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23日星期六

友情牌饺子


吃饺子。不是我包的。莎莎的手没这么巧啊~😉

最近很有食神,朋友先后请我吃巧克力🍫、月饼, 再来是饺子。

饺子,朋友很厉害包。不过这一次她请我吃的这些,应该是买来的。坦白说,我很期待吃朋友亲手包的饺子, 相信馅料也会是一级棒。她的巧手,街知巷闻,很难不期待啊!

那天她说这些饺子味道较清淡, 所以沾酱料比较好吃。她通常把蒜米、姜丝和酱清混在一块沾着吃。

我承认我懒惰(哈哈哈~ 这也是街知巷闻的事了)。因为承懿吃完了那煲粥, 所以午餐我得另谋打算。想起了冰箱里朋友送我的饺子。煮了几个来吃。酱料嘛, 我既不要洗也不要切 😬~ 随便挖了半汤匙的韩式辣豆酱、加些麻油和一点点酱清。

味道不错!

我吃饱了~承懿刚才吃的是爱心粥。我吃的是友情牌饺子。吃了肚子一样饱足、心里一样暖呼呼。


2017年9月22日星期五

我叫他,他叫他儿子

今天放假。一早计划入城买东西。打算出门之前,把洗好的衣物晾一晾。

我手上忙着活儿, 为了争取时间早些出门(迟了会比较难泊车),对胖老爷说:“老公, 帮我罗洗衫机入边啲衫出嚟晒。我搞掂呢度, 就出嚟帮手。”

那胖胖圆圆的身影步出客厅后,即刻扯开喉咙:“Samson, 妈咪叫你帮忙晾衣服。快点~ 我们赶时间,要出门了。”

他~半点儿要伸出援手的意思都没有。

我有点傻眼, 这人怎么就把那粒球丢给儿子啊?不禁嘀咕:“这个爸爸啊~~”

话未说完, 承懿已经笑嘻嘻地 :"Don't worry mom. You have a son who loves you. I will help!"

胖爸爸立马:“哇~老婆, 令郎识得争宠咯。”

我们三个人都一起笑了起来。

然后六只手迅速地把衣物晾好, 出门去。

2017年9月19日星期二

18周年了

919。 他记得。姐姐弟弟记得。我更加不会忘记。

半小时前,门铃响了。收到了一个篮子。

大大的篮子。重重的篮子。还有一堆“杂八郎”的花。

“谢谢你爱我。18 周年快乐。我们要天天快乐。”





2017年9月17日星期日

快乐

那天,朋友在 FB分享了一小段文字,抄自她最近在读的一本书。我们的共同朋友留言:“快乐是什么?”

我的快乐,可以很简单。在平淡规律的日子里,依然可以快乐。

譬如说今天,买了一双粉红到不行的毛松松室内拖鞋,顿时有了少女心(虽然我是“阿芝玛”了,韩语的阿芝玛=大婶 )。我觉得快乐。


再来,在Daiso 买洗衣机专用护洗袋时,一样的价钱,选择了有米奇老鼠图案设计的,好可爱。我觉得快乐。


在面包店买了两个蛋挞,当下午茶。黄黄的custard,有入口即化的感觉。买到想吃的好吃的,可以有一个甜甜的下午。我觉得快乐。


或许你会说,怎么你的快乐都是要花钱的?嗯。不一定哦。

刚刚胖老爷午睡醒来,坐在餐桌旁喝水。承懿跑过来和爸爸开玩笑。爸爸叫他帮忙捶捶背。承懿以打锣鼓的节奏在那边捶,边捶边笑。胖爸爸说:“小力一点。。。”那一刻,我觉得温暖、我觉得快乐。


