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31日星期二

mg的形象



在厨房。汤煲好了。

掀开锅盖。嗯~ 老黄瓜汤,正适合凉一凉酷热的天气。

下一个念头:“承懿去field trip,两天了。在野外曝嗮,不知道会发热气吗?可以喝一大碗这汤就好了。”

这脑海里一闪而过的想法,是不是和我mg 妈咪的形象不太衬?

莎莎 = 凶凶的、强势的、严谨的、魔鬼的、讲话半点儿温柔都没有的妈咪。

这个形象应该是定型了,很难改变。

有点无奈 ,也有点哭笑不得

2016年5月28日星期六

看完漫画之后。。。

昨天晚上九点钟左右,看完了两天前买的那本漫画《出发吧!和爸妈一起》。

意犹未尽哦。

搬凳子,站上去,找柜子里的相簿。

太多回忆在脑里涌现。我和爸妈一块出游的记忆。太多太多了。

所以要找回来,好好回味一下。

承懿3岁开始我们出去玩,一直到他9 岁,他和外公外婆去过不少地方。

台湾、韩国、日本、巴厘岛、卡莱尔、苏格兰、伦敦、清迈、胡志明市、日惹、下龙湾,都曾经留下我们的足迹。

在手机摄像功能还没有很先进的那几年,原来我曾经不厌其烦地用傻瓜相机,咔嚓了不少爸爸妈妈的合照。

几乎每去一个地方我都拍了。

我最亲爱的爸爸和妈妈。。。

拍的时候可能不觉得什么,反正是顺便。

但是现在重温旧照,我竟然偷偷高兴,觉得自己很班耐。这些照片现在成为珍贵的回忆。

这几年出游的合照应该会比他们年轻时拍的多。多很多。

一边翻相簿,一边用手机重拍,觉得很好玩,加一点点兴奋。

然后,我将近20张照片 kakao 给姐姐和弟弟。还叫他们星期天比较有空的时候,一一开来给妈妈看。

再考考她的记忆,记得是在哪里拍的吗?姐姐也说好~好~好。

与姐姐哈拉一番之后,我对着 kakao 里的照片再看了看。开始掉眼泪(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2016年5月27日星期五

14岁半


14岁半的学校生活,并不一定像大人口中说的无忧又无虑。

这几个月,目睹了孩子的成长,在他最不擅长的人际关系中(写这一句的时候,其实有一点点小安慰)。

14岁半,正是孩子觉得翅自己的羽毛丰厚、翅膀强壮,可以飞出去的时候。这个阶段,朋友最重要了。什么事,朋友说的算。朋友最大了。

学校朋友之间的一些事,妈咪偶尔因为关心多问两句, 他会给你脸色看。我当作“运高看不到”(福建话)。

还是会借机劝告他:“妈咪现在说的话可能不好听,你不喜欢。妈咪是以事论事。针对事情,不是针对人,更加不是针对你的朋友。你不喜欢听,也请你暂时听一下。然后你自己去观察。观察的同时,请你去分析,想想妈咪的 comment,对还是不对?有没有 make sense?”

“还有,最最最重要的一件事。妈妈明明知道你不喜欢听,还是要讲。因为你是我的孩子。我关心。我爱护。我怕你受伤。Mom loves you too much, that's why."

类似的话这几个月里在不同的场合、不同的心情之下说了好几次。

终于,一天他放学后上车对我说:“妈咪,你上次说的话,真的对。虽然。。。当时你说的时候, 我觉得很不爽。”

这阵子,他最常和我聊的就是学校里的是是非非。他告诉我他看到了什么、听到了什么。还会问我有什意见。

通常我会先问他的看法。而且会有点追根究底地想知道为什么他会这么想?之后,我才会说出我的想法, 从一个大人的角度,从一个妈妈的角度。

我一直对他强调的是, 有什么事, 回来对爸爸妈妈说。不管是好事、坏事、难题都好,爸爸妈妈一定帮你想办法。

好的事,我们一起分享快乐和欢愉。

坏的事,我们一起想办法补救(虽然爸爸妈咪可能会生气, 但生气的同时还是会想办法)。

万一真的是发生了难题, 更加要说。 因为 two heads are always better than one (更何况我们有三个)。

我们是一家人。好坏在一起。我希望他永远记得这句话。所以我一直像老太婆酱念念念~念念念。

有几位朋友都曾经说我是位强势的妈妈。很可能我真的是(加上我牛高马大的身材和讲话像机关枪的速度)。不过,强势的外表包藏着的不外是爱孩子的一颗心。

2016年5月25日星期三

漫画。爸妈。我的字

忍不住买了这本直子的漫画
(连弟弟都笑我说封面的直子脸圆圆很像我)
从小的习惯。买来的书会写上名字和日期。

偶尔写下一些心情。三言两语。短短的。

今天买了直子的漫画。刚刚写这个。

忽然间想到了下午在FB分享的一个链接,有关 “K”的标准写法。

再看看自己写的字,如果拿去考试,一定 “肥佬” (fail)。

是,我知道我的字不工整也不美丽,不过有我的pattern ,所谓的个人风格(今天不知为啥自我感觉良好)。

献丑咯。。。

2016年5月21日星期六

咖啡的“偶遇”

