懿可以开始慢慢读。结果妈咪是失望了咯。呵呵。那本GS在我们的书柜“雪藏”了差不多两年。然后不知道在怎样的机缘巧合之下“重见天日”,承懿开始翻阅GS。那时候他在幼稚园的最后一年。然后他就喜欢上GS,开始会要求读第二本、第三本。。。妈咪当然是乐见其成,一直买一直买。。。买到后来是我们要“等”!为什么?因为承懿已经买完兼看完GS在市场上的小说,我们得耐心等待作者最新的小说上架。。。呵呵呵!是不是有点夸张?
宝贝收藏的GS系列,大约50本

后来GS连漫画也出版了。承懿有三四本,不是全部。

他爱看GS,时不时会重读之前看过的,即使看了无数次。最近这几个月我们到书局扫货时,承懿没再要求妈咪买GS了。他只在书架上拿下最新出版的GS,坐在地上阅读。通常等他半个小时左右,他把书看完了,就摆回书架,拍拍屁股和妈咪“走人”。问他为什么不买GS了?他说:“to save your money。”(呵呵,酱乖har?)所以我们家的收集GS就此打住,没再添置了咯。

话说那一天,1211日我和承懿风尘仆仆从槟城返KL。之后胖爸爸就循妈咪的要求来到谷中城,因为是MPH carnival sale的最后第二天。但是妈咪有点失望咯,因为这个书展似乎“雷声大”,没啥好“贡头”(福建话~便宜货),可能是我们来得太迟了吧。

在我们要离开展览中心之际,妈咪spot到入口处有GS宣传的模型卡通。就叫承懿和纸皮造型拍照。始料不及的是承懿这边厢和纸皮拍照,那边厢GS的“吉祥物”登场了。如此良机,哪里会放过?当然是一起合照来留念啦!

宝贝比妈咪好命,他和编辑老鼠拍过照。妈咪到现在要和机器猫拍照的机会都没有呢!
得意洋洋的表情。。。


这张是见牙不见眼了咯。。。


2012年1月13日星期五

此情可待成追忆(2)

2011年12月27日那天我们还在老家。早上我用电单车载他到家里附近的店家买些东西。黄昏时和他在家门前玩了一会儿羽球。整个漫长的假期,这是他第一次重拾球拍。结果赖小朋友在的日记写了以下这一段。。。


Tuesday
Whee! A motor cycle ride!
Yeah! A badminton fight ...but without gong-gong.
It's a normal day today...without gong-gong... :(

短短几个字,妈咪读得出他对外公的悼念。。。

刚刚承懿经过我的电脑前面,看到我预备贴上他的这一篇日记。
我问他介意吗?他说 not at all。
我再问他 :" Do you miss gong-gong?"
他点点头,慢慢地眼眶红了。




“爸爸,听到吗?百事可乐挂住你。。。” (我的眼眶也不争气地红了)

宝贝的假期生活 ~ 洗车车

(不好意思。我又要回到漫长的假期料。。。很多承懿的活动我拍下来了,但没有时间写。)

那是12月初在槟城老家。赖小朋友奉旨玩水,摇身一变成为洗车车的boy-boy(外婆和妈咪有帮忙啦)。他那个早上很忙咯,因为他总共帮忙洗了三辆车。


第一辆是外婆专用的motor。呵呵。
承懿很享受坐motor(被人载)的感觉,他说凉风阵阵,很爽。
(完全没发觉自己脸上粘着很多灰尘,嘿嘿)



第二辆是外公专用的轮椅。呵呵。
其实这一张轮椅是外公的妈妈(承懿的太嫲)留下来的。
妈咪那时候叫承懿帮忙洗干净,以为外公还有很多机会坐着轮椅去kai-kai
但是人算不如天算。。。唉


第三辆就是外公的MyVi。承懿很用心地洗刷刷~洗刷刷。
连四个轮子的盖也擦到闪闪发亮。
原因很简单,因为承懿也很喜欢坐着MyVi去kai-kai。



这一张是extra的,因为妈咪喜欢这张照片。
宝贝似乎很enjoy洗车。烈日底下还可以笑着来洗车顶。呵呵。


2012年1月12日星期四

此情可待成追忆(1)