又好像说昨天下午,我给家乡的妈妈拨电话聊天。她有的没的说她到庙宇帮忙准备法会斋菜的琐碎事。电话聊了20 分钟左右。她说比较多,我的耳朵在听。我觉很快乐。

昨天虽然是公假,但胖老爷照样上班。照原定计划,应该是六点半离开工地,八点左右才回到家吧。但是下午四点多,他的电话就来了。我一接电话:“老公, 放工啦?” 他答:”系啊。做完左米返啦。“ ”小心揸车啊。“ 他可以提早下班、提早休息,我觉得快乐。

六点多,他回到家了。他说:“等我冲个凉,我地出去食饭。” ”你辛苦左成日。爱食咩?“ “我,冇所谓啦。我老婆爱食咩,就食咩。“ 一句话,我也觉得快乐。很快乐。


2017年9月12日星期二

他们的抱抱和亲亲

上个星期,一连五天,胖老爷去上课。 朝九晚五。

上课地点在莎亚南,和承懿的学校不是同一个方向。所以这五天, 我代劳,送承懿上学去 (承懿自小学四年级念上午班开始, 通常是爸爸送他上学)。

我们三人这五天(其实是四天而已, 星期一是“东运会特假”),几乎同一时间出门。

出门之前, 胖老爷和我玩抱抱或者玩亲额头,这半点儿不稀奇。

让我暗暗称奇又偷偷欢喜的是,胖爸爸也主动去抱抱和亲亲承懿(亲头发,呵呵)。

而承懿也配合, 半点儿都没有婉拒之意; 低下头让爸爸亲之余, 还会顺势用手摸摸或者轻拍胖爸爸的大肚腩三两下。

这一胖一瘦的亲密互动,我看在眼里, 暖在心里。真的。没有骗你! 所以要记下来(可惜没有拍到照片啊~~ )

2017年9月9日星期六

我们的相处之道

说起了相处之道。其实我和他很多时候说话都很没正经。二十多年了,还是这个样。说了,我们自己会笑。笑笑地过活,会比较轻松、比较快乐。生活,在平淡中自找乐子吧。

===================

大清早,在楼下准备承懿的早餐。

胖老爷下楼来, 他在喝着靓靓老婆之前为他倒的温水。

瞄了一瞄,怎么今天他穿了格子衬衫?这个星期他上课,一连四天都穿了 T-shirt啊。

“做咩今日冇着 T-shirt?”

“哦~今朝考试,下昼有 presentation, 所以着靓仔 D 咯。”

我轻声笑了。

“笑咩?系米着起龙袍都唔似太子?”

“咩啊?你都唔系太子。你直头系皇帝!”

他哈哈哈大笑直呼:“啱听~啱听。”

==============================

他一边打开车门,一边对我说:“老婆,我去上课同考试啦。”

我在屋内,倚着铁门对他说:“加油啊!”

他坐在车里,车门未关 :“加油?唔系加镭咩?考完试可以加少少镭比你?”

“加少少?你就想啦你。要加多多。越多越好。”

“哇。我老婆几时变得咁 looi-bin (福建话=见钱眼开)?”

“咩啊?我都系响你度学返黎咖。要配合你架嘛!唔系点衬你?“

他满意地笑了 :“咁又系。。。拜拜。我出去啦。”


2017年9月7日星期四

考试应援汤

煲汤。今天不做好妈咪,今天做好老婆。
他要考试了,补补脑。加油啊!!!💪🏻💪🏻💪🏻
小小声说, 他的好学,让我好生惭愧啊
😅😅😅~~



六点半。我还在厨房里忙着煎鱼,承懿一脸惊愕地跑来报告:“妈咪, 爸爸回来了。这样早的?”

他,比平日早下班。明天考试, 回来吃饱饱后,温习备考。

承懿拿了钥匙,给胖爸爸开门。

胖爸爸进来厨房:“老婆, 煮紧饭啊?”

“系啊。你今日咁勤力返屋企温书,俾份奖品你, 爱冇?”

“咩黎嘅?”

“等阵你洗镬洗煲洗碗洗碟。哈哈哈!”

