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31日星期五

对不起

上周返乡数天。姐姐适逢在家休养,聊天的时间多了。

谈起了我们小时候被妈妈打被妈妈罚被妈妈骂的往事。一边讲一边笑。都是几十年前的事啊。那时候的我们比现在的承懿还小。

三姐弟当中,姐姐是被打得最多那个,我是最少的。

姐姐被打时,会东跑西逃,拿枕头来当盾,尝试挡妈妈挥动的藤条。而我呢?和姐姐完全相反,是傻傻地站好,一动不动,等着受罚。那时候我们当中只要一个人犯错或调皮惹事, 妈妈就会三个一起罚,那是妈妈对“公平”的诠释。(那天我们笑妈妈,说她应该去经销或军营当训练官,一个学员犯错,全体一起跑操场或是做掌上压)

那时候如果是弟弟犯错,妈妈的藤条还没有鞭到他,我和姐姐已经一边跪着,一边嚎啕大哭,稀里哗啦地求妈妈不要打他。这一点姐姐和我很有共识,我们从小都对这个唯一的弟弟,又是长短脚的弟弟爱护有加。我们不像姐姐,反而像“哥哥”。

我问姐姐:“妈妈打我们太多次了,数不清。那你有被老豆打过吗?我记得我是没有。他好像连骂都没骂过我也。不过我记得细佬(我弟)被老豆打过。”

姐姐取笑我说:“是啦, 最乖是你。没有被老豆动过手。”

姐姐说她被爸爸打过一次, 就一次。她很小的时候,六岁以前的事。那个晚上,她随二叔的车去接祖母下班,在途中睡着了。回到家,她赖在车里继续睡,还发脾气不肯下车。应该妈妈也“请”不到她下车。敬酒不吃吃罚酒的她,最后被爸爸用藤条“请”了下来。

而弟弟呢?没错的话,他也是五六岁的时候吧!也是晚上,应该是星期天的晚上, 我们看完电视(以前,我们家的电视只有在学校假期和星期天才获准开的哦),弟弟跑到客厅的架子前, 他一只脚踩着木凳借力(另一只脚还是在地上),伸手扭收音机(在架子上)。弟弟的高度不够,加上借力,结果收音机被他推斜了(还好没从架子上掉下啦)。我只记得爸爸很快地从藤椅上站起来,跑到弟弟的背后,给他的屁股盖了一个“铁砂掌”。这件事我记得很清楚, 我第一次看到爸爸打孩子。

其实爸爸当时应该是怕弟弟站不稳(长短脚嘛),跌下来受伤,所以才打他的(典型的东方父亲)。弟弟被打之后有没有哭?或是有其他反应, 印象很模糊。但爸爸的一个箭步和一个巴掌,我记得。(弟弟不知道记得吗?)

我和姐姐说,我们三个当中,弟弟被爸爸骂的次数应该是最多的。因为他中学时期放长假,会到爸爸的工场帮忙(我爸爸是修车师傅)。爸爸那种呼呼喝喝的口气,听起来和骂其实没什么两样。

聊着聊着,晨运后的妈妈回来了。看到我们姐妹俩聊得酱起劲,就问我们聊啥。

我笑着说:”我好似未pei 老豆打过。大家姐有。细佬都有。“

妈妈回答:”梗系啦。老豆最锡系你。“

愣了一下,我笑着反问:“有moh?”

“有啊。你唔知咩?”







我真系唔知。

第一次。我觉得对不起爸爸。真的。

“sorry, 老豆。我依家知左。”

1979年去相馆拍的全家福
我当时小学三年级

2014年10月26日星期日

1025这一天


1025。2014。平凡的一天。承懿的13岁生日。有家人与朋友的祝福。

前天在槟城有亲人陪他切蛋糕。昨天在蒲种有一块练球的朋友陪他切蛋糕。

还有篮球教练,健豪哥哥特地买给他的一块芝士蛋糕。

午餐吃他的最爱阿东叔叔档口的叉鸡饭。晚餐他想吃面(这孩子自从三年级开始,每逢生日就要吃面)。结果胖爸爸带他去吃久违了牛肉面。

吃饱了,爸爸让他去挑一份礼物。然后再逛了一会儿,我们就回家了。

上楼睡觉之前,他抱了我两次,比平常多了一下。他说:“谢谢妈咪生下我。thank you!”

我说:“是~是。知道了。快点上楼刷牙、写日记、看书、睡觉。”

约15分钟后他从卧室里喊我:“Mom, good night. Dad, good night."

"Good night, Sam.”

带着满满的爱与祝福进入梦乡的他,梦里应该会发笑。

2014年10月25日星期六

13岁咯!