承懿对我爸爸他外公最深的印象应该是外公和他一块玩羽球。

那是他们两公孙很有互动的时候。

宝贝的手脚协调自小欠佳,可以多做运动的话当然最好。

他差不多是
7岁开始,才会拿着羽球拍来勉强发球成功。通常球一发过来,我们拍回去,10次有9次那粒拍回去的球是落在地上的(他接不到)。说实在的,这样的玩法很考功夫、时间和耐心,缺一不可。

KL家里玩,陪承懿的多数会是妈咪。一遇到假期返槟城老家,妈咪就会快快“逃避责任”,把陪承懿打羽球的重大任务拱手相让,“受益者”当然是外公咯。(婆婆忙家务、姨妈要上班、小舅舅当时在英国)。

坦白说,外公对承懿这唯一的“百事可乐”是疼爱有加的,只是“爱在心里口难开”。不过,通过他和承懿玩羽球时的“精神”,即不言而喻。我爸爸的羽球技术挺好,(患病之前)他每个星期二晚上和年轻的球友们练球,练了三四十年了。他以
70高龄,还可以和年轻的球友对打,甚至跳跃“凌空杀球”那一种。爸爸在球场有个外号叫“铁人”,又或者是“老英雄”。

话说回来,可以想象我爸这种“高班”球技的人,要和承懿这种“超低班”的对手练球,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不过承懿倒是乐在其中的,因为和外公对打,外公控制球的方向挺好,承懿可以把球拍回去的次数因而增加不少,所以他觉得和公公打
badminton是最~最~最fun的。

爸爸自去年开始病情加重、容易气喘,加上腹部渐渐增大,就没能和承懿练羽球了。承懿很
miss这种日子,曾经多次在他的日记里透露心声 :“我祈祷,请求神令公公痊愈,这样我可以和他一块打羽球。”。。。

唉!没有机会了,承懿。幸好你还记得公公陪你练羽球的岁月。要答应妈咪,你要永远记得!因为公公只有一个。他还是很爱很爱你的。


这组照片是2010年6月拍的。。。地点是我家。
爸爸妈妈在南越HCM一游之后,在我们家住了几天。


两公孙有模有样地对打。。。

放大上面第二张照片,效果有点朦。。。意外发现爸爸这张照片在“偷笑”


2012年1月11日星期三

不认输


忙碌的一天。早上忙家务事还有上网。然后出门到书局买参考书,顺便在超市买日用品。打包寿司给宝贝当午餐。接他放学。飞车回家让他洗刷一番后出门找“足部专家”。是的,我怀疑宝贝是扁平足一族,怀疑蛮久了。由于他快到发育时期,怕会影响他日后的肢体上的发展,想确定一下,求个心安。最近机缘巧合之下知道了一间叫 Family Podiatry的中心,我带宝贝去检查。唉!问话、观察再检验之后,确定宝贝是扁平足,而且是蛮严重的。美丽的女医生还怀疑宝贝的脊椎骨有问题~ Scoliosis(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她写了推荐信让宝贝在灵市一家医院照x-ray。我们匆匆忙忙连走两个地方。刚刚回到家。会再预约美丽女医生做进一步的治疗(穿特制的鞋垫)、还有要见物理治疗师。我希望承懿不会是Scoliosis患者。不过,如果不幸是的话,也是没办法的事。我知道我这一辈子最大的冤亲债主就是他。我只有一个儿子,这么多年来要面对的问题似乎比一般有几个孩子的妈咪还要更多一些。呵呵。我安慰自己,为自己打气说 :“既来之,则安之。一定会有办法settle,可能只是需要多一些时间、金钱和毅力。对我(和胖老爷)又是另一个挑战。我们不会轻易认输。一定会奋战到底。我相信我们会赢!!!”祝福我们吧。谢谢!

爸爸的手

爸爸个子不高,但因为是摩多技工(修车师傅),还是很传统那种,没有电脑化机器帮忙那一种,在车厂的粗重活对他来说是家常便饭;所以他的双手“手瓜起节”(广东话,师奶妈妈说的),即是胳膊强壮有力,还很有“曲线”。

小时候我们三姐弟偶尔坏蛋淘气把妈妈弄生气了,她对我们又打又骂兼说教,结尾那一段话十之八九会是:“生性tee~听话tee~再唔听话,我同你地爸爸讲,他一巴掌‘星’过来,你地就知死!”可以想象我们三个小瓜对爸爸的手是多么的“敬而远之”。爸爸孔武有力的双手是我从小到大一直以来的印象。