他哈哈哈地比个👌 sign :“得。做咩唔得?帮老婆洗碗洗镬系我嘅荣幸。”

这种口才,只是当工程师好像浪费了一点。


2017年9月4日星期一

因为《美丽终点》



昨天终于看了《美丽终点》。没有感触是不可能的。看之前,我还以为自己会掉泪,结果没有。不过有那么几次,剧中的一句话、或演员的表情,确实触动了心。

知道以量老师很久了,杂志上、报章有关他的文字和访问,大都看过。不过第一次买以量老师的书,还要是 2012 年杪。那本书是《善终》。为什么会买?很大的程度是因为在 2011 年12月,爸爸离开了我们。应该是的。

我不知道、也不确定爸爸有没有“善终”。我选择相信他有。


我爸比较传统,生前对“死”和“病”的话题都有忌讳, 不会主动提起。即便是我们做孩子谈起、或者是他的老伴问他,爸爸都没有反应;他选择充耳不闻、他宁可沉默不语。我们也拿他没有办法。

爸爸 2010年9月开始抱恙。由起初的咳嗽、腹部不舒服、容易气喘,到最后照MRI,肚子里发现好多串“葡萄”,需要进一步去切片检验,他拒绝。无论我们如何劝说,软硬兼施,还是不行。

后来我们唯有转用另一种治疗,包括中医、蔬果食疗,还有长生学(说起这个,又得谢谢我姐了)。我们唯一的希望,爸爸不要疼、爸爸不要痛。

爸爸往生前的三个月,趁他还清醒的时候,我们提议给他立遗属,最简单那种。除了祖屋给了弟弟,其他一切给妈妈。他没有反对。

他处于弥留那几天,姐姐请医生来家里看爸爸。医生说,爸爸的器官在衰歇,可以做的就是把他送去医院做抢救。姐姐在爸爸耳边问,如果爸爸愿意去医院的话,要告诉我们,至少给我们一点signal。他,没有反应,一点都没有。

三天之后,爸爸在家里往生了。那之前几天,我们姐弟无数次在他耳边说:“爸爸,放心啊。我们长大了。我们会照顾自己。我们会好好照顾妈妈。谢谢你把我们抚养长大。” 就一心想要爸爸不带牵挂好好跟着阿弥陀佛走。

爸爸走了,家里要办丧事。就如以量老师说的,很多热心的亲戚会提出很多意见。我们三姐弟只对着妈妈说:“你不要听别人的。想如何做,我们听你的。你说,我们就做。其他人讲什么,你不用理。我们会帮你挡。坏人,我们来当。” 爸爸不在了,妈妈由我们来担当啊。

昨天下午在剧场内,看到成人版小志在医院一旁哭泣,很尽情地哭。我想到几年前,我和姐姐在爸爸一往生后,抱头痛哭的情景。我们哭,有不舍、有伤心,更多的是我们庆幸爸爸可以不再受病魔折磨,放心离开。

我和胖老爷在很多年前,承懿还很小的时候就立了遗属。在承懿外公(我爸爸)和承懿爷爷(胖老爷爸爸)相继离世后,我们曾经和承懿提过我们死后,会希望怎么样处理。

胖老爷说他响往自由、也爱四处跑,所以他想火化,这样骨灰可以全部撒海,随处漂流,算是环游世界(呵呵,很阿Q一下)。他说他不需要骨灰塔、灵位也不需要,日后有子孙的话,他们不需要逢年过节返乡祭祖什么的,这样简单容易多了。要真的缅怀他,放在心里即可。

我则无所谓,胖老爷要火化的的话,我也和他一样好了。

至于灵位和骨灰塔,我则有保留。因为当胖爸爸说他死后,什么都不要的时候,承懿问了一句话:“那如果我想去拜拜你们?想和你们说说话的时候呢?我要去哪里?。。。不然,妈咪你的骨灰,我可以不要全部撒进海里吗?剩下一点点我拿回家,如果我去oversea的时候,也可以带着一起去。“