周五我们傍晚飞回都城。

中午时分,在老家槟城给承懿买了一粒白巧克力口味的蛋糕,他选的。外婆、姨妈、舅舅和依颜叔叔替他早一天庆生, 为他祝福,看他吹蜡烛。大伙儿一块吃蛋糕。很简单的庆生仪式。当然礼物少不了, 呵呵。

想起四年前,承懿九岁生日时,我们特地回槟城一趟。让外公给他买一粒黑森林蛋糕。也是很简单的吹蜡烛、切蛋糕的庆生仪式。

同样是在槟城庆生,四年前承懿只会把蜡烛插在蛋糕上,点燃蜡烛的工作由妈咪代劳。四年后的今天,他插好蜡烛,拿了火柴,“查”的一声把蛋糕上的蜡烛一根一根点着了。

哦~进步了。妈咪有一点点欣慰。

在飞机上我们闲聊。他有些感慨, 眼神有一点点惋惜,也有一点点期待:“妈咪, 明天十月二十五号,我正式十三岁了。也就是说,我正式和我的童年 (childhood) 说再见,正式成为一名青少年 (teenager)。”

“是咯。你 teenager料, 要懂得自己在做什么。不要再好像小孩子一样,整天被我念念念。”

他对着我笑, 嘻皮笑脸的,有点得瑟。

这个若干年前让我经历自然生产痛楚后,却在手术台上被剖腹来到世上的孩子,怎么一眨眼就13岁了。我好像还来不及看清楚他的童年, 他已经是一名青少年了。

生日快乐, 承懿。

妈咪比较贪心,希望你每一天都快乐。每一天都在进步。

可以自己点燃蛋糕上的蜡烛是进步。妈咪也加希望你在不久的将来,可以点燃你生命中的那一盏灯, 照亮你的未来。

妈咪和爸爸爱你哦,永远。


2014年10月23日星期四

带她吃好的

周三。屠妖节。

我和承懿在槟城。可怜劳碌的胖老爷在公假这天南下工作。

和妈妈、姐姐、弟弟还有承懿出外吃日式晚餐。

点餐之后,我发了 kakao msg 给胖老爷:“喂~用你的钱请我妈吃饭哦。”

几秒之后他的回复来了。两则 kakao msg。

第一则是竖起大拇指的贴纸。

第二则:“记得带她吃好的。今天我们有工开嘛。”

我把手机递给身旁的妈妈看:“妈, 你的胖女婿叫我带你吃好料哦。”

妈妈笑到见牙不见眼,眼睛都眯起来了。




2014年10月22日星期三

感恩的事

忘了是在那一部港里看过,里头的角色人物时常玩“三国杀” ~ 一种桌面卡牌游戏。好像很好玩。

承懿喜欢《三国》,曾经想过要给他买这个在港剧里看过的board game。我之后应该在FB的帖子里透露心声(那一篇我倒不记得清楚)。

两个礼拜前,HH和YY带着孩子来我家玩。提起了“三国杀”卡牌游戏。原来阿择不久前买了。我忙问说是在哪里买。但是YY说阿择买的的那一盒是店里的最后一盒了。

熙和随即插嘴说,他在学校附近的店里见过。我拜托他帮忙问一问价钱,顺便看看还有没有存货。

结果上个周六,熙和熙乐把一盒“三国杀” 交到承懿手中。我一看,很是惊喜:“哦~你帮承懿买了哦。来,多少钱?”

熙乐说:“不用钱。Sam的生日礼物。” 早到了一个星期的生日礼物,真贴心啊!然后熙和就开始教承懿如何玩。

这几天,我们返乡,承懿把“三国杀”带回来了。昨天我们去海边野餐,在沙滩上大玩“三国杀”,一边嘻嘻哈哈,一边在享受阳光和海浪。

想想, 承懿虽然没有机会一尝手足之情,但他身边总有爱护和疼惜他的人出现和陪伴,让他得以在满满爱的环境下成长。是一件值得感恩的事。

谢谢哦~你们大家。


2014年10月21日星期二

承诺陪你



1021这一天

我们来到另一个沙滩

承懿独自玩水

拾起干树枝

在沙滩上划字



用手机按咔嚓的那一刻

似乎感受到他的一丝寂寞

少了兄弟姐妹的陪伴长大

嗯~没关系

妈咪陪你 

Yak Su Ka Keh !
(韩语=承诺)







2014年10月20日星期一

去海边



今天

去海边

听海

走沙滩

看渔船

还有

吃虾面

好大只

好大只



每人三只哦!