加了引号的“偶遇”当然不再是偶遇。

是个记录。短短7天内,我们一起喝了4次咖啡。

虽然之前我们时常会相约,喝咖啡聊家常当作是减压,也当作是联谊。

这几年来真的谢谢有这么一位可以一起喝咖啡聊天的朋友。

星期六
我们为YY庆生
一起请她喝咖啡

星期日
到孝恩园一趟,朋友的家翁往生了
我们再琴轩喝了拉铁

星期二
庆祝雪梨赢了
我们在Publika 聚餐又喝拉铁,香浓的

星期五
孩子们相约看电影
妈妈们去喝拉铁
还是拉铁。。。哈哈哈




2016年5月20日星期五

520 哟

一直以来,我都觉得承懿长得既不像我,也不像胖爸爸。

这么多年过去了,终于有一张照片让我觉得孩子挺像爸爸。

不是身型,也不是哨牙。

超喜欢这张照片,两个星期前拍的。

这一胖一瘦笑容好好的父子俩, 520 哟!!!


2016年5月13日星期五

读中文系

那天和朋友喝茶。话题就自然讲到孩子。孩子读书。语文科。国文英文华文。然后是中文系。

我告诉她, 如果我没有说,很多人不会觉得我源自中文系(当然那些几十年的老同学、老朋友和昔日同窗系友不算)。朋友笑了。

我喜欢中文。欣赏中文。中文一直以来都是我的最爱科目。连大学我也主修中文。但是很遗憾,也很惭愧地说,我的中文没有很好。


在大学四年,考了无数张试卷,唯有在大三的文学史, 侥幸拿A(仅有的唯一的一粒)。其他的都是 BBCC。不像一些系友可以很大声地告诉全世界:“我都是AABB的。” 所以我说惭愧。

我好些系友,在大学时期已经可以引经据典,和讲师教授们谈笑风生, 做深层交流。我的功夫不到家。所以我那时候,远远看到老师,就来个择绕道而行, 避为上策。

我长得牛高马大,性子急,讲话粗声粗气、快似机关枪,常不自觉地比手划脚, 动作多表情也多。这和一般的中文系女生的形象有很大的反差(180度大反转)。

不知道是受什么影响,一直对中文系女生有这种“憧憬”~长发飘飘、婀娜多姿、轻声细语、有点像金庸笔下不食人间烟火的小龙女。这些完全和我的 pattern 大相径庭。所以我一直觉得我的身份曝光的话,会令中文系美好的形象受损。不是假话。

很多字很多词汇,我会认会写,知道意思是什么,但不会读。这个绝对是问题!有时候被人问到了,很糗,读不出来(或者读错了),觉得实在是丢中文系的脸。

再来,我写不出词汇丰富优美、形容词一大堆的描写文抒情文。至于大义凛然的文章, 我也同样是呕心沥血,没办法吐出来。

毕业之后,我既没有像一般系友那样踏入杏坛,教育英才,把中文的精髓传承下去;也没有去当无冕天使或者摇笔杆当编辑, 和文字打交道, 把中文发扬光大。

最最最自打嘴巴的,我养了一个“香蕉仔”。对, 就是承懿。他两岁之前,我没有和他说中文。除了叫他的名字。承懿自小的英文比中文好,妈咪一手造成的。这个巴掌打得好响!(唉~~~)

有点语无伦次的C9。星期五的早上。就中文系写了这些。记录一下心情。就是酱。

2016年5月12日星期四

一句祝福

今天孩子考 IGCSE的 BM。

他上学之前,临时抱佛脚,到神台烧香拜拜。通常他在考试期间都会这样,求个心安。

他穿好校鞋, 背起书包, 在门口对我说:“Bye,mom。”

我小小声警告他:“dad's not in good mood,office 很多东西烦, 又不够睡。 You please behave in the car."

他愣了一下, 然后点点头。

我说:"OK, bye.“ 准备锁门。

孩子还是站在那里,一动都不动。

他对着我,扯开嘴角,鬼灵精地笑笑:“Mom, 没有东西和我讲咩? You know something good...”

我才如梦初醒 地“啊~”了一声。

伸出右手摸了摸他的头发 :“OK, all the best !"