我说:“或者可以考虑带回家,参入泥土里种树种花。可以睹物思人。” 胖老爷不赞成。我请胖老爷替孩子想想,承懿是独生子, 家里没有兄弟姐妹,最亲的就是我们两个。如果日后我们不在了,他想对着”我们“说说话,至少有骨灰塔或者灵位或者是一棵树,尽诉心中情啊。

虽然在这课题上我们暂时还没有结论,不过可以摊开来说、已经不错了。毕竟死是必然的,只是迟早,时间上的问题而已。

做孩子的,都希望爸爸妈妈可以健健康康,活到一百岁最好。但还是要有心理准备,有一天他/她都会走的。所以趁还有机会、趁爸妈还在世的时候、多陪陪他们,多回家看看他们。真的做不到,就拨电聊两句好了。他们开心,我们无憾。

谢谢《美丽终点》,让我看了有感触有感动,无奈我的钝笔只可以略略记下来这一些。

2017年8月23日星期三

祝福慧思骢哥


在手机里“藏”了五个月多一点点的照片, 终于可以曝光了。呵呵!

三月中旬,我和胖老爷到一个英国教育展览找资料。出乎意料的遇到了美女编辑和她的长腿骢哥。

原以为她是来做访问写稿之类, 她说不是。她来“探路”, 问清楚所需,为到苏格兰深造做准备。由于那时候时机未成熟, 她请我 zip 嘴巴, 我当然说 👌。

这里我要谢谢她的坦白, 也谢谢她的信任。

我们在教育展聊了好一阵子。离开之前, 骢哥还拿了他的手机了这一张 wefie (之后PM给我)。

认识慧思和骢哥是因为【黄色】,也因为花报。然后他们搬来蒲种住,地点上靠近了;去过他们家喝咖啡和吃凤梨酥 (就是烧肉还没!)。

几年前慧思因为问卷工作, 特地来我家访问了胖老爷。至于是什么课题, 我记不起来了。

又有一次那么刚好我们3S驱车回怡保,骢哥慧思买的巴士票有问题, 回程时他们搭我们的顺风车回都城。大家还一起在蒲种的唛唛档吃了一餐(骢哥请的)。

我相信缘分。朋友之间也需要这种缘分。除了以上这些, 还让我想到一点, 我们夫妇同是前后辈关系(看韩剧太多, 学他们说话)。我和慧思同是马大校友, 胖老爷和骢哥也是三德中学的校友。这样“认亲认戚”法,似乎关系更亲近了一些 。

大费周章写这些,其实是临别依依, 要祝福这两位学霸型的年轻人。我特别佩服可以在工作一段日子后, 决定再深造的人。能力和毅力可不一般啊!

会想念你们啊。记得在苏格兰有空上FB瞄瞄并留言, 娱乐我们一下 (这是对骢哥说的)。

我们的【黄色夫妇】, 一路顺风啊!

2017年8月21日星期一

开学了, Y11


他的假期结束, 今天开学了。正式踏入最后一年的中学生涯。时间过得真快。

两天前吃早餐时随口问了他一句:“很快开学了,对Y11 有什么想法吗?”

他毫不犹豫:“ A* and A 。”

我呆了一秒, 然后笑了:“好心你啦。只是成绩吗? Please remember that results is not everything."

他咧开嘴对我笑。点了点头。

“I am happy that 你对自己有要求。不过不需要给自己太多压力。。。妈咪倒觉得自律和 time management 对你才是挑战。只要搞好这两样,A不A都不再是问题。搞好这两样, 做什么都会好,不只是成绩。我们看东西看远一点, macro view 一点。”

他还是点点头, 没有答话。

也不懂他听明白多少, 妈咪唯有希望他在学习的路上继续摸索、成长。

开学快乐、学习快乐。爱你啊。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