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12日星期日

简简单单

星期天上午, 3S 一块吃了印度煎饼和“辣死你妈“早餐, 送承懿去练球。

然后胖老爷和我去附近的菜市场逛逛。很传统、很亲切的菜市,刹那间仿佛走进了时光隧道, 回到了小时候妈妈带我去菜市的情景。

很多小贩都说客家话(当然说华语的也不少)。人挤人, 很狭窄。我选菜、选鱼、选鸡蛋, 他掏钱、付钱、提环保袋。

提着大包小包离开菜市之前,我们买了半公斤的牛耳饼,还要是怡保出产的。他家乡的味道啊!

停在一家面包档口附近,我下车买承懿爱吃的叉烧面包。再走几步路, 到水果档口买一些切好的水果。我买了“鸡屎果“ (就是芭乐), 还有他爱吃的哈密瓜和黄梨。

上车后打开袋子, 我开始吃芭乐。车子停在交通灯前面时, 我用小竹签叉了一小块黄梨, 放进他的嘴巴。

他嚼了嚼, 吞了。我再叉了另一块,塞进他的嘴巴。 他照样吞了。

每一包水果我们都没吃完, 留了几块。待承懿上车后可以吃。

生活, 可以很简单。幸福, 也一样。



2017年11月9日星期四

和我玩



昨天下午, 接了承懿放学后回家。他上楼洗澡。我在厨房洗菜切菜。

一个不小心,右手的食指“中招”,鲜红的血慢慢地从伤口渗了出来。很痛!把手洗干净,涂了黄药水。待洗待切的小白菜,暂时搁在一边了。

我坐在餐桌旁, 在”研究”食指上的伤口。伤口不浅。证明新买的菜刀, 果然锋利。

承懿冲好凉, 下楼来着。我对他扬了扬我的“一阳指”:“Boy, 妈咪切到手。流血了。 我刚刚搽药。”

他先是皱了皱眉,一副“惨不忍睹”的样子 :“OK了吗? stop bleeding了吗?”

我站起来, 经过他身边,准备到客厅去:“should be fine.”

忽然间,他双手从后面抱住妈咪的水桶腰(我即刻动弹不得), 把头枕在我的肩上,还以很戏剧化的腔调:“oh mom, I don’t want you to die ~ “ 一连重复了几次。

当时我的第一个反应是好气又好笑,拍了拍他的手臂:“好心你啦, 需要这样 dramatic吗?”

他松开了手,笑嘻嘻地进书房。

现在想起来, 其实心里暖暖的。我的孩子16 岁了, 还肯和我这样玩。


2017年11月2日星期四

1102 随笔。。。

今天朋友约我吃饭。去金字塔吃拉面。一见面她和我皆有惊喜。

朋友换了新形象,配上花花的上衣, 很好看。

我开声说话, 她惊问怎么我还在病?

是的,一个月里病了两次。被胖老爷害的 (这叫夫唱妇随)。

拉面吃完了, 茶也续添了两回,话似乎还是聊不完。

到时间接孩子了, 付账之后各散东西。

可能是病怏怏的关系, 忘了拿手机拍被我们吃进肚子的拉面。

其实最应该拍下的是朋友带点韩风的小清新烫发。

2017年10月30日星期一

地布里有爱


昨天从槟城带回来的四块“地布”(广东话)。妈妈买给我的。

诚如之前所言,我们前天突然返乡, 她被蒙在鼓里, 完全不知情。这几块地布,她是一早买好, 收在家里。看看几时弟弟下来KL时送过来,或者我回老家时自己带回来。

为什么她突然会买地布?

皆因两三个月前来我家小住时, 察觉我家的地布旧旧脏脏的,也不美了。所以她在老家看到适合的, 就买了几张。

以前小时候, 家里用的这类地布,都是妈妈亲手缝制的呢!