说到这里,你不难明白我在爸爸患病后期帮他量血压时,看到并摸到他“瘦到不像样”的胳膊,心中那种痛、无奈、无助感吧。病魔很可怕,短短不到一年半的时间内,可以把健壮如牛的爸爸折磨成骨瘦如材。我们看在眼里,只可以把眼泪往肚子里流,半点儿都不敢表露出来。

还是在那一天周 五,在家里吃饱午饭后,爸爸叫我到工具箱那里吧铁锤找出来,还有图钉(注意~不是铁钉哦)。原来爸爸看到他和妈妈从结婚就一直沿用至今的“老床”的床尾有 几片小小的板(表面)翘了起来,他要把翘起来的部分钉回去。这种粗重活,我当然抢着来做。但是呢,我很不争气又鸡手鸭脚,还用错力道,钉扁了两枚图钉。结果爸爸看不过眼,亲自上阵了。


我本来是蹲着和跪着来钉图钉的。轮到爸爸来,我赶紧拿了小凳子给他坐着。 爸爸还叫我拿一把“尖嘴”钳给他,
他一只手用钳子钳着图钉的尾端,另一只手用铁锤慢慢地锤下去。他说这样比较容易,图钉不容易被钉扁。从爸爸的背后看到他很从容地慢慢来钉,那一刻我很感动也很感概。所幸我还来得及把 那一刻的感动拍了下来。爸爸的手这么多年来为我们遮荫挡雨、为我们建立了一个家,到现在连钉图钉这一件小小事,他都不假手于人,爸爸很厉害!!!

 
在我心目中,爸爸永远是“巨人”(我知道姐姐第一个举手举脚赞成)。外人很难想象口操流利英语的爸爸,读书只读到小学四年级的第一个学期就因为家贫辍学了吧?爸爸很好学,只是苦无机会。我始终相信,如果当时家里环境许可,爸爸的成就何止如此?不过现在也不太差啊!至少爸爸白手起家,有自己一门手艺,靠一双手把我们一家大小养大了。

在爸爸往生后的12小时,我们三姐弟替爸爸抹身换衣,我蹲在左边,默默地把爸爸的左手拿到嘴边亲吻了一下(可能没有人注意到,当时很多人围着,挺混乱的),那是我对爸爸唯一可以做的 ~ 感恩他一路来用他的双手帮我们做了这许多许多。。。(老实说,我一边在打这一段文字,我一边在滴眼泪~~我很想念爸爸!)



2012年1月10日星期二

凤鸣春日晓 ~龙起海天高

日子过得似乎太快了。我的脚步好像有点追不上。才开学,就要过农历新年了。下个星期天就是大年除夕。
即使我还没有真正的帮我乱糟糟的家大扫除、还没有足够的时间去旧迎新(丢旧东西,拿去环保再循还)、没有真正收拾心情买年货什么的来迎接龙龙年。我还是知道新年要来了。
我家宝贝一有空就开vcd看咚咚锵的新年歌、连我家老爷上个周六难得下午就下班回来,严重缺乏休息的他还很有心情的搬出红包封来要自己弄灯笼装饰家里。呵呵。
今天宝贝学校举行挥春比赛,每个学生必须参赛。他当然没得奖。今年的春联也没有被老师选中。不过,妈咪还是会等爸爸今晚下班回来,请他把宝贝的毛笔字春联粘贴在我们的大厅。妈咪爸爸是承懿100%粉丝。承懿的春联写得确实不怎么样,不过我觉得比去年的有进步就很好了。

凤鸣春日晓
龙起海天高

愿大家的龙龙年都过得好好!!!

2012年1月9日星期一

等明年好了

我向来都有寄贺年卡的习惯,国内国外的朋友都有。这习惯养成太久了,应该是从中学毕业开始吧!每年估计40-50 张左右。

宝贝识字以来,我也“训练”他寄贺年卡。总觉得说收到手写的的贺年卡,和电子贺卡或手机贺语短讯是完全不一样的感觉。握在手里的不止是单单一张卡、一句祝福,还有买贺卡的心思、花时间写贺卡的心意、还有要在信封上抄地址、粘帖邮票、再专程到邮筒那里投寄。。。是一项“浩大的工程”。