2014年10月19日星期日

回家

星期天

这个早上承懿没有练球

和妈咪一起等待。。。

回家!




2014年10月17日星期五

宝贝梦到外公

早上送承懿上学。

车子一开动,他说话了。

“妈咪, 昨晚我发梦。”

“哦, 梦到什么?很特别?”

”我梦到你和我在这辆车里面。你驾车。driving on a ramp."

"so ...."

"The ramp has no end, keep going ...."

(在发恶梦吗? 我想。)

“Then...?"

”keep going up to the sky."

"Then...??"

"窗口外面的cloud里面出现公公的脸, for 2 seconds."

"Then ???"

"Then 不见料。我就醒了。”

(梦到外公哦?)

“公公的脸罢了?身体呢?”

“只有脸,很大的脸。没有身体。”

“脸有什么expression?”

“smiling啦!”

(哦~还是笑笑的。有点开心)

“酱你梦到公公, 有怕吗?”

他摇摇头, 露出一脸“怕什么怕”的表情。

“对~不用怕的。公公想你, 来看你了。”

他点头笑笑。

(爸爸, 几时来看我?)

**照片里的承懿约10个月大。
在槟城老家红毛丹树下的秋千上和外公玩“骑膊马”。
红毛丹树没有了。公公不在了。
还好记忆永远都在。


2014年10月16日星期四

3.6公分

星期四。晚上八点多。胖老爷下班回家。

听到他的车声,我一如往常地拿钥匙开门,站在门口等他进门。

他进来。我锁门。

他对我笑:“老婆,我回来了。” 我也对着他笑:“嗯。”

他放下笔记本包包:“老婆,明天你送Samson上学。我七早八早要下KL。” “嗯。”

“刚才我去加油站加油, 所以迟了一点。” “嗯。”

终于他察觉了 :“为什么你一直 嗯~嗯~嗯, 不讲话?”

我开了饭厅的灯, 站在饭桌旁边, 对他招招手。

他一手拿着他的水瓶,向我走来, 来到跟前:“咩事哦?”

小小声说 :“抱我。”

虽然露出诧异的眼神, 他还是抱了我一下, 然后看着我的眼睛,小心翼翼地问 :“咩事?”

我从桌上拿起一根细细的鱼骨 :“刚才我差点被这根鱼骨啃死。打横在喉咙”

他的眼睛张得大大。

”我和承懿吃饭,一边讲话。在吃鱼。不知怎样,鱼骨在喉咙卡住。打横的。可以feel到。我尝试吞饭, 不能, 还是在那边。然后我跑去厕所很大力很大力咳嗽, 想把它咳出来。咳了很久。辛苦到半死。鼻水眼泪都出来了。承懿看我咳酱久,一直问我:Mom, are you ok? 我都答不出,一直摇手而已。好彩,最后这根鱼骨咳出来了。出来的时候,舌头尝到有血的味道。伤到里面了。还好出来了, 要不然要去医院了。”

一口气把发生在我身上的【意外】描述给他听。

他的眼睛还是张得大大。

接着的反应就是给我一个拥抱,还在我额头亲了一下。

“好彩我老婆没事。。。老婆, 改天你去巴杀买一块块的鱼肉就好。”

后来拿尺量一量, 那根由粗到细的鱼骨有3.6公分长。

鱼骨没有镶起来作纪念啦(丢进垃圾桶了)。只是写下这则生活小故事。是为记。

2014年10月15日星期三

小金的海报~后话


哇咔咔~今天收到料!

Show 给刚下班回来的胖老爷看,他有点难以置信的表情:“做咩你D fren 咁好人geh?"

"因为你老婆好人咯。” 哈哈!唔系咩啊?!


一位柔佛的朋友,看了我写的《小金的海报》之后, 把这个和还好一模一样的小金 mouse pad寄来给我。


谢谢凯特琳 muaks!

2014年10月12日星期日

“老”的好

几天前慧敏 whatsapp 我,邀我一起去个聚会。昔日中文系的系友。

坦白说,收到whatsapp时有点受宠若惊。心里是想去,但是碍于胖老爷的工作安排(偶尔礼拜天也照样上班), 不敢答应。告诉她说我周六再确定能否出席。

可能你会很奇怪, 怎么我会“受宠若惊”?

嗯~怎么说好呢?我虽然选修中文系, 但中文造诣很一般,觉得自己“技不如人”,不太好意思高攀。在马大四年,较之中文系, 我更活跃于华文学会;所以觉得自己对中文系好像没什么贡献,有愧疚之感。还有,我大剌剌的性格、疯疯癫癫癫的,喜欢小声说、大声笑, 压根儿和中文系的“斯斯文文、很有气质”沾不上关系。

如果我不自招说我来自中文系,没人会敢猜我是。(够力!!!)

