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20日星期五

last minute的公仔

那天我牛一,胖老爷特地提早下班。虽然他只是轻描淡写地说:“响Mid Valley 开完会就返屋企。冇返office左。”

生日大餐是我爱的韩式料理。去了一家新开不久的餐厅,平时的周末大排长龙, 让我们望而却步。我们点了烧烤和炸鸡。

饱食一餐后,胖老爷先去柜台付账。我和承懿喝完了麦茶, 再走过去。

胖老爷对我招招手:“老婆,爱买公仔冇?Kakao 公仔。买两只仲有discount。几得意咖。”

我望了望柜台后面,架子上排列整齐的公仔。都是我很熟悉的 Kakao卡通, 很可爱。

开玩笑地:“买? 你买比我 extra生日礼物啊?”

那位胖胖的当然是点头。另一位瘦瘦的忽地喊着:“Count me in, dad. I buy one for mom too.”

承懿选了那只褐色小狗,胖老爷则选了那粒桃。然后他们付钱。

我呢? 乖乖带着两个公仔回家。忽然间觉得自己是女王(哈哈哈!)

家里的两个男人给我买礼物。感觉真好。

那一刻, 我成了小女孩 (不是阿珠玛, 韩文=aunty)。



2018年4月17日星期二

昨天今天

前天晚上, 今天的寿星的另一半请昨天的寿星吃猪扒。大伙儿还在小小芝士蛋糕前唱生日歌和吹蜡烛, 少不了咔嚓咔嚓打卡。


今天中午,昨天的寿星请今天的寿星吃牛肉面(当作是长寿面好了), 还有小笼包和小菜。因为时间的关系, 咖啡就来不及喝了。


昨天和今天的寿星因为部落格结缘, 很多年了。一步一步熟络、渐渐地亲近起来 ~ 很奇妙的缘分。

最妙的莫过于我们的生日只相差一天。

珍惜这份缘~ 谢谢啊

417 的花

417。两束花。一个花篮。

两束花。一束我送给妈妈。托弟弟帮忙买了亲自送到妈妈手里。然后听她碎碎念我乱花钱。她的碎碎念里有笑意。所以值了。

对妈妈的爱与感激, 一束花表达不完啊~

另一束花我收的。来自远方香港的祝福。相识几十年的笔友, 非一般的情谊。虽然我们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 但她会记得在这一天惦念着我。

颜色鲜艳的非洲菊, 笔友 Alicia 安排送过来的。。。

至于那花篮,我家胖老爷送的(除了他还有谁呢?)很大很重的花篮。最重的还是他的心意。我不再碎碎念, 而是笑着对他说:“多D黎密D手”。

这花篮, 我单手提不起来啊
~ 果然是物出主人形。哇咔咔! 还是谢谢他。

是, 莎莎正式48岁了。祝我天天都快乐(我承认我比较贪心)。你也一样天天快乐,OK?


2018年4月13日星期五

做我们可以做的事

GE14, 莎莎可以做的事很少。

出来投票。

资助两位首投族大学生返乡投票。说几句鼓励的话。

去上PACA课。熟悉莎莎的朋友都知道莎莎最懒惰、最讨厌上课了。不过PACA课不得不上。

做了这些会有希望吗?会有改变吗?我不敢说。

不过,我知道如果什么都不做的话,肯定没希望!

所以做吧!做我们可以做的事。就酱。

出来投票。返乡投票。出来监票。




森州和诗巫各自多了一票。。。

2018年4月10日星期二

要面壁了

昨天上午外出办点事。孩子留在家里温习。

近午时分,事情办妥了, 可以回家。去拿车。

走过一家披萨店。心血来潮, 给孩子拨了电话。

“hello boy, 妈咪刚刚经过 D pizza门口。我 take away 一个回来当午餐, 要不要?”

满心以为他会欢呼叫好。

“妈咪, 不要打包不健康的食物。我们吃清汤粉就好了。”

我有没有听错?

不死心 :“ 你 sure 吗? 不要 pizza?”

“Yes,mom. 不健康的食物我们不要吃酱多。”

看来我~我得面壁了咯。

2018年4月6日星期五

吉胆岛, 第一次

第一次去吉胆岛。没有目的地闲逛,也不错。可以和孩子一块出去玩的机会越来越少,越来越珍惜。

谢谢百万一块出来玩的提议, 让承懿在温习备考的当儿, 可以透透气。

看看忙着往沙里钻洞的小螃蟹、嗅嗅海水咸咸的味道,和吕氏兄弟说说废话,都可以当作是减压的行动吧。

休息是为了走更远的路,继续冲刺呗!




2018年4月5日星期四

他要像他。。。



昨天中午时分,和承懿外出回家途中。

路旁竖着巨型电影广告牌, 顺口问了承懿:“boy, 要看这部戏吗?”

一口拒绝:“No, thank you.”

“很多人说好看也。没兴趣? 很多人的idol来的哦。”

他笑笑, 摇了摇头。

“所以他不是你的idol?那谁是你的idol?”

他还是笑笑。

“没有idol 咩?。。。dad 算吗?” 妈咪就是硬要给他“变”一个出来。

他笑了出来:“Mom, it’s not necessary to idolise a person.”

我以夸张的语调:“oh poor dad...”

他打断我的话:“But dad does motivate me.”

妈咪心里暗地“哇!”了一声:“Really? In what way?”

“Many ways... he is good... I want to be like him.” 说这一句话的时候, 他的语气很正经。

坦白说,听在耳里,虽然他口中说的不是我,心里还是觉得感动。(我是不是 shot 了?)


2018年4月2日星期一

老豆, 你好冇




今天,家乡的姐姐和弟弟去扫墓。

他们会先到墓园拜爷爷奶奶, 再到庙里去拜爸爸。

这个时候,我特别想念爸爸。

“老豆, 你好冇?”

=========




上个星期日去了 Chemor观音庙。

一下车, 就看到了鸡蛋花。

马上想到您。

多年以前,您曾经教我们,把地上的鸡蛋花拾起来,

扎成一小束, 当毽子来踢。

爸爸,您无处不在啊!



2018年3月31日星期六

心意, 很大

|
星期四晚上,胖老爷下班后回家吃晚餐。我“看”他吃,一边闲聊。提起了说隔天中午朋友约了我吃饭。

星期五一早,他准备出门上班了。我刚好从厨房走出来。

他从皮夹里拿了几张纸币出来,递给我:“老婆,比D镭你。等阵你同朋友出去食饭。”

“唔洗啦。我荷包有啊。够啦。唔洗比我。”

“攞住先啦。呐, 我放呢度啊(茶几上)。你记得收。我返工啦。“

“哦。”

很小的一件事。不过我的心却暖暖的。不关纸币数额的多少,而是那一点心意, 对我来说很大。真的

2018年3月20日星期二

没有“听话”


煎了两粒鸡蛋。一胖一瘦,一人一粒。

刚才开饭, 我叫承懿拿snoopy 碟子自个儿去盛饭, 我的双手在忙着装汤。

把那碗热鸡汤小心翼翼捧到餐桌,发现他没有“听话”。他拿了另一个有黑色花朵的碟子盛饭。

“为什么不拿 snoopy碟?你没有听到 mom 讲话咩?”

“听到。I just want to leave the perfect egg for dad.”

他~ 有乖。偶尔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