虽然我收到的贺年卡寄出去的20%而已,我还是很傻气地坚持。

不过,今年因为爸爸往生不久,仍处戴孝期间,不可以寄贺年卡。所以来自靓师奶的龙龙年贺年卡要缺席咯。
不好意思哦。

我亲爱的朋友们,你们只有等明年咯。





那一天



去年学校长假一开始,我就带着承懿返乡了。我很记得那是我在老家的第二个星期五(2 Dec 2011)。那一天,爸爸的精神特好。我早上把承懿送进了Global Kids Camp之后回家,那时大约是9点钟,爸爸坐在院子里剪指甲。然后他叫我到路口的小贩档口买芋头糕给他吃。妈妈在厨房很小声地说不好,因为芋头很“毒”。姐姐则说ok,买一点点,让他解馋。结果我骑电单车到路口,买了一客芋头糕回来。然后偷偷在厨房把三分之一的芋头糕盛在小碟上,拿出去给爸爸。还很大言不惭地说 :“爸爸,你好彩咯。我下去买的时候,只剩下这里而已。我全部要完。来,你来吃吧~~”小碟里只有四块小小的芋头糕,爸爸连吃两块后把碟子递给我 :“试一下味。”虽然我在茹素期间,还是把一小块沾着炸虾米的芋头糕放进嘴里(阿弥陀佛)。一个早上,我帮爸爸做按摩、聊天。他讲了很多话,告诉我坡底(市中心)那一家茶室的叉烧饭、芋头饭、肉骨茶、干捞云吞面、咖厘面好吃,还有那里的teh-si(奶茶)最好喝、最合他口味。之后他还和我说起他手上的“垃圾股”(亏钱亏到不像话),还有银行的定期存款以及他车厂欠着坤叔的三百令吉“尾数”(结果隔天周六下午我们就特地到坤叔的店铺去还钱,还有爸爸饱食了一碗老朋友请他吃的鱼片粥)。而在两天后的星期一下午,爸爸要我载他和妈妈到坡底的一家银行去提款。现在回想起来,爸爸可能知道自己时日无多,几天里面一步一步做他要做的事。但是我们几个还“懵闭闭”(广东话),没有察觉。那一个周五,应该是我长到这么大,第一次和爸爸单独谈话,可以天南地北地说了一个早上。我会记得那一天,记一辈子。

2012年1月6日星期五

生日卡 ~儿子的vs老婆的

好些博文是去年11月-12月拟好了的,或者是原本想写的,都因为爸爸的事而放在一旁。乘着还不是相隔太久,赶快贴上来。日后这一些些都是回忆的一部分。

12月11日晚上,在槟城住了三个礼拜的我和宝贝从回来了。隔天晚上我们和胖老爷庆生。宝贝儿子心甘情愿自掏腰包买礼物给胖爹地~一件T恤和两双袜子,还有一张手绘卡。他说这样比较省钱。2010年他画愤怒鸟,2011年他画大辣椒(Plants vs Zombies),都是他最爱的电玩游戏里头的角色。呵呵。


得稍微解释一下,左边的青青的pea shooter =宝贝,右边黄黄的sunflower=妈咪,
而中间红红的大辣椒 jalapeno自然 =胖爸爸咯。

红辣椒头上写着 : It's my Birthday
红辣椒身上写着:This dad has been hot for years, as working, so I drew a jalapano.
And there is a surprise at the back~~~


内页的左边承懿画了zombie
右边则写了: A zombie head! Whoops! I got the wrong surprise.
In fact, the correct surprise  is ------
"Happy Birthday to my best, good, greatest Dad!"
(唉!看到这里妈咪是又羡慕又妒忌咯。。。很酸葡萄地)

就是这对又红又绿的“父子兵”。
胖老爷最新买给他宝贝的 plush toys. 都说他是儿子心中的dg爹地咯(dad is great).


好了,儿子的手绘卡介绍完了,轮到靓靓老婆出场。不过我的卡是用钱买的,不是亲手画的。但是祝福还是真挚的。呵呵。



重头戏在里面。。。看好咯!


我还特地“加工” (牺牲了1张照片呢)


再拉近一点让你看清楚些。。。
(寿星有点不甘愿地拍手)


靓靓老婆很洋洋得意地接受祝贺。。。哇哈哈


到底是谁生日嘛?呵呵呵。我想一般的老公老婆不会像我们这样“沟通”的吧?胖老爷和靓师奶就是这样的。记得当时我在选购生日卡时,把这张卡递给承懿看,他笑到很大声。然后我回家翻相簿、剪照片、粘人头后再给承懿过目,他更是笑到不行。

这就是 3S 的 happy family 表现咯。呵呵!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