其实,和慧敏熟络起来也不是因为中文系。而是因为她的女儿我的儿子就读于同一间华小, 我和她是在孩子入学的“迎新日”那天遇到的。后来两位小朋友从二年级开始是同班同学,加上我们住在同一区,所以这几年比较亲近起来。

昨天胖老爷下班回来,确定今天没有上班。所以我今天可以如愿赴约。

和四位系友在“椰子屋”谈天说地话从前,四个小时一晃而过。很愉快地过了一个下午。

原来明年 2015 年, 是我们大学毕业20年了。我们真的很老了。哈哈哈!

朋友还是“老”的好, 不是吗?

2014年10月11日星期六

没想过。。。

因为昔日同窗在FB上载了一张近照。

因为几天前写了一篇有关梦想的文章。

我~~~想起了18岁时同学说的一句话。

"Cita-cita saya adalah menjadi seorang suri rumahtangga yang berjaya."
(我的志愿是要成为一名成功的家庭主妇)

为什么当时会提这个话题,记不清了。

应该是和国文口试有关吧。

她当时一说,我们大家都笑了。

我笑得尤其大声。

打死我也不相信她会要当一名家庭主妇。不可能!(她成绩超好)

打死我也不会将家庭主妇当作是志愿。不可能!

结果很多年以后我不可思议地的当上了家庭主妇。

世事难料, 对吧?

2014年10月9日星期四

梦想?

昨天写了一篇稿,关于孩子的梦想。

写好了,重看。后来想到自己的梦想。

呃!我好像没什么梦想。还是应该说我没有什么大志?

记得很小的时候,希望长大以后当老师, 人类的工程师。多伟大的志愿。后来知道自己欠缺耐性,为免误人子弟,打消念头。

中学时期有想过要继承爸爸的修车事业,兴致勃勃想当女修车师傅。不过爸爸说女孩子的臂力不够,换轮胎都难。

好像是Form 4 的时候,和姐姐提过我想上大学。至于选修那个科系完全没有概念。

在大学“混”了四年,毕业了。工作。结婚。生子。。。

一路走来,似乎没有什么机会讲梦想了。

当好妈妈可以是一个梦想吗?(笑)

看来我的梦想是落空咯。

自认是魔鬼妈咪。(偷笑)

otokeh ? (韩语=怎么办)

懿记豆角炒蛋



准备晚餐当中。

孩子做完功课,跑来厨房八一八。

看见碗里的鸡蛋。

“妈咪,你要煎蛋吗?”

“是。with long beans"

“我来煎,可以吗?”

"Why not?"

今晚最好吃的菜肴是【懿记豆角炒蛋】。

一定是。嘻嘻!




2014年10月6日星期一

小金的海报


昨天晚上,3S到金字塔购物中心。目的~买承懿的球鞋。

闲逛时看到Faceshop的橱窗摆着小金的巨型海报。

对~就是这张。


顺口说了一句:“看~金秀贤啊。很靓仔。”

当时我们三人行。我在中间,胖老爷在我左边,承懿在我右边。

我的左手挽着胖老爷的右胳膊,承懿则拉着我的右手。

承懿一脸奸相、忍住笑在我耳边问:“妈咪,酱你是喜欢金秀贤多一点?还是喜欢dad多一点?”

不假思索,立马回答。我把头转向他对着他微微一笑:“哦~我喜欢金秀贤。不过,我爱dad咯。”

承懿一副“哎呀~你没有中计” 的表情。

我把头转回左边看胖老爷。他对我扬扬眉,很是得瑟。

我们都笑了。

2014年10月3日星期五

我的姐姐

昨天开始,几乎每次 msg 在医院的姐姐,我都问她:“放屁了没有?” 刚才早上八点多,我发了今天的第一则 msg, 同样是:”放屁了吗?大便呢?”

不好意思。不是要言语粗俗。而是手术后的这两件事太重要了。


终于,姐姐传短讯来说 :" 不要打电话来 kacau, 我现在要上厕所了。” 我当然乖乖听话, 心里面是开心到手舞足蹈, 大呼:“Hip Hip Hooray!"