他满意地点头、微笑然后转身。

我乘势轻轻拍了拍他的屁股 :“记得吹蜡烛啊。”

他走到车子旁,转身给我一个微笑, 没有作声,就比个赞。

原来孩子习惯了。这么多年来,大大小小的考试, 妈咪都会先给他一句祝福和鼓励。妈咪的 “good luck”或者是 “加油”在他心中还是有那么一点点份量。

(谢谢承懿今早的这个动作,让妈咪蓝蓝天空有一丝丝阳光)

2016年5月11日星期三

一辈子

她生日。他带她去买礼物。虽然她一直嚷嚷说不用。他坚持。

很多年没有真正给她买生日礼物。今年他心中有了主意。在她生日那天带她一块去选。她喜欢的款式。

结果真的买了。那份不便宜的礼物。

两人手牵手并肩离开商场。

她有感而发:“现在我全身最贵重的东西就是这个,你刚刚买给我的。”

他笑了:“说傻话吗?最贵的是这个。有钱都买不到。” 说的时候,他用力握了握她的手。

她答不出一句话来。默默跟着他的步伐过马路。

过的何止是马路?是人生。是一辈子。

2016年5月9日星期一

炒杂菜

今天去菜市。计划好未来几天的菜单。

买了苦瓜、长豆、黄芽白、一把青葱,还有明天要煲汤的老黄瓜。

也买了几条小鱼。还有豆腐。

回到家,才发现没有买到今天晚上要煮的青菜。怎么办?

还好冰箱里有剩下的两三棵小白菜。撕下三四片黄芽白。还有一小把青葱和半条红萝卜。

加点蒜蓉和姜丝。莎记炒杂菜一碟搞掂咯 (如果加上一些草菇就更好了)。

味道甜甜的。香香的。颜色很漂亮。

连家婆都说:“几样菜参响一齐炒,又几好食喔。”


2016年5月8日星期日

508 母亲节



(抄来的照片)我喜欢这张图片。

简单。有意思。太有意思了。

妈妈们很棒。特殊孩子的妈妈更棒。

拍拍肩~ 我们真的很棒,也很赞。

母亲节快乐!





母亲节。我们的早餐和午餐 (胖爸爸工作)。

怎么都是承懿爱吃的食物?今天是“孩子节”吗?

哈哈~ 就因为我是“妈妈”。


2016年5月7日星期六

我爱妈妈

明天是母亲节。我们家(就是我槟城老家, 还有现在蒲种家)向来没有大事铺张来“普天同庆”这个节日。

老家是这样,因为总归来说是一个很传统的东方家庭。很多关心和关爱都表现在日常生活里。用心可以感觉出来。不是用嘴巴(说我爱你之类的)。

蒲种家也是这样的pattern。胖老爷老家也没“庆祝”的习惯,加上这胖瘦父子俩比较“钝”, 对节日的敏感度低,所以我也不会有什么要求。

昨天,姐姐和弟弟在chat group里还商量星期天有什么计划?最后就落得个在家吃午餐后,一块和妈妈出去麦当当,吃香蕉派和荔枝圣代当 dessert 或下午茶。看到他们的chat,我差点笑死。

不过, 我不会说姐姐弟弟小气或不孝。真的!

要带妈妈出去吃东西,不一定要等到母亲节这一天。平日,弟弟都常常这样做, 几乎是每一两个星期。虽然吃的不是什么山珍海味,偶尔是日本拉面、印度素食或者是茶室里的一碗福建面了、粿条汤。 最重要的是他心意和时间。偶尔他还会在电话里对我complain:“你得闲帮我话下你老母, 好艰难约佢出街食嘢。”

姐姐呢,这二十多年来一直在包办妈妈服用的维他命。那个牌子好、那个牌子便宜, 她都懂。妈妈长期服用控制胆固醇过高的药物,需要另吃一些辅助品来“平衡”一下。她都会去咨询专家或上网查询。这一点,我做不来,也做不到。只能偶尔塞个一百几十给姐姐帮补一下下。(惭愧啊~~~)

我呢,也没什么特别。除了尽量勤力一点回家看看妈妈, 还有就是给她拨拨电话聊聊天。报告一下生活琐事。问问她最近几天的生活。听听彼此的声音,将300多公里的距离拉近一点。

母亲节, 老实说,我没有什么表示。把自己照顾好,做好本分,不要妈妈挂心劳累。那是我爱妈妈的方式。

即使是对胖老爷的妈妈,也一样。我把她的儿子照顾好、把她的孙子照顾好, 把我们蒲种家打点妥当。不需要她再劳心伤神。

我表达的方式很简单,也很实际。

愿天下的妈妈们,不只在母亲节这一天快乐。是每一天都健康快乐。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