我只可以说,妈妈的爱, 很实际、很温暖、很细腻。

我~是个幸福的孩子。

2017年10月29日星期日

一步一步


傍晚时分

和胖爸爸到KLIA2接机后拍的

一步一步

 他慢慢长大了

一步一步 

他迈开自己的步伐向前走


一步一步

爸爸妈咪要放手了


唉 ~ 理工男

他拍的。。。

早餐前去沙滩走走。踏踏细软的沙,听听海浪的声音, 虽然只是一会儿, 挺疗愈。

随手咔嚓了一些照片。对着海,拍我们的大头鞋。他也跟着拍。

然后他自嘲地笑 :“呢啲系米叫食饱得闲冇事做?“

我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你可以唔爱咁 cheap 冇?斯文D,依个可以系【沙滩小浪漫】。”

他一连串 “哈哈哈”, 接着说:“冇办法啦。鬼叫你嫁左个理工男。”

我~ 无语问苍天啊!

变成了“大长腿”, 哈哈哈!


2017年10月28日星期六

还是家人

胖胖的那位要配眼镜,匆匆忙忙地返乡。

在小岛逗留不到24小时, 睡一宿后即折回都门。

捉紧机会和妈妈吃了一顿饭。妈妈吃九皇爷斋, 所以我们大家陪她一块吃。

吃完之后,到邻近的咖啡馆坐坐。我们还包场呢。

南下近二十载,槟城最让我挂念的, 始终还是家人。


2017年10月26日星期四

他说他爱我

昨天晚上,切完蛋糕吃完蛋糕之后, 承懿继续整理他的露营配备。

星期四下午,他和同学们启程到浮罗交怡去划独木舟兼露营, 很多东西要带。大大重重的背包, 有差不多15 公斤。

然后他换手机的 SIM卡。他决定带旧手机去。这孩子比较龟毛,怕现用的手机在旅途中有什么“冬瓜豆腐” (广东话啦)。

他公布:“SIM 卡换好了, 妈咪。” 一边从书房走出来, 一边扬扬手中的旧“苹果”。

我坐在餐桌旁划着手机(应该是在贴照片),暂停手指动作, 抬头对他说:“哦~ does it work? 你试试 send message 给妈咪。”

“OK。” 他顺从地低下头按手机。

不到五秒, 他抬起头对我笑:"sent."

他的话一说完, 我的手机响起了他的设定铃声,刚刚发过来的短信,收到了。

原以为他会写类似“testing 1-2-3" 的字,毕竟是要确认SIM卡换去旧手机可否正常操作。

屏幕出现的字竟然是 “I love mum".

又惊又喜之余, 心是暖暖的。

抬头看他, 这孩子已经一溜烟进跑书房去了。

十六岁生日那天他说他爱我。记下来。

2017年10月25日星期三

他的 Sweet 16


今天提早起床, 要简单煮个面。还有准备两粒红鸡蛋。

我不是巧手的妈咪, 烘焙啊烹饪啊,完全不在行。所以要吃妈咪亲手做的生日蛋糕, 他是不用等了。

妈咪只可以把祝福和爱,寄托在那一缕缕全蛋面和两粒水煮蛋上。让他当早餐吃下肚子,暖暖胃。

16 岁了, 大好年华。好好过、好好爱自己。好好成长, 就像妈咪在贺卡上写的一样 ~ become a better and wiser young man.

承懿,爸爸和妈咪爱你。要天天快乐啊!

这孩子不贪心。
今天下午他在蛋糕店看来看去,
最后选中的是这粒小~小~小蛋糕。
半点儿装饰都没有。
还好妈咪有先
见之明 (这绝对是马后炮,呵呵),
 几天前已买好“1” 和“6” 的小蜡烛。


很多年了, 他都不要我们为他唱生日歌。
(但是同学们在学校共唱了12次,呵呵)
歌, 可以不唱。但许愿是必需。
他合上双掌、闭起眼睛, 很诚心地许愿。
按下手机的那一瞬间,妈咪心里说:
“boy, may all your wishes come true."


2017年10月21日星期六

听【激盪 30】



要谢谢HH哦。

她开声叫我一块来听音乐会。她说那十年她人不在大马, 她不认识“激盪”。

所以她想趁这个机会去听听歌、认识一下。

庆幸我应约来了。

两个小时的歌声和故事, 听得很舒服,心也暖暖的。

最后那首《你要小心保护你的心》唤醒了一些昔日的回忆。

有梦想, 很美丽。坚持梦想30年,更加美丽了。

今晚, 激盪真的很美丽!

继续美丽下去呗。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