嗯~如果你看过我和姐姐, 会觉得怎么酱奇怪,样貌没什么相似。最离谱的是身型。

我是XL。长得牛高马大, 圆圆的。姐姐是S。虽然不至于娇小玲珑,但就是很小只那种。从小很多人见到我们时都会说 : "是妹妹抢了姐姐的东西来吃吗?“ (虽然我没有)

说到姐姐和她的大便。我又很自然地想到了爸爸和他的大便。

爸爸那十六个月和病魔抗战的日子,姐姐很勤力地检查爸爸的大便。真的是检查。爸爸每天早上如厕后,冲水之前,姐姐会去马桶检查那垛”蛋糕“。观察形状、色泽、质地。。。再比较一下爸爸那天的饮食或服用的中药。她会记下来。我们在通电话时,她都会如诉家常地和我说。

那时候,每一天姐姐下班回来, 吃饱后,都会花至少一个小时给爸爸”调“ (长生学相信用自然能量的疗法)。星期天是她的休息天,她就帮爸爸“调”早、午、晚三次,花四五个小时不在话下。

姐姐等于是爸爸的“看护”。带爸爸去看医生是她。看管爸爸饮食的是她(姐姐说、妈妈会煮)。帮爸爸“调”的是他。哄爸爸吃药不发脾气的是她。 夹在爸爸妈妈中间做调解人的也是她(爸爸生病期间变得很爱骂妈妈)。真的不可以想像, 如果那段时期没有了姐姐, 爸爸会是什么样?还好我有姐姐。真的。

想到姐姐, 永远不会忘记她第一次给我零用钱。那时我应该是Form 4, 她读完学院第一次打工,是律师楼的打字员,月薪只有不到三百块。她每天搭巴士上班,省吃俭用的。每个月除了给爸爸妈妈家用,也会自动给我和弟弟零用钱。应该是五块钱吧。她给我零用钱的习惯一直延续着(数目逐渐增加),直到我大学毕业,出来社会工作。

姐姐对我的影响,很大。譬如说我喜欢中文、爱上阅读、听陈百强、上预备班那年很努力地练跑、甚至高二选文科理科都是因为她 (可能她并不知道地很清楚)、看西片、认识好莱坞的明星艺人都是因为她。

话虽如此,姐姐和我的性格不尽相同。但这没有关系, 我还是很尊敬她、很爱她。因为她是我唯一的姐姐啊。

希望姐姐快快痊愈、快快出院、好好休养后可以快快工作。可以很快恢复她喜欢的做习、练她的瑜伽。真的。


一时兴起,翻了翻笔记本里存档,我和姐姐的合照。
哈哈。以前和现在。差别很大吧?!
上面黑白这张是我一岁左右拍的。姐姐四岁。
下面有颜色的那张是去年(exactly一年前的10月),我们一家人去吴哥窟的时候拍的。
算是我给姐姐继续打气的动作。
Fighting, 姐 :)

2014年10月2日星期四

九月初九(2)


上午九点左右,手机响了。是姐姐的kakao msg。第一次接她的msg 接到酱开心,有喜出望外之感!没有骗你。

姐姐有精神开手机、发短讯,比起昨夜弟弟告诉我她手术后昏睡、乏力、睡着表情也很痛的模样,今天她的情况好多了。真的开心 (也放心一点)。

我们都担心妈妈。毕竟她不年轻了啊!要熬夜,心痛。姐姐也要妈妈回家休息。我mo zhu koon (韩语~无限支持)。

姐姐的第二则留言就是祝贺她宝贝外甥生日快乐。我要说什么好呢?

感恩咯。承懿可以在一个充满爱的环境下成长。

九月初九



承懿的农历生日。今天
一早给他准备了两粒红鸡蛋
画上了笑脸
希望他永远开心快乐
脸上挂着大大的笑容

他下楼来
看到桌上的红鸡蛋,愣了一下
走近两步,再看(没有戴眼镜的关系)
他的嘴角向上翘,笑了
来我身后抱我:“thank you."
我说:“OK!”
然后胖爸爸凑热闹地
唱起生日歌
只唱中文版
因为是农历生日。
孩子在傻笑,有点尴尬的。

昨天晚上九点多和妈妈通电话
她在医院陪姐姐
会在医院过夜
妈妈没有忘记
”明天初九,Samson生日哦。帮我跟他说生日快乐。
婆婆没有空啊,在医院。红包就先欠着。”
“可以啦。他生日,不是什么大事。你先顾好你自己,还有姐姐。”
说的时候我轻描淡写,但其实心里是激动的。也感动。

九月初九是重阳节
两个太阳
特别热特别有力量的一天
所以承懿的英文名叫Samson
太阳之子的意思
希望他
像太阳般有力量
像太阳般把光芒照射大地
让大地温暖让大地有活力
我比较贪心一点
希望他今天生日的力量可以传达给在槟城的姨妈
希望姨妈可以痛少一点
然后快快好起来

生日快乐,孩子。要开心健康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