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16日星期二

承懿的 Y10 PTLC


昨天我和胖爸爸去了学校一趟。承懿的学校这个学年的最后一次家长日。而今天。就是教师节了。真巧啊!

中文老师建议承懿要多注重会话那部分。他的习惯,常常不经意地把英文词汇穿插在中文的对话中,而且遣词用字稍嫌口语化。老师要他找时间看看中文视频, 短短的也好,学习说话的用字和技巧。老师说的时候,承懿对着我偷偷笑,有点尴尬。

科学老师是综合了物理、生物和化学老师们的报告,给我们一个总结。承懿的学习都达标,老师寄予厚望。希望他在三个星期后的评估考试中,用心温习备考、全力以赴。老师将以评估考试成绩为准绳,预测他的能力,他在明年的IG考试里如何更上一层楼。见完科学老师, 承懿说:“妈咪,压力来了咯。” (我明白, 接下来两个星期活动很忙,要温习的话,时间很有限)。我四两拨千斤:“好心啦你。老师是在肯定你的能力,you know you are on the right track,把老师的话当作是动力,motivate你继续加油。“

数学老师一直笑嘻嘻地,对承懿只有赞, 没有弹。 搞到我和胖老爷都不知道应该再问些什么? 不过从承懿和老师的简单的对话当中,可以知道承懿对数学老师很随意,还可以和老师开玩笑。老师除了教科书上的教材,还会时常让同学们切磋 puzzle, 有排行榜的哟。让他们的学习不至于太死板,而且有良性竞争,赞哦!

教 Media (媒体)的老师对我们说的第一句话:“承懿享受这门课。” 承懿列开嘴笑了。老师仔细地讲解了承懿和团队制作视频、录影的过程,还有作品成果。他也高度赞赏承懿 analysis的功课(这一点妈咪有点意外)。坦白说,这一门课的课业繁重、制作时间又长,而且大多时候是团队合作,同学之间时间上要互相配合。这段日子以来,承懿在周末很多活动因此被“妥协”了,胖爸爸为此曾经在我面前嘀咕几次,但听到媒体老师肯定承懿的努力,和他的乐在其中,我们偷偷欢喜之余,可以做的就是继续默默支持他的决定。不是吗?

英文老师开门见山问我们有什提问?我说没什么特别, 就承懿在班里上课的情况。老师吐出了一个字 “engaged”(妈咪有小安慰。哦)。老师说他知道承懿没有很喜欢英文,不过老师要求的课业,承懿都用心做。老师知道,老师看得出,老师也说两个学期过去了,承懿在进步。老师说到了重点(这一点我佩服他),承懿的组织能力欠佳。承懿对老师教的单一的技巧或知识,他明白,似乎掌握了。但是当他要把所有的点连贯起来呈现,往往就不够顺畅,或者过于表面(听到这里,妈咪心里不禁轻叹一声,组织能力仍旧是ADHD和感觉统合失调者的死穴, 在学习路上的一个障碍)。不过我还是感激老师,他的评语让承懿更清楚知道自己的局限。至于我们该如何去打破局限、改善局限那是另一回事了。

从英文老师口中知道承懿在班里勇于发言,通常是头一两个发表意见的同学。老师说他知道这对承懿来说不容易。他肯定承懿抛砖引玉的努力。也因为这样,他有意地开承懿的玩笑、或者是反对承懿所提出来的意见。目的就是要承懿当场想多一些、想深一层,整理思绪、综合意见来反驳(我又佩服老师了,他瞄准了承懿的“短处”, 在给特训啊)。老师最后建议承懿就同个课题,看不同的刊物,学习不同的写作方法和呈现方式。也请承懿在团队合作的课业里,尽量找其他同学商量,因为时常混在同一个组别里,大家都适应彼此间的思维,想法缺乏新冲击,不是好事。

最让我乍舌的是,英文老师要求承懿在不要为三周后的考试做任何准备。就这样直赴考场。老师的原因,这样才可以清楚知道学生会什么、不会什么,老师可以对症下药,为他们下一个学年设定课程。

步出了教室,我对承懿说:“K先生是一位很细心的老师。虽然这和他长得健硕和一脸胡子的形象不太符合。他用心良苦,是一位很好的老师。你很幸运哦!”

承懿中学10年级的家长日,胖爸爸抽空来学校了(想起来,好像还是第一次。从幼儿园三年、小学六年、到中学的高年级)。他匆匆忙忙从KL的客户办公室来到学校,和我们一起见见老师的脸、听听老师的评语,然后又匆匆忙忙赶回办公室绘图去了(匆忙到我要捉两父子拍张照都给忘了)。其实,即便爸爸未能出席,老师说的话,我回家一一报告转述也未尝不可。不过,胖爸爸可以亲自到场,是对孩子最好的诠释 :“ 爸爸很忙,但爸爸一样关心、支持你的学习、你的学校生涯。”


2 条评论:

Lim Ming Yen 说...

佩服妈咪记录得很详细,对孩子的心思十足

莎莎妈咪 sab 说...

MingYen,你好啊。sorry, 我吃了回复留言。这阵子没上来blog。呵呵。懒惰虫得很够力。没有多详细啦,记得多少就写多少,怕哦年纪再大一些,忘光光呢。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